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08 – 1/2)郭德銀:中共魔鬼體制和一統天下的野心培養出的狂徒

簡述:P4研究所,具有三層背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負責人,就是我們老郭家的,又出來個姓郭的,又出來個姓郭的。這個說是姓周那個人,不是最重要的。說姓郭那個是最重要的,他就是湖北人。……共產黨的這個魔鬼體制,共產黨的要一統天下的野心,才能培養出這種狂徒。也是整個中國老百姓的甘願做奴隸,才能培養這種黑心政府。才能像當年希特勒一樣,從一九二幾年的一個小家夥,逐漸地招搖撞騙。從當上黨主席,到這個要把德國所謂的,所謂否定1918年的這個一戰的失敗,然後要他的“血統論”,希特勒的“血統論”。到最後,各種口號,最後要把世界給毀了,最後把德國給毀了。——郭文貴2020年1月29日

2020年1月29日
現在,很多外國的專家,很多外國的研究機構,包括帶有軍方背景的生物戰爭的研究機構,都在出來各種有權威的評論。這個病毒,說是在動物身上,傳染給人,絕不可能!而且大家逐漸發現,2017年、18年、19年,也就是十九大後,中共對這個得到冠狀病毒的,這個野心那是超出大家想象的!不惜一切手段,要滲入到澳洲、美國、加拿大,英國這些機構,得到這些冠狀病毒。

而且,特別是所謂的武漢的研究所—— P4研究所,具有三層背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負責人,就是我們老郭家的,又出來個姓郭的,又出來個姓郭的。這個說是姓周那個人,不是最重要的。說姓郭那個是最重要的,他就是湖北人。

此人在軍方,特別在中央黨校多次演講,說:“中國必須做好準備,以應對世界上大規模的,毀滅性的戰爭。其中最好的辦法,中國人要改變思維,要從所謂的氣候戰爭,到這種生物戰爭,包括到物(理),到叫地理戰爭。”叫地理科學,就是把你改變你的整個地理的整個面貌,搞地震。生物戰、氣候戰,這個人講的是最多的。他已經被西方給高度關註了。P4研究所,實驗室,就是這個人在背後控制著,這個人的背景是中國軍方的。

此人曾多次說:“對待台灣收覆,必須在一種超限戰上,將台灣置於要求統一,必須統一的地步。”甚至說,“台灣應該死掉一半的人,台灣就會自然地回歸到祖國大陸。那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台灣發生天災!”他就講了:“台灣最適合發生大面積的,就是所謂的氣候——氣候性災難。”也就叫氣候戰。把台灣搞個地震啊,台灣搞個台風啊,台灣搞個什麽空中的這個暴雨啊。這是這個家夥的一概學說。

在2018年以後,他最多的學說是:最好在台灣,搞一個,就是像今天在武漢發生的——一個疫情戰,也叫細菌戰,也叫生物戰,將台灣人毀掉一半以上。台灣的人口結構啊,是偏中老,不是極老,是偏中老。說:台灣一旦發生這樣的,就是他的所謂的就是生物戰,台灣必然地自然而然回歸。

曾經叫囂對日本,說:“對日本,對美國這樣的強國,必要的時候,不要打火戰,改變思維,用氣候戰、物理戰、生物戰。”就是這小子提出來的。

大家很快會看到啊,有戰友會爆料出來,就把這些事情爆出來。

這是共產黨的這個魔鬼體制,共產黨的要一統天下的野心,才能培養出這種狂徒。也是整個中國老百姓的甘願做奴隸,才能培養這種黑心政府。

才能像當年希特勒一樣,從一九二幾年的一個小家夥,逐漸地招搖撞騙。從當上黨主席,到這個要把德國所謂的,所謂否定1918年的這個一戰的失敗,然後要他的“血統論”,希特勒的“血統論”。到最後,各種口號,最後要把世界給毀了,最後把德國給毀了。

就是有所謂的大量的德國人的那種跟隨、瘋狂、迷信,幾乎將人類送進地獄。如果再慢一點的話,這小子核武器就得手了,就完了。生物戰早就發生了!

