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318IV爆料革命不是道德審判台也不是予取予求的對象

編輯整理:

華盛頓DC農場:于人令(文一);倫敦喜莊園:萬物歸一;紐約香草山農場:西林1;

多倫多楓葉農場: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日本東京方舟農場:山川異域

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3月18日 文貴直播中談到了中共正在亞歐和中東大力推推廣其用於洗錢的火幣的本質,回答了關於匯款匯率差、收據、追加投資時間等問題,本系列將根據郭先生直播中談到的不同側重點逐一上傳,以下為本系列第四部分——爆料革命不是道德審判台也不是予取予求的對象

2021年3月18日 文貴直播時間點37:08——

千萬記住,不管你加入爆料革命,你支持爆料革命,你跟你做壞事和做好事,你跟爆料革命沒關係。像過去這一周某某農場、某某人、誰和誰有性關係、誰誰介入到他家庭去了、第三者了,我再說一遍,聽起來很不舒服從個人講很不舒服,七哥是從茅屎坑出來的,什麼事都見過,也不是像你們想像的什麼偉光正,絕對不是,什麼事都幹過、什麼事都經歷過,之所以這些經歷、之所以幹過,七哥也受過很多的磨難和懲罰,才能讓我相信的是正道主義,才相信滅共是天下唯一的正道。

我也相信我們的正道主義對信仰,家庭,法治,尊重的意義,所以,特別是我這樣的人,我是有兒子、有女兒、有老婆、有爹有娘,全一大家子的人,所以我接受不了任何所謂的這種背叛,我接受不了這種家庭的欺瞞,我接受不了這種對這個夫妻之間這種互相的玩弄和仇恨的在一起,這絕對是不好的,更不要說去當人家第三者,那就更是誇張之極了,因為我們都是女人生的,不能搞這個事情。但是我要說出來的,每個人的生殖器都是你的自由,我們不能像共產黨一樣管天管地管生殖器,我們管不了,不要說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今天是一個滅共的一個鬆散性的一個大家的一個這麼一個群體。即使你擁有了主權、國家主權,我們也不會去管這個,它靠法律約束,任何靠道德約束人行為的那都是騙人的,只要法律約束、法律的遵守了,剩下才是你道德的。

我們不可能以任何道德的理由去批評任何戰友去,我們也不能代表任何戰友來介入人家家庭去管理,所以很多戰友給我說這事的時候,我聽了我有感覺但我不能有太多的評判,你像最近這幾天很多戰友給我講述父母和家人的故事都講得很隱私,我只能說哎呀你很不容易、我知道你很偉大,但是我不能介入到你家庭、批評父母批評兄弟姐妹是不可能的。

就像這父母第三者、就像那個夫妻第三者,我反對任何人介入人家家庭,我反對任何人做這種背叛對人家第三者有傷害的事情,但這不是我們的責任,不是這個人他有了第三者了爆料革命都是第三者,不是這個人搞破鞋了,就是戰友給我發資訊,啊,你看看誰誰誰搞破鞋,搞破鞋!我說這詞哎呀我的媽呀,我這幾十年沒聽見了,小的時候,小的時候在東北生產隊長、副隊長、會計跟那旁邊的就是我的那個老搞人家老婆那個,被人家給抓住以後人家喊他,他老婆喊他搞破鞋,東北叫搞破鞋這個叫,這叫姦情啊。

我說你不要給我說這個,真的是你們家誰搞破鞋這我七哥不能管這個,即使咱新中國聯邦成功了滅共了,咱也管不了,那只能讓法庭去管,我不能管這事。話又說回來了,我明確告訴他,我說你先生和這位我們的女戰友的事情,真的我跟你說他倆貢獻巨大,我不能因為說他倆有男女私情我就否定他爆料的價值和貢獻,那是不可能的。他對滅共上有重大的貢獻、他寫的文章都是真的、他做的視頻都是偉大的,對共產黨都是有傷害的,他個人的道德不能代表他所滅共的結果和功勞,所以說我不能這麼做。

