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寄語】從科大教授李靜君 被港共黨媒再狙擊文革式批鬥再現中共的無恥

蒐集/編撰:心聽見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當官媒批評香港情況或者人士,並加以狙擊的情況更頻繁出現, 文革2.0也被視為常態。針對性狙擊打壓每一件事或者一個曾經為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人士已經不是偶然。

(據立場新聞報訊)由中聯辦控制的《文匯報》、建制報章《星島日報》在(19 日)分別刊出報道,再狙擊科大教授、社科學者李靜君。而《星島》稱接獲「圖文並茂消息」,指李前年11 月出席台灣社會學年會,演講中表示曾以「守護孩子」成員身份到現場,為示威者爭取時間撤退,又指李承認「做了很多時情,在香港法律下定義為非法(a lot of things I’ve done are defined as illegal under HK law)。」在打擊任何有不同意見的人士方面事情,中共極權真的是咬著不放,不把一個人打倒誓不罷休。陳年往事都要挖出來,歪曲言論再加油添醋來混淆大眾視聽,再扣以罪名,用如此惡劣的手段,真不知道怎樣來形容邪惡中共的卑鄙無恥。只因參與「守護孩子」也成為批鬥的理由。

去年因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中共違反《中共聯合聲明》誠諾,幹預了香港立法,引起民眾的不滿,香港市民發起的和平集會活動此起彼落。在港共政府配合中共暴政暴力鎮壓引起整個社會氛圍緊張,甚至不同政治立場人士的人身安全受到嚴重威脅,因惡法橫行無理,無奈之下只能在,曾經歷過的悲痛恐懼中沉默。但是也難逃秋後算賬政治報復迫害遍地開花,曾經參與活動的學者、政客、個人都一一被濫捕濫判。可以想像得到,官方發起批鬥活動由黨媒體發動,有如文化大革命式大批鬥。

而講到文革,那段曾經瘋靡全中共國黑暗歷史,對於那些還存在老一輩人,經歷過那被摧殘痛苦的歲月裏記憶應該還在,因為中共不願意人們知道他們做過的惡事,這段黑暗歷史在中共統治範圍是禁止,而年輕一代人可能比較陌生,甚至不知道什麼是文革。

圖片來源:大紀元

文革是一場由時任中共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的惡魔頭子毛澤東與中央文化革命小組,自上而下動員成千上萬紅衛兵在中共國進行的全方位的階級鬥爭。一般認為,文革正式開始的標誌是於1966年5月16日出台的《五一六通知》;此前,三面紅旗的挫敗造成了三年大饑荒中數千萬人的死亡,毛澤東被迫退居二線,文革初期毛以「反蘇修、反美帝」口號為籍口,以革命名義攻擊「走資派」,嘗試重回黨核心。 《通知》標誌著文化大革命正式爆發,展開持續十年慘無人道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雖然時隔境遷,其實文革式的批鬥一直仍然存在,這個也是中共極權對不同政見者的打擊手段之一,自從「國安法」實施後,「愛共愛黨分子」除了用惡法來打壓威脅市民的言行舉止,也不忘於刮起香港文革式批鬥風氣,這種變態的階級鬥爭陋習,不會因為世紀的變遷而消失,反而又在曾經的國際大都會香港開始,日益增長,當然也少不了港共黨媒喉舌的推波助瀾。通過批鬥的形式是希望可以打壓,一切個人或政治、言論自由不同的聲音,以前的批鬥模式想透過群眾暴力令被批鬥者改變思想。而如今的科技發達時代已經有所不同,取而代之的是先用黨媒體攻擊,而沒有改變的是,舔共的奴才們隨時變身為「紅衛兵」為黨媒添加助力。

而中共的文革批鬥手法層出不窮,先由官方發起,用假新聞唱衰你,起底被鬥者親人,以及多年的言論亦可以成為批鬥的理由,被狙擊批鬥的李靜君教授不正是如此嗎?被用歪曲以前的言論來作為批鬥的理據。而陪鬥,除主要的批鬥者外,支持者、家屬、朋友、同事、社交媒體追蹤者亦會成為被批對象,記得曾經被批鬥的新任食衛局常秘劉利群女士,連她的​​丈夫也不能倖免。勾結外國勢力更加是欲加之罪,將批鬥者扯上關係,以合理批鬥濫捕,已經被判刑的民主派人士、學者、政見不同人士不正是如此被扣以罪名嗎?

經濟後果,被批鬥者要要承受失去工作,甚至抄家勞改,如許智峯被政治迫害逃離,經濟封鎖還要被封鎖其銀行帳戶,連家人也受到牽連,武鬥也有出現的時候,2019年元朗襲擊事件不就是嗎?外國人配合中共與論,這個經常發生,藍金黃下產生不少為中共背書的人士。看到中共病毒期間,除了那些虛偽的科學家,而聯合國就是其中之一。如此多的手法真是令人咋舌。

然而李靜君教授事件,共奴前特首中共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轉載《星島》報道,要求李靜君「盡快自首,否則請警方主動調查」。真是中共的好奴才,任何時候都會為主子鞍前馬後,雖然李靜君教授其後發聲明反擊,指相關報道錯誤扭曲她以英語發言的意思,並基於錯誤訊息作出評論。但是對於邪惡的流氓中共政權,為了鞏固自己的獨裁極權利益不受影響,一直審查民眾思想、言行舉止,無論如何去發表聲明、解釋都起不到什麼作用,因為在魔鬼的國度裡是沒道理律法可言。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資料來源:立場新聞維基百科

審核:卡西歐 / 上傳: 彩虹( Rainbow)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