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心聲】童年的味道(二)

作者:紐約香草山美食部 藍天大海

在現代社會中,我們看電影時,一份爆米花、一瓶飲料是一種標配——無論是戀愛中的情侶,還是年輕的父母帶著孩子,大家都會享用電影院提供的各種口味的爆米花和飲料。即使在家裡,我們想吃新鮮出爐的爆米花也很簡單:超市裡買一包半成品,放在微波爐里“叮”一下即可享用,方便快捷。

圖源網路

但在物質匱乏的年代,這種普通的零食也是一種奢侈品。

記得筆者還是個小學生的時候,小學校門口常常會有炸爆米花的大叔——他會用一種專門的燒煤的爐子,配一個可以在爐子上旋轉的密封鑄鐵鍋,外加風箱和長布袋,這就是他的全部裝備了。平時顧客很少,但春節前會非常繁忙,顧客從早到晚排隊等候。那個年代,糧食是定量的,一般人家沒有結餘,哪來餘糧吃爆米花?爆米花大多數是用米,爆出來的叫炒米。大部分人家選擇秈米,因為秈米便宜,但爆出來的炒米口味不太好。高級一點人家的會選擇大米、糯米,爆出的米花蓬鬆酥脆,口感好。最好的當然是玉米,爆出的玉米花就是現在的爆米花。還有極少數人家選擇年糕,用年糕爆出來的叫作貓耳朵,當然是那個年代的極品了!如果想吃甜口味的,可以放點糖精。這可不是真正的糖,長輩們說,那是一種從煤焦油里提煉出來的,經過人工合成的甜味劑。因為在那個年代,糖也是計劃配給的——只有孩童、病人和孕婦可以吃一點。

就是這種極普通的爆米花,在我記憶中的童年時光,也只有春節期間才能吃到。郭先生每每講到他的童年時代,我都感同身受。雖然沒有經歷過郭先生在東北農村那麼苦的日子,但和現在孩子們的生活相比較,那也是天上人間。

中(共)國在最近四十年中,因著世界各國人民的幫助和支持,經濟快速增長,使得人民生活也有了很大改善。可恨共產黨不惜犧牲百姓的福祉,綁架十四億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作對。其不僅犯下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還製造病毒作為超限生物武器禍害全世界。血洗香港,乾涉緬甸,威脅台灣。今天,由於爆料革命不斷傳播的真相,各國人民都在覺醒。共產黨離滅亡的日子已經不遠了。只盼我的同胞們在這個過程中少受傷害。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