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北京的老年代步車何去何從?

作者:香草山農場 鷹(文言)

新浪網3月19日轉載北京晚報消息,中共北京加緊整治老年代步車違法上路行為,但不解決老年代步出行和接送孩子剛需引發熱議。

2018年11月,中共北京發布《北京市非機動車管理條例》,將數百萬輛電動自行車納入管理範圍。 《北京市電動自行車過渡期登記和通行管理辦法》規定,不符國家標準的電動自行車申領臨時標識,3年過渡期滿後不得上路行駛。此後,北京開展對“非法”老年代步車的整治和取締,2020年12月更是五局聯動(市公安局、交通、商務、市場監督、城管執法)對三輪四輪低速電動車進行清理,包括銷售環節和道路通行。

鑑於老年代步的剛需,雖然中共政策上愈加嚴厲,但個人需求以及行業發展仍使得老年代步車仍能通過“線上購買、線下維修”、“殘疾人車”等方式進行售買。雖然老年代步車存在闖紅燈、逆行、走機動車道、亂停亂放的現象,但在12345市民服務熱線中,197條有關老年代步車的意見中49條明確反對“一刀切”取締老年代步車,同時不少市民對相關部門關於老年代步車上路和上牌的答复並不認可。由此可見,中共“拍腦袋”搞出的政策在執行過程中的因侵害人民利益、無視訴求而被抵制。

(圖片來自網絡)

對於代步車的規範駕駛違規罰款等更嚴格的上路規定,不少代步車直接淪為小區內的廢棄“置物櫃”。但面對接送孩子這一必須,仍有不少老人選擇繼續上路。針對亂停亂放問題,雖然文中提出設立專用停車場,但鑑於小區內用於停放私家車的地下停車場就需要一至兩層,而地面上扣除綠化和樓房面積,剩餘可供停靠的場地更是狹小,難以滿足每戶一輛老年代步車的需求,再加上專用停車場的充電裝置、收費維護也存在分攤難的問題。

至於讓老年代步車上牌照,車主考證更不可行,老年人由於身體技能和駕考標準要求出入大,以及拿證以後的查處困難等問題,都限定了這一“方案”的實施。個別專家建議採用步行、自行車、電動自行車接送孩子,但老年人的腿腳和身體上存在因年齡帶來的諸多不便,以及惡劣或不良天氣(刮風下雨、嚴寒酷暑等)也限制了自行車的使用,同時由於“學區房”等中共惡意為之的推高房價行徑造成上學遠上學難,“劃片、就近入學”淪為泡影,步行接送、自行車接送都是不切實際的。

老年代步車的“風靡”乃至如今的“頂風出行”,都表明老年代步出行的迫切和必要。由於中共推高了教育和養老的成本,直接造成了老人和兒童的“老無所養、教無所依”。前有低端人口清理,後有老年代步車“一刀切”,以及各種中共對底層民眾的蔑視和橫徵暴斂,注定了中共的倒台和被人民群眾唾棄、推翻的結局。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新聞來源:
大量投訴 vs 現實需求,北京這些老年代步車如何治理?
北京老年代步車亂象頻發 成交通治理“盲區”
北京老年代步車問題調查: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變相銷售猖狂

責任編輯:首爾喜韓農場 文跡~見證神蹟
校對/編輯:英國喜莊園 AN
發布: Hong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