今天中國出了幾個希特勒?出了最起碼兩三個希特勒吧!那楊潔篪絕對就是戈培爾,戈培爾那王八蛋,就是斯貝爾,建築師的角色。

所以說同胞們,當你們面對一個極權,有人要囂張的發動對台灣同胞、香港同胞、包括要對新疆人進行生物實驗、用生物武器、用基因武器給(他們)滅族的時候,你們有過發聲嗎?你們有替他們發聲嗎?你們有覺得這是不對的嗎?你們有沒有替這些人想過?現在所有這些的瘋狂、和咱們(老百姓)的無知、和所謂的奴隸思想養活的政府,現在拿著這所有的招對付咱們同胞來了。

2020年2月3日
這個病毒在最早的時候我得到的,我在去年就得到過,有人告訴我說,有人叫郭德銀準備好一場現代化的戰爭!那就是生物戰爭,生化戰爭!
這是為什麽郭文貴在2018年初我就說過,共產黨可能制造一個天災或者是用人制造的天災,然後嫁禍於人。2018年看我視頻,大家看一看,2018年。2019年我也說過,我的今天我第一次爆料,情報就來自於郭德銀。郭德銀就是武漢P4研究所的人,就是武漢研究所的重要參與人,叫什麽正麗什麽這都是下屬。

2020年2月8日
我現在要擔心的事情:“中國人的安全,和中國要少死點人。” 我擔心的是這個!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頭幾天沒爆料,我覺得今天最重要的核心,給大家說一下,就是爆料革命的本質就是「唯真不破」。特別在這歷史關鍵(時刻)的大事上,本來我們是好事,但不要言過其實、不要誇大!不是統一認識,咱是說實話,你去想吧!

我剛才跟美國來的(朋友)講、還是歐洲來的朋友,他們絕對支持我這個觀點,他覺得你說的事有道理。他們得到的情報、和他們官方的通報,他們也認為這感覺是這麽回事!

有人(郭德銀)給王岐山說:老板我能幫你解決香港的問題。

那(聽了後)王岐山說:“哎喲,怎麽解決?說、我聽聽。”

(郭德銀說):香港事好解決,你讓我發展那個生化武器,用一下就行了。

(王73說):那是對付美國人的、或者有一天中國人造反的時候,對付造反派的。這怎麽能用在香港啊。

(郭德銀說):少放點嘛!就死個一千、兩千,真不行,死個五千。香港人都怕死,都跑了。

(王73問):這玩意能不能失控啊?

(郭德銀):不失控!定點的,放誰身上,他就完,他傳染五個,那幾個再往下就不會人傳染人,結束了!然後咱就合法戒嚴!

(王73問):確定嗎?肯定嗎?

(郭德銀):確定,肯定。”

這就像中國共產黨瞎報道,中國沒有貧困戶了,是吧!就像說,劉少奇在哪?劉少奇在開會呢!根本沒什麽事,是吧!就像那個香港遊行,大街上80萬人是支持我們的。

就這種謊言、以假治國,一級騙一級。王岐山也好、孟建柱也好、楊潔篪也好、孫力軍都得說:“這事能幹,一下就結束了。以後不但香港能成功,香港試點成功,以後新疆西藏不行了,讓他左邊死、讓他右邊不死,讓他前面死、後面不死,咱有定點爆破的生化武器。”

我現在給大家第二次直播,今天明確的再重申一遍,我現在不告訴你們(他的)名字。(他是)全人類上最大的、最牛的生物武器科學家、創造者。每一個美國人明確的告訴百分之100現在確定,不是來自於動物。記住我今天說的話,我負百分之百的責任。

路德先生這回給整對了,真得給他諾貝爾獎、給老江弄個愛馬仕皮子,給安紅同志(皮子)不行,給安紅同志弄啥啊?給安紅同志弄愛馬仕皮子不行,人家不喜歡。我看安紅今天講節目,喜歡啥了?我給忘了這事,給安紅弄點啥啊?艾女士、博博士,給薄博士弄一架F35,(弄個)雕像雕到黃河邊上。整對了、真整對了。

就今天我再次的向他確認,他說:“我現在可以告訴你,絕對不是來自動物,這個東西絕對是來自武漢實驗室。”

肯定的,所以說這(信息)很重要。

人家(討論)完了,我要走了,不跟你們說了,人家(在等我)。

2020年2月15日
大家記住,在香港山頂的這個聚會,這個山頂聚會有兩個最核心的人物,是大家從來不知道名字的,是上海幫的海外的核心力量——我不能說,因為跟我是朋友,絕對是,過去是,絕對是共產黨在香港的白手套,絕對超有錢——第一次說出最狠的話,說這個屋子裏面,如果咱不把他們幹掉,不把習幹掉,不把王幹掉,沒有光說習,習王幹掉……還有現在誰,我不說了,還有現在的幾個常委,還有國安委幾個幹掉,我們這些人早晚進監獄。其中有個人說,郭文貴說對了,這是我們屋裏面唯一個背叛我們的人,出去自己鬧革命去了,我們要麽被進監獄,要麽進地獄。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今天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我再次負責任地告訴大家,這個武漢病毒是從什麽時候開始說的,我在一年前直播中就說過,共產黨在臨死前可能會制造大型的人道危機或者自然災難,甚至大型疫情。我兩年前也說過。

