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鮑瓦德:封鎖使世界各地的民主政體崩潰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Layka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樹人
審核:康州盤古農場-轟炸機

據《零對沖》泰勒·德登(Tyler Durden)2021年3月12日報導:

由詹姆斯·鮑瓦德James Bovard通過美國經濟研究所撰寫

儘管政府認真跟蹤了歸因於Covid-19的死亡人數, 但卻很少有人意識到由於大流行而採取的嚴厲措施對世界各地的民主造成了怎樣的破壞。緊急聲明已授權總統和其他政府官員奪取以前禁止他們使用的巨大新權力。

政府官僚成為了一個新的神職人員,僅通過對未來的危險進行可疑的統計推斷,就可以使無限的犧牲神聖化。

10月,自由之家發表了一份報告,“ 封鎖之下的民主– COVID-19對全球自由的影響,自大流行開始以來的警告說,“ 80個國家的民主和人權狀況已經惡化了。” 該報告的合著者莎拉·普魯奇(Sarah Repucci)警告說:“政府對這種大流行的反應正在侵蝕全球民主的支柱。” 濫用權力得到推動是政府官員被賦予了他們聲稱為了確保人民安全所需的一切權力。

當大流行到達美國時,許多州的州長都做出了回應,相當於投下了反向中子炸彈的轟炸,這種雖然破壞經濟的東西,或許可使人類免受傷害。。 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莫(Andrew Cuomo)為此設定了標準,他即刻宣佈自己有權為自己所在州的居民施加“挽救一條生命”的任何負擔。。 密西根州州長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禁止任何人離開他們的家探望家人或朋友。 洛杉磯市長埃裡克·加塞蒂(Eric Garcetti)禁止人們在外面散步或騎自行車。 由於封鎖,造成超過一千萬個工作崗位的流失,這是去年美國為什麼平均壽命出現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跌幅的主要原因。

澳大利亞施加了一些最嚴厲的限制。 8月,維多利亞州規定晚上8點至淩晨5點,墨爾本地區宵禁,並禁止人們的活動範圍超出其住所三英里以外。 維多利亞州州長丹尼爾·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頒佈法令:“ 昨晚睡覺的地方將是你接下來六個星期的住宿地點。” 自那以來,墨爾本一直受到多次封鎖的打擊。

英國釋放了一些最荒謬的限制。 6月,該法案禁止居住在不同住所中的夫婦在室內做愛。 《獨立報》(英國)指出:“ 在外面發生性行為的人,可以根據既定的法律來對違背公序良俗和不雅曝露的行為進行懲罰。”史蒂夫·沃森(Steve Watson)在1月份的《頂峰新聞》(Summit News)報導中說,英國內閣大臣“已經在私下辯論,以防止人們在街上和超級市場互相交談,甚至阻止人們每週從超過一次以上的外出,並實行宵禁。” 英國疫苗部長納迪姆·紮哈威(Nadhim Zahawi)擔心:“我擔心我所看到的一些公園社交互動的照片,如果你必須運動,只能出去運動。” 顯然,要與Covid戰鬥,必須有全國的默許。峰會新聞(Summit News)指出:“員警還要求有新的權力以使他們可以強行進入涉嫌封城規定者的房屋。”英國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喬納森·桑普頓(Jonathan Sumption)上個月抱怨說:“出國旅行被禁止,因為我們不知道潛伏在那裡的是什麼突變,因此把我們變成了一個隱士島。這些政策的邏輯是,我們必須永遠被封鎖,僅僅因為世界是一個危險的地方。”

紐西蘭已採取四次封鎖行動,以從島上消除該病毒,反復將在首都的居民軟禁。 10月,政府宣佈將為任何檢測呈陽性但拒絕服從政府命令的人建立“隔離中心”。 一個推特的大咖嘲諷道:“紐西蘭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從禁槍變成了集中營。”

在某些發展中國家covid的恐怖更加嚴重

在烏幹達, 正如經濟學家報導的那樣,國會議員法蘭西斯·紮克(Francis Zaake)在大流行封鎖期間向其最需要的選民運送了食物。 但是,“烏幹達總統穆塞韋尼(Yoweri Museveni)下令,只有政府才能提供糧食援助。 穆塞韋尼先生威脅說,任何其他這樣做的人都可以被指控犯有謀殺罪,因為他們可能會無序地這樣做,吸引人群,從而傳播冠狀病毒。”

員警和士兵強行進入紮克(Zaake)的房子,“將他拖入一輛貨車,並把他扔進牢房。 他說,他們毆打,踢傷並割傷了他,壓碎了他的睾丸,向他的眼睛噴了一種致盲的化學物質,稱他為狗,並告訴他退出政治。 他聲稱有人嘲笑:“我們可以對你做任何我們想做的事,甚至殺死您……沒有人會為你示威,因為他們處於封鎖狀態。”

在肯亞,員警在據稱違反封鎖法令的殘酷鎮壓中殺死了至少15人。 大赦國際宣佈,由於“依賴系統性腐敗的[員警]服務人員中普遍存在的有罪不罰文化,Covid-19大流行為員警提供了“完美的暴風雨,肆無忌彈的大規模暴力”。

