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

文雍

156 4
文雍漫談:芒背錐心

文雍漫談:芒背錐心

在驚天駭地的愚蠢中,中國人吸取教訓了嗎?我們曾經笑話大秦帝國滿朝文武的指鹿為馬,今天還覺得可笑嗎?我們比兩千年前的秦人更有節操嗎?更勇敢嗎?我們哪一天沒有指鹿為馬?
文雍漫談:在路西法盛行的社會裡立地成佛

文雍漫談:在路西法盛行的社會裡立地成佛

平素與國際接軌的精英伊麗莎白成了翠花,托馬斯成了狗蛋兒,大家一邊被捅喉,一般淡定地臥着 3000 點抄底抄來的綠油油的票倉,在乍暖還寒的五月,在全球一片嗚呼哀哉的 2022 年,保持着瑟瑟髮抖的新常態,看着核酸觀音一臉的「對韭當割」,曆數着自己的「人生幾核」。
文雍漫談:有一種勇敢叫向死而生

文雍漫談:有一種勇敢叫向死而生

生逢亂世,不幸中的萬幸是我們這些誌同道合、契若金蘭的戰友走到了一起。現在已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放棄生命對親人來説,是一道永遠無法醫治的傷疤。吊詭的生活已將每個人的內心撕得千瘡百孔,我們都需要帶着傷前行,從各自的起點奔赴這一場曠古未有的戰爭,勇敢一點、再勇敢一點,一起扛過這個至暗時刻。記住:有一種勇敢叫向死而生。
文雍漫談:低估與反噬

文雍漫談:低估與反噬

無恥的表演者和無知的看客之間形成史無前例的大規模互動,讓人懂得了這世上的天作之合不僅僅是金童玉女,還有騙子和傻子。
文雍漫談:不假思索的噁

文雍漫談:不假思索的噁

我們該清醒地知道,七十三年前的長春與今日上海的災難,都是同一夥人幹的。隻不過七十三年前的兇手是他們的父輩,打着自由民主的旗號髮動內戰,讓這個民族同室操戈;今天他們打着防疫的旗號,對自己的人民大開殺戒
文雍漫談:四月的第一天

文雍漫談:四月的第一天

溫村的四月尤美,粗壯的櫻花如大號的火炬遍布街巷,連綿不絕。遒勁的花枝向各方招展,把整個城市都抱住了,真是一城粉嫩一城春!微風一撩,落花如雨,俯仰之間恍若天使降臨。
文雍漫談:槍炮 鋼琴與咖啡

文雍漫談:槍炮 鋼琴與咖啡

槍炮、鋼琴、咖啡這三種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事物出現在同一個時點上,正是這個特別時代的標誌。昭示著野蠻和侵略的炮火壓不倒熱愛自由與和平的人們。槍炮、鋼琴與咖啡正是野蠻與文明、專製與民主、奴役與自由總決戰的標誌。
文雍漫談:苗災已至 大維穩序幕已拉開

文雍漫談:苗災已至 大維穩序幕已拉開

早在 2020 年的 11 月 11 日,郭文貴先生就面向全世界發出警告:切勿相信新冠病毒的疫苗。郭先生在直播中詳細闡述輝瑞公司背後的內幕,並預言輝瑞公司在未來會因新冠疫苗導致大規模的訴訟。
文雍漫談:苦女

文雍漫談:苦女

可嘆盛世謊彌天 生如螻蟻命難全 舉國沈酣渾不覺 遭逢勝過《竇娥冤》
文雍漫談:謹防中共用輿論構建偽道德

文雍漫談:謹防中共用輿論構建偽道德

前幾天郭先生在大直播中,提到了新中國聯邦未來對教育、養老和醫療三大社會問題的構想。根據這個構想,養育兒女是人倫之樂,親愛父母亦是人倫之情,而不是互相成為負擔,這樣的家庭倫理才是健康的。
文雍漫談:野蠻何以吞噬了文明

文雍漫談:野蠻何以吞噬了文明

在不同的政治體製下,全球化是一個災難。因為那個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的中共,其政府有著民主社會沒有的優勢,那就是瞬間可以舉全國之力做一些反人類的事情。能集中力量辦大事,也就能集中力量辦壞事。
文雍漫談:每個人的心裏都有一道防火墻

