墻國文宣案例之商業分析:小品《打工奇遇》

作者:習腦 喜馬拉雅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編審:向往真理 喜馬拉雅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前言:

中共之惡的核心是體制之惡。七十余年來,中共體制對人民的言論乃至思想的直接控制遠遠超出人類歷史上任何王朝。喚醒墻內民眾的人性,幫助百姓破除洗腦術不僅是擊碎共黨邪惡統治的一個有效武器,更有助於減少滅共過程中的次生災害。本系列將會選擇一些宣傳作品中經典的小品或案例,分析其內在的邏輯與荒謬,希望引起讀者的思考與共鳴。

小品《打工奇遇》劇照 (圖源:網絡)

一。從特色酒樓一窺商業大環境

首先請註意,小品首發於1996年的春節晚會。那時候,距香港被中共國回收還有一年多的時間,東南亞金融危機尚未醞釀,絕大部分中國人還不知道什麼叫“WTO”。

經理:咱們西餐館都改了太後大酒樓啦,怎麼還放這曲子?
秘書:哦,音樂放錯了……
經理:我告訴你們!
秘書:哎!
經理:都給我精神著點。今天咱們太後酒樓要開張,招聘慈禧當跑堂,可找了37個老太太都不像,不知道今天這位怎麼樣。傳38號老太太過堂……

那個年代的中共國,生活物資不算豐盛,有線電話還沒有完全普及,全國上下甚至找不到一家主題情侶酒店。然而,小品中的餐飲老板不僅具有西餐館的經營經驗,甚至設計出非常超前cosplay慈禧太後的創意並正在為開業作準備。這種看似詭異的反差,卻非常真實地反映了當時的國情。

眾所周知,市場環境催生商業模式,而活躍的商業也會促成各種創意。在那個年代,每個城市都會有幾家奢侈程度遠高於周邊百姓消費能力的大酒樓、卡拉OK等娛樂場所,為中共國官商之間,官官之間的勾兌、利益輸送、權色交易提供絕佳的酒精戰場。

38號老太太:(唱)瞧我這張嘴呀!一杯你開胃。
經理:(唱)我喊了一聲美。
38號老太太:(唱)二杯你腎不虧。
經理:(唱)哈哈,還是美。

小品本意是諷刺哄擡物價,卻不小心折射出那個年代並不富裕的中共國大地上,以大酒樓為代表的另一個奢靡腐壞的社會側臉。而一個老太太不經意間唱出喝酒腎不虧的橋段,即便放到現在也熟練到令人心疼。

二、中共國物價局的奇葩權力

小品中,還提到了一個神奇的機構:中共國物價局。

秘書:餵,您好,我們是太後大酒樓(經理:對,告訴他,我們改太後大酒樓了) 是物價局的!
經理:什麼事啊?
秘書:讓報菜價。
經理:就說我不在~!

 
據百度百科的資料,物價局是政府負責物價工作的行政機構。國家物價局於1994並入中國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成為發改委物價司。

其中,物價局的職責之一就是“負責全國價格監督檢查工作,制止價格壟斷、價格欺詐、價格暴利和低價傾銷等不正當競爭;負責行政、事業性收費的監督管理;受理價格、收費違法行為和不正當價格行為的舉報、投訴;依法查處價格違法行為和違法案件,實施行政處罰;負責不服價格行政處罰的行政復議工作;組織指導價格、收費社會監督。”

在中共國,物價局可以隨便打電話索要菜價,直接幹預商戶對自己產品的定價。請註意,這不僅是小品中的段子,直到今天,物價局仍然保留著直接幹預商戶對自己產品定價的權利,並且可以對商戶實施處罰。

商人所謂的做買賣,一買一賣才能成行。簡單來說,一盤名為群英薈萃的燴蘿蔔到底賣多少錢是商戶的自由。如果定價過高沒有顧客買單,商家賠錢後自然會降價或者采取其他銷售策略。

而真實的商品售價中,成本的組成是極其廣泛的。甚至在很多場合下,商品原料只占成品價格的一小部分。在正常的自由市場環境下,賣方自主定價,買方自主選擇,雙方基於各自的意願共同形成了市場價格,若沒有戰爭或極端情況,哪裏需要什麼物價局去橫加幹涉?

小品《打工奇遇》劇照 (圖源:網絡)

以這部小品的背景為例,高檔的酒樓場地和裝潢、眾多穿著特色制服的服務員,各種精心編排的菜譜和說唱,以上任何一樣都需要酒樓的老板付出大量的心血和投資。這些正是提升客戶體驗的增值部分。商戶為了平衡其成本並獲取利潤,自然而然的會反映到最終菜價上。

真正了解經營酒樓背後的成本與付出的,無疑是酒樓的經營者。中共國保留物價局這一職能,其實就是在廣大商戶經營者脖子上套住的另一根強取定價權的奪命繩,當需要的時候,他們隨時可以掠奪和扼殺。

三、到底什麽是貨真價實?
說句實話,小品中使用二鍋頭兌水做的“宮廷玉液酒”確實感覺有些坑人。至於此種商家行為到底算不算假冒偽劣,其實是一個需要仲裁的“擦邊球”問題。

