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和俄羅斯對挪威的戰略收購引發爭議

新聞來源:ZeroHedge 《零對沖》| 發布:Tyler Durden 泰勒·德登| 發佈時間:2021年3月15日

翻譯/簡評:Yang |校對/審核:萬人往|Page:小雨

簡評:

本文揭示了一個長久以來在各個國家都存在的現象,像中共和俄羅斯這些“寡頭式”的獨裁國家可以利用國家的力量來控股私人公司,去別的國家進行收購和經營,從而打擊當地的企業和經濟,進而控制這些國家的命脈。畢竟資本說了算,政治是需要經濟的支撐。

中共和俄羅斯購買稀有資源也是為了掩蓋他們真正的想一統世界的邪惡夢想,想通過這種手段來控制所有的要道和戰略地點。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會把握很多國家的命脈。

所以,每個國家必須提高警惕來對抗這些偷偷潛伏進來的披著羊皮的狼,不能讓他們發展壯大、反客為主。

文章最後的一句也對應中國的一句古話: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切不可做一個貪婪的人。為了眼前中共許諾的蠅頭小利,讓中共的紅色資本大舉入侵,未來失去的不僅僅是市場,還有國家、人民的未來。

原文翻譯:

出售挪威:俄羅斯和中共國真的在買挪威的國家資源嗎?

原文作者:喬納森•威廉姆森,發表於《今日挪威》

在過去的一年中,由於COVID-19的影響,從而導致世界經濟受到了重創。疫情大流行影響了全球的每個角落和世界經濟組​​成的每個部分。然而,某些國家在封鎖以後相對沒有受到影響。

總的來說,那些不受到選舉週期、人民自由、市場經濟影響的威權政權可以非常有效的關閉它們國家來應對疫情。與其他的自由國家相比,這些政權可以派出軍隊來確保隔離的有效性和群體疫苗接種計劃的實施,這有助於它們更快地重新開放經濟。

因此,這些國家處於更有利的地位,能夠充分利用全球經濟的疲軟。全球生產力、商業和貿易急劇下滑使得各國政府用巨大的財政支持來支撐他們的經濟部門。這使得關鍵的戰略性國有企業和資源幾乎可以“賤賣”。

最近的收購引發了政治辯論

近年來,中共國和俄羅斯對挪威的投資激增。2010年,中共國的國有企業中國化工集團公司(ChemChina) 從Orkal手中收購了埃肯公司(Elkem),被認為併購時代的開始。這家生產貴金屬和合金的挪威戰略性化工公司的最大的股東是中共國政府,這讓人感到驚訝。

特別是在過去的一年中,由於受到COVID-19的影響,中共國和俄羅斯政府在挪威經濟疲軟的時候增加了在挪威的影響力並展示了他們的經濟實力。由於疫情對旅遊業的影響,挪威政府去年對挪威航空提供了近30億挪威克朗的補助。根據挪威廣播公司(NRK)報導,在政府的支持下,這家脆弱的航空公司脫穎而出,中共國國有的中銀航空租賃公司快速收購了12.67%的股份,使其成為第二大股東。

最近有爭議另一案例是將位於Hordvikneset的卑爾根(Bergen)發動機工廠以16億挪威克朗售賣給俄羅斯控股的TMH國際公司。在四個政府部委(貿易部、外交部、國防部和司法部——他們都已經簽字了)的合作下,這筆出售得到了政府的初步支持。然而,由於卑爾根發動機最大的客戶是挪威海軍,挪威軍方和北約其他成員都擔心關鍵軍事技術落入俄羅斯手中。司法部長莫妮卡•馬埃蘭(Monica Mæland)稱,出於“安全考慮”,該交易已暫停。

政府的觀點是兩者都是私人商業交易,不應干涉。但是,並非所有人都滿意。獨裁國家對挪威經濟關鍵戰略部門的侵蝕,引發了關於此類收購影響的廣泛政治討論。

安全法的更新和情報部門的警告

在過去的10年中,專制國家不僅僅只是在金融市場上面崛起。有一種感覺是讓這些國家在挪威的經濟中取得一席之地,不僅是壞事,而且會破壞國家的安全。更新後的《安全法》(Sikkerhetsloven)在2018年已經生效,專門適用於打擊這些侵略性的收購。

最近,Emilie Enger Mehl (SP)等政界人士一直在質疑更新該法的意義,因為這種收購似乎可以在政府很少進行盡職調查的情況下進行。該法現在賦予國家安全局(監督此類收購的監管機構)阻止此類交易的權力。以國家安全為由,可以禁止外國直接或通過供應鏈收購履行“基本國家職能”的挪威私營和上市公司。這可廣泛適用於經濟部門,而不僅僅是與國防和軍事有關的部門。

中共國和俄羅斯等國家在挪威的經濟存在,也引起了挪威對外情報機構的警惕。莫滕•哈加•倫德中將在去年發布年度報告時說,像俄羅斯和中共國這樣的國家,“……在政治和經濟、國家和私人、平民和軍事領域之間都有密切的、有意建立聯繫的政治體系。”例如,現在收購挪威資源公司,既有政治考慮,也有經濟考慮。

