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3.20早間(安墨冠談):美中會談結束,雙方公告對比巨大區別意味著什麼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hone_modaosi(文強)、Amber仰望星空、愛麗絲Alice、蓉兒(文蓉)、四十而立、edsartop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   3/20/2021路德時評(安墨冠談):美中會談結束,雙方公告對比巨大區別意味著什麼?雙方公告對比巨大區別意味著什麼?余茂春“中共外交大失敗。

摘要

1.美中會談結束雙方公告區別巨大,中共戰狼外交式的瘋狂謾罵和這種耍流氓撕破臉行為,嚴重的錯估世界形勢把中共實力擺到和美國在同一級別的高度,整套表演損害了整體國家的利益,余茂春:中共外交上的重大失敗。

2.楊潔篪的表演勢必在背後輸出了巨大的利益全部都是老百姓的民脂民膏,用巨額財富來換取民粹民族主義的高潮和反美情緒作為這個基點,目的在發動人民戰爭。

3.美國部署對整個印太區域戰略是封堵中共對外擴張解套解困的最重要的一步,完成對台灣的支持,歐洲國家會很快掌握政治先機跟進,中共四處樹敵,世界未來80國聯軍方向一致滅共。

4,章家敦先生理論非常重要明確的告訴美國人對中共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鐵拳,政府拜登政府跟中共講道理講法律實際上是落伍,強調世界對中共種族滅絕已經達成共識,世界需組建同盟合力壓制中共擴張。

5,“加油站”會談精神就很簡單,一切按照習的指示來行動,紅線不能談,唯一談的一氣候二表態台灣一個中國三疫苗;布林肯無法獨斷權力去影響美國,加強大的政策上的延續性以及整合兩黨與盟友來應對中共的挑戰

 

視頻

 

文字

 

安紅(00:00:22) 

各位戰友,各位聽眾、觀眾大家好,今天是悉尼時間2021年3月20日的深夜,也就是美國美東時間的早上8:45。那今天呢,是因為路德先生另有重磅任務,讓他休息一下。今天是由我​​、冠博士和墨博士做這一期。這是一種新型的嘗試,我們可能會打破一些常規,人員搭配也會有些調換,希望今天的節目能夠擦出火花。那麼一周時間幾乎過得很快,希望我們今天的話題能夠給大家帶來這一周的熱點,我想恐怕還是拜登的三摔跤上懸梯的時候;還有中美廁所級高級會晤;以及其他熱點我們在節目裡談。

那麼我先請墨博士分享一下,今天有什麼您特殊關注了?

墨博士(00:01:18)

安紅女士、冠博士好!今天冠博士在這裡,我可能正好有幾個新聞想跟他討論一下。首先就是這兩天中共國內又爆出一個本土病例,說3月4號左右有一個西安第八醫院隔離區的檢測師,發現了一例新冠病情,而且他是1月、2月注射過中共的兩劑疫苗。這個問題其實比較奇怪。

首先我發現幾個疑點。大家知道這個核酸檢測的時候,它實際上是封閉區域,也就是說他不可以接觸外來的病例,他只能是定點病例,那麼作為這種檢測師,大家知道整個全世界的核酸檢測,現在應該是幾十億劑,已經檢查完有1億多人確診,那麼出現一個問題,這是據我所知應該是第1名由檢測人員發現感染的病例,對吧?好像我沒有看到過,也就是說唯一一個居然出現在病例最少的中國,而美國歐洲最多病例檢測機關居然沒有出現,這是一個比較奇怪的事情。

第2個,如此少的病例的情況下,他們整個檢測中心有33個檢測員工作人員,居然只有他,也就是說只有一個非常少的病例,而且是在這種檢測環境下居然可以中毒。我不知道,冠博士可能了解了一下這種核糖核酸檢測的方式,實際上按理論說,它這個級別和毒性和這個風險係數是比較低的一個檢測,極少會出現這種裸漏的中毒,而且它這個疫苗不管有沒有疫苗,很可能是什麼,就是我想不到他會有什麼的失誤,才可以讓這個病毒進入到人體。而且檢測的劑量應該是很低的,大家知道採樣率是非常非常弱的,那這種情況有多大的風險他才可以在檢測當中讓自己傳染這個毒性呢?冠博士,你可以幫我解釋一下。

冠博士(00:03:29)

是,我覺得按照我的經驗來看的話,那麼檢測的時候都是穿著防護是比較多的,因為檢測你知道你會接觸病毒,所以說那麼你一般都是這個全副武裝,那麼在不小心中毒的概率是比較低的。至於這個檢測人員他被感染病毒,如果不是自己在平時接觸其他人的時候被感染的話,他是在檢測時候被感染的話,那大概率就說明是檢測師規範做得不好,或者他自己這個安全措施、自己的操作沒有註意會導致這種檢測中毒的這樣的一種情況。

另外一個就是說他自己已經註射過這個疫苗了,注射過兩劑中共疫苗,那還是被感染,所以說這就說明了現在的這樣的一種情況,注射疫苗並不代表就一定能得到保護,反而我們說中共國的疫苗是有很大的問題的。那即使在美國的話,美國現在已經有一些人他打了這個疫苗,但是對於這個美國的政府,對於美國的其他一些具體的防疫措施,目前還是不認為把打了疫苗的人就認為是絕對安全的。所以在這裡面他們也是有一點點這樣觀望的態度的。那麼當然了,美國的疫苗安全性肯定總體來說還是要比中共的疫苗安全性要強的,那中共國它的這個疫苗,從這件事上也可以看到是絕對不能被信任的。墨博士。

墨博士(00:05:13)

還有一點,冠博士,因為我們很多戰友也提到,他在檢測當中這種傳播以空氣傳播為主,就是要呼吸進入氣體或者是進入你的眼睛或這種循環系統器官,但是檢測過程中都是以液體樣品,這種機率按我們實驗都是帶防護服的話,基本上你無法呼吸到和這種外界交流的,這種出錯的機率你覺得會很大嗎?我感覺到基本會很少,戴口罩的話,機率都很低。

冠博士(00:05:48)

是,如果他戴口罩的話是很難呼吸到的,如果穿了防護服,除非說他自己碰到了,比如說手上沾了什麼,摸了鼻子,那麼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是有可能的,就是說他有可能是一種操作不當的一種行為。

墨博士(00:06:07)

那這樣的話,這種操縱非常非常不規範了,感覺連我們平常人都知道出去回來,還要洗個手,居然他在檢測過程中都會出現失誤,我覺得中共這個報告真實成份,很難確定他是因為打疫苗引起的,或者是直接導致的。因為中共的官方其實問題還是很多。

我們接下一個話題,就說北約的一個頂級科學家,他是愛沙尼亞人,他是北約的一個軍事海底研究所的。這裡面比較奇怪,他是2020年9月被愛沙尼亞當局逮捕的,今天開始判刑,是3年監禁,也就是說他為中共情報機構做間諜這個案子是鐵定的了,但是這裡面報導有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就是在這之中披露了很多的藍金黃的細節。比如說庫斯特這位科學家在中共方面獲得現金報酬和免費到一些亞洲國家旅行,而且中共還提供豪華住宿,米其林餐廳的食品,而且中共情報人員以智庫名義與他接觸,而且情報機構給他的間諜活動支付大約兩萬多美金。大家可以看到,這個正好是我們經常說的中共藍金黃那一套套路,對科學家真的錢不多。大家看到其實給的東西並不多,但是一個頂級的科學家就這樣出賣了自己的國家和這個信仰和工作職業,也是非常非常可憐的。

好的,現在交給冠博士分享。

冠博士(00:07:54)

大家好,今天第一次和安紅女士,和墨博士一起做節目,非常榮幸。

第一個要說的是,現在美國的兩黨聯邦參議員聯合提了一個支持台灣的法案,這個法案是幫助台灣重新獲得世界衛生大會的觀察員身份。所以從這件事情也可以看到,美國現在對於支持台灣,對於反共的是各種方面,兩黨現在已經是在這個逐漸的達成共識。

第2個要說的事情是克魯茲議員和一位加州的韓裔共和黨眾議員兩個人寫信給國際奧委會主席說,對奧委會支持2022年的中共的北京奧運會,表示強烈的關注和反對。那當然了,原因是因為這個人權問題,鎮壓維吾爾人少數民族,香港等等這樣的問題,這件冬奧會的事情之前已經發酵過一輪了,一開始是共和黨這樣的議員呼籲美國的奧委會去抵制在中共的這個冬奧會,後來是美國奧委會主席說我們不應該抵制,那也引起了一系列的討論。現在這件事情還是沒完,克魯茲議員和這位加州的眾議員他們這次是直接寫給國際奧委會主席,所以這個較量後面還會一直在繼續,美國共和黨這邊肯定是不會鬆口的,而另外一邊中共它也會藍金黃奧委會等國際組織,去幫牠們解套。那麼當然了,最後最關鍵的就是白宮最後會怎麼選擇,因為之前白宮和美國政府他們沒有做一個明確的表態,所以這件事情我們後面可以繼續觀察。

第3個要說的事情是,之前法國的參議院友台小組裡查現在正在組建一個國會訪問台灣的團隊,那現在中共國駐法國的大使盧沙野他就要求法國參議院這個小組取消這樣的一個訪台會。這個事情也挺有意思的,我想和墨博士討論一下,您說法國本來說應該是一個被中共藍金黃相對來說比較深的這樣一個國家。那麼從王健的事情我們都已經看到了,那麼現在法國國會他也在想辦法組建這個訪台的這個團隊,說明也是對台灣的一種全力支持,那這個時候中共駐法國大使他還是做這種戰狼外交動作,直接要求別人取消訪台團,那會不會使得中共在法國、歐洲、美國盟國進一步變成這種人人喊打的這種局面呢?

