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9日 文貴先生蓋特 1

編輯整理: 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文惜)

3月19號:文貴再談為什麽?阿拉斯加的會談!引起了美國和西方的高度關註!如何看待共產黨玩弄種族矛盾……以及回應很多國內戰友關於文貴.二月二直播後!一些家庭問題引起的各種討論!

【2021年3月19日】文貴先生蓋特原文

【2021/03/19】視頻文字

尊敬的戰友們好!三月十九號。今天不鍛煉啊,不鍛煉。

這家夥,這世界亂套了!哎呀,從昨天晚上到現在,大家可能都看到了:中美坐下來這一談,各個細節,(都)牽動著天下的心!特別是,我剛剛地回答了無數問題,我這手指頭都已經是——可能一直撐,撐,撐,撐著劃手機,時間太長了,眼睛和手真受不了!兄弟姐妹們,(要)無比小心啊!不戴那個防光眼鏡,眼睛會毀掉。這個手指老劃,一定要帶防護措施,真的受不了。我覺得,特別是我在給戰友回信息,回英文信息,累死我了!

大概情況吧,就是:中共這回來打的招叫“種族歧視”、“種族大屠殺”,就是:“美國你殺黑人!”我回答所有的這些歐洲的、美國的(朋友)時說:“你怎麽看這個問題?”“我們該怎麽辦?”很多人問。我說:“很簡單,你說,共產黨在西藏殺的人,在新疆殺的人,還有殺的我們漢人、自己人、香港人,還有五十幾個其他民族,包括雲南的幾個小民族——像當年的水族啊,水傣啊,漢傣”大家沒有查閱歷史吧?在大理下關,水傣和漢傣,那殺了多少人?我說:“它殺的任何一次零頭,都是你美國歷史上這二百多年的總和!它沒有任何資格指責你所謂的‘種族問題’!美國歷史上絕對有這個問題,但是中共是正在扼殺!正在屠殺!而且此時此刻都在屠殺!”

這就是我說:“你們美國人要明白,共產黨跟你玩兒的是你內部搞的‘種族大屠殺’!我建議你們好好看一看印度的電影《白虎》,這是共產黨真實的向世界搞‘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輸出,搞‘種族大革命’,‘種族仇恨’輸出!然後,最重要的是,把世界上所有的歷史問題全歸於白人。”我說:“打你們所有的人——朱利安尼,打你川普,打你班農,打你美國所有的右派和極右派,打你共和黨所有的一招,就是你‘種族歧視’!”我說:“你的‘種族歧視’和‘種族大屠殺’差幾個(層級),實在差太遠了!(現在)是你們有機會(反擊)的時候了!” “哎呦!”老先生說,“對呀!有道理!”

我說:“是你們該反擊的時候了!到底‘種族歧視’存不存在?到底與‘種族大屠殺’這兩者之間是什麽關系?哪個重要?關鍵問題是:你(共產黨)現在還在幹!”我說:“這就讓全世界來調查調查吧!讓全世界來評評理吧!你幹嘛不利用這個機會呀?”

我說:“這個楊潔篪,還有王毅,他倆都想爭下一個常委,都想(做)管外交的常委。楊潔篪要退,王毅要上,他倆拼命地表現胳膊硬、“搟面杖子”硬!”是吧?我說:“你讓他表演吧。但是,你就(可以)借著(他)這個表演,你要讓全世界知道共產黨殺了多少西藏人,殺了多少新疆人,殺了多少其他的水傣、漢傣,還有彜族人,殺了多少人?為什麽那五十幾個民族越來越少,甚至是消失了?慢慢都殺掉了,都用各種所謂的政策——看上去美好的政策把這個種族給滅了。更重要的事情,在香港,現在,它在大屠殺,漢人是不是‘少數’民族?漢人還是‘大數’民族!殺少數民族,你當然是大罪;殺漢族,難道就不是罪嗎?殺人都是罪!”是吧?

某CNN主持人,通過各方面緊急聯系,問我啥看法。你說我有啥看法?我就這麽簡單的看法。郭文貴就是個小人物,狗屁不是,是不是?“郭三秒”、“郭騙子”、“郭強奸”“郭沒錢”,是吧?就這點兒吧!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我告訴大家:共產黨一出手,都是對咱的幫助。為什麽?因為它的出發點,全是內部政治鬥爭,是上海幫和“習大神”的鬥爭!你去看看這倆人坐在那兒的時候,看上去執行的都是你中央的命令,而事實上都想的是明年誰來接這個,繼續幹,是楊潔篪繼續幹,還是王毅(來自)上海的,當所謂的管外交的委員?這個時候,共產黨一撅屁股,(我)都知道它拉什麽屎!(它)啥心(思)都不想,(只有升官)。中國人死人,死一百萬、一千萬、一個億,對它來講,那簡直(都是)太小的事兒了!

