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8日 文貴先生蓋特 2

編輯整理: 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文惜)

3月18號:剛剛直播完後.沒有聲音的一段.很多戰友讓我再說一下,我在這裏在和有個重復補播上!聽戰友的話有飯吃.有未來!

【2021年3月18日】文貴先生蓋特原文

【2021/03/18】視頻文字

尊敬的兄弟姐妹好啊,這個剛才直播最後的那一段兒呢,沒有聲音了。因為操作的那個保鏢他動了一下線,那線一晃(信號)就斷了,所以說沒有聲音了,這個是很正常的啊。人為操作失誤,跟共產黨沒關系。唯真不破,為真不破!咱不能瞎在那塊搗鼓啊,這是特別可怕的啊。那麽很多戰友發信息說,後面說的啥七哥你能說一下(嗎)?就這兄弟姐妹啊,七哥真有一點不透明,這個問題就很大,是吧?我給大家說一下。就是我首先說的是頭兩天啊,我們這個G- Fashion的哨子,還有一個部分衣服給寄出去。我們遇到了幾個大的問題啊。

就第一個就是那個包裝盒。我想大家知道這個包裝盒你都最不在乎的,但是愛馬仕今年的服裝秀是用愛馬仕的包裝盒在後面堆積起來,做為一個背景的。就世界上最牛的就(是)愛馬仕的盒子。我們找的做的這些盒子廠家包括國內的做(包裝盒)廠家我們都找了,做過樣板做過很多了,都沒有一個達到要求的,而且都是通過我們戰友來做的。那麽意大利的咱們戰友呢這個做的非常棒,我們的文柯找的幾個廠家也找了很多,還親自弄了很多盒子。像Gucci啊,Chanel這根本不夠我們的級別,它(的包裝)不是我們想要的。所以那個哨子還有衣服的包裝給寄過去的時候,它差距很大。哨子是銀的,那個盒子你看啊,這邊兒有一個。你看啊,這個盒子你看,寄的收(到)這個盒子。你看這裏邊太差了,你看,太差了。這簡直丟死人了。這是個臨時的,臨時的(包裝)。在這個洛杉磯臨時做的,非常差。這是一個。

第二個大家對這個G- Fashion的理解不同,包括有戰友啊發來說。因為咱戰友做工業的,工業工程師。說看到那個戒指的那個芯啊,還那個手鏈啊那個芯是焊上去的,而不是一次鑄造成型的。就這我找了咱們的設計師,咱那設計師你們都知道是Chrome Hearts(克羅心)的設計師。哇,(對設計師)刺激很大。人家不接受你這個說法,因為這個他說你應該去買那些就是形成工藝線(流水線)的產品,你不要買我(設計師)這個手工的。我像咱們剛剛掛出去的那些珠寶都是他做的,每件只有一個可能。有的有大概三五件。它根本不可能(形成流水線鑄造成型)。所以說這叫藝術品,它是唯一的手工造的。他說你追求工業品的話,你不應該買我的東西,不應該讓我設計。

我們現在從開始(運行) G- Fashion到現在,咱們的設計費是營業額(的)五倍甚至更多。就營業額Cover(覆蓋)不住設計費,就不要說成本和材料了。我們再一個,沒有一件東西是從大陸做的。記住啊,如果你們發現G-FASHION有一件東西是大陸做的,你們就可以告,可以采取任何行動,不要再相信七哥。你(們)看,我每天(都收到各種樣品),這是今天剛剛到的,這是Loro Piana(一家意大利高端奢侈品服裝公司)的產品。看看這個料子,看這個料子。這是今天剛剛拿過來的。看上去這個,你看就這麽簡單這個料子啊。就這個最簡單的料子,我寫上我喜歡這個。這是 Cashmere (羊絨)的料子,看見沒有?和你普通的料子(價格)差多少?差10倍。我們現在美國區的Chanel的總裁到我們這兒來工作了,下周一開始來上班,就在這兒,來辦公室(工作)。

Chanel 的有的布料是6個歐元,一般不超過10個歐元(/布料單位)。(Chanel)賣多少錢?賣5000到10000(歐元)。這(個布料)多少錢知道嗎?140歐,80歐,70歐。還有200多歐的。我們(的布料成本)是它(Chanel)幾十倍的價格,但我們賣人家多少錢知道嗎?我們賣人家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五十分之一的價格。我們現在要聯絡的所有的生產廠家,都是給Gucci,Prada, Hermès,Chanel,Bottega Veneta,所有的,(還有)Celine,所有的都是跟這些的。像Versace的廠家我們都不用,包括那Brioni廠家。Stefano Ricci 沒有廠家,就我的襯衣這(Stefano Ricci)它沒有廠家,都是在這大的生產線上加工的。這是個常識,但是呢由於咱剛開始,兄弟姐妹們,我們必須創造中國人的品牌。我們現在跟各大分包廠都在聯系,人家已經給大牌做的這些東西和產品,我們想使用這同一個生產線,甚至是同一個材料。接近的款式加上我們G- Fashion的文化和設計,然後賣給你是他們(各大奢侈品牌)可能幾分之幾的價格。這是一個基本的常識。但是前提得有點耐心。七哥真是,讓你(們)大家有點耐心。因為就像剛才我看那盒子一樣,是吧?它是一個起碼的常識。

