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四)佔領輿論陣地之兩封密電

蒐集/撰文:歲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粵

1948年12月30日在南京的英國駐華大使館收到一封絕密密電,他們被告知英港府搜查了中共香港分局下屬的單位,香港工作委員會(香港工委會)成員的家並搜出重要文件。這封密電是英殖民地香港區港督拍的,港督拍發密電給英駐華大使館,看來這事有點大了。密電透露搜查的時間是12月11日、13日,繳獲的文件是一本日記本,這本日記本是中共在港組織負責人的秘密工作日記,但沒有透露姓名,裡面內容記錄著香港工委和旅港民主人士多次開會摘要。

另一方也在急忙給上頭拍絕密電報,告知香港這邊發生了大事。中共統戰部收到這封密電要比英駐華大使館要早一些,英方截獲後還要進行翻譯整理,相對中共來說慢了一步。中共香港分局書記方芳在12月15日就密電給中共統戰部了。究竟香港工委會與旅港民主人士開會說了些什麼呢?讓雙方都匆忙密電告知上級。

圖片來自參考網

英港督認為這事情很重要須立即告知上級,他們發現中共香港分局是中共華南區的聯絡中心。學過中共歷史的都知道中共當年在全國各地都有根據地,什麼華南根據地,華北根據地,瑞金根據地等。秘密日記裡反映出中共接下來的動作,比如如何與外國貿易,接管上海,取得勝利後如何對待民主派,還有新聞管制問題等等。在中共計劃裡,和民主派合作只是一時利用關係,因此中共非常警惕他們定義的所謂右派份子投機份子們,通過民主派搶奪他們的聯合政府執政權。從密電這一點內容,我們看今天香港的民主派命運,是中共幾十年來處心積慮對付民主派的結果。中共壓根兒就沒把民主派當一家人,只是臨時利用的工具,用完了就丟。不管是民主派,還是中共官員,老兵,商人中共竊取政權後的這幾十年,一直都這麼幹。

圖片來自新聞資論

梁慕嫻女士說過“中共就是天生反民主的政黨”,華叔回憶錄也透露中共地下黨一直是香港民主黨和泛民派間的攪屎棍,李生入黨也被培訓如何揭民主派的問題,如何搞亂泛民派,如何擴大地下黨。這密電無意間也告訴我們民主派人士不管是中共竊權還是已經立國都不是一家人。今天中共已經奪取了香港,民主派的命運是滅頂之災,我們都有目共賭中共對香港泛民派的大量抓捕。而香港泛民派從沒想過要搶奪顛覆中共政權,只想在中共獨裁下擁有民主自由安心安全的生活;中國民運人士也從未想過要顛覆中共政權,只希望中共獨裁能夠改良。這些人以一例外地被顛覆國家政權罪抓捕入獄,或被迫流亡國外。中共鼓吹的人民民主專政就是一個最大的謊言,70多年過去了,不但沒有民主,還把民主派人士消滅,執行獨裁。只有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才看得清楚中共的真面目,將其公諸於眾,並決心要把這個吃人的邪魔獨裁政權消滅,改變中國人命運。

披露密電內容的文章《中共如何確立新聞體制》中有這樣一句話:「中共對待民主人士的態度,在黨外人士看來也是個風向標,體現中國的政治包容度⋯⋯是中共政權取信天下的信號,有助於中國即將的政權接管和順利實施統治」,旅港民主人士能夠被中共費如此大功夫運回北平,就因為要利用,還有利用價值。中共國成立後的各種運動,知識份子的悲慘命運大家都知道了,這裡不表。今天中共對香港民主派的打擊是不是卸磨殺驢呢?

圖片來自參考網

秘密日記記錄開會摘要,涉及的人物都是關鍵人物。從中方密電內容顯示,12月11日,13日英港府搜查的住所是當時香港工委會負責人連貫的家,當時連貫夫人正在寓所裡,搜查的原因是英港督葛量洪得到情報並準備阻止連貫與中共民主聯盟(民盟)的重要人物李濟深合作。但方方認為是英方要阻止中共運走在港的民主人士和打擊香港地下黨。因此方方要求中央在香港縮小規模,把中共在港公開的機構與秘密的機構分開應付港英政府調查打擊。

由於國共兩黨多年的內戰,英殖民地就成了香餑餑,國內大量群眾都逃往香港避難,那些文人墨客,知識份子們也都在列。中共在1948年8月~1949年9月,就開始把香港這些旅港民主人士運回華北(即北平)。這個時間是中共竊國成功準備宣布“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的前夕,中共為何要費這麼大功夫從香港把這些人運到北平呢?原來中共要對外宣布“站起來了”也要“先打草稿”,我們常聽說“撒謊要先打草稿”,中共這麼大的謊言急需一群知識份子文人墨客為他們打草稿——籌備召開新的政治協商會議。

圖片來自搜狐

據參考網《中共秘密护送在港民主人士北上记》一文記載,運輸民主人士北上這件事是周恩來操辦。18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喊響“五一國際勞動節”紀念活動口號,並召開了一場沒有反動份子的政治協商會議,(呵呵,中共在香港推行的“愛國者治港”是不是和這個有異曲同工之意?)5月,周恩來發電報催促當時坐鎮大連的錢之光立即去香港。錢之光正在開展“中華貿易總公司”與香港進行雙向貿易準備工作,錢接令後從朝鮮登上渡輪正往香港出發,又接到周電報,要求他「以解放區救濟總署特派員名義到香港與香港分局的方方、章漢夫、潘漢年、連貫、夏衍一同協助把香港民主人士運回北平。同時周亦致電時任中央军委总后勤部部长杨立三,告知香港上海將有一批黨員幹部和民主人士經大連來華北。

圖片來自搜狐

這次負責運輸的是前面提到的華潤集團。那時候的華潤集團並不叫華潤集團,原來早在1938年中共就派楊廉安(博古的弟弟,原名叫秦邦禮)去香港,楊廉安到香港後化名楊琳,然後在香港成立了“聯和行”,1948年改名為“華潤公司”,華潤二字也是有含義的,華,華夏,代表中國;潤,毛潤之的潤,代表黨,可見當時“毛賊東”在中共的地位。華潤成立時的任務挺多的,「除了给延安采购急需的药品和物资以外,还要配合宋庆龄的“保卫中国同盟”保管和运送海外华侨的捐款、捐物,并在爱国华侨中做统战工作」。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連接:
香港中文大學學術論文:中共如何確立新聞體制?

審稿:卡西歐 / 上傳:天網灰灰

導讀: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一)權貴家族在香港的擴張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二)香港地下黨員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三)中共早期地下黨員梁慕嫻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四)香港早期活躍人物司徒華的前半生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五)司徒華的下半生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六)五區公投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七)五區公投的前因與後果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八)23條之戰與五區公投後果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九)中共十三屆四次會議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梁慕嫻揭露香港中共地下黨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一)梁振英的地下黨員身分之爭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二)林鄭月娥共產黨員身分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十三)老鼠窩中聯辦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