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在對華的每一次模擬戰爭中都不斷失敗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 YY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 TrueSky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 – 山東老爺們

據《零對沖》泰勒·杜登(TYLER DURDEN)援引 SouthFront.org   2021年3月14日報導

 2020年秋天,美國空軍進行了一場對中共國的模擬戰爭,這場模擬戰爭設定在未來的10年。它始於一種生化武器,這種生化武器可以迅速的攻擊美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軍事基地和軍艦。而後,中共國進行了大規模的軍事演習,邪惡的去訓練部署龐大的入侵力量。模擬最終以中共國用導彈襲擊了該地區的美國基地和軍艦,和對臺灣島的閃電空襲和兩栖攻擊而告終。中共國在很短的時間內贏得了勝利。

據報導,這是秘密戰爭的一部分,具體細節正在揭秘。

大約在同一時間的在現實生活中,在2020年9月,實際的中共國戰鬥機,朝著臺北方向,故意飛越以前很少越過的臺灣海峽中線,達到“空前的40次飛行,並對臺灣島進行了模擬襲擊”,臺灣總統称之為“令人不安的”。

中共國空軍發佈了一段錄影,顯示一架能夠攜帶核武器的轟炸機,對美國太平洋島國關島的安德森空軍基地進行了模擬攻擊。

這個像好萊塢大片一樣的宣傳視頻的標題是戰爭之神H-6K(轟炸機)繼續進攻!

在COVID-19 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中共國的前進趨勢和美國的退步趨勢得到了加速。

本月,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發佈了一份特別報告:“美國,中共國和臺灣:預防戰爭的戰略。”

結論是,臺灣“正成為美國和中共國之間可能發生戰爭的世界上最危險的爆發點”。

在參議院的證詞中,美國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大衛森(Phil Davidson)警告說,他認為中共可能“在這個十年內,實際上是在未來六年內”試圖吞併臺灣。

另外,一個中共國智囊團最近將美中關係的緊張局勢描述為自1989年天安門廣場屠殺以來最嚴重的緊張局勢,並建議共產黨領導人為與美國的戰爭做準備。

顯然,許多美國人沒有意識到,五角大樓經過多年的機密戰爭模擬,強烈暗示美軍將輸掉那場戰爭。

美國空軍負責戰略、整合和需求的副參謀長、中將克林頓·海諾特(Clinton Hinote)將軍在接受雅虎新聞獨家採訪時說:“十多年前,我們的戰爭模擬表明,中國人在軍事能力的投入方面做得很好,這將使我們首選的遠征戰爭模式變得日益困難,在這個模式中我們將部隊向前推進並從相對安全的基地和庇護所中開展行動。” 

海諾特說:“到那時,戰爭遊戲的趨勢不僅是我們輸了,而且輸得更快了。” 在2018年戰爭遊戲結束後,我清楚地記得我們的其中一位戰爭遊戲大師,站在空軍部長和參謀長面前,並告訴他們我們再也不應玩這種中共國對臺灣發動進攻的戰爭遊戲情景了 ,因為我們知道會發生什麼。如果美軍不改變路線,那麼最終的答案就是我們將很快失敗。在那種情況下,一位元美國總統很可能會得到一個幾乎木已成舟的既成事實。”

拜登政府最近宣佈了一個新的五角大樓特別工作組,以審查美國對華的國防政策,由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丁(Lloyd Austin)領導。

臺灣日益惡化的安全將是新工作組的主要重點。

海諾特說:“順便說一句,中共國的三個常規戰爭計畫是圍繞臺灣情況而制定的。”

“他們正在為此計畫。臺灣一直是他們在考慮的。”

無論如何,每一個以臺灣為主角的戰爭模擬都以美國失敗而告終。

蘭德公司高級分析師,前國防部軍力部署副部長助理大衛·奧赫曼納克(David Ochmanek)表示:“多年來,我們每當模擬與臺灣發生戰爭,我們的藍隊都會以失敗告終,因為在這種情境下,時間是寶貴的商品, 中共國擁有距離和軍事能力的優勢。對於藍隊的美國軍官來說,這種失落的失敗是一種發自肺腑的體驗,就其本身而言,戰爭遊戲一直是一種提高意識的工具。但是美國軍方仍未跟上中共國的發展步伐。因此,我不認為我們目前的情況比十年前剛開始更加認真應對這一挑戰時要好得多。”

問題的部分原因是中共國推進了A2 / AD戰略,而五角大樓則在過去的20年中很大程度上被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反恐和平叛戰爭分散了注意力。

北京當局也將注意力精准聚焦在臺灣和地區霸權上,而美國軍方必須在全球範圍內投射力量並為潛在的衝突局勢做準備,這給五角大樓帶來了奧赫曼尼克所說的“注意力不足症”。

最後,常年獲勝者的自滿使美國高級軍官很難相信另一個國家敢於同他們較量。

奧赫曼尼說:“我的回應是,中共國日益增強的軍事信心體現在對鄰國的不斷增加的好鬥態度,解放軍侵犯臺灣和日本領空的頻率越來越高,以及對南中國海其他鄰國的欺淩 。與十年前相比,在習近平的領導下,此類挑釁急劇增加,我認為這是基於他的信念,即從軍事上來說,中共國現在已經足夠強大,可以對我們提出可信的挑戰。”

在最近的戰爭類比中,五角大樓測試了在許多情況下還在籌畫之中的潛在能力和軍事概念的影響。

代表美國部隊的藍隊採取了更具防禦性和分散性的姿態,在與代表中共國的紅隊發生衝突時,減少依賴大型脆弱的基地、港口和航空母艦。

該戰略強烈支援大量遠端機動打擊系統,包括反艦巡航導彈電力,機動火箭炮系統,無人微型潛艇,地雷和用於防空的堅固地空導彈電力。預警和準確情報的監視和偵察功能十分重要,可以使美國決策者更快地做出決策,而功能更強大的指揮和控制系統則可以協調更多分散力量的行動。

海諾特說:“我們創建了一支以適應性強為核心的部隊,紅隊對該部隊進行了調查,並知道將其擊倒將需要大量的火力。”他說,戰爭演習的最大深刻見解是在隨後與扮演解放軍最高統帥的紅隊負責人交談時揭示的。

海諾特回憶道:“紅隊負責人是國防部在這些戰爭遊戲中經驗最豐富,最積極進取的軍官,當他最初觀察我們在臺灣和該地區的防禦姿態的彈性時,他說,‘不,我不是要攻擊’ 。 如果我們設計一支能夠造成這種程度不確定性的軍事力量,並使中共國領導人質疑他們是否能在軍事上實現目標,那麼我認為這就是未來的威懾力。”

海諾特清醒地指出,在最近的戰爭模擬中測試的藍隊力量態勢仍未反映在當前國防部的支出計畫中。

他說:“我們開始瞭解要實現國防戰略目標需要什麼樣的美國軍事力量。但這不是我們今天正在計畫和建設的力量。”

也許有一天,美國會在對中共國的模擬(戰爭)中勝出。

文章來源: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us-keeps-losing-every-simulated-war-game-against-china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