大家要記住,P4實驗室,記住今天文貴說的話啊,所有的中共官員記住這話。武漢實驗室一進門的墻上,寫著一個最重要的標題:當你的腳踏進這個門的時候,你就走進了潘多拉的盒子。大家上網上去查,這個武漢實驗室的設計師是誰?建築師是誰?建築商是誰?我問過大家過去霹靂山、雷神山、火神山,下面是個村子,在拆遷時是北京拆遷的,建這個房子是誰建的,當時為什麽同樣的是房倒屋塌死這麽多人?在那個地方,為什麽P4實驗室的入門的碑上,就叫霹靂碑!誰寫的?誰提名的霹靂碑啊?霹靂碑的下面為什麽寫上:當你踏進這個門的時候,你已經走進了潘多拉的盒子?當然下邊說了,你要這樣,你要那樣,否則的話這就將失控,會造成什麽什麽樣的結果。

千萬不要忘了:P4實驗室的所有的警衛,所有的保護是誰幹的?總參保衛部。有人報道過嗎?為什麽一個民間的富豪讚助的,全部都是國際上能通天的人物,讚助了一個共產黨拿巨資六十億美元建造的一個神秘的工程室,叫外國人做顧問,然後中科院和軍事工程學院來搞設計,而且完全是抄西方的。

他的整個建築下面是,整個是,下去是一個小,上面是一個口,中間是一個直徑,然後下面又是一個口,是兩個口中間一個直,大家立過來就是一個工字,工字立過來就是實驗室;電梯下去,下去是放大了,上半部分是由軍科和各個院校的工程師來做的,來負責,和允許的教授,像什麽石正麗啊,郭德銀。但是下面他都不能去,下面只允許軍方的去,軍方的是(編號)多少,303研究所和106研究所。303和106就是共產黨新編、新設立的生化部隊的編碼。這個地方完全是總參保衛部,還有原來從三部、從西山,三部是在西山,現在中南坑的領導全在西山呢。玉泉山和西山,全部清空,在西山的三部那裏抽走的人。

我請問問兄弟姐妹們,在這個時候,我們中國同胞,戰友們,你問我的時候,共產黨它會往哪走?共產黨的下步會幹什麽?

首先你要知道事兒是怎麽發生的,你不能老是用問別人答案,你應該用自己的腦子,自己的手,用自己基本的常識,來找清楚原因,你才能找到答案。我說這些網絡上都可以查,都可以找到。就像我們說共產黨的經濟數據一樣,是人都可以查,不要聽郭文貴說的,但是你可以去調查。不要聽爆料革命說的,你去查。

為什麽這個上層是教授專家,什麽衛生部,而下部就是軍方,這叫軍民合用。為什麽要把中國能講英文的和國際上有聯系的大佬們集合到一起,而且沒有一個是窮人出身的,全都是有錢有勢的,官二代、富二代,也就是中國真正的貴族,有貴族氣質的貴族啊。

現在全世界的科學家,陸續站出來,都在證明我們爆料革命、我們路德訪談節目所說的話。這絕對不可能是天然誕生的,絕對不可能!這完全是人造的,而且被植入的基因現在逐漸明朗。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一個答案非常清楚:既是人造,它是怎麽出去的?誰讓人造的把這病因植入進去的,而且是病毒對中國人和亞洲人殺傷最大,為什麽?

今天我們再次回到幾周前,非常明確的結果是:這個病毒,人造的,但是它放出來了。一個是非故意的,非故意的,是誰幹的?非故意的,為什麽湖北蔣超良,為什麽郭德銀和石正麗極力否認?在1月6號,湖北武漢還有樊城的幾個幹休所,還有樊城的研究所,包括樊城軍工廠,都已經實施了,完全是半戒嚴狀態。

早在12月27號,所有的幾個院校都已經開始檢查體溫。而且臨近上海的,上海的衛戍區的幾個軍隊——大家現在可以去查一查,可以了解去——就已經開始檢測體溫,而且已經限制湖北人進來。1月4號到8號之間,整個湖北武漢、江浙一帶,好多軍事設施的旁邊都增加了崗哨。

只有湖北武漢的老百姓還不知道,還萬人席、開大會,還有人說這病可防、可治、可控,人不傳人。

這個時候,為什麽在湖北武漢、江浙,以及軍事區、軍事院校,特別是大家要註意到,湖北省委,大家看一看,有人一定會曬出來的,湖北省委什麽時候囤積了200萬口罩,這口罩現在在哪裏?大家要看一看,從武漢,湖北的貴族們是什麽時候私人飛機最多的,私人飛機大量地從武漢到了海外去。