墨博士(00:11:07)

我覺得可能是跟法國人性格有關,我們一直說歐美很多國家跟中共走得很近,就是經常象跟中國是盟國一樣,實際上這個表面上是給大家印象,特別是中國人的看法是這樣,實際上其實就是一個意淫。對歐洲人來說,他會取決在利益和他自己的人權和利益中他會取得平衡,特別是法國是一個非常自由和道德,就是大家如果去法國,會覺得法國是非常左派的一個國家,就是左派在法國是非常非常有這個市場和有東西。你隨便拉一個口號,就可以在法國混得風生水起,不管有多差。但是有一個問題就是說,你如果長時間這樣做,開始沒有利益,按國家來說有,這是對法國來說,他越自由,自由是會制約他,但是自由會多一種聲音。我覺得歐洲都會面臨這種情況,有跟中共好的,就有一定跟中共不好的。這種不好就是警惕中共的這種藍金黃的,那麼這種地方呢多會出現在議會,因為議會跟民間交流的更多,他是議員是民選出來的,所以說這種聲音會更多。所以說會在法國這種歐洲國家,你會看見政客說政客的,議會說議會的,民間說民間的,這種大家都是反方向的東西,不互相影響。這個就是一個西方民主的一個很奇怪的體系,就是大家各做各的,各說各的,但是這問題就是某一個時段有一種聲音它會佔據主導。那麼以前親共是最主導的,為什麼?經濟是第1位。但是現在這種問題,脫鉤就是我們一直說的,脫鉤對中共現在有一個巨大的好處對世界有巨大的好處,就是發現脫鉤有可能並不是虧本的,有可能脫鉤比跟中共親近更賺錢。那麼自然就會有一幫這個資本主義國家去投靠去反共的人。既然反共能賺錢,為什麼不去做呢?對吧。中共跟他們實際上並不是親兄弟,他們沒有必要為中共做出什麼兩肋插刀的這種關係,而中共也不需要他們做這種。這種時候我覺得歐洲這種事情會越來越多,只是能不能進入到政府和主流那一邊?我覺得需要一個過程,特別是歐洲的政客與中共的勾兌之深,這個是非常令人髮指的。好的,冠博士。

冠博士(00:13:43)

是的,因為現在這個台灣的問題,我們講說是封堵中共對外擴張,解套,解困的最重要的一步,所以美國和日韓談,和這印度談,就是在部署整個印太這樣一個滅共封堵,中共這樣一個戰略。所以說這美國它完成對台灣的支持之後,法國這些國家等等都會跟進美國,那即使如果你的執政黨不做的話,那麼作為法國的在野黨或者國會的某些人。那他們也會去做這件事情,一個就是和美國的整體這樣一個政策,和美國跟上。

那另外一個因為世界的未來一定是滅共的,那誰在現在掌握了這樣的一個政治先機,那在未來就可以拿到政治利益。所以這個也是,基本上來說是他們的政治利益和這些正確的事情的這個方向是一致的,所以這個是在歐洲國家這樣的聲音會越來越多。那另一方面,中共現在這個四處樹敵,那除了在阿拉斯加的這個非常強硬的口氣以外,那麼在歐洲這個大使直接的戰狼外交,也是只能讓這種反共滅共的聲音更加強硬。所以最後的結果呢,可能就是八十國聯軍一致滅共,所以這個也是中共一直在加速戰狼外交造成的後果,我就分享到這裡。

紅(00:15:13)

謝謝墨博士、冠博士兩位, 我也贊成,就是說中共還口氣非常強硬,無論是在對美國,還是對歐洲,或者是在法國,其實在這個英國大使也一樣,還包括以前住香港的這個所謂代言人,中國代言人甚至說過這樣的話,就是說香港同胞你們能夠活著,本身就是中共中央對你的恩典,你就可想而知他背後的凶悍與兇殘,到底是一種什麼方式,我也同意這句話就說,他可能以為是八國聯軍、七國聯軍,但真正有可能是70國、80國聯軍,最終正義對抗邪惡,一定是正義戰勝邪惡那好。恐怕過去這一周真正比較熱點的話題呢,還是回到這個阿拉斯加廁所及高級會晤,那麼我們剛才也感謝我們這個幕後導播,美中首次會晤有哪些進展?雙方公告對比到底是如何?所謂這個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原來中共對內部宣稱的,其實跟美國是完全可以說不太應對,或者說有歧義的,因為兩邊的報導不太一樣,我不知道莫博士您看了這個以後,可以挑出幾個要點來簡單談一談,到底美中雙方他們各自宣讀的對所謂的這個會晤到底有什麼不同?

墨博士(00:16:34)

之前安紅姐說這個,之前我先跟冠博士說這個是一個事情,剛才我們有一個話題,就是大家在推特,還有網上都看到一段,就是王毅跟楊潔篪中在會場中間的交流,就是關於吃麵這個事情,我覺得這個事情其實蠻有意思,透出很多信息。我們剛才在分享的時候,很多戰友大家很聰明提出來就是說,居然兩個人不知道互相吃了什麼,也就是說這兩個人在會議中間是相互隔開,沒有溝通,連吃飯都是即時解說,在這種會議上會議中間的隔斷沒有交流啊!“2+2”他們居然是分開的,這是一點。

第二這個吃麵,大家就知道說美國居然這次不提供面,而且是雙方自帶方便麵,大家知道,美國是很少有這種緊急酒店,有方便麵,不像亞洲的酒店。那我就奇怪,很多人就說熱水是從哪裡來的,我們一直在討論這個,美方酒店也不提供熱水,這個連水都是自己帶的,難道中共怕在美國人給王毅和楊娘下毒還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們這次出訪如此警惕,冠博士有什麼看法?

冠博士(00:17:53)

嗯,我覺得首先他們這個自帶方便麵,就應該是知道沒有飯吃了;第2個,確實美國酒店是沒有熱水的,但是你可以找到什麼咖啡機啊,或者找個工作人員說一下,他們有想辦法也給你會燒熱水,所以估計這個泡麵呢,熱水的來源也不容易;第3個王毅和楊潔篪他們兩個人,既然說要問中午吃了什麼呢?

  很明顯他倆不是在一起吃飯嘛,之前不是我們也說嘛,這次來是王毅是來監督楊潔篪,兩個人是來競爭卡位的,那麼從這個也可以看到,你們這兩個中共國內部的官員連吃飯的時候都不一起吃,那所以說明你們兩個關係到底是什麼樣子,所以我覺得這個也是比較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不管怎麼樣呢,吃泡麵這件事情,如果說這個是真的話,那麼絕對代表了這次會談的一個整個氣氛。本來在阿拉斯加就天寒地凍,還是你追著過去,還是廁所外交,還是機場外交,最後又變成了一個泡麵外交,這個也是中共和美國關係的一個最好的寫照吧,墨博士。

墨博士(00:19:13)

我就多說一句,就是看來王毅跟娘娘之間關係並不好,居然楊娘娘自己帶方便麵,,也沒有給王毅同志一包,這個戰友之間的互助情懷一點都沒有體現出來,看來中共之間還是互相提防的比較多。

特別是我們看到這個公告裡面第一條就是核心問題,美方是很直接,就是說除了病毒,大家知道麼,這裡面有我們要注意一點,就是在這裡面病毒​​,美方特別是布林肯居然只字未提,說明病毒的問題跟我們路德社說的一樣,是超越現在所討論的這些問題。所以說他一般是新疆、香港、網絡和網絡攻擊以及台灣問題明顯拿出來要談,但是這裡面大家看到麼,在中方公告王毅跟楊潔篪的這個戰狼言論,特別是今天,我是專門去看了一下國內還有很多媒體、國內的微博上面集體的高潮,就是對這個王毅跟楊潔篪,特別是楊潔篪這個戰狼,這種辱罵的情景是高度的讚揚和自嗨。

