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西班牙] 法國首個學生會被指 “反白人種族主義”

  • 作者:gokuabuela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20日電/西喜社——法國第一個學生會–法國學生全國聯盟(UNEF)主席梅蘭妮-盧斯(Mélanie Luce)承認 “只為非白人學生 “舉行會議,引發了全國範圍內涉嫌 “反白人種族主義 “的爭議。

上個世紀70年代末,所有的社會主義精英都在法國進行“工會行動”的培訓,而法國學生全國聯盟正是成立於此時,是當時“法國社會主義精英的培訓營”,並漸漸發展成為“非主流,多元化”的工會,其最著名的人物是祖籍非洲的法國婦女梅蘭妮-盧斯(Mélanie Luce)和信仰穆斯林的法國婦女瑪亞姆-普格圖(Maryam Pougetoux)。

當年,普格圖戴著醒目的伊斯蘭面紗參加國民議會的聽證會,激起了幾名代表的 “強烈反擊”,而其他的社會主義者,則認為這樣的反擊是“挑釁”, 以退出國民議會相威脅。

梅蘭妮周一親自證實,她所在工會的部分管理團隊只為 “非白人 “學生舉行 “工作 “會議。工會主席堅持認為,在這些會議上 “不做任何決定”。但是,僅僅是承認禁止或不希望白人學生在場的會議,就重新引發了一場已經持續數年的風暴。

“非主流多元化”活動因為“”伊斯蘭左翼主義 “的出現而加劇,這是一種從美國輸入的具有煽動作用的思想運動。

幾天前,一些來自不同宗教和種族背景的學生,將格勒諾布爾大學(Universidad de Grenoble)的幾位教授的圖像繪在一張標靶圖上(即射擊用的靶圖),這個行動被指責為“伊斯蘭恐懼癥“,這已經是對伊斯蘭左派的傳統指責了。

所有社會指標(不穩定、孤獨、孤立、不融入社會、家庭破裂)的惡化,新的煽動性色彩的言論,要國家對其進行 “大規模援助”的要求,白人學生被排除在外的工作會議的確認,使這個法國社會主義左派幹部的前訓練營,向我們亮起了警燈。

簡評:(僅代表個人觀點)

人類文明走到今天,以基督文明為主體的,宣揚“自由、平等、民主、保護私有財產”的思想已成為主流文明。而一些被淘汰的,曾經的主流文明並不甘心退出歷史舞臺,伺機進行反撲,與其說是文明的反撲,不如說是某些利益集團,披著“文明’的外衣,為自己的利益而活動。他們想要建立的絕非人人平等、人人幸福的社會,而只是一個“特權文明”,少部分人統治和奴役大部分人而已。

例如中共的“滅白計劃”,利用歷史上的文明沖突,來煽動其他國家、種族對白人的仇視和蓄意顛覆白人為主體的現代文明架構。於是我們看到了,“Antifa(按提法)”,“黑命貴”諸如此類運動的興起。無不揭示著所謂的“文明的沖突“不僅存在,而且還在現實中生根發芽,頗有市場。

而這種“沖突”,對中共的“超限擴張計劃”是最好的掩護,制造矛盾,制造沖突,聯合一方去打壓另一方,“扶弱鋤強”,最終削弱對方的力量,是中共所謂的“帝王之術”,也是中共奴役中國人民的拿手好戲,今天,又被他們運用到了國外。

左派運動的興起,前有“古巴革命”,“切-格瓦拉”,後有委內瑞拉的查韋斯主義,直到今天歐洲大多數政府的執政黨是左派。無不為中共的“合縱連橫”提供了最好的土壤,誰又能說沒有中共勢力的滲透呢?

幸運的是,前有7哥爆料“滅白計劃”,現在有西方主流媒體開始揭示,至少說明人民開始慢慢警惕。

我們設想一下,假如白人真的被有色人種消滅了,世界會更美好嗎?剩下的有色人種,是否又要區分黑皮膚和黃皮膚繼續你死我活?那麽世界不是又倒退回去1000年前的中世紀! 人類走過漫長的千年歲月,才探索出如今不需要各宗教、各種族血雨腥風的廝殺,而是互相妥協按照規則和契約和平共生的民主法治社會。

那麽當今的主流文明會被輕易摧毀嗎?

答案也是顯而易見的,當今的白人們只是“傻、白、甜”,只是因為蘇聯解體後,明面上的最大的敵人消失,承平日久而走入政治正確的誤區。“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力–哪怕你是在商量滅掉我”。 社會可以多元化,各種文明如何包容兼續,這是一個很大的課題。但現代文明的底線不容挑戰,種族主義就是底線之一。

人類文明走到今天,必須承認基督文明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她經歷了無數的血與火的考驗。1492年,經歷了800多年與信奉伊斯蘭教的摩爾人的戰鬥,西班牙的基督徒們光復了格蘭納達,把摩爾人趕出了伊比利亞半島,在世界第二大的清真寺(位於西班牙的科爾多瓦)正中心修建了一座教堂,從此,一直到二戰之後,伊斯蘭人在伊比利亞半島幾乎沒有影響力。

今天,如果當白人感到生死存亡的時候,他們還會“傻、白、甜”嗎?憑他們擁有的技術、實力和思想,如果用野蠻對野蠻,可以輕易消滅世界上的任何其他種族。所以,只要美國、歐洲等主流文明社會覺醒了,清醒了,各類宵小就不再有作惡的機會。

我們都希望自己的族群,自己的傳統文化能發揚光大,但不能狹隘的往後看,照搬老祖宗的那一套到現在來,而是,你首先要學習、理解現代文明,先要做的和它一樣好,再結合傳統文化中精華的部分,能讓人類文明變得更好,走正道主義。

被中共推崇備至的,亨廷頓(Sameul P Huntington)的著作“文明的沖突”一書中,描述了基督文明與亞洲文明以及穆斯林文明的你死我活,但我並不認同書中的觀點。

當今世界,基督文明並不排斥其他文明,而是在普世價值的基礎上,給與寬松的平臺,尊重個性的選擇,歡迎多元化的融合。比如香港,東西方文化交融,互相吸收長處,構造了獨特的魅力。還有日本、臺灣,無不說明,東西方宗教文化完全可以不沖突,而是融合、提高、進步。這才是人類的方向。

人類需要進步,但不需要復辟。

編輯:螞蟻兄弟;校對:阿伯塔;發稿:神奇四俠

新聞來源:ABC新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