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6日 文貴先生蓋特 5

編輯整理: 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文惜)

3月16日:發完上個蓋特.去參加,另外一個律師會議的新的信息的報告,7哥正在以自己的身體和生命……來向美國和西方驗證共產黨在西方法院.律師事務所.檢察官.政府監管機構的B.G.Y,的所有的真相,正在開始形成以揭開司法腐敗滅共的新篇章……!

【2021年3月16日】文貴先生蓋特原文

【2021/03/16】視頻文字

哎呀,我的媽呀!剛剛地,給你們發完蓋特以後,(我)就到那兒去視頻會議去了。剛剛地—你說這—G-Club所有的律師給我發緊急會議。兄弟姐妹們,人家給我警告,說:“你們要這麽弄的話,我們就不跟你玩兒了!”這G-Club,我一分股也沒有,咱沒有決定權!知道嗎?包括G-TV,兄弟姐妹們,咱沒有決定權!你看,你七哥是一個host,是吧?是一個設計師、主持人,咱別把人家都嚇得不給咱玩兒了,兄弟姐妹們!人家說(咱們戰友)完全是、絕大多數是不按正規(要求)填文件!人家說:“我們不接待你這個客戶了!”咱讓人家喜歡咱,不行嗎?是不是,兄弟姐妹們?拜托了,拜托了!

剛才那邊很激烈!我剛才發完那個蓋特以後,人家律師老提醒我—你說我這脾氣吧,(人家)提醒提醒我,我就受不了了,好像羞辱了我一下。人家告訴我:“Miles,我要告訴你,以律師的身份告訴你:這樣的客人,我們是不歡迎的!你要這樣弄的話,我們就不跟你合作了!你沒有決策權,你不是股東,你不是董事會成員!”你說—大家都得—你沒辦法—咱得遵守規則,咱得尊重人家西方的法律嘛!是吧,兄弟姐妹們!

你看那個,包括G-TV那個重建的這些,人家律師(每天)二十四小時,真的是七天的工作,大量的律師費的誕生,人家就是(要)想盡一切辦法能成就咱們所有,特別是VOG,被VOG、鳳凰城騙的這幫人,“九指妖”這幫孫子太壞了!人家(在)想盡辦法往那兒推咱,咱在使勁往裏推戰友,這跟那擠印度火車似的,一個也不想落下。但是,不容易啊,兄弟姐妹們!希望大家(遵守規定),拜托了!不要(認為)這個(是)小事啊,這些律師,他就怕擔責任,你又沒轍,是不是?你等咱們這個事兒過了,滅了共了,七哥能說了算的時候,我才管他那個的!是吧?但是,現在,拜托兄弟們!咱一定要按規矩來,這是一個。

第二個,兄弟姐妹們,一定和農場保持聯系,保持信息的更新!我們各農場對信息的更新,實在太差了!其很多農場主回去以後,傳達的信息,完全是牛頭不對馬嘴的!—牛頭就不能對馬嘴,是吧?那麽,我們現在是希望各農場盡可能地你們建立自己的WhatsApp群,咱們的準農場和批準的農場,全部都把我加進去,我都願意加進去。然後,咱們聯盟委員會,一定要盡可能地把所有WhatsApp群全部加在一起,盡可能歸到幾個大群,然後所有的聯盟委員會二十四小時,所有的信息盡快地更新。咱不要走到哪兒,都讓他煩咱,咱拿著錢(卻讓他)再煩咱幹啥呀?兄弟姐妹們!現在,關鍵,咱要走過這一步,走過這一座山,就來了個大坪草原;過了這個海,咱就到了咱們的聖地喜馬拉雅!在這之前,咱得忍氣吞聲。這是戰略的需要,這是戰略的需要!

好吧,兄弟姐妹們,沒辦法,七哥現在被共產黨給弄得—咱一分錢、一股也沒有,一毛錢也沒有!今天下午剛聽說,南區法院,竟然要判“船,必須回美國!”這船又不是我的,你要我(回),我說了算嗎?我說了不算啊!然後說:“你(船)不回美國,一天罰你五十萬美元!”那(船)不是咱的啊,是不是?咱也沒辦法呀,七哥現在窮得……別說五十萬美元了,五百美元,我也拿不出來啊!我現在都沒郭寶勝是有錢,是吧?但是,七哥早晚一天會有錢的!嗯,會有大錢,走著看!走著看!但是,需要兄弟姐妹們得先有錢,你們得有錢了,以後挨家敲門兒:“啊,給點兒!讓咱享受1.77的那一部分,行不行?”

“郭叔叔,搞笑!” 哈哈!哈哈哈!哎呀,我的媽呀!你們每天—我真想(讓)你們看看我每天過的啥日子,我特別享受這種……一停下來,我就不舒服,你知道嗎?(我)從小到大,都在挑戰中過日子,你不挑戰(就)沒意思了!是吧?

我看到共產黨的(這種)瘋狂、造假、威脅,律師……你都不知道它們有多敢造假!竟然聯通律師事務所(進行)一系列的造假!黑白顛倒,還有更多的事情發生!所以說,所有這些事情(都)讓我很高興,因為(我)會(從中)找出最終的“沼澤地”,找出“大魚”。最後,美國會從我的身上,開始另外一個戰場:美國的公檢法—法官、律師事務所、檢察官、美國的監管機構和政府,(到底有)多少人被共產黨滲透了!七哥以身釣魚,走著看! 對七哥來講,這是一個最佳狀態!

