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之聲】黑暗啓示錄(一)

作者:紐約香草山福音部 山城小哥

在托爾金的小說《指環王》裏,中土世界的人類在經過艱苦戰鬥,付出巨大犧牲以後,終于擊敗了黑暗魔君,消滅了它在地上的黑暗國度。然而若幹年後,正當遠方夏爾的人們在大享平靜安逸時。黑暗悄悄地籠罩了東方,短時間內迅速崛起成一股讓人類近乎絕望的強大力量,蓄勢待發,意圖吞滅世界。而這個時候,人類世界卻還在爲了各的自利益吵成一團,甚至有的人類加入了黑暗的陣營.…

巧合的是,就在這小說完成後不久的現實中,共産主義這股黑暗勢力迅速在東方崛起,像毒瘤一樣迅速蔓延,全方位地毀壞著人類。到如今,它已把全人類推到了生死邊緣。 

今天,我以一個基督徒的身份從曆史淵源來簡單說說共産主義爲什麽偏偏能在東方特別是中國這片土地上紮根,並開枝散葉。我們好一同警醒,勿蹈覆轍。

在中國主流的史書和傳說裏,中國夏以前的君主大多都被描繪成近乎完美的聖人,專制權力甚至通過禅讓交接。可是先秦魏國史書《竹書紀年》卻給我們描述了另外一種曆史,裏面記載的上古史與《史記》等主流史書完全不一樣。例如《史記》記載堯舜禹之間透過禅讓來傳位,而《竹書紀年》卻記載舜和禹都是透過政變奪取王位的。世傳周武王因爲商敗壞而討伐之,而事實是周武王乘纣王主力東征東夷,進而偷襲商都……

問題來了,那麽到底哪種敘述更接近事實呢? 其實商周以前的曆史,由于缺乏文字記載,因而遠不如考古發掘證據可靠。現今我們在黃帝時代的石峁遺址城牆裏,發現了打生樁這種恐怖的習俗。在許多夏商時代的古墓和遺址中。我們發現了殘忍的活人陪葬,活人祭祀。首先不管那些受害者是什麽身份。我們在這些事實中看到的本質是人的極度自私,爲了滿足自己的利益和幻想而不惜讓他人喪命,人對人無底線地殘忍。這樣的時代的統治者,會禅讓?會是所謂的明君?我絕不相信。

由此可見,那時候我們的祖先,雖然還意識得到有神的存在,有所謂的”信仰”,但是他們敬拜的卻是假神,本質是一切以自己的欲望和幻想爲中心,以自己爲神,像《聖經》裏說的,是在拜鬼魔,拜自己的肚腹和欲望。公義和憐憫,愛人之心因著不認識真神,早就被丟到了一邊。

如今想來,之所以古代帝王和現在的中共都要美化和塑立遠古明君,目的是一樣的,無非是爲了證明自己權力的合法性,向百姓灌輸”聖人”存在的這個幻想,然後說自己就是那樣的”聖人”,以確保自己的權力的穩固,和隨權力而來的利益。而耶稣基督卻大聲告訴世人”一個義人也沒有”,徹底根治人類的明君、偉大領袖妄想症。這也是爲什麽世上的君王和臣宰要一起來抵擋耶稣的一個原因吧。

周滅商分封諸侯以後,各諸侯國都是實際意義上的獨立國家。地方自治度較高,華夏族人有比較大的遷徙、造兵器、以家族爲基礎組織地方武裝等等自由。從《詩經》可以看出,那時候雖然王室階層荒淫,但民風還十分淳樸、忠厚,武勇而且榮譽感極強。西周王室在荒淫無度中被犬戎族擊潰後,過渡到了東周年代,隨著周王室實力的衰落,開啓了諸侯爭霸的時代。

 起初,因爲諸國並立,權力因此受到制衡,各諸侯國彼此之間也還要遵循一些規矩和禮儀制度。即使像齊桓公這樣的霸主,也要做做樣子裝點門面收買天下人心,出兵幫幫小國抵抗侵略,維護一下各國秩序和對周的禮儀,即使是有野心也要得包裝一下。隨著霸權爭奪越來越激烈,戰爭越來越血腥殘酷,諸侯們明顯慢慢開始失去了以前的那種貴族氣質。一個例子是宋襄公和楚軍對戰,襄公部下勸他在楚軍渡河之時出擊,以擊敗楚軍,襄公卻說那不是君子所爲,要等楚軍渡河列陣以後再戰,結果宋軍大敗,被天下笑。從此那種在戰爭中講究君子風度、貴族風度的行爲淪爲笑柄,戰爭不再具有貴族競技性質。玩計謀、耍詐、不擇手段成了常態,一切以取得軍事勝利爲目的。

終東周之世,僅僅春秋二百四十二年間,就有三十六名君主被臣下或敵國殺死,五十二個諸侯國被滅,有大小戰事四百八十多次,甚至爲繼承王位而兄弟互吞也是家常便飯。而到了戰國時代,如《史記》上所記載,動不動就是哪國攻取了哪國的哪座城,哪塊地,斬首多少萬。

在這種冷酷、血腥而且無休止的權力爭奪中,統治者考慮的只是如何確保自己的權力和軍事力量的強大,以免自己的政權被他國攻滅,或者被臣下篡奪。這深深地敗壞了華夏民風,以至于秦末陳勝吳廣終于喊出了積累在民間幾百年的心聲”王侯將相,甯有種乎?”也就是說絕大多數人都已經默認了:人人都可以憑借武力做王,奴役魚肉自己同胞。這定義了以後中國的一切革命(爆料革命除外)的真正本質:換人做皇帝。而且更嚴重的後果是,秦王圖強,爲了取得軍事力量上的優勢,開啓了商鞅在秦國的變法。

(未完待續)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