其實我覺得這裡面,特別是路德先生早上說的一個概念,就是很可能楊娘娘是袁世凱這一點,我擴展思維了一下,我覺得非常非常有啟發性,我說一下自己的觀點。

第一,首先我覺得這場下來楊潔篪跟王毅的表現,明顯楊潔篪更加的老奸巨猾;王毅只是按部就班,其實我覺得這個上面是楊潔篪勝了一籌。為什麼這麼說呢?楊潔篪作為一個頂級的外交員,他知道這種事態,而且大家知道這個失態是全世界看得見的,他仍然願意說,說明這個失態是他有準備的。那為什麼王毅這樣強硬地對美,而且要失態呢?我覺得有幾種原因:第1個我覺得楊做一件事情,類似於袁世凱在八國聯軍打清朝去做的一件事情,自保實力。大家知道,我們一直在說楊的實力來自於美國的關係網和美國生存實力對他的認同,那他如果強硬對美,讓布林肯和拜登政府對他產生一定的失望的時候,就說明什麼?他的實力就得到了一定的防護,為什麼呢?他如果這樣高調的給美方,那美方跟楊潔篪的很密切的那一方就會馬上有一個反應,楊現在不利於跟我們直接溝通,或者楊不想起用我們之間的關係,這樣的話楊就保護了自己在美國的線,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再分析一下為什麼會這樣,

  第一他現在向習要表面效忠,習現在要高調,要俯視世界,那我幫你習把這個事情做大,來討好,但是他利用了一個私人的方式,就是在這個其中他不希望習動用到他的力量,就像慈禧當時希望袁世凱的新軍去幫他抵抗八國聯軍,楊潔篪跟袁世凱一樣,他要保護實力,他不希望把自己的實力給習用,那麼這樣的方式就很簡單,自嗨一下,強硬一點,感覺把事情鬧僵了,鬧僵的話習又滿意他,又不能強硬地讓他啟用他美國的勢力,我覺得楊潔篪非常聰明的一點。

還有一點就是說,他會把這些責任和東西很容易推給習,你看習你要自大,你要俯視,我幫你推,我幫你在美國,但是美國那邊不買賬,我也沒有辦法,我們只能啟用其他方式,我自己真的是盡了全力了,這個時候其實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方式。但是我覺得這個國內言論上面其實是什麼,被楊潔篪所誤導了,特別是王毅也沒有看出這一點來,我覺得是楊比較高的一點,這個上面特別是大家光會鼓吹楊的強硬,其實沒有看到,其實這裡面楊把習推了一步,但是自己護起來了,我覺得這個是非常非常高明的一招,可能未來對習是非常不利的,冠博士你怎麼看?

冠博士(00:23:45)

是的,楊潔篪作為他這樣的一個地位,他夾在習和自己之前的上海幫中間,所以說他這麼做確實是有這樣的動機,也有這樣的道理的,因為他一方面需要和習近平一個妥協,他才能繼續生存呢。另一方面他需要在這個妥協的背景下去夾帶自己的私貨,那麼去保留自己的實力。因為之前如果說中共會出一個袁世凱的話,那麼楊潔篪他自己的這樣實力作為袁世凱是夠的,所以說他在這裡面做的這一系列動作,也是為什麼中共需要派王毅另一個人,和他一起去和美國進行一個會談。那麼如果我們去看這個公告的話,實際上我們就可以看到中共的公告和美國方面的公告是很不一樣的,大概這個分歧有很多啊,比如說美國它這公告上一上來就畫清楚了底線,說我們在新疆、香港、西藏等等上面的問題,台灣網絡攻擊問題這幾個問題是美國和中共之間交往的一個根本性問題,如果這個根本性問題不解決的話,那麼是無法進行一個回頭的。

但是中共這邊對於這幾個問題,他完全是戰狼外交式的謾罵和防禦,所以這就是美國說的,得到的是中共方防禦性的回應,那也就是說這幾個重要的問題沒有解決,那沒有解決呢,那沒有辦法,我們就只能去在一些氣候等等這不得不合作的地方進行這樣的一個溝通和合作。比如說布林肯就說了在伊朗、朝鮮、阿富汗氣候問題上利益是相互交織的,說這就沒辦法,我們必須得合作,我們必須得坐下來談的地方。

但是中共另外一方面,他對於這個和所謂的合作不得不談的這部分呢,他還會去把它放大,就比如說美方的意思是我們在這些地方合作,我們要保留一個溝通管道,那中共的意思就是說,我們要繼續談,未來要繼續溝通,好像就覺得是這個美國要求著和他們繼續保持關係一樣。那氣候方面說,這個中共和美國將建立中美氣候變化聯合工作組,那這個美國是沒有提的,所以不知道這個中共的聲明在這裡面是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那麼包括台灣問題美國沒有提,但是中共說美方重申在台灣問題上堅持一個中國政策,那也許美國是這麼說了,但是一個中國政策,並不代表美國承認的是哪個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中華民國?如果說在這樣的一個中國的框架下的美國,還是有足夠的空間去站到台灣這邊,然後用台灣去打中共這個是完完全全沒有問題的。

那麼伊朗和阿富汗這裡面,美國就說會通過正常的外交渠道,就伊朗、阿富汗問題進行協商,那這裡面比較有意思的是他只說了伊朗和阿富汗,沒有說朝鮮,之前他在說朝鮮的時候是利益有相互交織,但是合作協商又沒有朝鮮,所以這個話基本上從這兒看,就是美國它已經把中共在東北亞第一島鏈在韓國、日本這一塊的朝鮮牌給廢掉了。這個就是之前和這位美國國防部長回擊金與正的這個態度是一致的,金與正不是出來叫囂麼,金正恩自己都不敢出來,那美國國防部長說,如果你要開戰的話,那今天就可以開戰,這個就是和布林肯的這一套互相前後的配合,就是把中共​​的這個朝鮮牌去打掉了。所以這總結來看呢,美方的這個態度和我們昨天晚上分析的是差不多的,那麼中共國這邊,第1個強調自己的戰狼外交;第2個強調說,美國必須和我們溝通合作;第3個把僅有的這些什麼共同利益的部分放大放大變成合作,然後變成合作再放大,什麼這個互惠精神,就你看我對美國這麼強硬,但是美國還是看我實力這麼強,還得跟我合作,所以中共的這個公告,我們就可以看到他主要還是對內去洗腦,還是對內去激起人民的這種民族主義的情緒。

安紅(00:28:44)墨博士,請繼續。

墨博士(00:28:46)

這裡我同意,大家看到公告裡差距部分主要在於幾個問題,美方想談新疆、西藏還有香港的人權,還有很多高層次的,還有伊朗和朝鮮阿富汗的問題,但是中共前面的問題全部是什麼?喊口號,你什麼’211’通話精神,就很簡單,一切都按習的指示來行動。習的紅線是不能談,就是來這裡就不談這些事情.但是唯一談的一個就是一個氣候,他氣侯要說。還有台灣問題中共要談,要美國表態,其實這裡面就是要告訴美國,你們只要表態台灣,可能還有一個意思,如果你在台灣問題上表態按我說的來,可能我們幕後的東西就到位了。

還有一個就是疫苗,剩下的話就是這個東西,其實說白了,這裡面就是給布林肯幾個我願意談的氣候、台灣還有疫苗,這三個問題願意做,就有巨大的利益。實際上我覺得是給一個美國的幕後是一個聲音,因為這個是公開的。

大家都會看到這個信息,特別是美國方面會看到這個信息,所以說在中美這方面我們一直說,布林肯其實並沒有個人獨斷的權力去影響美國的政策,他是來交流的,這裡面就看到其實中共不管是罵,敷衍,還是阿諛奉承,都不可能改變美國對中共的既定政策。那麼中共這次就是撕破臉,直接通過布林肯的談話向拜登政府及其幕後勢力喊話,這三個問題都可以按中共的方式談,其它的問題你們都不要談。其實我覺得這又是一次給美方劃紅線,但是我相信紅線的後面已經有巨大的利益準備好了。只要美國同意,這個利益一定會送到位,這也是楊為什麼這麼有底氣來。說白了就是跟布林肯說,我給你們準備了這麼多錢,就讓我們罵兩句吧,然後估計布林肯先生也是同意了。為什麼?人家送你幾百億就罵兩句,那罵就罵吧,反正錢到位就可以了。好的,安紅女士。

安紅(00:31:17)

