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觀點】中國足球毀於中共國體制

作者:生活不簡單

編輯:文泓

圖片來源:墨爾本雅典娜農場設計組(sycamore 

2020年11月12日,江蘇蘇寧易購足球俱樂部(以下稱蘇寧)在中超決賽第二回合比賽中以2:1戰勝廣州恆大淘寶俱樂部(以下稱恆大),奪得了江蘇首座中國足球頂級聯賽冠軍。然而2021年2月28日蘇寧突然宣布解散,官方給出的理由是,由於無法控制的要素疊加,蘇寧控股的意大利國際米蘭俱樂部也傳出“基地吃飯都是靠前老闆賒賬”的消息。坊間傳聞是恆大的200億拖垮了蘇寧,筆者今天無意探討誰拖垮了誰,只想通過中國足球種種荒誕來揭示CCP治下社會醜陋的必然。

時間倒退回2009年初,中國足壇也爆發了一場“爆料革命”。由知名足球記者李承鵬等人執筆的《中國足球內幕》內幕一書問世,百度百科關於此書的介紹中提到:“本書首次披露了大量不為人知的中國足球重磅事實,為打假掃黑抓賭風暴指明了方向,並對中國足球的發展提出了前瞻性、建設性的寶貴意見。”此後三年,公檢法全面介入足球界,掀起了轟轟烈烈的反賭掃黑運動。在此期間,包括時任中國足協前三號人物的四十多位足球從業者陸續被判刑,數百名足球運動員、裁判員及俱樂部老闆被監控。站在今天看歷史,如果“假球、賭球、黑哨”是阻礙中國足球健康發展的最大毒瘤,掃黑運動結束後的十年,中國足球仍在重複斷崖式的崩潰。“以黑反黑”、“以貪反貪”是當年那場運動最好註解。

足壇掃黑運動後恰逢習近平上台,藉著“習大大”熱衷足球的大好局面,各地富豪紛紛大手筆投資足球俱樂部。廣州恆大、廣州富力、江蘇蘇寧、河北華夏幸福、天津權健、大連萬達等民企不惜血本開啟“軍備競賽”來補強球隊整容。2015年至2017年,中超三支球隊(河北、天津、上海)累計淨投入35億人民幣,各自俱樂部的淨投入擠進世界前十。

以上*統計數據來自德國轉會市場網* 

2020年新科中超冠軍蘇寧宣布解散前,天津天海已經在2020年5月正式宣布解散;曾經驕傲的大連足球如今也面臨著沒有金主的尷尬,此時距2019年萬達氣壯山河地宣布重新接手大連足球還不到兩年時間。

2020年5月23日,中国足协一拖再拖地公布了新赛季的联赛准入大名单,当天足协还宣布,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深圳鹏城足球俱乐部、杭州吴越钱唐足球俱乐部、菏泽市曹州足球俱乐部、南京巴兰塔足球俱乐部等5家俱乐部宣布退出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同时广东华南虎足球俱乐部、四川隆发足球俱乐部、辽宁足球俱乐部、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银川贺兰山足球俱乐部、大连千兆足球俱乐部、福建天信足球俱乐部、延边北国足球俱乐部、吉林百嘉足球俱乐部、南京沙叶足球俱乐部、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等11家俱乐部因为确实无法解决欠薪问题和资金困难,最终也是无缘新赛季的联赛准入。

曾經的河北華夏幸福已不再幸福,公司深陷債務危機之中,早在2021年2月25日便宣布放棄了足球俱樂部。足球俱樂部淪陷的背後似乎是民營企業崩盤的困局。恆大“脅迫”廣東省國資委的消息只不過是“盜國賊”治下,又一屎殼郎脫殼的例證。北京國安、上海上港、山東魯能等俱樂部因其本身國企背景的性質,暫且能在中國職業聯賽如此不堪的窘境下苟延殘喘。可是中國百姓不禁要問,國企俱樂部年復一年地一擲千金出自誰的腰包?民營企業破產重組的債務巨坑最終由誰去填?

圖片來源:新浪

我在高中和大學期看遍了李承鵬先生的博客和小說,在我心裡他是位有良知的媒體人、知識分子。後來,據說這位當年中國足壇爆料人帶著孩子默默地出走了美國,我相信他如今會是爆料革命運動中的一份子。

2010年他在鳳凰網談到《中國足球內幕》時說道:“我們都不是把它當成一本簡單的打假掃黑的書,而是想把它當成中國社會的解構,因為中國足球是中國社會的縮影,它裡面國企、私企、政府包括黑白兩道都有,我們很難說中國音樂是中國社會的縮影,中國電影是中國社會的縮影,我們肯定能說中國足球是中國社會的縮影……我們在解構這段歷史的時候,不是把每個球員當惡魔來看待——他們確實乾了惡魔一樣的事情,但他們不是原罪的,他們是被體制所累、所害。”所謂改革開放後中國足球醜態的疊加早已演變成荒誕,荒誕的背後是中共惡魔體制摧毀了中國足球。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3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