許多國家的新聞工作者如果破壞了政客們在製造恐慌上的專利,,他們就會有生命的危險。 自大流行開始以來,近一百個國家對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施加了新的限制。 自由之家報導:“政府頒佈了新的立法,禁止傳播有關該病毒的’假新聞’。 他們還限制了新聞發佈會上的獨立提問,中止了報紙的印刷,並封鎖了網站。” 新聞自由的非營利組織記者無國界組織警告說:“通過各種專制手段……大多數政府無法抵禦這樣的誘惑,即使官方管道成為唯一可信和權威的資訊來源。” 許多政權已經擴大了“假新聞”的定義,以證明鎮壓是正當的:

  • “在衣索比亞,錯誤資訊的定義是如此廣泛,以至於賦予當局自由裁量權去宣佈任何資訊均為假。”
  • •              “在印度,埃及,波劄那和索馬裡,只能發表有關該主題的政府聲明。”
  • •              “在柬埔寨,政府賦予自己法律上的權力,禁止發佈“任何可能引起動盪,恐懼或混亂的資訊。”
  • 在盧旺達,經營YouTube新聞頻道石間電視臺(Ishema TV)的記者因違反Covid封鎖規定而被監禁。 無國界記者組織指出:“在他被捕時,他正在報告封鎖對人口的影響,並對實施封鎖的士兵的強姦做了調查指控。”
  • 在辛巴威,據《經濟學人》報導,,任何“發佈或散播有關官員的‘虛假’資訊,或防礙對大流行病做出反應的人,都將面臨長達20年的監禁。”
  • 在坦尚尼亞總統公開譴責Covid-19“西方陰謀”之後,坦尚尼亞經受了審查浪潮。“在發佈了有關Covid-19的故事之後,包括該國主要的斯瓦希裡語報紙姆瓦南奇(Mwananchi)在內的幾個新聞機構都被關閉了。其他的則在發表了激怒了當局的有關該主體的報導後被迫發表道歉。”《無國界記者》指出。
  • 在泰國,大赦國際報導說,“當局正在起訴社交媒體用戶,他們在一次有組織的鎮壓異議人士運動中批評政府和君主制,而新的COVID-19限制正在加劇這種異議。 當局沒有浪費時間使用現有的壓制性法律來審查與COVID-19相關的’虛假’通訊。” 對於任何發佈被官員們裁定為“在公眾中有能力引起恐懼”資訊的泰國新聞工作者或媒體,泰國政府將判處其五年監禁。

“政府最瞭解”是世界各地頒佈的任意法令的代名詞。 美聯社在一月份的一篇文章中解釋了為什麼加州人無法獲得決定其自由命運的資訊:“州衛生官員說,他們依靠一套非常複雜的衡量標準,如果將這些資訊公開,就會造成混淆並誤導公眾 。” 但是,許多由資料驅動的獨裁政策都依賴於虛假的,政治化的或可笑的不準確資料。 在喬·拜登就任總統的那天,世界衛生組織改變了定義Covid病例的檢驗標準,保證報告的“病例”少得多,這使過去10個月的資料成為笑話。

大流行的先例對全球的自由構成了長期的危險。 自由之家預計,“對COVID-19的官方回應為政府的過度行動打下了基礎,其在未來幾年會影響民主。” 從大流行開始就可以預見這點,但是某些西方國家的媒體是消除政治權力限制的最大啦啦隊。 在大流行期間擴散的保密性將使公民更加難以意識到他們受到了多麼嚴重的不當管治。

展望未來,許多國家的公民可能會喜歡美國政治中的這一古老諺語:“憲法並不完美,但比我們現在擁有的更好。” 聯邦法官威廉·斯蒂克曼四世(William Stickman IV)在9月份宣佈:“在一個自由社會裡,大範圍的全民封鎖是對自由定義的嚴重翻轉,,以至於幾乎被推定為違憲。” 但是,除非最高法院做出類似的嚴厲裁決,否則只要政客們能夠以某種新的威脅讓足夠多的公民感到恐慌,封鎖都可能再次發生。

對全世界飽受封鎖之害的民眾來說,明智的做法是留意湯瑪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在1798年提出的警告,即“廣義政府是授予它的權力範圍的唯一法官”這一教義,授予它的權力的程度無非是缺乏專制;因為管理政府的人的酌處權而不是憲法的自由裁量權是衡量他們權力的標準。” 這場流行病痛苦地說明瞭政府官員如何總能捏造資料以證明他們渴望發佈的任何法令是合理的。 而且,無論政府政策造成多少不必要的死亡和破壞,都可以歸咎於那些被標記為奶奶殺手的封鎖反對者。

拜登(Biden)政府正在復興美國在全球範圍內爭取民主化活動。 但是,無論其如何聲稱這些強制措施的必要性,人們都應該從Covid-19鎮壓行動中獲得警示,即警惕壓迫性政府。 世界不再需要籠子裡的民主國家,即公民的選票只指定給將其軟禁的人。

文章來源:

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bovard-lockdowns-wrecked-democracy-around-world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