謝謝墨博士,想起個段子,就是說中方一再表態說,給個機會吧,不論在哪啊,在阿拉斯加也行,或者你挑的任何地方,你只要讓我們能見上一面談一下,我們談什麼都行。當布林肯答應了,真要談的時候說那好吧,讓我們談談這個西藏問題,中共就說這個問題不能談,那麼談談新疆問題,而這個問題也不能談,那麼談談香港問題這個問題也不能談,那我們談談這個病毒疫情,這也不能談,那我們能談什麼?說你可以談談這個台灣問題啊,台灣問題是一定要承認一個中國,至於是否是真正意義上的一個中國,中共他有他的說法。還能談什麼?就是環境保護,這個地球變暖就這些,那真正中共是在設套讓美國往裡鑽。但是我們昨天和今天的節目結合起來,其實布林肯,美國已經非常清晰地知道自己要什麼,而且也清晰地知道中共一定不會讓美國順順利利要到他想要的,中共一定會使絆子,像設圈套讓美國往裡面跳。所以這一次我也同意剛才墨博士說的,反正錢已經到賬了,你姑且去談一談,或者說你發洩一下,但是長達17分鐘的令人瞠目結舌一樣的,違背對等的外交準則和禮節的這麼一個會談,到底能夠引起什麼樣的效果?冠博士說得很對,中共真正是想激發國內的小粉紅和至今仍不開竅的一些人的民族或民粹主義情緒,但是這會讓全世界在真正意義上徹底警醒。就像章家敦先生也是在同一時間接受EWTN採訪時說楊潔篪代表的中共國並不是來辯論的,而是來說教的,是來指斥美國應該按照中方的規則去做的,同時他們是準備把中國人徹底綁架在這個中共這輛戰車上,拿這個來做要挾美國的,所以才會有他口裡的這個高級高端會談的結果,變成了這個廁所外交,連開水可能都不知道在哪找,只能是到咖啡機上接一接,沒準還是直接吃帶桶的泡麵,連碗和盤子都不用了,更神奇的就是兩個人彼此都不知道各自吃什麼飯,讓我想起了明朝的東西廠各有各的服務對象,各有各的監視對象,看似很和諧,但實際上彼此之間可能還在使絆子,但是藉口說是疫情期間至少每個人要保持1.5米以上的距離,所以整個的這麼一個會晤,其實還有很多可圈可點的地方,不知道冠博士在比對之後還發現了什麼不太一樣的地方,謝謝。

冠博士(00:34:08)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他們談了什麼?沒有談什麼?因為美國之前說除了氣候之外,在疫情方面也是可能會和中共合作的,但實際上雙方對疫情的問題基本上都沒有提,因為美國如果首先提的話他是很難提的,因為如果談疫情合作的話就必談病毒的來源,病毒的追責,而在這個時候如果你談了對病毒要追責的話,那美國是要立馬撕破臉,馬上行動的,所以說在這麼一個公告中他並沒有說這個病毒的問題。那中共這一邊呢,實際上也沒有說什麼疫情合作的問題,也是在弱化這個問題,當中共說合作的時候,主要是在氣候變化領域加強合作,如果說中共單方面的把這疫情的問題拿出來,比如說美國同意和我們一起合作共同抗疫,那麼一定會導緻美國內部共和黨或者其他媒體也好一種非常激烈地反對的聲音,又會把注意力重新引回到病毒來源追責這樣的問題,所以這個就統統沒有談。之前文貴先生不是說有50%的可能性,有關病毒和香港的白皮書在會談之前可能會出來嗎?那目前看來這病毒的白皮書暫時並沒有出來,所以有可能是美國在談判一開始的時候,把這個病毒舉得很高,看看在中共這邊能不能擠出什麼牙膏出來,如果牙膏擠得夠到位呢,我就先把病毒這個事情放一會兒,那下次再過一兩個月談判的時候我再把它舉起來,看看你還有什麼說的,直到最後你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我再把這東西放下去,美國這麼做是有可能的,也是比較符合他這樣的一種利益的。所以總體來看呢,美國的意思就是說,我們保留一個溝通渠道,那為什麼要保留溝通渠道,就是最後在你滅亡之前,通過這個溝通渠道把你最後的油水都榨乾了。如果現在就撕破臉的話,那麼第1個總加速師可能是會一下子變得很瘋狂,這個也許是美國沼澤地的主人不希望看到的;第2個呢,現在撕破臉的話,那最後能榨出來的這些錢,他就榨不出來了,所以呢,在這個時候我暫時還是不跟你撕破臉,我暫時留一個溝通渠道,我覺得這個是美國現在的一個整體的戰略,墨博士您對這個還有什麼補充或者還有什麼別的看法。

墨博士(00:37:22)

基本上我沒有什麼補充,我只說一點就是說,大家不要認為特別是中共國內聽這個新聞的人,不要以為楊娘娘罵完就完了。因為大家知道,你楊娘娘罵這個事情中共勢必在後面輸出了巨大的利益,但是中共他自己不產出任何的財產和錢,他做出的任何這種事情不管以後和美國交惡和交好,他都要向美國輸出利益去換回某些東西。就像中蘇交惡的時候最倒霉的是誰?大家知道嗎?為什麼有三年自然災害?為什麼這些老百姓會幾千萬人餓死只為要拿錢去堵蘇聯人的口,如果這個事件在現在發生,大家想想要有多少中國老百姓倒霉,所以這個事情並不是說外交跟國內政治沒有關係,我覺得這個事情關係到很多老百姓的利益,這個事件搞不好很多像這種60年發生過的事件會再次在中國大地上發生,好的安紅女士。

安紅(00:38:30)

真的是這樣,就是如果我們沒有出過國,如果我們不是站在另外的一個角度會看的話,我們都在牆內,我們都在這個中共治下的話,我們很可能完全被中共操控的輿論,就是直接把腦子給洗乾淨了。比如說像今天,整個牆內很多人在那兒像找到興奮點似的很高潮,就是因為他們看到了楊潔篪那17分鐘中的所謂的慷慨陳詞,他們真的沒看到作為外交辭令上也好,外交禮儀上也好,這都是很失分的地方。同時他們真的也沒看到布林肯這邊,就是直接下了個簡短命令說記者先不要走,好把這些記錄下來。那麼真正是美國人會從很多角度來演繹分析,判斷,推理,那麼在這個地方中共的強硬只不過就是為了讓牆內的同胞看,或者說只是為了完成任務,因為畢竟這個習天線寶寶需要看到這麼一種聲勢。

第二點想說的是什麼,就是說這樣做下來其實中共並沒有得到什麼好處,恰恰中共很可能給美國或者給這一方跪下來了,他輸出的所有的這些利益全部都是老百姓的民脂民膏。可是牆內的百姓並不知道自己只是興奮了那麼30秒或者是兩分鐘不到,但是可能自己10年數10年的心血,乃至於子孫的福祉,都可能在這一瞬間都已經給出去了,所以用巨額的代價來換取這種民粹民族主義的高潮,真的是很不划算,只不過能聽懂的人,能看我們節目的人未必百分百明白。

第三點我一直想強調,多學一門外語能讓大家有一個更好、更宏觀的認識,哪怕中共告訴你如何翻譯的不對,昨天節目里路德給大家展示了,這個翻譯徹底就不對,如果你真的會這門外語的話,你就可以看到原文是什麼,如果你看到了原文,再看中共給你變相的歧義的信達雅,你一下就知道誰到底在撒謊。所以這個謊言並不可怕啊,他頂多是哄騙一時,不可能哄騙一世,那更何況現在這個信息資訊非常發達,更何況還有我們路德社,還有爆料革命的信息和節目,所以真正只要是接觸了真相的人,他一定會明白,一定會醒悟,好這個話題冠博士還有什麼補充沒有?

