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遍地開花的共享模式,似曇花一現如殺雞取卵

作者:台灣準農場快慢機

共享單車,似曇花一現!

共享概念最初是由海外興起,並於2007年前後開始被引入大陸的,一種全新的分時租賃商業模式。而共享單車則是首批被大規模於大陸投入商業運營的此類概念之一。隨著大批企業及海量資金的入場,共享單車運營商如雨後春筍般在大陸各處遍地開花,而移動互聯的多場景應用,更加催生了網絡共享模式的井噴增長。大量參差不齊的各路團隊充斥在這片紅海之域奮力廝殺。

原本在大陸主要城市已幾近消失的普通單車,一時間堆滿了無數的大街小巷。瀕臨破產的單車企業無疑是這波行情的最大受益者。無序的惡性行業競爭,所導致的大批低風險承受從業團隊被無情的吞噬或淘汰,直接導致了大批受眾客戶後續使用服務方面體驗不佳。隨之而來的是雪片般的投訴及蜂擁而至的押金退款申請等棘手問題。

風口浪尖之勢,豬都可以飛起來!風勁一過,第一批摔死的也會是豬!殘酷的競爭環境導致了大批投身於共享單車的團隊無以為繼。跑路的跑路,破產的破產,一時間哀鴻遍野。隨之衍生出的問題一是受眾客戶的押金無法退回;二是散落於各地大街小巷的海量單車已經嚴重成了各地政府的一大負擔。眾所周知,由於中共政府近些年所大力發展的城市化高速基礎設施建設,以及機動車保有量的大幅攀升。許多大型城市中早已沒有了供單車所使用的專用車道與存車設施。那麼如此之多的共享單車被使用及隨意停放,勢必會對當地的交通以及原本就已擁擠不堪的停車位產生衝擊與影響。

因此,很多地方政府已經把這些隨意停放的共享單車視為嚴重的城市負擔。很快多地政府便開始強制收繳散落在城區內的共享單車,並集中扣押於指定推放場地。或自行低價處理,或於不久後集中銷毀。至此,共享單車在大陸只似曇花一現般便匆匆黯然落幕!

共享汽車,如殺雞取卵!

共享單車一波未平,共享汽車風雲再起。 2015年中共大陸剛剛經歷了一場過山車式的股災震盪,經濟形勢不容樂觀。而中共環境部與國家質檢總局又恰在此時,對外發布了關於《輕型車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測量方法》的全新標準——即所謂的“國六”標準!

消息一出,各類車企紛紛如坐針氈。原因在於按照新的國六標準,那麼現有國五標準的庫存車輛,勢必要在新的國六標準實施前的一年時間內全部銷售完畢,否則就可能面臨在大部分地區內不能上牌落籍等棘手問題。而持幣待購的消費者,則更有可能會等符合國六新標準的車型上市後再考慮購買。而車企與經銷商若想短期內快速出售庫存積壓,勢必只有大幅降價這一條路可選,這無異於雪上加霜。

此時,一眾車企紛紛借“共享”之名,行“移花接木”之術。把大量庫存積壓滯銷的車輛,以共享汽車的形式“以租代購”。成功消耗了相當庫存的同時,又以共享模式的新平台進行了二次融資,可謂是一箭雙雕。共享汽車與共享單車最大的區別在於,車企一般都是當地政府的納稅大戶,另外車輛投放目標地區,所涉及的諸如車船稅,保險、燃油、停車費、後期維護保養以及日常行駛違章處罰等,都將對當地政府的財政收入起到一定積極的推動作用。如此共享汽車自然不會像共享單車那般被各地政府所排斥。

大陸經濟大環境的整體低迷,百姓購車意願的大幅下滑。導致大陸車企的利潤斷崖式下跌。養車成本的大幅攀升,更令一些持幣待購的準消費者把目光投向了,相對新車性價比更加划算的二手車市場。這點從大陸各類的大型二手車交易平台的數量上就可見一斑。市場的寒蟬效應令大陸車企無不瑟瑟發抖。一汽、東風、上汽等行業翹楚也無一倖免,紛紛快馬加鞭,上線自己的共享汽車平台,消化庫存,盡量止損!

表面上看,共享汽車似乎並不會重蹈共享單車之覆轍。但真相往往不是看表面那麼簡單!車企只是以分時租賃的形式向市場投放了原本積壓的庫存。而更多的持幣待購者在體驗了這種新興用車模式後,會有相當部分的人群可能暫緩購車意向,因為相較於購車和養車,這種用車方式的經濟壓力成本要小很多。而隨著眾多車企紛紛投入大量,各型共享汽車致市面運營,勢必會對原有諸如出租車以及網約車等,傳統與新興有償服務運輸行業產生極大衝擊。畢竟自己駕駛共享汽車的自由度要遠優於出租車及網約車。

如此一來,共享汽車的表面風光,其實是依靠沖淡傳統出租車及新興網約車市場,如殺雞取卵般換取回來的黃粱一夢!

點擊這裡閱讀更多台灣農場精彩文章

點擊此處觀看更多台灣農場精彩直播影片

點擊此處加入「台灣寶島農場」Discord伺服器

文章審核:zhong

文章發布:Little Liu

+4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