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亞特蘭大槍擊慘案 司法是止暴制亂的關鍵——仇亞暴力犯罪追蹤報道(三)

作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文荷

昨日, 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三個按摩院同時發生槍擊案,造成8人死亡的慘劇。其中,6名死者的亞裔身份令輿論再次把焦點放在針對亞裔的種族仇恨上。

亞特蘭大發生槍擊案的三家按摩店之一,圖片來源:美聯社

該案的司法調查還在進行中,從警方公佈的嫌疑人照片看,襲擊者是白人男性。但以此斷定該暴徒是因支持川普的病毒言論而作案,還為時尚早。此前的多起對亞裔的嚴重暴力襲擊中,有黑人及其他少數族裔犯罪,而實施暴力犯罪的Antifa成員,也有許多是白人。因此,用膚色來判斷如此凶殘的暴徒的作案動機是非常草率的。但同時,我們在網上看到了有中共背景的大外宣平臺和左派主流媒體,在毫無根據的情況下,幾乎一邊倒地將此次襲擊定型為“白人至上”主義者的報復。這種未審先判的輿論導向,早已失去了新聞媒體該有的中立和客觀,也更令人警惕這場風波背後企圖掩蓋真相、引導輿論走向的深層力量。

一、調查仇亞犯罪的動機為何總停留在錶面而缺少有效的證據鏈?

到目前為止,沒有一起仇恨亞裔的犯罪公示出罪犯是川普支持者的直接證據,或是顯露出“白人至上”主義組織在背後支持的跡象。在沒有對作案動機做更深入的調查,只是停留在罪犯是否在犯罪時表達了有關病毒和侮辱亞裔的說辭的情況下,我們不能排除這些暴徒是否是在某些組織的授意和資助下,製造因病毒而報復的假象,以達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從而轉移對病毒來源追責的視線,並趁機抹黑因支持川普而在政治上受到打壓的族群。如果沒有對罪犯過去的生活軌跡和立場背景的調查,只憑罪犯作案時的片面之詞,草草結案;就如同相信一個殺人犯的自我辯護,而公訴機關卻不去核實求證,予以反駁的邏輯一樣,是站不住腳的。在我們大聲譴責暴力犯罪的同時,我們更應該呼籲司法機關依法調查,給出令人信服的證據鏈條,對此類案件的犯罪動機做出公示,以找出亂源和幕後黑手。

新聞截圖:一些媒體毫無證據地把“白人至上”主義作為亞裔和非裔種族沖突的原因

去年以來,全美針對亞裔的暴力犯罪上升了1900%,這是個令人心碎的數字。但我們也要看到,在全國範圍內,針對所有族群的暴力犯罪也在急劇上升——這與民主黨出台縱容犯罪的政策,Antifa、BLM等左派極端勢力的暴亂不無關系。僅去年一年,俄州波特蘭市的暴力犯罪就上升了2500%。顯然,亞裔並不是這場從去年以來蔓延至全國的暴力浪潮中的唯一受害者,病毒也不是暴力案件激增的唯一原因。止暴制亂的關鍵,不是製造更多沒有證據的情緒化指控,而是在於司法公正調查、嚴厲追責,還信於民,不給暴徒任何施暴的藉口,更不給暴力犯罪任何滋生輸血的機會。

新聞截圖:左派媒體以病毒來源地定義COVID-19和其變種,卻只批評川普的言論有歧視性

二、媒體是否誇大了川普言論的影響力?

在這場愈演愈烈的反仇亞輿論風暴里,理智而警覺的人們,嗅到了一種熟悉的味道,一個在川普執政四年中不斷出現的現象——恐川妄想症。川普的一句話、一個動作都被媒體無限放大,被貼上各種十惡不赦的標簽;而他四年來為輓救美國、打擊中共所做的努力,卻在左派媒體那裡被輕輕抹去。比如川普在國會前發表演講時,就因為講話中使用了“fight like hell”一詞,盡管之後他也提到了“peacefully”,哪怕民主黨的官員也在各種場合使用“fight”的表達,但都無濟於事,左派還是給川普打上了國會暴力煽動者的標簽,並因此對其第二次發動彈劾。川普對病毒來源於中國的表態,是左派攻擊川普煽動仇亞暴力的依據。作為華人,盡管我們更希望川普用“CCP病毒”來下定義,而不是用“China virus”這種會給對手抓住把柄的說法,但理智的人都明白,這個定義只是沿用了歷史上對病毒以來源地為區分的做法,就如同西班牙流感,非洲豬瘟,英國瘋牛病,以及新冠病毒南非變種、英國變種這類說法一樣,並不是對來源地國家的人民表示種族歧視。更不要說,川普曾多次贊揚美國華人為美國所做出的貢獻,並表示病毒和中國人沒有關系,但這些統統消失在左派媒體的宣傳中。就像中共控制輿論所慣用的移花接木手段,左媒把川普刻畫成了一個“種族主義”者。

YouTube上,川普接受媒體採訪時,談到支持疫苗的視頻。右側為網民的留言。

與此同時,媒體似乎有意誇大了川普言論的影響力。真實情況是否真的如左派描述的,川普說什麼,他的支持者就會沖動的去做什麼呢?筆者找到了一個最近的例子來證明事實並非如此。昨日,川普在福克斯新聞的一個採訪中表示,他自己打了疫苗且認為疫苗是有效的。但從該節目下方的留言看,支持川普的許多人並不認同他的這個建議。其中,相當一部分的聽眾在留言中表示:謝謝您的建議,但我不會接受一個沒有充分時間驗證其安全性的疫苗。顯然,這也是筆者和許多理性思考的保守派人士的想法。我們支持川普,是因為他在提倡安全法制、強調公平正義方面和我們的信仰與價值觀相一致,但這不表示我們無條件的認同他的每一句話,更不表示我們要因為他的一句話去違背保守派尊重法治正義的初衷,去做違法犯罪的事情。如果真的有人打著川普的旗號去犯罪,只能說這個人從來就沒有支持川普反復強調的“Law and order”,他不過是拿川普為自己原本就有的犯罪動機找一個幌子而已。

三、調查病毒來源是否會因擔心擴大種族仇恨而停止?