冠博士(00:40:58)

我就最後再說多說一句啊,實際上中共他現在做的這樣一個以反美情緒作為這個基點,作為煽動民眾的工具之後,把民族主義煽起來,這最後就是要發動人民戰爭,一定是造成人民戰爭,那一定就以達到中共內部權鬥,內鬥,在內鬥的同時呢,再把對方的這個利益送給美國人,送給西方,來達到自己奪權的這個目的,所以說無論最後中共內部怎麼樣,只要這樣的這種內鬥繼續下去呢,實際上最後送的這個錢都是中國人民的錢,那麼這些盜國賊們互相打,肯定最後犧牲的是中國人民,所以說美國現在他做到這裡已經對他自己的利益,他能做的已經差不多了,壓力施加的也差不多了,那最後的滅共是要靠中國人自己的。

安紅(00:42:04)

昨天艾麗女士分享的那張照片,應該是前年楊潔篪建去見這個蓬佩奧,我今天終於有了一個感覺,特別像當年那個濃眉大眼的朱時茂和賊眉鼠眼的那個二子,就是陳佩斯演的那個小品叫主角與配角,那張照片像極了,所以我想找一個最貼切的詞來描述,就說楊潔篪在真正的正義面前他是一副很奴才的卑躬屈膝的樣子,但是他給國人看的那一面恰恰是可以慷慨陳詞為國爭光,唉呀,很難把這兩個人放在一起。但是真正當我們把他們放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可能很多戰友很多朋友會恍然大悟。我正好請導播再截一下章家敦先生在3月19日接受EWTN的採訪,有大概7點,剛才分享了前兩點,第3點就是說,軍權政府的虛張聲勢最終會導致戰爭;第4他認為楊娘年說美國不再擁有以前的強大,表明中共國認為自己可以胡作非為;第五呢,就是說世界絕大多數國家基本在中共種族滅絕上達成共識;第六呢是美國應該先行動再談判;第七拜登或許退後,但美國人還可以..。這個後面還沒有說完,大家還可以繼續延伸一下,我不知道墨博士對章家敦先生這段採訪,因為他也是非常有見地,可以一針見血點出要點的這麼一個人士,您怎麼看他的這個分析?

墨博士(00:43:45)

章家敦先生說的是很準確的,而且他以中國通和美國通的身份來說,也就是說他是兼有兩方面的知識,所以說他跟我們的意見總體是一樣的,但是我們覺得還有一點就是說,他對現在習和中共的那個狀態說的不夠精確,首先中共國的這場辯論及其說教發火,其實是在整個兩會以後政治形勢下,在中共要成神的這個形勢下必然出現的一種情況,為什麼我一直說楊娘娘作為一個外交老狐狸,在這個時候會對美國說出這樣的話,第1點大家知道。如果楊娘娘沒有體現出這種強硬,回到中國後習可能就要對他下手,大家知道習在這個位置上沒有他不敢下手的人,包括他幕後的江係都已經退縮了,也就是說任何人想在中共繼續混下去,必須首先考慮習的態度,讓習的馬屁拍好了才有未來,不管他以後進常委和保命來說,一定先做一件事,滿足習的願望和口味才行,那習的口味就是要俯視全世界,這一點上他做的動機並不是要用常理來理論。所以我們經常在這裡說的時候,要注意到一點,由於我們的習不是常人了,加速師他已經是半神的人,他的思維是跟我們不一樣的,這時候我們要考慮到這種思維,他是以這個方式考慮,那下面的人聰明一點的,想繼續在這個體系里活下去的,一定要順著這個思維走,所以這些有理論的事情很對。但是對中共來說不對,中共的理沒有理,唯一隻有一個道理,就是三條,一切聽習的;第二條不對的,也要聽習的;第3個全部照前兩條來,所以說所有的都是習說了算,不管說什麼,現在這個才是中國的一種常態。所以中共這種常態下你有跟他說理,其實有時候並不能講通,但是這個理論對美國人是非常重要的,就是在明確的告訴美國人,中共已經進入了不講理和耍無賴的節奏,所以說你對一個無賴的人還要繼續說你的時候,不是說你自己不講理,只是說明你有點蠢了。當一個人開始不講理了,對他最有效的方式其實就是鐵拳,我覺得章家敦這個意思是在向美國拜登政府說,中共一個不講理的人你還在跟他講道理,講法律的時候,實際上是你自己落伍了。

安紅(00:45:00)

夏蟲不可語冰,有時候說,是一個人都不會去跟豬說話,你一個明白人不太會跟一個糊塗蛋說話,因為如果說是可效之才,你還可以跟他溝通一下,或者說稍微啟蒙和培訓一下,點一下。但如果說這個頑石不化、冥頑不化,你就真得一點辦法都沒有,那中共是在裝,他並不是說不懂,她只是說藉以此為契機,可能還希望自己能夠苟延殘喘一下,那麼這種裝,以前他可能在全世界面前還有一部分人相信她的表演,那這一次起碼是很多人徹底看透了。不知道冠博士,還有沒有自己的看法,謝謝。

冠博士(00:47:32)

是呀,章家敦先生這一番的採訪,他是從美國的角度來看中共的這個問題,因為如果說中共它現在要對內戰狼外交的話,對內這個民族情緒要打反美牌子的話,那你犧牲得一定是對外的形象。那他為什麼要不惜犧牲對外的形象,去打對內的這個反美牌、民族情緒牌呢?因為對外他已經沒有任何回去的可能性了,也就是說這個重點原來是從外部,現在要放到內部,因為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所以現在造成了一種這個大的中共內部的這樣的一種形態,但是你內部竟然這麼做,你對外一定是要有代價的,這就是代價,美國對於中共的合法性,對於中共在亞洲秩序的維持,認可你在亞太、印太的地位,之前我們已經說了很多次了,就是因為你可以輸送利益,但是你輸送這些利益是安全的,你的實力不夠不去挑戰美國,你給美國跪下,你尊重美國的國際秩序,但是現在很顯然楊潔篪這話擺在這兒說,實際上就是中共自己的媒體也說了,美國你不要以為這個中共國和以前一樣是給你跪下,不要以為是大清朝,現在我們強大了等等都這麼說,我們現在和美國是平起平坐的,而是中共他對美國表現出的態度也是平起平坐,就像當年蘇聯一樣,那我就是流氓,我就是實力強,你怎麼辦?中共把自己擺到這樣的一個位置了。所以說章家敦先生的意思就是說,美國作為一個國家的整體戰略,你對中共的看法現在應該有一個徹底的轉變。

雖然說之前,4年前開始爆料革命,文貴先生在這個4年的爆料過程中已經讓美國相當一部分人認識到了,但是這一部分人的大多數是保守派共和黨,那現在民主黨上來了,那實際上章家敦先生這一通喊話主要是給這個民主黨現任政府聽的,那你們之前這種對中共的戰略這種合作,這是基辛格主義。再次告訴你們這不可能了,我們是對的,因為我們之前一直在說中共最後要挑戰美國,要挑戰美國秩序。現在從楊潔篪、王毅在發言,他們驗證了我們之前說的這些事情,那如果在這個時候不去這個阻止的話,那接下來中共一定會像當年的希特勒一樣,因為沒有辦法他只能擴張。所以說這裡還是在向拜登政府喊話說,你不能綏靖,特別是他又強調了世界基本上在種族滅絕上已經達成共識了,也就是說只要你用這些達成的共識,當然病毒他沒有直接說,還有這病毒的問題,世界組建同盟這個時候去合力,壓制中共的這樣的一個擴張。那接下來,他就說美國應該先行動再談判,他實際上的意思是說,先行動,把你很多東西,把你中共很多擴張,或者是談判的這種空間都卡死,再去和他談,因為這樣就顯得更加強硬一些。否則的話,這樣你上去就像這個被訓了一頓,就像被罵了一頓,那這個對於美國來說,你如何彰顯自己強硬的態度?如何讓中共意識到美國是不可挑戰的呢?因為你只有彰顯出自己實力很強,也有做得決心的話,才能阻止戰爭。

那之前拜登不是上飛機的時候摔倒了麼,摔了三跤嘛!推特上這個保守派的人就拿這個來開玩笑說,這個就是因為拜登在看到了阿拉斯加會談,楊潔篪強硬的十幾分鐘訓話之後的反應,所以國內的內部已經非常大了,在敦促民主黨政府你不能軟弱,所以在接下來的這樣的一個情況中,美國現在政府在這樣的大背景下,他只能是繼續對中共進行一個施壓,那包括他最後就說到了拜登的問題,拜登或許退後,但美國人不允許。實際上現在拜登被逼得他已經完全不敢再退後了,比如說他最近和普京的事情,他在白宮發言就說,雖然說普京要和他辯論,他不辯論,但是我在合適的時機可以和普京見面,但是他從沒說過合適的時機可以和習近平見面,所以這個就是非常明顯的再次對中共和俄羅斯的位置的一個轉換。之前俄羅斯不就是敵人,中共是戰略競爭對手嗎?現在你和敵人的領袖見面,但是戰略競爭對手的領袖他從來都不敢提,那這兩個國家的位置是不是應該換過來了。所以我覺得現在美國已經在實際行動上把中共和俄羅斯的位置徹底調換過來了。安紅。

安紅(00:52:40)