小品《打工奇遇》劇照 (圖源:網絡)

那麽,究竟什麽樣的行為是明確的造假行為,應該馬上受到制裁?筆者認為,至少以下兩類行為屬於法律範圍內可以明確界定的造假:

· 在茅臺酒瓶子裏灌裝二鍋頭冒充茅臺酒去售賣,這樣做欺騙了消費者,也為生產真正茅臺的酒廠造成了損失。
· 為了使蛋白質含量不合格的牛奶上市銷售而摻入三氯氰胺,這樣做不僅使得喝牛奶的孩子得不到充足的營養,還會引發列嚴重的人身傷害。

真正應該立即制止的,是冒充其他商家產品,以及達不到行業要求或標準的商業行為。但非常諷刺的是小品中,無論“群英薈萃就是蘿蔔開會”,還是“二鍋頭兌的白開水”橋段,都不是明確冒充或違反行業標準的行為,或是引起爭議、不能立即定性的行為。

但為什麽小品就是不敢用可以明確判定造假的例子呢?也許編劇既想批判無良商家,但又不敢拿真正的有權有勢的商業大佬開刀,只敢取其一點雞肋不痛不癢做點小品文章博取觀眾一笑而已,也不上“貨真價實”的文藝作品,因為過不了政審關的文宣作品,又怎麽能上的了央視春晚呢?

現實往往是,有問題的商業大佬不查則以,實則對社會對老百姓造成的危害更甚。君不見三氯氰胺毒奶粉事件後,被從輕處分的商業企業和有關政府監督機構官員,風頭一過,照樣沒事,而體制性的作惡從未徹底根除,依然禍害人間。

四、營造無商不奸 轉移階級矛盾

進一步講,“群英薈萃就是蘿蔔開會”和“二鍋頭兌的白開水”的說唱橋段不僅是整個小品的高潮,更可以堪稱本部小品對中共國大眾洗腦的最高水平。讓我們再來回顧一下這段經典的臺詞:

經理:(唱)宮廷玉液酒。
38號老太太:(唱)一百八一杯。
經理:(唱)這酒怎麽樣?
38號老太太:(唱)聽我給你吹——
38號老太太:(唱)這酒怎麽樣啊?
經理:(唱)這酒真是美,啊美呀、啊美呀,美美美美美美美美——太美啦!
38號老太太:(對著話筒唱)其實就是那個二鍋頭,兌的那個白開水!
經理:(唱)你看這道菜,群英薈萃,要您老八十,一點都不貴!過來看一看,親口嘗一嘗!吃到嘴裏特別地脆!如果你不相信你嘗一塊脆不脆。
38號老太太:(唱)我吃了一塊嚼在嘴裏,確實它有點脆!
經理:(唱)為什麽這麽脆?
38號老太太:(唱)為什麽這麽脆?
經理:(唱)我現在問問你?
38號老太太:我……
經理:它為什麽這麽脆?它怎麽就這麽脆?
38號老太太:(對著話筒唱)它就是一盤大蘿唄!

判斷一個商人是否是“奸商”,如果從法律條文出發比對行業標準的時候,我們會驚奇地發現奸商其實只占少數。而“無商不奸”的印象一旦被破除,中共國盜國賊就少了一個轉移內部階級矛盾的出氣口,這對共產黨是非常不利的。

但誰都知道,商人逐利,逐利本就是商人的天性,但惡性逐利卻是另一回事,至少需要用法律層面去考量。

群英薈萃和宮廷玉液酒的橋段把商人逐利這一個天然特質表現的淋漓盡致,但在沒有充足法律依據的前提下,將它強行嫁接到假冒偽劣,利用春晚的平臺剝奪觀眾思辨的意識,強行種下“無商不奸”的刻板商人印象,完美的轉移了九十年代中共國法律漏洞百出、物價飛漲、體制和政府從不敢問責的社會矛盾。

五、艱難中求生的中共國商人

仔細回味小品中的酒店老板,如果放在現實生活中,很可能是一個堅強勤奮,總是為大家帶來陽光的悲情角色:

· 西餐館被政府折騰倒閉後依然沒有放棄,繼續貼錢投資新的大酒樓;
· 老板沒有拋棄原來開西餐廳時期跟隨他的員工,即使她們看起來不很聰明;
· 勤勞敬業,親自設計酒店的菜單,對每一道菜品都朗朗上口,為每一道菜名絞盡腦汁;
· 為找到滿意的跑堂服務員,不辭辛苦親自面試了37個老太太,終於被第38個在開業前夕徹底搞砸

可憐的中共國商人不僅要受到政府各級部門的吃拿卡要,還要背負來自被洗腦民眾“無商不奸”的輿論壓力和指責,充當被壓迫百姓的出氣筒。更令人不可接受的是,明明是一個社會陰暗面,卻還要做成小品供全國觀眾嘲笑。

中共治下的商人,腹背受氣,如今仍然在夾縫中艱難求生。

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

参考:《打工奇遇》小品臺詞
《墻國邪惡宣傳案例經典》上一篇:小品–超生遊擊隊


發稿 雲起時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