我想告訴大家,你們用這些已經發生的事情,你可以問問,為什麽他們能先知先覺?只有2個原因,一個這是你幹的,你知道;第二個你知道以後你不讓別人知道,那就讓別人去送死。

今天這個問題大家聽起來很玄乎嗎?你覺得是不正常的嗎?在這個時候,我告訴大家,他一個,這是有組織的,不一定是共產黨的國家組織,也可能是國家組織;這是有組織的行為,只是一個人,還是一萬個人,還是一億個人;這個組織是有針對性地,是要幹掉對方和達到某種目的,但是不管哪方幹哪方,犧牲者都是老百姓。

大家還要註意到一點,中國的網絡控制在誰手裏。政法委的孟建柱一直在湖北,我一直在說,孫力軍那是他老家;為什麽說是他老家,大家查查孫力軍的老婆、孫力軍的老丈人家人和他自己的利益;孫力軍的姐姐在湖北多厲害,他深愛的姐姐,惟命是從的姐姐,和孟建柱一樣都是最聽姐姐話,再聽媽媽話。

湖北武漢是上海的後花園。為什麽說這個是要有目的地幹掉一批人,而犧牲掉的是一部分人,而且控制網絡是最早開始,是在1月初。控制網絡就是,一旦真相出去,老百姓不知道真相,達到了病毒的擴散目的,達到死人的目的。不允許李文亮,還有謝醫生這樣的人站出來說話。千萬記住,這8個人全是當地警察抓的,下令警察抓的是公安部,可不是湖北省委。為什麽公安部的人要下令把這8個人抓了、滅口,而錯過了最關鍵的3星期?

現在全世界所有專家都在說,他們錯過了幾周最關鍵的時間;想現在把人圈在家裏邊再起作用的可能性幾乎是很小了,作用是有的,但幾乎是很小了。這就像拿刀子先在人心臟上,往肝上捅三刀,然後把你綁住,蒙上嘴,叫你流血,流到最後一分鐘的時候,啪,給你松開了,說,現在開始治療。

然後醫生來啦,咋輸液,吃雙黃蓮,然後可以吃點加拿大的什麽偉哥藥,海狗丸,吃點這玩意兒,然後看你再流血。然後旁邊誰要笑就揍你,抓你,病人要掙紮就把他弄死。你想救人嗎?你不想救人,因為救人的時間已經過了。

你往心臟、肝臟上紮那個刀子,就是你把病毒是人造的,病毒裏放的這些都是往心臟、肝臟上紮的東西,血快流一半了,然後你讓這些人開始吃雙黃蓮,吃海狗丸,救不了啦。誰來救?這時候可能是完全不知情的傻醫生,也有可能,現在站在前線的警察,站在前線的醫生,還有那些我們草根的孩子們沖上去,以為還能救人呢,這人已經完啦!捅刀子的人在旁邊抽著煙,拎著槍,看著你在那塊兒救;你真救我就弄死你,然後我讓你救,血都把你淹死。這就是現在所謂的防疫運動。

從防疫看,和失控看,和上海幫在應勇到之前無一人走向前線看,和所有的現在整個這區域和衛生部門,衛生100%是江家的,上海的,外交部100%是江家的,政法委100%是江家和曾家的,我說都是江家和曾家的啊,江曾的上海幫的;從這個點來看,整個疫情出來,媒體控制,50%吧,江曾孟家的,政法委江曾孟家的,外交部江曾孟家的,然後衛生部門50%江曾孟家的;

軍隊80-90%是習的,中紀委、金融界100%幾乎都是王歧山的。

你可以看出這裏的份量就出來了,王歧山又是跟著江曾孟的。點火的是江曾孟的,看笑話的是江曾孟的,習的人現在是救火去啦,英勇啊。你等死吧,軍隊上去一個死一個。什麽武警啊,什麽軍隊呀,多強大的軍隊,真的是,現在你就是拿著機關槍對著豬腚放槍一樣,沒任何用,而且會噴你一身血,越強大的軍隊你死得越快。那什麽戰鬥機,你抄來的殲20,能滅疫嗎?這就是共產黨倡導了多年的超限戰,完美地呈現在了共產黨自己的機體裏面,犧牲的就是窮苦的老百姓,大家現在看得出來了。

整理: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
發稿:gogogo4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郭爆料串珠(208 – 2/2)郭德銀:中共魔鬼體制和一統天下的野心培養出的狂徒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