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一)

【周末聊農村】艱難的上訪路(一)

李莊村長牛二的獨斷專行,違反了村務公開制度,被李福到縣里反映,由此牛二懷恨在心。牛二打擊報復,拆了村民李福的“違建”,自己卻違法占地修建了汽車修理廠。李福不服,決定討個公道
【周末聊農村】荒誕的平原造林(二)

【周末聊農村】荒誕的平原造林(二)

平原造林是禍國殃農工程,需要“資質”才能種樹。中共的資質就是一種壟斷、一種腐敗,是權力的尋租。城市園林綠化就是官員們一塊肥肉。如果說樹木種植是一次性獲利,那麼樹木養護項目就是搖錢樹,長期而又穩定。平原造林造的不是林,造的是孽,造的是貪,造的是困
【周末聊農村】荒誕的平原造林(一)

【周末聊農村】荒誕的平原造林(一)

2004年8月,農民李福在“農村土地承包合同書”上簽了字。2013年李福又簽了“委托書”,將承包的土地又流轉到村委會。土地的經營權回到了政府手中,“委托書”上明確了土地的用途是平原造林,全線的土地都是如此。平原造林的背後隱藏著一條巨大的吸血產業鏈
【周末聊農村】戶籍制度是如何壓榨農民的?

【周末聊農村】戶籍制度是如何壓榨農民的?

CCP通過戶籍制度控制國人,尤其是農民,被死死摁在土地上,被剝削和壓迫。隨著瘋狂的賣地,CCP再次把魔爪伸向農民,通過“農轉非”剝奪農民的土地,8億農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周末聊農村】G系列賺錢後,我想建一座水廠

【周末聊農村】G系列賺錢後,我想建一座水廠

過去全村都靠一口井解決喝水,井裡拋灑了大量的漂白粉消毒,味道很大。後來的自來水很渾濁,水垢很多。村民飽受水的折磨和困擾。等在G系列賺錢後,我想修建一座水廠,徹底解決村民吃水問題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六)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六)

唯有推翻共產黨的體制,老百姓才能擺脫奴隸的枷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