當然了另外還有一些戰友,你比如說最近救出來很多戰友,這有些戰友他真的是說實在話,我給大家說我不在乎大家高不高興,我就是要真實的對待你們。我們救出香港這麼多人,沒有一個香港人救出來以後說你繼續幫我房子吧、你繼續幫我工作吧、你繼續借給我錢吧,然後呢或者之間鬧矛盾了、或者是在安排住的地方跟人家房東鬧矛盾了——一例沒有!臺灣、日本、泰國、緬甸、馬來西亞,歐洲的英國、德國、澳大利亞、紐西蘭、加拿大、美國都有,就咱們大陸出來的戰友住在人家家嫌房子小要住人家家配房去,住在人家戰友們安排的公寓走的時候是杯盤狼籍,有的咱大陸出來的帶著孩子、帶著老人,這孩子鬧的樓上樓下全投訴,還有在大陸救出來的戰友,從來沒幫過爆料革命,這些是沒有任何人幫助爆料革命的,就是戰友說他是受到了威脅咱們就救出來了,救出來以後就覺得爆料革命你得給我發工資、你得給我安排房子、你得給我安排車子,甚至你要養著我。

這種事情太多了,甚至有人覺得,頭兩天很多人諮詢這個護照的事情,太多了,咱律師都快煩了都,都忙不過來了,那有人竟然諮詢完以後啥意思,你幫辦護照你得幫我付錢,咱們律師就傻了,他說Miles“我這沒有聽錯吧。他要辦護照,我們幫他,我們不收他律師費還要讓我付護照錢十萬或者二十萬。”我說:“不會吧。”結果,他發給我你看他發給我的這個英文和資訊,我一看確實是這樣,就是戰友們咱不能這樣人家幫你忙了,你幫我忙,是吧?你解決了我今天摔倒了你把我扶起來,是吧?你得帶我去醫院、帶我去醫院你得養我一輩子,你哪有這樣不講理的這事兒,是不是啊,這種事情已經不是戰友了。第一,咱不能拿道德審判去把人家的個人道德和他滅共的能力和貢獻放在一起,這是絕對不可以的。

共產黨攻擊我們所有人就是拿你所謂的道德、拿著你的生殖器來攻擊你,但共產黨它本身就是個爛貨。我可以發誓,我本人如果我有那方面的時候你使勁攻死我,弄死我一萬回都活該。因為我當著你們面我說的,我的道德和我的對男女、對家庭的所有東西是真實的。如果我幹這事了你們把我打入八十八層地獄都活該,因為我騙你們了。人家沒有公開說我的道德是那個標準,人家沒說七哥所說的新中國聯邦的道德標準是我的標準,人家沒有這麼說,是吧,所以他的貢獻和道德沒關係。

另外一個,戰友救你出來不是我們的責任,救你出來不可能養你一輩子,法治基金幫你也只是一時一刻,不幫你的時候你罵法治基金、你罵爆料革命那是你腦子有了問題,法治基金不欠你的。法治基金的捐款從二十到兩萬到二十萬、兩百萬的捐款者不是養著任何人的,那是滅共的資金,你先問你自己你對滅共有什麼貢獻,你未來還對滅共有貢獻嗎?沒有,沒有不可能養你一輩子。

就像我們去年給一個人付了,法治(基金)一直在給他捐錢,頭一段給他停了,為啥停,他私下裡問我:“為啥停了?”我說:“你覺得你還有對爆料革命、法治基金有什麼貢獻嗎?”“沒有”,我說:“你自從出來以後,你幹過一件對法治基金、爆料革命有貢獻的事?”“沒有”,我說:“那你必須給你停,我可以捐你那是我的事,法治基金的捐款者給錢不是養你一輩子的”,對吧,就這麼簡單,我們有多少戰友累倒在家裡邊,生病的然後在秘密翻譯組還繼續做事情,還有我們長期做視頻的,做手術到醫院的從沒申請過一分錢,我們不該幫人家嗎?那憑什麼養你一輩子啊,是不可能的。

包括咱們國內有人出來,說:“七哥能不能我買個房子法治基金拿點錢?”我說:“法治基金不可能給你任何人買房子,買房子那是犯法的,你幹啥事了?“”我受共產黨威脅了,我上G-TV了”。就因為你上G-TV就得救你出來、救你出來給你買房子,這不是已經是對不對的問題了,這是強盜的問題了,這是不可接受的。

這些事說實在話我不願意說啊。這就是文貴一定滅了共以後一定隱居山林,一定隱居山林,七哥真的接受不了。就像我說,頭一段時間有戰友借款一萬塊錢找長島哥我退回去,然後法治基金捐款的二十塊錢能不能給我退回來,你捐那二十塊錢是為了你進入到G系列投資大門,一萬塊錢一看川普總統選不上了你把一萬塊錢借款退回去,然後再把進大門那二十塊錢再拿回去,你這叫什麼情況?這不把我們當傻子來對待嗎?錢肯定退,那二十塊錢沒法退。最後,長島哥說,我來給你二十塊錢得了。