哎呀,我的媽呀!剛剛地,給你們發完蓋特以後,(我)就到那兒去視頻會議去了。剛剛地—你說這—G-Club所有的律師給我發緊急會議。兄弟姐妹們,人家給我警告,說:“你們要這麽弄的話,我們就不跟你玩兒了!”這G-Club,我一分股也沒有,咱沒有決定權!知道嗎?包括G-TV,兄弟姐妹們,咱沒有決定權!你看,你七哥是一個host,是吧?是一個設計師、主持人,咱別把人家都嚇得不給咱玩兒了,兄弟姐妹們!人家說(咱們戰友)完全是、絕大多數是不按正規(要求)填文件!人家說:“我們不接待你這個客戶了!”咱讓人家喜歡咱,不行嗎?是不是,兄弟姐妹們?拜托了,拜托了!

剛才那邊很激烈!我剛才發完那個蓋特以後,人家律師老提醒我—你說我這脾氣吧,(人家)提醒提醒我,我就受不了了,好像羞辱了我一下。人家告訴我:“Miles,我要告訴你,以律師的身份告訴你:這樣的客人,我們是不歡迎的!你要這樣弄的話,我們就不跟你合作了!你沒有決策權,你不是股東,你不是董事會成員!”你說—大家都得—你沒辦法—咱得遵守規則,咱得尊重人家西方的法律嘛!是吧,兄弟姐妹們!

你看那個,包括G-TV那個重建的這些,人家律師(每天)二十四小時,真的是七天的工作,大量的律師費的誕生,人家就是(要)想盡一切辦法能成就咱們所有,特別是VOG,被VOG、鳳凰城騙的這幫人,“九指妖”這幫孫子太壞了!人家(在)想盡辦法往那兒推咱,咱在使勁往裏推戰友,這跟那擠印度火車似的,一個也不想落下。但是,不容易啊,兄弟姐妹們!希望大家(遵守規定),拜托了!不要(認為)這個(是)小事啊,這些律師,他就怕擔責任,你又沒轍,是不是?你等咱們這個事兒過了,滅了共了,七哥能說了算的時候,我才管他那個的!是吧?但是,現在,拜托兄弟們!咱一定要按規矩來,這是一個。

第二個,兄弟姐妹們,一定和農場保持聯系,保持信息的更新!我們各農場對信息的更新,實在太差了!其很多農場主回去以後,傳達的信息,完全是牛頭不對馬嘴的!—牛頭就不能對馬嘴,是吧?那麽,我們現在是希望各農場盡可能地你們建立自己的WhatsApp群,咱們的準農場和批準的農場,全部都把我加進去,我都願意加進去。然後,咱們聯盟委員會,一定要盡可能地把所有WhatsApp群全部加在一起,盡可能歸到幾個大群,然後所有的聯盟委員會二十四小時,所有的信息盡快地更新。咱不要走到哪兒,都讓他煩咱,咱拿著錢(卻讓他)再煩咱幹啥呀?兄弟姐妹們!現在,關鍵,咱要走過這一步,走過這一座山,就來了個大坪草原;過了這個海,咱就到了咱們的聖地喜馬拉雅!在這之前,咱得忍氣吞聲。這是戰略的需要,這是戰略的需要!

好吧,兄弟姐妹們,沒辦法,七哥現在被共產黨給弄得—咱一分錢、一股也沒有,一毛錢也沒有!今天下午剛聽說,南區法院,竟然要判“船,必須回美國!”這船又不是我的,你要我(回),我說了算嗎?我說了不算啊!然後說:“你(船)不回美國,一天罰你五十萬美元!”那(船)不是咱的啊,是不是?咱也沒辦法呀,七哥現在窮得……別說五十萬美元了,五百美元,我也拿不出來啊!我現在都沒郭寶勝是有錢,是吧?但是,七哥早晚一天會有錢的!嗯,會有大錢,走著看!走著看!但是,需要兄弟姐妹們得先有錢,你們得有錢了,以後挨家敲門兒:“啊,給點兒!讓咱享受1.77的那一部分,行不行?”

“郭叔叔,搞笑!” 哈哈!哈哈哈!哎呀,我的媽呀!你們每天—我真想(讓)你們看看我每天過的啥日子,我特別享受這種……一停下來,我就不舒服,你知道嗎?(我)從小到大,都在挑戰中過日子,你不挑戰(就)沒意思了!是吧?

我看到共產黨的(這種)瘋狂、造假、威脅,律師……你都不知道它們有多敢造假!竟然聯通律師事務所(進行)一系列的造假!黑白顛倒,還有更多的事情發生!所以說,所有這些事情(都)讓我很高興,因為(我)會(從中)找出最終的“沼澤地”,找出“大魚”。最後,美國會從我的身上,開始另外一個戰場:美國的公檢法—法官、律師事務所、檢察官、美國的監管機構和政府,(到底有)多少人被共產黨滲透了!七哥以身釣魚,走著看! 對七哥來講,這是一個最佳狀態!

唔該哂!(怪笑,可愛!)


聽寫:康州盤古農場 (文朗)      
視頻文字發稿人: 意大利羅馬達芬奇農場 (TING GUO)

喜聯盟Gnews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