唉~我現在還有時間啊,我拿一下那個首飾。你像這個東西,像這盒子,這都是臨時的,這個還不錯,這個還是過得去的。你看,這個盒子這是我的風格。這個戒指這個,這

還是我們的風格。你看哨子那個就簡直扯大發了,扯大發了,就太糟糕了。你看這個是臨時的,臨時的,這手鏈太漂亮了。這手鏈太漂亮,太漂亮了。太漂亮了,喜歡。我重來不戴首飾的,但是我是周末時候戴戴啊。這個(首飾)挺好,出去什麽的時候(戴)。所以說希望大家能理解,非常非常的抱歉,需要一個過程。此時此刻,我們這兩周,最起碼有這幾個大的品牌,幾個大的經理。像Chanel美國區總裁,他一年就做20幾億美元的生意,他到咱們這G- Fashion來了啊。還有這個其他的像原來在愛馬仕的,還有Michael Kors的,還有在Celine的很多人都到咱們這兒來工作。絕對人家是百年打造一個品牌,咱(們)才百天,才剛剛百天,咱怎麽也得(弄個)一年、兩年的吧?大家要有點兒心理準備,如果你真的愛G- Fashion,開心的G- Fashion,你就在這兒。你不開心不要買,你幹嘛買啊?你不買不就完了是不是?這個G-Club卡是長期的一個身份的象征,它有很多的功能呢,它不光是G- Fashion(享受優惠)。這(是)一個(事)啊。

再有(一個),我剛才直播完。關於說戰友的私人事情我不能去介入一樣,如何如何。我再重申一遍,剛才有仨戰友跟我說,“七哥,你不是說我吧?” 唉,我當時嚇壞我啦,我坐那兒吃飯。我說認啥還有認這的啊?跟你啥關系啊?仨戰友上來認了,倆女的一男的。對不起啊,我這得給你拉黑了。我真沒心情、沒時間跟你扯這個了。你不管你原來有多麽的煩擾我,我都可以接受。但你這樣的行為我就不能接收,我給你拉黑了。還有認這個的嗎?我告訴你,那幾個戰友都是大家你不知道的。絕對是不知道的,而且這些戰友是家人都是第一次跟我聯系。哈哈~所以不要瞎猜。沒有人認這個的啊,哪有認這個的。

另外一個剛才我直播完以後,很多戰友就(問)關於各農場的這個資金的問題也好,很多人跟我反應。沒有這個所謂的利差的問題,都會打條。聯盟委員會就在我直播中間,老班長、長島哥都在行動啦,(還有)草根小哥和大衛。這就是鐵血團就是重要性。現在我們安紅,木蘭也是我們鐵血組成員。現在鐵血不是五人組,是鐵血七人組。鐵血就是加上了木蘭和安紅。未來所有的這個咱們的這個新的G-TV,所有新的重建的股份,這裏面兩個,兩個BVI公司的UBO。也就是唯一控制發令責任人,一個是安紅,一個是木蘭。這兩個公司裏邊是可能王雪兵先生和草根小哥做一個UBO,負責所有的老椅子和借項目的這些人。然後那個UBO是安紅負責的,是所有的這個VOG,鳳凰(農場)的,還有加拿大的,意大利的,還有G-Doller,G-Coin的,這些的股權代持和發售。唉,(應該)叫木蘭調過來一下子,叫木蘭虐待虐待這個九指妖啊,應該她調一調,有可能啊~所以說這是完全是在新的控制之下的新的鐵血七人組。所以說今天給大家匯報到這兒,時間快到了,俺就不佛啦。戴著口罩來了以後馬上要開會,我這趕快摘下口罩給大家錄一段兒,啊,回答大家的問題。我真沒辦法一一回復,我是整個手機快崩了,所以說不能一一而回。再一個用咱們老家的話說,撿吃撿喝撿錢,沒有撿醜事兒的。哪有往自己身上貼醜事的兄弟姐妹們?哪能說是那樣呢,對吧?是吧!嗯哼(調皮)~


聽寫:康州盤古農場(盤古小螞蟻)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Antsee-GTV)
視頻文字發稿人: 意大利羅馬達芬奇農場 (TING GUO)

喜聯盟Gnews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