謝謝墨博士,第一條讓我想起當年一個動畫片叫做《老虎拜師》,老虎拜貓為師,貓幾乎把自己的絕技全部傳授了給老虎,只是沒教他怎麼爬樹,那最後老虎自以為掌握了全副技巧,或者全副的這個本領和功能,最終它要害它這個老師,結果沒想到貓爬到樹上之後,這老虎無可奈何,最終還是鎩羽而歸。這個故事小時候看覺得好像很有點那個意思,但現在其實中共就是這麼一隻老虎,他認為這麼多年的苦心孤詣的經營,美國已經可以說完全被他可以玩弄於鼓掌之間。我想給你放毒就放毒,我想讓你經濟垮台就垮台,甚至我的藍金黃已經滲透了你很多地方,把你整個的架構都可以摧毀,這個時候中共出手自以為是還很狂放,但是殊不知其實貓還有一些絕技,只是沒讓老虎看見而已。

第二,感觸就是4年前川普剛上台的時候,打擊川普總統的一項,就是說他跟這個俄羅斯勾兌,有這個不明不白的這種關係,所以一度普京直接被封鎖封殺。你只要敢跟普京會上握個手,抬個眼,弄個神,說一句話都有可能是通俄門。那現在拜登真正打算直接拋橄欖枝說,我想跟你普京可以見面。今天是3月20號,拜登總統上台整整兩個月,還真的是連一個像樣的這個記者會都沒有開過,但是恰恰在全世界或者說在全美的記者面前,在旋梯上一連跌了三跤,中共正好抓住這個機會,來在國內已經高潮的G點上再撒了一撥胡椒面,那整個這個民族亢奮,說你看整個阿拉斯加會談,這個高級廁所會晤直接讓拜登總統摔了三跤。當年撒切爾在人民大會堂的外面跌了一個跟頭,結果這個香港回歸順利簽好,我們真得沒想到23年多一點的時間,香港直接變成中共治下的這個臭港,不再是自由。那麼現在拜登跌了三跤,它意味著什麼,我們可以再去想一想,好,我先把話題說到這兒,不知道墨博士還有什麼補充。

墨博士00:55:00)

剛才冠博士提到一點,就是我蠻有感觸,就是說現在拜登突然跟俄羅斯普京的關係出現了一個轉機,就是有點針鋒相對,但是馬上要進入到高層對話,首先這個表面上其實對民主黨是一件好事。第一,他把俄羅斯拉進來了,就弱化了,最近對共和黨壓住他對中共的這個議題;第二點是什麼?通俄門最大的打擊對像是川普,特別是川普和民主黨明顯的這種聲勢浩大和重振旗鼓的聲勢讓他們非常害怕,這個既可以把俄羅斯抑制,同時消弱對中共的壓力,對內也可以對川普總統進行繼續地打擊,也可以表面上實際是民主黨出得一石二鳥之計。但是我個人感覺其實對滅共並不是壞事,因為大家知道普京的手段和政治策略,雖然他也是獨裁,但是他對國際形勢的把控和本人的這個素質和外交能力其實很強,很可能這件事情如果拜登政府跟普京直接高層對話,有可能是什麼?美俄之間達成一種更高等級的聯盟關係,這個關係已經達成的話,大家覺得最倒霉的應該是誰?應該是中共。如果美俄之間的對立已經退居到二線或三線的話,那現在全世界最大的對立就成了什麼?是中共對立美國為首的北約和亞約了,那麼實際上就是把整個中共給提上來了。所以我覺得這並不是一個壞事,普京跟拜登兩個人的政治智慧只是什麼?雷聲大,雨點小,但真正獲利的其實是滅共,我覺得這真是一件很好的消息。這裡面看看安紅女士還有什麼看法?

安紅00:57:10)

就是覺得任何事情都有它冥冥之中的預定,當時拜登的個人認為一定是隱瞞了一些東西,但是因為川普總統的這個做任何事情都會被詬病,只要你一說話,只要你一個動議,只要你有個什麼法律法律章程,對不起,佩羅西在裡面等著你,這邊一張口她就反對,那邊的還有巴爾司法部長,30多個比較有利的這些金銀磚式這種武器,最終都沒有被通過.所以我們可想而知他舉步維艱的時候,恰恰是所謂的建制派民主黨,恰恰是拜登這一邊如沐春風一般的順水順風。那當拜登上來之後,也恰恰當時我們1月20號、21號、22號到23號那幾天預測,就是說恰恰分析來分析去,拜登上台有可能更利於滅共。那現在整整兩個月的時間我們還真是看到了,拜登有再多無奈,但是他用布林肯,無論如何也還要延續前國務卿蓬佩奧先生們,包括也是川普總統的那些政策,很多事實和真相在拜登當了總統之後,他看到之後,他也真的開始是猶豫不決,迄今為止沒有一個像樣記者招待會,對於迄今為止在大庭廣眾之下一下連跌了三腳,我們就真的可以知道這個情況到底會如何發展,我們真得能看出來,但是中共的嘴臉在這一次他所謂的高級會晤上,但是我們知道的是廁所會的一個普通的這麼一個界面,真正是徹底把中共的嘴臉曝光。

好,下面我把這個話題拉到文貴先生曾經說過余茂春先生有一個非常精闢的這麼一個點評,他也點評一下這個阿拉斯加這邊的會務,到底是一種什麼情形。下面我們請導播把余茂春先生他直接一針見血的指出,就是一次中共外交的大失敗。我們還沒在任何媒體上和其他人的口中看到這麼一點,那由余先生說出來,尤其他又是個華裔背景,已經在美國這個政界呆了很多年,所以他真的是非常之有分量,所以我們請冠博士,先給我們先點評一下,謝謝。

冠博士00:59:29)

余茂春先生這個採訪實際上他主要的意思說,中共他現在已經徹底的失去了自己的形象了,那當然了,中共是很壞的,他以前的這樣的情況,這種耍流氓,這種行為一般都是在這種低級的外交官員,或者中共低級的官員一般都是像什麼那個大使,出來講幾句,說你是流氓,你是對中國的不了解這種姿態,這樣的話,那麼現在是這樣一種在談判桌上你是代表一個國家最高級別官員和美國談的時候,你竟然用這樣一種耍流氓的方式,這個就是非常非常毀掉形象,你就徹底地不想和世界幹,你才會這麼做得。

第二就是說中共之所以這麼囂張,是對世界形勢發生嚴重錯誤地估計,那實際上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余茂春先生認為中共他所謂嚴重錯誤地估計就是認為中共把自己的實力擺到了一個不該有的地方,也就是說中共本來應該去融入到這個世界秩序中,但是現在呢,徹底和美國撕破臉,他認為自己的實力已經和美國在一個同級別的高度了,所以呢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戰狼外交,對外這種瘋狂的喊話。

第三個,就是余茂春先生他肯定了拜登政府在對中共政策上的延續性以及加強盟友的這種對中共挑戰這種辦法。實際上這個事,我覺得反映了美國現在這種大的政策的一個延續性和一個是不可逆轉的大事,因為中共它最喜歡做的就是挑動美國,兩黨內部的這個政治鬥爭。比如說之前對川普總統的時候,我們都看得很明顯了,他利用民主黨的這樣的兩黨的搖擺政治,然後去幫民主黨去打川普總統,去打共和黨,所以這樣的政策在之前是很成功的。現在反過來呢,他現在在這裡面,肯定也是在想繼續延續這些政策,挑動美國兩黨政治,但是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因為滅共它是一個不可逆轉的一個趨勢,這麼一盤大菜,那民主黨之前說,不能就你共和黨人吃,我沒吃著,最後還把我全滅了,所以這是他們之前為什麼這麼瘋狂,現在​​他們上來了之後,那這個菜我也能吃到一半,所以呢,我就把牠吃了去滅共,所以我覺得這個是的拜登政府對中共政策延續性的根本原因。那麼當然了,這個和之前4年川普總統政府、蓬佩奧先生、余茂春先生他們的努力,都是徹底分不開的,那美國兩黨對中共政策的一致性。我想1月20日之後到現在的各個趨勢都看得出來,比如說病毒的事情,民主黨也要追責,比如說民主黨、共和黨接下來也要在國會出一個聯合的法案,去聯合抗中共法案,應該是在4月份推出來。那比如說還有等等一系列這樣的事情,這都代表著雙方在這裡面達成了一致,所以說在這樣的一種大背景下呢,中共它沒有什麼任何好的辦法去逆轉了,所以最後就只能是耍流氓了。現在的情況就是中共徹底撕破臉了,因為我們說如果說國際政治麼,西方這些國家美國、英國這些傳統的資本主義國家他們就好像是,你可以把它們想像成穿著西裝的黑社會,那雖然說資本主義也壞,但是他講規矩,講規則,他對人民的基本還是好的,人民是有尊嚴的,那他們的這種規則的都是在內部圈子裡。那中共它基本上就是一個穿著短褲、背心兒,拿著斧頭這種流氓土匪,那他流氓土匪,那一開始是黑社會不認你,那他後來呢他也穿著西裝又給黑社會跪下來,假裝自己也變成這個黑社會,也是變成文明人了,那所以呢漸漸被穿著西裝的接受了,但是現在 就是爆料革命4年做的就是把中共​​的假西裝全部給它脫下來,把它原來的這些短褲露出來,拿著的斧子也露出來。所以現在中共沒辦法,這西裝也被脫了,也只能回歸原來的土匪本色了,我就覺得這就余茂春先生他的這樣的一個採訪傳遞出來的信息,就徹底的這個外交形象就不管了,因為沒有辦法。

