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勾結為牟利,挂靠“蹭名”屢不止

作者:美國紐約香草山農場 鷹(文言)

新浪網3月21日轉載中國新聞周刊消息,東方銀河控股有限公司利用投資人變更的方式在一年多時間五次蹭為“央企”。

近年來“偽國企”、“偽央企”的報導層出不窮:2015年至16年,眾信財富資產管理(天津)有限公司借“央企股東”名號違規發售理財產品,其股東中國瑞寶國際合作有限公司也被證實非真央企;2018年7月中核國財投資集團與融鈺集團簽訂合作協議,但後因中核國財“央企身份”存疑而被深交所叫停;2018年8月中國城投建設集團在被曝光利用央企名義進行商業合作和宣傳,雖中城投澄清“系捏造”,但無論其官網簡介、合作單位簽約報導等都“坐實”其央企名號;2019年“中鐵中基系”40億私募產品爆雷;2021年1月26日東方銀河控股有限公司在中海油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不知情、未授權的情況下成為其子公司,後被證實為虛假公司登記,2月10日東方銀河控股有限公司變更股東為北京市中油科技開發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全資控股),貼上中石油標籤。

“偽央企”通常是利用央企層級架構複雜造成監管疏忽,以及對外投資信息不透明等漏洞進行有意的挂靠。在企業確定挂靠層級和價位(挂靠國企3級子公司160萬/年,央企子公司則在450萬/年以上)後,中介機構聯繫對方企業負責人,雙方簽訂股權代持協議。挂靠的國企或央企出資均是認繳,而實繳期限多為數十年後,意味著掛名的國企或央企只是“出租”版權而不參與經營和分紅。

對於被掛名的企業負責人而言,只是用“盜版”的股權轉讓協議、股東會決議等材料就可入賬成百上千萬的“外快”,事發後更是無關痛癢,可利用“偽造”的名義將被曝光企業剝離,而中介結構更可憑藉返點盈利,所以這一央企挂靠產業鏈屢禁不止。由於“挂靠”程序的便捷性,很多“偽央企”的投資人變更極為頻繁,而“偽央企”負責人名下的多家企業更可通過挂靠不同國企來提高知名度和信譽度以吸引資本。

在打假的過程中,辨別真偽的難度較大,需要司法鑑定公章和簽名系偽造才可對挂靠企業進行行政處罰;同時違法成本太低,在央企國企澄清說明後,涉事的“偽央企”只需要換個股東就可繼續募資。類似的曝光聲討和打假聲明對企業經營行為沒有影響,而“掛名”後所帶來的商業價值和募集資本規模都是倍數增長,所以挂靠“蹭名”的風氣越打卻越烈。

對於中共國企央企的負責人而言,一則可通過出賣名聲的方式進行權錢交易,無論是賺取外快還是資助家族企業都可實現財富訴求;二則上級或相關部門進行嚴查時可輕鬆撇清自身關係,以不知情為由置身事外。對於中共體制內的領導和“偽央企”、“偽國企”負責人都可以利用挂靠賺得盆滿缽滿,唯一被坑害的是底層百姓。對於社會大眾而言,由於“偽國企”、“偽央企”缺乏合法性,所以一旦被認定非法集資,投資者將面臨“血本無歸”和維權困境。

“打假”屢屢受挫、死灰復燃最根本在於中共的以假治國,上至各種統計數據和對經濟現狀的報導,下至貧民百姓的補貼和養老金發放,中共都利用媒體宣傳炮製假大空的謊言,各級領導在無視人民訴求和利益的同時,加大了對社會和個人財富的掠奪,所以官商勾結、行賄受賄無法根治,造成如今的“不願查”、“不敢罰”的打假戲碼。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GNEWS無關)

新聞來源:
“偽央企”屢禁不絕,誰給了它們唬人的身份?
起底“中鐵系”40億私募爆雷案:偽國企們如何圈錢?
假商票頻現,“偽央企”都是這么生產出來的!
假央企向自媒體下戰書:我沒有說自己是央企!

責任編輯:韓國首爾喜韓農場文跡~見證神蹟
編輯/校對:美國紐約香草山農場 七哩香
發布: Hong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