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西班牙]疫情下的西班牙政壇地震意味著什麽——從西班牙副首相辭職,以及通過安樂死法案談起

  • 作者:gokuabuela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21日電/西喜社——在文章開始之前,我們對西班牙的主要政黨做一個簡單的介紹。

左翼黨派:
PSOE,社會工人黨
PODEMOS, “我們能夠黨” 極左翼黨派
CIUDADANOS, “公民黨”

右翼黨派:
PP, 人民黨
VOX, 極右翼黨派

在2019年的大選中,社會工人黨(PSOE)候選人桑切斯以微弱優勢當選西班牙首相,但因為社工黨未能在議會中超過半數,因此選擇了“我們能夠黨”(PODEMOS)組成了執政聯盟,而“我們能夠黨”的黨魁巴勃羅-伊格萊西亞斯(PABLO IGLESIAS)成為了西班牙第二副首相。

故事發生在2周前,在穆爾西亞大區,社工黨和公民黨試圖密謀將人民黨踢出大區政府,並在馬德裏和卡斯蒂利亞-萊昂復制這個過程,但結果是一場慘敗。這是一部具有驚悚片成分的政治片,路邊酒吧裏的秘密會議,警察對主角的監視,政客們為了獲得權力和不輸掉遊戲而 “不惜一切代價”,最終引發了西班牙政壇的大地震。

而此時,受到沖擊的左翼聯盟內部也是矛盾叢生,各種利益的糾纏,社工黨經過一連串的運作,首相桑切斯成功的將矛頭指向了“我們能夠黨”, 讓其成為“穆爾西亞”政治醜聞的背鍋者。而伊格萊西亞斯面對不斷下降的支持率,以及在加泰羅尼亞、加利西亞等傳統優勢選區的慘敗,不得不在指定了繼任者之後,宣布辭去副首相,轉而競選馬德裏大區的主席。

馬德裏大區(馬德裏自治區)向來是西班牙“政治的火車頭”,而目前的大區區長,是PP黨的,西班牙政壇頗受關註的、著名的“美女政治家” 伊莎貝爾-迪亞斯-阿尤索(Isabel Díaz Ayuso)。面對極左翼的“我們能夠黨”的伊格萊西亞斯的挑戰,她喊出了“要社會主義還是要自由”的口號,指責“我們能夠黨”是猶如委內瑞拉的查韋斯那樣的社會主義者,會毀了自由和西班牙。

再加一點點背景資料:

2020年3月,西班牙疫情剛剛爆發,“我們能夠黨“ 的伊格萊西亞斯的妻子, 是新成立的”平等部“的部長,主要負責女權平等。不顧衛生部門的反對,執意在馬德裏組織了超過十萬人參加的”三八婦女大遊行“,4天後,西班牙疫情以每日新增200%的速度爆發。這次遊行被認為”西班牙疫情爆發的可能之一“,已被法院正式立案調查。

同樣是2020年3月,疫情爆發最嚴重的時候,西班牙個人防護用品奇缺,伊莎貝爾-迪亞斯-阿尤索(Isabel Díaz Ayuso)通過私人關系,從中共國購買了2飛機的防護用品,並自己包機運到了馬德裏。(個人對此人是否和中共有勾兌,持懷疑態度)

說完政治,我們再來看看一則新聞,“西班牙通過安樂死法案“。我們暫且不談這個法案的具體內容,我們來說說我們對這一連串事件的看法。

近年來,歐洲當權的政府主要都是左派,他們極力推崇的是“女權“,”氣候變暖“,”安樂死的權力“,’同性戀的權力”等看似政治正確的議題,這些議題都非常大,每個都可以討論很久。就如路德所說的科學宗教,“宏大的題目,個體無法驗證的結果”。

但我們今天處在怎樣的世界?疫情在肆虐,經濟在崩潰,甚至整個自由世界都處在“大重置“的威脅之下,人類世界,人類文明都可以說在生死存亡時刻。而這些左派政府恰恰不告訴你這些。我不反對“女權平等”,我也贊成“安樂死的權力“, 我願意”保護環境“,但和主要的焦點比,這些只能是旁支。

主要的焦點是什麽? 是“中共帝國主義”(我們給它命名的,即披著共產主義外衣,利用中國千年來的“帝王之術”和暗黑學,達到個人崇拜下稱霸世界的野心)和普世價值觀的沖突,是西方基督文明涅槃重生還是走向滅亡的生死之爭。

這些焦點之下的主角們—社會主義者、左派們在哪裏?他們在朝堂之上,已經或正在占領各個政府的主導權,不覺得毛骨悚然嗎?從奧巴馬,到默克爾,到馬克龍,到西班牙的桑切斯,到中共的超限戰,整個世界像不像一局棋,黑色的大龍已在慢慢圍攏? 而恰恰因為疫情,因為爆料革命,歐美的民眾開始慢慢蘇醒,保守主義的力量開始復蘇。

在報道西班牙政治地震的新聞稿下,我們到處可以看到西班牙民眾對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的厭惡,極右翼VOX喊出了“向共產主義宣戰“ 的口號。而最近的荷蘭選舉,中右翼的黨派候選人獲選。意大利、法國、德國的政壇都在發生著變化,整個歐洲在慢慢右轉。

編輯:螞蟻兄弟;校對:阿伯塔;初審:神奇四俠;發稿:Ranting

新聞來源:ABC新聞ABC新聞ABC新聞

疫情下的西班牙專欄目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