週二,司法部長莫妮卡•馬埃蘭在挪威議會(Storing)的新聞發布會上暗示了《安全法》的適用。據NTB報導,在討論暫時停止出售卑爾根發動機時,她承認,“我們現在正處於對國家安全利益有很大不確定性的階段”(交易)。看起來政府很想利用該法案永久停止這筆交易。

雖然挪威各情報機構已經暗示,隨著中共國和俄羅斯在挪威經濟中的顯現,它們是最大威脅,但挪威武裝部隊總司令Eirik Kristoffersen仍然希望改善對話。在北約與俄羅斯邊境的前沿,挪威必須微妙地平衡經濟、政治和軍事事務。

俄羅斯與挪威的邊界(Kirkenes/Storskog)圖片來源:Vidar Ruud攝/ NTB scanpix

中共國和俄羅斯最近的活動主要集中在北極挪威

關於收購挪威關鍵資源、基礎設施或公司的爭論的複雜性,挪威的北極地區可以很好地總結。這裡是一個人口不足但資源豐富的地區。基礎設施和就業機會需要巨大的投資。最近,利用這些機會的不是奧斯陸,而是莫斯科和北京。

北極地區越來越受到中共國的關注。近年來,中共國不僅發布了概述其“北極政策”的白皮書,而且中共國企業也在北極地區發展了大量的業務。位於納爾維克附近的哈洛加蘭大橋是由中共國合作修建的,是橫跨倫巴肯峽灣與附近歐洲E6公路的重要通道。這是中共國政府將北極作為其“一帶一路倡議”北方路線的一部分,將建立連接歐洲與中共國貿易路線的關鍵基礎設施。

俄羅斯與挪威陸地接壤,在該地區的影響力更大。俄羅斯Novatek公司已開始在距基爾肯內斯約250公里的摩爾曼斯克建設一個世界領先的石油和天然氣設施。該公司僱傭了超過15000名員工,有望將極北的北極地區變成一個新的全球貿易中心。然而,事實仍然是,大部分自然資源位於挪威的領土和經濟水域。

隨著全球氣溫的升高,曾經無法航行的連接歐洲和亞洲的北海航線已經成為一大焦點。該地區已經有一家中俄天然氣合資企業,貨物運輸活動也在增加。有希望將基爾肯內斯全面發展為深水港,這將有助於挪威、中共國和俄羅斯的貿易。

玩弄金錢的地緣政治學

近年來,專制國家不斷增加對挪威經濟的影響,這讓挪威政府如何被視為人權的捍衛者?

從歷史上看,挪威政府的外交政策一直是促進《聯合國人權宣言》中規定的權利:即意見自由、宗教、言論、平等、隱私、公平審判和免受酷刑的自由。最近,挪威政府還倡導和平外交、讓婦女更多地參與經濟和政治生活以及氣候變化。

對這些自由的擁護,導致了外交衝突,而這些國家中許多正在增加在挪威的經濟影響,卻根本沒有這些自由。這些擁有戰略資源、公司或基礎設施的國家進一步融入挪威經濟,使人們相信這些國家可以用來影響挪威的政策。

當政治家不說話的時候,金錢往往會說話

就在中國化工收購埃肯股份的同一年,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將其年度和平獎授予了中國作家、著名異議人士劉曉波。儘管該委員會是一個獨立於政府的實體,但中共國認為這是一種直接的輕視,中斷了6年的外交關係。這意味著剛剛恢復的自由貿易談判陷入停滯。此後,挪威政府在與中共國的交往中變得更加謹慎。

挪威財富基金強調了挪威和俄羅斯經濟的複雜融合。無論歐盟和美國的製裁如何,該財富基金都增加了對俄羅斯公司的所有權,主要是在石油和天然氣領域。隨著更多的挪威現金流入與普京政權有關的公司,如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這些錢很可能被用來支撐搖搖欲墜的經濟……和政權。

關於外國投資的意見分歧

俄羅斯和中共國在挪威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在挪威社會的中心引發了一場持續不斷的討論。在挪威政府與中共國政府進行自由貿易談判之際,各主要政黨(除進步黨外)的青年黨派都表示反對。由於中共國最近在對待維吾爾族穆斯林人的人權事宜,他們希望立即停止與中共國的關係。

最近公佈的一項關於對外國投資態度的研究報告顯示,人們普遍對俄羅斯和中共國持懷疑態度。有趣的是一個年齡差異,年輕人似乎對俄羅斯和中共國的投資不太懷疑。由於冷戰很早以前就結束了,而且中共國此後積極擁抱市場經濟,人們對生活在“鐵幕”和共產主義危險旁邊的集體記憶已經很少了。

儘管中共國和俄羅斯在該地區的存在並不是最近才出現的現象,但它們日益活躍的經濟活動卻是最近才出現的。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進行一場明智的辯論,討論來自未必與挪威社會許多方面一致的國家的任何形式的資金的長期影響。正如挪威的一句古老諺語:“寧願錢包空空,也不昧著良心賺錢。”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