【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五)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五)

中共利用基層黑社會的暴力手段,完美的威嚇、統治、奴役百姓,而又讓百姓渾然不覺,這是中共對內的“完美犯罪”手段
【五月花評】淺析中美阿拉斯加“廁所會談”

【五月花評】淺析中美阿拉斯加“廁所會談”

中美“廁所會談”,楊潔篪和王毅對美方指責、謾罵,強調受邀而來,實則再三懇求。會談中抬出“習大神”,繼續綁架中國人民。體現了中共兩怕:一怕美國出動武力,二怕美國凍結個人資產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四)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四)

大山出獄了,回到了鄉下,糾結了一幫兄弟,開始作惡。首先是收取“收割損失費”,強行向幫助農民收割麥子的駕駛員收取費用;然後為虎作倀,深夜入民宅進行打砸,公然為村長站臺
【五月花評】“兩會”之後,沙塵肆虐,預示中共末日將至

【五月花評】“兩會”之後,沙塵肆虐,預示中共末日將至

3月15日,沙塵暴降臨北京,黃沙漫漫、蔽日遮天,一副王朝覆滅前的破敗景象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三)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三)

剛進監獄的大山和牢頭大打出手。牢頭獄霸是中共監獄的普遍現象,有些甚至是獄警任命的。犯人在監獄里承擔繁重的勞動,接受再教育,接受獄警的盤剝。有錢的可以買減刑、買好飯。大山接受獄警的指令對犯人毆打。三年終於到了,大山要出獄了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二)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二)

大山和幾個兄弟一起買了輛二手車,開始拉黑活。黑頭收取保護費未果,雙方大打出手。大山取得勝利,取代黑頭成了車站黑社會的一股勢力。由於不懂向公安局上貢,被捕入獄,獲刑3年
【五月花評】中共人社部計劃延遲退休,加大“割韭菜”力度

【五月花評】中共人社部計劃延遲退休,加大“割韭菜”力度

中共正研究延遲退休具體改革方案,背後隱藏了怎樣的原因?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一)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一)

每個出租車公司成立之日,就是該公司債台高築之時,所以公司會想盡一切辦法提高每輛車的管理費,導致出租車司機的日平均工作時間長達16 個小時。工作時間如此之長,導致出租車司機過勞死現象屢見不鮮
【周末聊農村】魚塘風波(三)

【周末聊農村】魚塘風波(三)

牛二強攻不行就來智取,利誘李福的妹夫小安,利用小安將魚塘的一半占為己有,李福發現後為時已晚,牛二以欺騙的手段得到了半個魚塘
【周末聊農村】魚塘風波(二)

【周末聊農村】魚塘風波(二)

在中共國沿襲著姦民統治良民的商鞅之術,姦民管理良民、姦民欺壓良民,中共只需把姦民抓在手裡,就可以統治廣大的農村,控制廣大的農民
【周末聊農村】魚塘風波(一)

【周末聊農村】魚塘風波(一)

中共國老實人佔了絕大多數,這也是少數的地痞流氓卻往往能橫行鄉里的重要原因。統治者正是利用老實人的膽小怕事,一次又一次的欺負,一次又一次的壓迫,一次又一次的收割
【週末聊農村】大橋保衛戰(三)

【週末聊農村】大橋保衛戰(三)

相信大橋會一直屹立在那裡,因為中共就要倒了,在沒有拆橋之前一定要先拆了中共!有這樣的村民,有爆料革命,有新中國聯邦,這一天很快就到來
【週末聊農村】大橋保衛戰(二)

【週末聊農村】大橋保衛戰(二)

一位官員就曾經說過:看到群眾都跪下了我就放心了。但是這次他們錯了,群眾沒有跪下,群眾是站著的,而且是一群人站著
【周末聊農村】大橋保衛戰(一)

【周末聊農村】大橋保衛戰(一)

每年年初的所謂“中央經濟會議”排在一號位置的就是三農(農村、農業、農民)。一號的假、一號的騙、一號的醜、一號的惡,滿嘴的仁義道德、滿腹的男盜女娼,言堯舜之事、行桀紂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