你讓王毅,共產黨給他說:“讓你明年接楊潔篪,當管外交的(國務)委員,甚至進常委:“啊,中國人死一半兒他都不在乎。”這就是共產黨的邪惡!沒有一個人想中國人跟他是一樣的。他認為中國人都是賤民、下等人、中下等人,他是上等人,上等人。這是每個進了“中南坑”所謂當了中央候補委員,到中央委員,到政治局常委的每個人的心理。信不信,你自己看著辦吧?

我接觸過的中央(領導),不管任何人,只要到了上面這個層次以後,不管它保持什麽樣的生活形式,內心的世界的變化都是這樣的。他認為他甚至是神,甚至是菩薩,甚至是佛祖的代言人,甚至是化身,哈哈。然後,中國老百姓,其他人,都是下等人、中等人。這就是真正的中國現在的狀態,沒有(比)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現在更扯淡的。他說的一切話、做的一切事都是為了他自己。中間這一塊兒(生殖器)、嘴巴這一塊兒(吃),(其他)啥都是扯淡的!所以,說到這兒,咱就不講了,看著吧,接下來這熱鬧大了。

還有就是,很多戰友給我發關於家庭、倫理這一塊兒,給我發了很多——我沒想到,惹那麽大事兒啊。一個二月二(直播)這麽多人關註這個事兒。我想給大家說的(是):整個文貴的一生,最快樂的時光,都是跟我哥哥、和我爹娘、和我這些嫂子們和我侄子們一起過的。我在家說最多的,都是當年我們最窮的時候的日子。我們所有的家人在一起,都是回憶在一起的日子,最快樂!我跟我哥哥,我們家沒有一個人紅過臉的,更不要說大家了。我過的最美好的生活,最窮的生活,挨餓的生活,都是和家人(一起)度過的!我覺得我一生最美好的時光,都是跟家人(一起)度過的!所以說,我們家也有很多不幸,我們家過去也有一些這樣,那樣的事情,但是我的人生(就)是這樣過來的,所以我必須展示真實的我。

當然,我們家裏邊兒也有那種小心眼兒,沾便宜……有時候很多事情——你們所有的事兒,我們家都有,都有!但是,說實在的,我從來沒記住過,我真的沒記過我家任何人的不好,我沒記住過。我也有哥哥,有嫂子,那種自私就別提了。你到現在,河南裕達旁邊,我二哥還開個小賣店呢。上面有五星級飯店,幾十個億,(他在)旁邊開一小賣店,你說氣不氣人呢?但是你沒辦法,這就是一個曾經被下放到農村,在農村種地長大,殺豬出身的二哥,他就是那點兒心胸,那你沒法生氣呀。這就是他的人生嘛,是吧?但是,他是我哥,他是我親哥,我愛他,我想他!每個哥,我都想他們!沒有辦法。我說實話,我不能不想他們,我真的想他們!雖然現在,由於過去的幾年“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我跟任何人不能聯系,因為我不想牽連他們,但是,我真的是想念他們。所以說,我就展示(了)我真實的一面。但是,從整個新中國聯盟和“爆料革命”來講,父母關系、兄妹關系、妯娌關系,它很復雜。這真不是一竿子(能)打到底的。

但是,我再說一遍:我所說的追求的和想法,都是美好的生活。我沒有想追求那種極端的、不正常的和病人的生活!而且,所有未來的出發點是基於健康和正常的社會上設計的,然後再去考慮那些不正常和有病人的(生活),我們要避免那些事情發生在我們每個人的生命中。但是,我們首先要建立一個美好的制度,基於絕大多數人正常的情況下。

好吧,兄弟姐妹們?我真沒想到這麽多人給我發信息都是關於兄弟、家人、妯娌、姐妹的,但是,文貴是個最普通不過的人,兄弟姐妹們。但是,我必須給大家說實話,這就是這樣子的。

唔該哂了,唔該哂了!哎呀,我真沒想到啊,這麽多人在國內——哇塞!受不了了!“嗯,哼哼!”裝神弄鬼。共產黨的高官,一出國以後,就學會了“嗯,哼哼!”,然後就“嗯,哼哼!”。哎呀,我一聽(到這些),我這雞皮疙瘩(都出來了),痔瘡(都)掉了一地!

“嗯,哼哼!”哎呀,我的媽呀!別“嗯,哼哼”了!然後,王毅的小手(做王毅常做的動作),惡心死了!


聽寫:康州盤古農場(文朗)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Antsee-GTV) 
視頻文字發稿人: 意大利羅馬達芬奇農場 (TING GUO)

喜聯盟Gnews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