就像有的戰友給我發資訊,七哥,我投了一共六萬,投了六萬多,過去一兩年他一共借款六萬,他投了六萬多塊錢,跟我聯繫絕不下千次以上。我就是因為把他當成一個真正的戰友對待,但是真把我當秘書了,我連跟你七嫂如果過去四年要超過五百次聯絡資訊我都不是人,我跟你七嫂過去四年要超過五百次,嚴格講不會超過兩百次。因為一弄我找找她問問家裡事,她給我發資訊就是回去你吃飯嗎然後就是關心關心身體,從來不說別的事,她說我不想佔有你多一秒鐘。我這樣對待戰友了你說還不行嗎?還不中嗎?還怎麼著啊,對吧?

就包括這個,昨天晚上有戰友給我說他家裡邊。這個有第三者進入的事情。我說:“我跟你說實話,2013年我真的去找過香港的養和醫院,還有英國的一家醫院給我看病的,我真的去過,我說我要準備開幹之前,就是滅共之前,我準備全幹之前,我想把生殖器割了,我說的這些都負法律責任,我真去論證過。我還跟你七嫂子說了,可把你七嫂子氣瘋了,我說我要把生殖器割了,她說你為啥呀?我說為了以後我說戒欲啊,把生殖器割了,人家是剃髮明志,我說我這割小弟弟明志。呵呵,你七嫂子瘋了,將近一個月沒搭理我,在我娘那塊在我爹那住了一、二十天不回家,她覺得我瘋了。當時我沒告訴她我是要去滅共開始這個,我說我要幹大事我先把這解決了,別犯錯誤,她覺得對她是個侮辱,受不了了。當時她不知道,後來到了外面來以後我才告訴她。人最容易犯錯誤的就是這個地方,是吧?無非是錢還有生殖器嘛,錢我不會犯錯誤了吧,生殖器割了它,結果人家給我論證,很嚴肅這醫生說:嗓音會變、臉型會變、然後甚至你走道的姿勢都會變。哎喲我一聽挺嚇人的這個,得得得得得,我說我不了,我不弄了。結果是人家一堆醫生開完會在英國,說先生你還覺得你要不要做呢?我說我不要做不要做堅決不做,哄堂大笑,大家在那哈哈大笑。

七哥有時候很天真、很無知。現在我一想就像在那醫院那個會議室一樣,一圈人坐著,我在那個前面大屏上顯示著做手術怎麼做。人家做的是變性手術或者什麼叫糾正形手術,還有什麼割包皮呀什麼的,結果來了一個神經病要自己割了,健健康康的,每個人的眼神都不一樣,哇噻,到最後的時候說你還要不要做了,我說我不做了不做了。哄堂大笑,大家都笑暈了。真的是為了滅共七哥想過這個事啊。自殘嘛是吧,要想成功先要自宮。我本來我就說這個,當時跟你嫂子還吵架,我說你看這武俠小說講的很好啊要想成功先要自宮,她說你完全是瘋了。呵呵呵,今天想起來是挺瘋狂的。

但是最近看到這些戰友們在困擾於男女之間關係的時候,七哥有同感。這很不容易,說實話很不容易。昨天晚上我就做了春夢了,說實話我就做了春夢了,二次發春夢,容易嗎?不容易。你只有扶牆去啊,那咋辦呐?你總不能現在到了下去十八樓下去你找人去呀,那不是犯罪了嗎?所以我覺得這個上帝安排男女實在不太公平,你說咋解決呀是不是?你不能這會開車找你七嫂去呀,你說昨晚就發春夢了。

但是我要說的我們是人不是畜生,我們看了很多動物世界裡面這個動物界的天然的人倫啊,動物叫物倫吧,但是我們確確實實我們得克制,不克制那就不是人了。這就是我覺得佛教、宗教最好的、最重要的,我們是一個高智商、高智慧、有約束力的一個動物,也是地球的主宰者,你必須有得到有付出,特別是在人類社會有家庭的情況下,你必須要承擔責任,你必須要犧牲和奉獻,否則你不可能成為家庭的一員。就像很多戰友說這個父母的問題上,很多戰友說國內有些養老院還是不錯的,是的,國內是不能說絕對的養老院都是壞的。

接上文——

郭先生0318I到海外買中共控制的火幣等於自己戴上數位鐐銬

郭先生0318II關於匯款匯率差、收據、追加投資時間的回答

郭先生0318III:VOG九指妖及姘頭們的結局和被騙款項的處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