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國務院高級調查員表示,COVID-19疫情可能源於研究生化武器的事故

據福克斯新聞 詹妮弗·格裡芬(Jennifer Griffin)報導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 暴力小蘑菇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 Layka
審核:康州盤古農場 – 轟炸機

在美國高級官員準備與中共相關官員舉行的在拜登政府任期內的首次面對面會談之際,美國國務院負責監督COVID-19病毒起源工作組工作的前首席調查員告訴福克斯新聞,他不僅認為病毒來源於武漢病毒研究所洩露,並認為這甚至可能是中共國軍方,或者說中共人民解放軍,正在研究生化武器的產物。

“武漢病毒學研究所並不是國家衛生研究院,” 大衛·阿舍(David Asher),現在是哈德遜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他在一次獨家採訪中告訴福克斯新聞。“它在執行一個秘密的,機密的專案。在我個人看來,這是一個生化武器項目。”

阿舍(Asher)長期以來一直是 “跟著錢去找錢”的傢夥,他曾在兩黨民主黨和共和黨政府執政期間為國務院和財政部從事一些最機密的情報調查工作。他領導的團隊發現了巴基斯坦核計畫之父阿克汗(AQ Khan)經營的國際核採購網路,並發現了朝鮮秘密濃縮鈾的關鍵證據。他認為,中國共產黨在過去14個月裡採取大規模的行動以掩蓋證據。

“如果你和我一樣相信,這次可能是一個武器化的媒介(生物樣本)出了問題,即不是故意釋放的,只是在開發過程中不知怎麼洩露了,這已經成為史上最大規模的武器。” 阿舍(Asher)在哈德遜研究所舉行的“新冠病毒的起源:對未來的政策影響和教訓”專題討論會上表示。他說:“你們已經損耗了全球GDP的15%到20%。你們已經殺害了數百萬人。中國人幾乎沒有受到影響。它們的經濟迅速恢復了,在整個20國集團(G20)中排名第一。”

世界衛生組織(WHO)對中共國的冠狀病毒調查引發連鎖反應

阿舍說,中共政府的舉動使他想起了他所監督的其他刑事調查。

“動機、掩飾、陰謀,所有犯罪的特徵全部具備。而且事實上,注意到最早期的病例集中於那個從事高危且可能存在其他嫌疑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周圍這個事實是非常重要的。” 阿舍說。他曾在2003年非典爆發期間被美國國務院聘請為調查中共政府的首席代表。

一開始,中共國表示新冠病毒起源於武漢海鮮市場 — 但中共國的這一理論存在問題:首發病例與該市場無關。去年秋天,美國獲得的情報顯示,2019年11月,在中共國報告第一例病例之前,武漢實驗室有幾名科學家出現了s流感樣症狀,並住院治療。阿舍和哈德遜研究所的其他專家共同表示,中共國早在2007年就宣佈將開始研究基因生化武器,通過備受爭議的“功能增強”研究,使病毒更具致命性。

關於中共國新冠肺炎的病例資訊:共產主義政權是否在向世界撒謊?

中共自2016年開始便不再公開談論他們在武漢實驗室的研究。阿舍認為,正是那時,是當人民解放軍介入時,並且研究方向也從防禦性生化武器轉向攻擊性生化武器。同年,中共國國家電視臺一位最高級評論員表示:

“我們已經進入了中共國(特色的)生物戰領域,包括使用像病毒等手段。”我的意思是,他們公開聲明的這項立場反應了習近平政府的國家安全政策下的優先權(方面的策略轉變) , 阿舍指出。

阿舍表示,中共2017年停止公開談論將冠狀病毒作為“ 用於生化武器的媒介生物” 的研究,與此同時軍方開始資助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相關研究。

“我懷疑這並不是巧合,”阿舍說。

同一時期,美國的生化武器研究人員仍然主要關注在炭疽熱等傳統生化武器。研究如何防禦冠狀病毒生化武器的一個關鍵轉捩點包括備受爭議的“功能增強性”研究,以及荷蘭的一項讓科學界感到意外的突破性研究。

“我記得那天我正在海牙與荷蘭外交部會面。突然有消息稱,荷蘭國家衛生研究院資助的一個實驗室正在進行一項高致病性禽流感的功能增強性研究,尤其是為這種本來就非常危險的流感病毒增加傳染性。” 安迪·韋伯(Andy Weber)回憶道,他曾在奧巴馬總統任內擔任負責核、化學和生物防禦專案的前國防部助理部長。

奧巴馬政府迅速暫停了這類研究,擔心它可能被恐怖分子所利用。川普政府在2017年取消了禁令,但在疫情開始後的2020年4月停止了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對武漢實驗室的資助。

專家表示,長期以來,人們一直擔憂中共國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的生物安全問題。

“自2003年非典爆發以來,中共國一直在參與這類病毒的研究,”國務院官員俞敏洪(Miles Yu)表示。他最近與前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一起在《華爾街日報》上共同撰寫了一篇關於病毒來源的評論文章,文中提到,“中共國的生物安全標準是非常低和非常危險的。所以這樣的事故幾乎註定會發生。” 

當世界衛生組織的團隊在今年2月訪問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時,他們僅僅在裡面待了3小時,甚至沒有穿上生物安全防護服。但據報導他們並沒有接觸武漢病毒所的任何科學家或研究資料,而這些證據對於排除病毒從這個實驗室洩露是必須的。

當時,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卻表示,“應該指出,病毒溯源是一個複雜的科學問題,我們需要為專家進行科學研究提供足夠的空間。”他補充道:“中方將繼續本著公開、透明、負責任的態度與世衛組織開展合作,為更好的防範未來風險、保護各國人民的生命健康做出貢獻。”

本文作者詹妮弗·格裡芬(Jennifer Griffin)目前擔任福克斯新聞頻道的國家安全記者。她於1999年10月加入福克斯新聞頻道(FNC),曾擔任駐耶路撒冷記者。你可以關注她的推特@JenGriffinFNC。

文章來源: https://www.foxnews.com/world/top-state-official-coronavirus-bioweapon-accident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