安紅(1:04:39)

謝謝冠博士的分享啊,我剛才看那個圖片很有意思,我都忍不住要笑出來了,就是真正中共的嘴臉,阿拉斯加這個廁所外面的這個正好這兩張照片啊,看左邊這張,看這一個大個子被義憤填膺的耗著脖子,還以為如何如何呢,真正整個全貌展現出來的時候,原來這個仗勢欺人,這一行其實是已經跪下了,所以呢,中共的宣傳或者說中共的嘴臉是只給牆內的,他所謂志向的一些草民們看其中的一部分,但最能讓人這個嗨,讓人那個高潮的這個部分,那從來不給老百姓看全貌,我們能做的是什麼?我們用我們的節目還原全貌,還原真相,同時呢,兩邊或雙方或者多邊對立,真正的讓你一下看到,就是我們未必給你下一個結論,但是呢,你只要能聽到兩邊的這個詞,有一致和不一致的地方,可能每個有這個常態思維的人,他都能知道誰到底誰說的是真的,誰的道理是假的。好,墨博士繼續分享,有什麼看法?

墨博士(1:06:06)

就是整個中共其實就是他需要一個面子做足,中共這個官員和中共傳統幾千年,他只要面子不要利益,這一點實際上是比較低級和非常原始的,因為要面子不要利益的同時,經常損害的是國家的利益,就像余茂春先生在這裡說是一個外交上的重大失敗。這個大失敗是講的是中國的失敗,實際上損害的是整個國家的利益。但是對某些個人來說,包括楊和習,對他們自己來說,實際上他並不認為這是失敗,這就是余茂春先生為什麼他認為中共的高層對世界形勢發生了嚴重的估計。

我認為有兩點,第一點,這個嚴重錯誤的估計是來自於習,很簡單中共是由一人專政。第二,為什麼說習會對世界發生嚴重錯誤的估計,就來自於周圍的這些人,因為世界形勢,習看不懂英文,不看國外信息,我估計路德社信息也得有人剪輯給他看,還有爆料革命,那麼新聞的解讀就很重要,什麼人給他解讀,讓他對世界形勢發生如此錯誤的估計,這些人在身邊就如同什麼末代皇帝周圍的佞臣一樣,這些人實際上真正是皇帝的催命的小鬼,他們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根本不管國家甚至不管這個皇帝的利益,才會出現這個。還有一點就是發散一下,就是大家知道余茂春先生現在實際上很早是從中共出來的,他就是最早的時候,對中共的這個政治課很煩,然後看美國之音,學英文,慢慢開化的,這裡面就提到一個,剛才安紅女士說的就是,中共國現在要取締英文教學,我覺得大家可能認為是個小事,我認為是個非常大的事,關係到很多的下一代。這個英文取消實際上第一點是教育兩極貧富分化的加大的明顯化,很簡單楊娘娘的女兒,所有外交部中共官員的女兒在世界各地上大學,不要說英文了,人家英文說的可能比母語還好,那以後中共國老百姓連最基本的abc誰都不認識了,這種國家是不是又回到了清朝,中國是要用這種方法把中國拉回到一種原始封建社會,老百姓不能懂英文,看不懂英文,只有高層能說英文的時候,這個國家的這個信息防火牆實際上已經二次建立。同時教育的貧富差距拉開了,老百姓只能是中共給的那種垃圾知識,而真正跟外面打交道有用的,全部被他壟斷了。還有一點就是很簡單,習不懂英文你們也不要懂,懂英文幹什麼,害得我老念錯字,你能把字寫那麼麻煩幹什麼?簡簡單單的,小學的1000個字就可以了,還寫那麼多,讓我丟人,所以呢連英文也不要學了,免得我英文也讀錯,但這個是中共最大的一點。

那麼現在回到這裡就是這些問題和最大的外交事務,會導致老百姓以後的下一代會出現一種很困難的東西,就是我們好不容易可以睜開眼睛,張開耳朵,聽到一點自由的聲音,現在中共要把這些全部掐死,所以說牆內的老百姓孩子下一代,其實是這個受害者,包括這個外交失敗,外交失敗了中共一定付出代價,而代價誰弄?老人已經不行了,那隻有當你壯年下一代的孩子來幫中共交這些代價和學費,所以說未來的這個事情真正演化出來以後,說白了最受傷的還是老百姓,甚至是我們的下一代,好的,我今天就發散了一點,安紅女士。

安紅(1:10:45)

嗯,很好,我們希望能夠發散中也可能還能找到新的話題核和新的一個小焦點,因為有時候就是這麼談嘛,可能還能真的擦出火花來。這個挺有意思啊,我是覺得我知道這個楊潔篪的女兒呢,應該是在海外上的非常好的貴族中學,然後呢是去的是耶魯,對不對?如果沒錯的話,所以說為什麼那她的女兒可以拿全額獎學金啊,真正是在這個地方拿全額獎學金是非常之困難的,除非你是這個特別優異的學生那很可能呢。這個有一部分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他的爸爸就是楊潔篪,還有就是我們也知道,原來是從20多歲啊,就他本人就是中共國派出去重點培養的,那麼他一路順風,30多年風雨,在這個整個中美關係之間,他一定有他的人脈,有他的交往的深度廣度,有他的一張網。我也非常感興趣,剛才是應該是墨博士提出來,就是說他可能不太願意動用他的網,但是他要完成習給他的任務,那本身呢,他在兩邊他都可以說游刃有餘,那他到底傾向於哪一邊,我想他自己本人是在這個世界上飛來飛去的,一定其實對這個整個世界格局看得非常清楚,他一定非常了解爆料革命,他也同時特別了解習到底怎麼想,那作為這麼一個人,我們一直說他有可能成為袁世凱,這個真的不好說,那一定是看東風壓倒西風,還是西風壓倒東風,最終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事成的話,真的有可能像文貴先生當年說的那樣,王岐山你來支持爆料革命,只要你願意放下屠刀都可以立地成佛,你都可以成為我們戰友,你就可想而知這裡面楊所做的,我也把這個話題發散一下,看看冠博士還有什麼要點,或者說有什麼新奇發現,謝謝!

冠博士(1:12:31)

是啊,楊潔篪的女兒,她和美國克林頓的女兒是中學私校的校友,上的是一個學校,那不是說上學校好就一定代表什麼,其實這背後就是圈子,那中共在做的實際上他一直是在通過自己的下一代,想要融入到美國這個政客,甚至是沼澤地級別的這樣最高級的社會最頂層人的這樣的圈子,那他們的做法呢,就是說我一方面給你輸送利益,跟你這個建立溝通渠道,然後當我們這個利益建立好了之後,我慢慢打到你的圈子裡,這樣從下一代,下下代開始,那麼這我們和你們的這種利益就通過這种血緣啊,圈子啊,自然的聯繫在一起的,這就是和建築藝術計劃一起齊頭並進進行的。當然了美國社會、資本主義社會嘛,錢就是爹,這個我們已經看得很清楚了,那在這樣的一種攻勢下呢美國對於中共的這種攻勢,實際上之前是一直沒有意識到的,中共這樣的攻勢也是非常有效的。那這裡面背後的一個核心,就是中共必須把中國人打成你沒有文化,你沒有素質,這樣他把中國人這種高壓穩定控制起來,在美國人面前才有合法性。因為畢竟美國人他們雖然是資本主義社會,但他們基本的價值觀底線,基本的道德底線還是有的,那麼中共的這樣的用殘暴的做法當然會在美國內部引起不一樣的這樣的爭論,但是中共一向的說法就是中國人文明程度不高,中國人就是沒有素質,你看中國人沒有了中共一定會亂,那你們這利益怎麼辦?這錢怎麼辦?我們幫你把中國人管理起來,然後呢,我們融入到你們,我們最後和你們一樣,咱們是一類人共同去奴役14億中國人。所以這個就是中共賣國賣中國人的本質,那麼在現在的這樣的一種大的趨勢下,那麼最重要的就是把中共​​和中國人分開,而這也是爆料革命文貴先生4年一直在推動的,所以說當我們看清了中共的本質之後,就知道為什麼中共在海外一直有一些專門的這樣的社交媒體也好,主流媒體也好,貶低中國人的形象,因為這個是他們盜國賣國和西方資本權貴跪下的合法性的來源。

