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可以阻止中共正在進行的種族滅絕


作者:三毛【㊙️翻Gnews原創組】

責編:白夜

圖片來源:www.thesun.ie

曾在川普政府擔任副國務卿的基思·克拉奇(Keith Krach)先生和此前曾擔任美國監測和打擊反猶太主義的副特使埃莉·科哈尼姆(Ellie Cohanim)女士3月17號共同在Newsweek發表觀點犀利的文章《中共正在進行種族滅絕!現在,我們可以阻止它》。

國際社會和美國均認定中共正在新疆犯下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罪

文章以1月份聯合國的《國際大屠殺紀念日》作為契機,在紀念日上,聯合國敦促每個國家通過制定防止未來種族滅絕的方案來紀念600萬納粹種族滅絕的猶太受害者。在這個儀式上,美國和歐洲領導人與大屠殺幸存者一起,傳達了通過捍衛真相來紀念大屠殺的緊迫責任,雖然過去76年來,世界一直承諾“決不”允許種族滅絕在我們的眼皮底下發生。但它正在發生–就在現在!

1月份美國務院已經認定中共正在實施種族滅絕,“有計劃地企圖消滅新疆的穆斯林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群體。” 這些暴行包括: “通過收容、拘留營、軟禁和奴役制度監禁100多萬平民;酷刑;強制性的人口控制措施,包括強迫絕育、強迫墮胎、強迫節育;將兒童從家庭中帶走;強迫維吾爾婦女與非維吾爾人結婚,以及對信仰、集會、言論和行動自由的嚴厲人權限制。”美國國務院最後將中共對新疆的種族滅絕與二戰時對德國法西斯的紐倫堡大審判罪行進行了比照,“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紐倫堡法庭起訴了犯有危害人類罪的罪犯,而新疆也正在犯下同樣的罪行。”

終止新疆種族滅絕的道義責任是美國兩黨合作的結果

文章指出,結束新疆種族滅絕的道義責任是美國兩黨最團結的問題之一。由新澤西州民主黨參議員鮑勃·梅嫩德斯(Bob Menendez)和德克薩斯州共和黨參議員約翰·科寧(John-Cornyn)共同提出的一項決議,將中共侵犯維吾爾族人權的行為定為種族滅絕,得到了壓倒性的支持。梅嫩德斯參議員說:“阻止種族滅絕,首先要站出來說真話。我希望國務卿邁克蓬佩奧能和我們一起,直呼這場種族滅絕的名字”。前任國務卿蓬佩奧確實這樣做了,而且現任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也是這樣做的。

中共對穆斯林的這種種族滅絕令人震驚地聯想到大屠殺。在滅絕猶太人的前奏中,納粹將猶太人非人化。他們稱猶太人為老鼠,剝奪他們的人權和法律權利,把他們像牛一樣趕進集中營。今天,中共官方的錄音顯示,中共把維吾爾人描述為 “惡性腫瘤”,把他們的信仰比作“傳染病瘟疫”,並說:“我們不能把藏在田裏莊稼中的雜草一一拔除,我們需要噴灑化學藥劑才能把它們全部殺死。” 而最近,從中國流出的令人不安的圖片顯示,一排排被剃光頭、戴著鐐銬的維吾爾人跪在地上,等待被塞上火車,運往中國各地380個集中營之一。作者說,“在大屠殺期間,我們曾經看到過這種情況,數百萬猶太人被運往一個龐大的勞改營和死亡營網絡的畫面深深烙印在我們的集體記憶中。”

中共對新疆的所作所為符合種族滅絕罪的國際公約

針對納粹的暴行,聯合國於1948年制定了《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UN Convention on the Prevention and Punishment of the Crime of Genocide)
根據聯合國《防止及懲治種族滅絕罪公約》,破壞一個群體可能有多種方式。目前已經有超過150個國家和地區簽署該公約,包括中國。該公約稱,種族滅絕是國際法上的一種罪行,也是有史以來,殃禍人類最為慘烈的罪行。公約的第二條將種族滅絕定義為,蓄意摧毀某一民族、人種、種族或宗教團體的行為。這些行為包括:

殺害該團體的成員;
致使其成員遭受嚴重的身體或精神傷害;
故意使該團體處於某種生活狀況下,以致摧毀其成員的生命;
強制實施旨在防止該團體內生育的措施;
強行將其後代轉移至另一團體。

毫無疑問,中共對維吾爾人的行為符合這個定義。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期望喚醒美國人們的價值觀以闡明這個問題。她說:“如果美國因為一些商業利益而不對中國侵犯人權的行為發聲,那麽我們就失去了所有的道德權威。” 國會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表達了擺在美國人們面前的選擇的緊迫性。他說,“我們不能坐視不管,任由國家支持的文化種族滅絕,徹底消滅整個文化的行為繼續下去。我們的沈默等同於同謀,我們的不作為等同於姑息。”

資本市場對中共罪行視而不見並提供支助的作為必須糾正

(編者按:ESG投資為環境(environmental)、社會責任(social)、公司治理(governance)的縮略,其本質是價值取向投資,核心特點是把社會責任納入投資決策,以期改善投資結構,優化風險控制,最終獲得較高的長期收益)

文章毫不留情地指出美國資本市場中共罪行視而不見並提供支助的事實。美國不僅派出了最優秀的投資銀行家、律師、基金經理、私募股權投資者和風險資本家,而且還通過美國的養老基金、大學捐贈基金、基金會、共同基金和債券投資組合為“中國公司”提供資金。作者說,“我們所有人都脫不了幹系,兩個黨派都難辭其咎。現在,我們必須對此有所行動。”

文章對這些資本發出了一連串的質問。如果 “企業責任就是社會責任”,那麽為什麽我們還在資助中共的種族滅絕?為什麽美國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在保護人權方面說得頭頭是道,但研究表明他們的記錄往往不符合國際人權框架,還積極資助造成人類傷害的實體?為什麽 “ESG ”界在將 ”環境、社會和治理”標準應用於中共的人權侵犯行為方面做得特別少,而在涉及新疆種族屠殺時卻相對沒有執行這些標準?為什麽維吾爾族種族滅絕沒有出現在世界經濟論壇冗長的議題清單中,而世界經濟論壇是各國政府和企業承擔全球社會責任的傑出聚會,或者出現在其網站的任何地方,而其使命是 “堅持最高的治理標準,把道德和知識的完整性作為其一切工作的核心”?

沒有人應該向中共屈膝!

是因為某種商業利益?還是害怕中共的報復?是因為中國企業大到不能倒閉?是因為利益沖突,還是像佩洛西議長客氣的說的那樣,一些商業利益?還是因為害怕中共的報復和被制裁的可能性?

作者的結論是:沒有人應該向中共屈膝!美國應該擁有道德制高點。這就是美國公民的職責所在。“讓那些作惡的人聽到我們美國的聲音,維護我們的名譽這就是我們強大的動機,人數和金錢是有力量的。” ESG對中國的投資在過去15年裏從170億美元增長到17萬億美元。“最終的籌碼是用我們的錢包投票,在新疆的另一端,將聽到清空收銀機的聲音”。(作者的意圖是讓大家以撤資的方式來制裁中共在新疆實行的種族滅絕)

阻止中共在新疆的種族滅絕不能拖延

作者在文章最後敦促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制裁必須立即行動,不能只說不做。20世紀人類未能阻止大屠殺,而21世紀的滅絕種族罪正在我們的眼皮底下發生。在1月份的聯合國儀式上,美國和歐洲領導人和大屠殺幸存者不是說,我們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責任捍衛真相嗎?我們不是承諾“決不”允許種族滅絕在我們眼皮底下發生嗎?人類在20世紀未能阻止大屠殺,我們在21世紀阻止中共在新疆的種族滅絕,決不能為時太晚。當我們說 “永不再來”時,我們必須認真對待。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鏈接:
1. Newsweek新聞網站

+4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3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