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的政治鬥爭走向明面化,止住疫情只有消滅中共

作者:立武

在全國疫情全面爆發,在海內外戰友不斷地揭露真相下,中共體制內出現了不同的聲音,可以看出此次疫情使得中共黨內的政治鬥爭白熱化逐漸走向明面,全國百姓在看到政治較量的同時,也應該意識到正是中共的政治鬥爭導致此次疫情爆發,造成民不聊生,同時也使得中共正在加速滅亡。中共前後步調的不一致,既是中共謊言的揭露,也是中共體制內鬥爭的表現。

“造謠者”被正名

一開始,中共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在沒有任何司法審查的情況下,直接給8名發布“確診7例SRAS”的市民定義為“造謠者”,在疫情發展到如此嚴重的時候,中共才扭扭捏捏地給這8名市民正名,稱此為“撥亂反正”。同時在國內自媒體開始有了這8名市民是武漢各醫院醫生的輿論。 中共一開始就隱瞞這 8 名醫生的真實身份 ,散步謠言,現在最高法出來正名,可以看出中共撒謊的本性和毫無法治的執政。

中共前後步調不一致是建立在多少中國人的生命上,中共信息的不透明是導致此次疫情發展如此迅速的原因。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最高法表態和輿論的走向實際上對中共的公信力造成了打擊,在犧牲公信力去表態一部分是因為中國人對中共的憤怒,同時也可以看出最高法實際上將責任推諉給武漢。而中央與地方的分裂實際上在武漢市長的表態上市可以看出來的,中共即使一面在正名,一面卻還在繼續抓捕所謂的“造謠者”,從綿竹到石嘴山,從定邊到潮州,中共根本沒有事實上的正名,而是利用此次正名打擊政治對手,畢竟當初抓捕8名醫生的是武漢警方,武漢政府自然要擔責。

中央與武漢責任之爭

在中央國務院辦公廳將矛頭直指地方瞞報疫情的時候,是1月24日。 27日,武漢市長在接受央視採訪的時候又直接甩鍋給上級部門,也就是直指中央。 30日,中央人大對此回應是全文轉發傳染病防治法,其中加粗的第四條等,都直指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即衛健委等。武漢地方與中央互相推諉責任,這裡面既有派別之爭,又有利益責任之爭。誰都不想擔責,誰都想利用此次疫情將對方乾掉

政治鬥爭還不僅僅是推諉責任,在披露疫情情況的時候,口徑的不一致同樣是不同利益集團之間的較量。在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稱湖北以外感染人數最快兩週會下降之後,武漢市市長在新聞發布會上直接披露有500萬人離開武漢,這個信息給許多非武漢非湖北的中國公民傳遞了疫情蔓延不會很快結束的信息。很顯然這兩個調子是不一致的。疾控中心在鼓吹正月十五應該看到明顯成效的同時,衛健委也在鼓吹有信心、有能力控制並戰勝疫情。

在30日,浙大教授直接在微博上爆料稱疾控早就知道“人傳人”,卻刻意隱瞞去發表論文。事實上,在海內外輿論的壓力下,特別是路德一再地證明可以“人傳人”下,中共不得不表態。然而誰來擔責卻是一個問題,不管是浙大教授將矛頭直指疾控,還是新京報將此矛頭引向武漢瞞報,毫無疑問最後擔責的一定是中共,然而中共卻利用這個打擊政治對手。同時該教授還發表評論暗示新藥新疫苗不會很快出來,也即疫情不會很快控制住。

紅十字到底在幹嘛

此前在爆出武漢市紅十字會收取服務費之後,武漢市紅十字會第一時間出來闢謠,接著武漢市委書記出來稱所有物資捐贈都必須通過紅十字會。最近售賣壽光蔬菜的事情也是如出一轍,而爆出售賣蔬菜的正是環球時報、人民網、人民時報相比於之前的闢謠,此次闢謠連帶的還不僅僅是售賣蔬菜的問題。最近針對武漢市紅十字會的文章突然間被大量轉發,其中人民日報更是轉發物資用盡的新聞暗示紅十字會的不作為。一邊在闢謠,一邊在抨擊,可以看出這場地方與中央的爭奪戰,這次場利益集團之間的較量已經白熱化、明面化,也許在此前為了中共形象的顧慮還不會在緊要關頭打擊政敵,現在如此混亂的較量場面可以說盜國賊已經不顧一切放手一搏了。

疫情首先受害的是中國的老百姓,然而中共卻利用疫情來打擊政治對手。這場白熱化的較量最終一定會深刻地打擊中共,卻不知道要帶上多少中國人性命的代價。而能夠讓中共殊死一搏的,是我們同胞在積極地傳播真相,在水深火熱的疫區與中共鬥爭,是中國的同胞的抗爭影響了中共的決策,讓其內部分化中國人一定會推翻中共,只不過是要付出多少代價。要減少代價,就必須盡快消滅這個邪惡的體制,這個絞肉機的體制禍害中國人,也必傷及為中共賣命的官員。 這些官員最好的抉擇不是去給幾個盜國賊當炮灰,而是加入爆料革命,一起保護中國人民,一起推翻中共!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6

1月 3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