安紅(01:15:00) 

我們說到底誰能做漢奸,誰能賣這個國家?真的是一個普通老百姓,就路德社哪一個人可以賣這個國家?可以賣這個民族?沒有。你真正賣的就是中共,他們用14億人的利益為代價,然後把他們綁架在中共這輛戰車之上,反正你要是跟我來講法律條約、國際準則,那我就給耍無賴,我有14億人,你敢把我怎麼著?但如果說你願意跟我這稍微勾兌一下,那我可以把14億人創造的財富、民脂民膏,你分50%我分50%。中共最怕的就是像咱們博士軍團這樣的,為什麼呢?我們沒有什麼利益可以去追的,我們沒有什麼利益可以去追的,我們沒有什麼後背說可以害怕的,因為我堂堂正正,像那個冠博士墨博士,我們這個博博士,還要等等我叫不出來名字的我們這個博士們,都可以來證明,無欲則剛。我們真正想做的就是把自己,把自己的下一代,把自己的未來,交到一個真正我們信賴的人也好,黨也好,政府也好,或者說我們的聯邦也好,因為我們就有了嘛。

那為什麼中共不願讓大家學英語,我記得我小時候還是在成都的時候, 70年代初,72年、73年的時候,還有個小小高潮,那個時候四川人民廣播電台播的那個英文課文的,我偶爾聽過那麼一段,除了這個LONG LONG LIVE CHAIRMAN MAO,祝毛賊東毛澤東萬壽無疆,那就是什麼是馮大娘養豬,我記得還挺有意思,這個用英文教你怎麼去養豬。那個時候是要應合著革命他要你學外語,它希望你學外語的話,能夠真正跟這個英國美帝去鬥爭。那現在這麼多年之後,竟然連就像清末那個片板不得下海一樣,連外語都不能學了。或者說像上海話,那個香港人就不能說粵語,上海話不再講那個上海話,不再講滬語,你就明白中共對文化的這個殘殺,中共對這個自由和信息的這種扼殺,他是從最開始不讓你學外語開始的,中共有多麼的邪惡,我們可見一斑。所以說如果說你想學科學,你就必須去學英語,你學的英語說白了你就能明白真正海外的報導是什麼樣。那國內報導什麼呀?你知道海外的報導真相,哪怕一開始被中共洗腦不相信,但是看的越來越多,你會發現為什麼海外這麼多的地方,媒體啊,報紙啊,傳媒啊,傳統的都在說跟黨或者說所謂的那個中共說話不一樣。那很多人包括余茂春博士本人,他說就是也是因為他看那個聽美國之音,聽到了真相,所以他整個對這個中共內的大陸,對中共國深惡痛絕,徹底的走了。所以每一個能夠站出來的海外博士軍團你們都是這樣的,每一個戰友,我想只要你英語稍微好一點,都應該是這種人。那中共呢邪惡,無論是對文化的斬殺上,無論是它要把英語直接切掉這麼一個考慮,都可以說它是非常邪惡的。

這個正好,墨博士講幾句,我這裡找一個東西,請稍等,您繼續。

墨博士(01:18:10)

這裡英語上面還有另一點,就是說大家必須看到,包括路德社的博士軍團,還有我們的秘密翻譯組,非常多的英語優秀的年輕人在這裡起到了反共和傳播真相的作用。我估計這個里面,為什麼有人大代表會提出“取消英語”,我覺得是迎合習的。相信所有的提案,如果不迎合習得,你根本沒機會進得了提案或宣傳。那意味著什麼,肯定上面有人說了:“為什麼這次病毒真相會出去,就是因為你們閆博士英語太好了;如果閆博士沒有英語,她就不會有這個事情,為什麼這次我們的很多信息傳播出去,就是這麼多人,中國孩子學了英語跑到外面叛黨叛國了”,知道嗎?這是習一定給下面人開始訓話了,都是你們。余茂春學了英語,跑去給美國人當參謀;閆博士學會了英語,跑去揭露我們的病毒武器;然後博士軍團學了英語,天天這個做節目揭露我們的傷疤;這都是英語犯的錯。知道嗎?這就是中共的理論,所以是所有中國的好孩子不應該學英語了,英語把你們教得太聰明,太會動腦子了,學了英語會睜眼看世界,會張開耳朵聽真相,這是不可以的。

所以說中共現在在習的下面一定要弄這件事情,學英語其實說只是一個開頭,它最大的目的,像很多戰友說得對,是要把人民的愚民的程度加深,加大化,重新把老百姓變成目不識丁的那種奴隸,它才好繼續得這個駕馭和奴役。這個其實是中共未來做得非常恐懼的事情。我相信只要是個人,14億人都不會願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到這樣中共執政的那個國家吧。那從現在開始,就是什麼?全面的要把共產黨這個惡魔反掉。好的,安紅女士。

安紅(01:20:24)

我們導播還給HIGHLIGHT(高亮)一下,非常感謝啊,他就說這個余茂春還肯定了就是剛才我們說了,還談了一點,就說中共國不是民主國家,而是以個人意志來進行統治的,他們喜歡把對華政策的這個波動歸咎於某個人的理念。比如說這個上屆政府,就是中共國把責任歸咎於蓬佩奧,他們沒有看到根本的原因是來自中共的胡作非為,才導致整個世界對它的反應。所以真正從這點我們看了這個餘博士分析的非常正確。好,下面看看那個冠博士還有什麼補充,然後呢,也同時可以給我們今天大概再做一個總結。好,謝謝。

冠博士(01:21:03)

是的,這個今天我們主要就談到了還是阿拉斯加會談,但是阿拉斯加會談正式徹底的結束了,那雙方的這樣的公告雙方對外的這個話都已經出來了,所以我們就可以看到,這個雙方,中共和美國這兩邊呢,基本上是各說各話,雙方的分歧是很大的。美方就說我們守住了自己的底線,在有限的幾個地方會去合作;但是呢,他沒有提說我們在這個朝鮮的問題上進行協商,這個是美國已經通過日韓的同盟,亞太同盟,印太同盟,把朝鮮的這個問題朝鮮牌給打掉了。那另外一個方面的疫情的方面美國也沒有提,所以說這個事絕對是後面還要勒死中共的一個最重要的武器。那作為中共來說呢,當然了,最大的部分就是利用這個來渲染民族情緒,對於美國提出的新疆西藏等等台灣一系列問題的底線,中共是戰狼外交就對罵,正面的這個給噴回去,完完全全是在做戲在給國內看。

那麼除了這一點呢,另外的幾個僅有的少數的可以坐下來談的這方面呢,中共都全面的給放大,那美國是想保留溝通渠道,那中共說你必須和我談;那美國是說在這個有些地方我們有利益的共同點呢,中共就直接說我們要建立中美氣候變化聯合工作組。所以說展現出的這樣的態勢,就是什麼中國強大了,中國在中共帶領下強大了,和多少年前辛丑條約那會兒,和清朝慈禧太后那會兒不一樣了;那美國現在雖然說想跟我們幹,但是還是得求著我們,表達一個這樣的態度。那實質是在這個對內要進行接下來的一系列的這種集權的行動。

那當然我們也談到了余茂春先生,他對於這個中共的現在的情況一個判斷,就是中共已經徹底把這個外交的形像給徹底地拋棄掉了,因為確實中共現在的重點從外轉移到內,那麼它的這樣的一種對外戰狼外交的這種外交姿態,已經是徹底和國際秩序撕破臉了。那原來給這個西方國際秩序假裝跪下背後捅刀子的那樣的一種,中共它已經完全被撕下了徹底的偽裝,現在站起來,那麼要和全世界的這個國際秩序開始乾了。所以在接下來這這樣一系列的這種發展中,我們想說美國的對中共的政策他是一定不會變的,還是這種強硬施壓的政策。這個我們從一系列的這種態度,包括拜登本人對於俄羅斯的這個普京的態度和對於中共的態度也都可以看出來。

所以說接下來呢,美國會有一系列的行動,一定是擠一些利益行動一下,擠一些利益行動一下,最後慢慢把中共這個施壓給壓迫到死。所以我覺得那接下來的日子呢,中共一定會是越來越難過了。安紅。

安紅(01:24:13)

謝謝冠博士,謝謝墨博士,讓我們來一起期待接下來的日子,這些日子裡一定非常令人心潮澎湃,同時也令人極度的這個興奮。為什麼?我們知道,中共在這種氛圍下,是亦步亦趨的走向死亡走向滅亡。好讓我們期待這個今天晚上的這個路德社節目,意味路德先生那時候一定會再度出現。

謝謝,非常感謝大家,希望大家點贊傳播,謝謝大家,今天節目到此為止,謝謝。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發布:GL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3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