文雍漫談:每個人的心裏都有一道防火墻

中共治下的國人就變成了今天的狀態:生活沒有了感動,只剩下動感;沒有了共情,只剩下虛偽的煽情;沒有了感想,因為什麽都不敢想;沒有了對公平正義的追求,只剩下對升官發財的體製崇拜,而這種崇拜本身又助長了強權。逐漸地連基本的思考能力也喪失了,成了任人擺布、任人宰割的移動的屍體。
文雍漫談:鎖鏈下的中國

文雍漫談:鎖鏈下的中國

儒毒猛於虎、甚於癰。如果任由這種癰埋伏在我們的基因之中,一有風吹草動,這種癰就做大做強,我們也就永遠不會擺脫阿 Q 的命運。
文雍漫談:那條鐵鏈鎖住的女子就是一個民族的縮影

文雍漫談:那條鐵鏈鎖住的女子就是一個民族的縮影

在中共統治的地方,我們得到的是一條長長的鎖鏈,但自己卻絲毫不覺。我們把躑躅而行說成輕移蓮步;把嘩啦啦的鎖鏈聲說成環佩叮咚;把被鎖鏈壓彎的脊梁說成愛國愛黨;把懦弱自私說成歲月靜好,這就是我們每個人,我們何嘗擺脫了那條鎖鏈呢?
文雍漫談:誰有權力定義惡意

文雍漫談:誰有權力定義惡意

無疑,在抗擊病毒的宏大背景下,每個人都是弱勢群體,返鄉者當然也不例外。無論你腰有多粗,也粗不過任性的權力。所以在這樣的非常時期,任何人都可以被掌權的人定為「惡意」。
文雍漫談:長歌賦

文雍漫談:長歌賦

佛手必將問鼎 盤古定把天擎 歃血與天為盟 閃電刺破蒼穹 弘道不分今古 信仰無問西東 敢將萬丈豪情 鋪就錦繡好前程
文雍漫談:中共才是不折不扣的邪教組織

文雍漫談:中共才是不折不扣的邪教組織

這次利用楊貝貝羅織罪名,妄圖對新中國聯邦趕盡殺絕的狼子野心已昭然若揭。好在郭先生早就看破了中共的邪惡手段,見招拆招,通過全程拍攝澄清真相,讓全世界進一步認識到中共的猙獰與邪惡。可見,人類歷史上最重要的邪教之一是權力邪教。它來源於暴力,以暴力支撐,並以暴力做大做強、威懾全球。
文雍漫談:半百

文雍漫談:半百

身體逐漸安靜 靈魂愈發洶湧 江南桐葉飄飛入夢 寒夜 一片金黃
文雍漫談:一種被打了毒疫苗的審美

文雍漫談:一種被打了毒疫苗的審美

不難看出,中共煽動下的中國,民族主義已經進入了自我製造敵人的階段。試想,在萬馬齊喑的國度,如果沒有官方的默許,幾只小蛆怎麽能攪動起如此浩大的辱華浪潮?而更加荒謬的是,涉事企業居然迎合了這種無理取鬧的行為。道歉、刪除廣告等一系列操作,足以看出大市場強奸一切的霸道。
文雍漫談:這一年 我們仍要穿過謊言去擁抱親人

文雍漫談:這一年 我們仍要穿過謊言去擁抱親人

突然想起《詩經 · 鴻雁》中的句子:鴻雁於飛,哀鳴嗷嗷;維此哲人,謂我劬勞;維彼愚人,謂我宣驕。多美的句子!內涵與外延兼備,思想與審美並存。幸好當年沒有共匪的審查和所謂的語文課,不然,好端端的詩就給毀了。共匪最大的邪惡就是不懂裝懂,不但自己不懂裝懂,還教育出一堆不懂裝懂的廢物。
文雍漫談:中共毒計成笑話 賠了貝貝又折兵

文雍漫談:中共毒計成笑話 賠了貝貝又折兵

攢了一夜的雪,讓眼前的世界清素了許多。雪有一定厚度,但溫度並不低,出點陽光就像淳樸的人民群眾遇到黨的「關懷」一樣,立刻屈膝下跪,把身體融化了奉獻出去。陽光的欲望毫不收斂,奉之彌繁,侵之愈急,乃至人民群眾被吸幹也無法讓黨盡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