這場蔓延全球的病毒危機,給整個世界都帶來了巨大的傷痛。對這場危機根源的調查,是每一個受害國家的政府和民眾的共同訴求。可惜,我們在這次的仇亞暴力風波中,看到了一些反對的聲音。這些聲音企圖轉移人們對病毒來源問題的怒火,讓人們相信對病毒來源的追查,會導致對華人的種族歧視。這些聲音來自許多親共的華人組織和左派媒體。這些聲音故意掩蓋了對罪犯的背景和動機調查的呼籲,企圖讓人們簡單的相信,一句“China virus”就是一切暴力的根源,從而掩蓋了不查清病毒來源會讓世界陷入更大的危機當中這個關鍵問題。並且,他們企圖讓人們誤以為追究病毒來源會給亞裔帶來傷害,硬生生的把中共做的惡捆綁到華人身上。如果我們因為這些暴力事件而模糊了焦點,對犯罪的始作俑者放棄了追查和懲罰,就正好中了中共的姦計,讓華人和被污衊為暴徒的川普支持者成為二次受害者,而中共和中共指使的極端組織卻逃避罪責,成為仇亞暴力風波中的最大受益者。

社會關註下,中共為了洗白病毒來源不遺餘力。

四、我們需要發現更多被左派媒體和大外宣刻意抹掉的數據。

追究此次仇亞暴力犯罪的根源,究竟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因病毒生恨,還是左翼極端組織刻意製造噱頭從中牟利?只要有足夠的信息來源,結合有關部門的公正調查,要想找出答案並不難。即便在目前從網上能找到的相關資料十分有限的情況下,筆者仍需向有關部門提出以下質問:

1、可否繪制一份仇亞犯罪的全國地圖?一份由Stop Anti-AAPL Hate組織出具的2019和2020年仇亞犯罪的對比報告中,筆者清楚的看到了前五個犯罪率飆升最快的地區,前四名都是民主黨主政的藍州。其中,紐約更是飆升了800%。顯然,越是不支持川普的地區,仇恨犯罪的發生比例越高。更諷刺的是,這個目的在於制止病毒仇恨犯罪的組織,成立於2020年1月——遠遠在病毒仇亞勢力抬頭之前。而發起這個組織的三家單位的主要活動陣地則是舊金山和紐約——恰恰是最早防範喊得最大聲的地方,仇亞暴力犯罪後來發生得最多。這份報告中也提到發生仇亞犯罪最少的幾個州,如阿拉巴馬、懷俄明、愛荷華、密西西比等,這些州全部在2020年大選中大比例支持川普。因此,這些事實不免讓人對仇亞犯罪的根源產生質疑。如果有關部門能夠繪制一張最新並細分到每個縣的犯罪分佈地圖,民眾就能更準確的看到哪些地區發生了仇亞暴力。倘若將這份地圖與2020年的大選投票中更多支持川普還是拜登的地圖做比對,就能由此推斷出什麼地區採用什麼政策更容易防止犯罪,或是更容易助長犯罪。

來自Stop Anti-AAPL Hate的仇亞犯罪案件的城市分佈對比

2、可否出具一份施暴者的身份、背景和犯罪歷史的分析報告?筆者從一個名為反歧視聯盟(ADL)的官網上找到了一份對仇亞暴力案件的不完整報告。這份報告只是簡單摘錄了案件的時間、地點和一部分受害者的描述,連罪犯的名字、年齡、身份都沒有,也沒有附加司法調查和審判的跟進,缺少對罪犯是否有過犯罪記錄的查證,更沒有深挖背後是否有極端組織支持等這些關繫到作案動機的關鍵因素。綜合這些調查證據可以找出引發暴力的真正根源。

圖片來源:ADL.org

3、可否盡快查清事實,公開調查結果,避免輿論的未審先判?在這場來勢洶洶的風暴里,主流媒體看似是探討仇亞暴力問題,實質則是對川普和其支持者的未審先判。在保守媒體citizenfreepress上關於亞特蘭大槍擊案件的報道下看到,許多網民一方面表達了對這個凶手毫無人性的憤怒譴責,另一方面也有人質疑為什麼過去許多少數族裔攻擊亞裔的新聞報道都沒有出現嫌犯照片,而這次的屠殺嫌犯因為是白人就第一時間被公佈。這是否會是繼國會沖擊事件後,民主黨為打擊川普支持者、推出禁槍法案的新一輪造勢?面對民意的質疑,司法機關應當扮演好自己維護公平、懲惡揚善的角色,盡快調查、公開報告,輓救越來越脆弱的人民與政府之間的信任危機。

參考閱讀:

公民自由媒體:8人在亞特蘭大三個按摩院被槍擊身亡 殺人者已被警方控制

反歧視聯盟 仇亞犯罪報告

大紀元:病毒大挪移?透視中共的詭異宣傳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