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將如何解決與中共的極端競爭


翻譯報道:Grace

責編:人間四月

圖片來源


據《外交政策》雜誌報道,華盛頓兩黨已經接受了中美競爭的現實。川普政府和拜登政府都承認與中共的這種競爭是一種 “極端競爭”。很多人對此給出了建議,但是,至今美國政府都沒有說明這種競爭最終可能會如何解決,也沒有確定勝利的理論。美國人民對中美之間的這種競爭感到了持續的緊張和危險。


中美緊張關系能否導致競爭共存?還是這種競爭必須通過中共的削弱或政治演變最終導致政權失敗?倡導競爭共存的人認為,美國最終可以改變中共領導人的想法,說服他們不要尋求地區優勢,不要打亂美國主導的亞洲和其他地區的國際秩序。有的人卻認為,如果美國能在一段時間內證明,它能在西太平洋地區保持有利的力量平衡,保持其關鍵的經濟和技術優勢,並團結相互重疊的國家聯盟來維護關鍵的規則和規範,那麼中共可能會采取不那麼好戰(和自取滅亡)的政策。


然而無論在哪種情況下,美中關系都不會是和諧的,軍事、地緣政治、經濟、技術和外交競爭是長期存在的。中共不僅在局部區域而且在全球範圍內都已經變得強硬,這一事實表明,中共政策的任何軟化在短時期內是不可能的。中國共產黨也許不再是馬克思主義,但它來自於同樣的列寧主義傳統,即把戰略欺騙、混淆意圖和其他詭計視為地緣政治競爭的基本工具。


競爭共存論認為,中美之間的競爭是嚴峻的,但並非不可改變。換句話說,一個強大的共產黨領導的中國最終可以與一個美國為首的民主價值占主導地位的世界秩序相協調。倡導該理論的人可能沒有意識到中國共產黨渴望對國際體系進行更徹底的修正,部分原因是它認為一個由民主超級大國領導的、以民主價值優越性為前提的體系是對其自身生存的威脅。回看中共在過去幾年中日益加劇的脅迫行為、對維吾爾族人犯下的駭人聽聞的罪行,以及在CCP病毒大流行發生之初完全不負責任的行為,都表明該政權的自我利益概念從根本上偏離了美國和其他自由民主國家所能接受的根本原則。


如果美國不能把美中競爭的戰略統一,那就是一個災難。戰略不只涉及確定今天采取的行動,也會有助於實現更遠的目標。不同的勝利理論可能會對雙邊外交和進攻性壓力在美國國家戰略中應該扮演的角色產生不同的概念。此外,如果美國公民不知道所希望的結果,美國公民將不知道如何衡量所用的政策方針的有效性。


到目前為止,由於美國在亞洲、歐洲和其他地區的許多盟友和夥伴仍在尋求避免在華盛頓和中共之間做出零和選擇,因此,團結這些聯盟的任務變得更加復雜。這些國家中很少有人會歡迎美國明確以中共政權失敗為前提的戰略;事實上,僅僅是在公開場合談論這種做法,就可能使其更難凝聚應對中共國挑戰所需的聯盟。因此,美國對競爭走向的評估仍有許多含糊不清的地方也就不足為奇了。

這個難題沒有簡單的解決辦法。最終,美國政府必須坦然面對其中共的戰略。如果美國官員在根本問題上軟磨硬泡,就無法凝聚起成功所需的國內承諾和資源。民主國家不能也不應該在私下裏維持一個戰略議程,而在公共和國際上又維持另一個戰略議程。從近期來看,可能有充分的理由強調建立反共聯盟所需的實踐性,從長遠來看,如果不清楚自己要實現的目標,很難看到美國如何贏得本世紀的決定性競爭。

評論:

目前美國的拜登政府在如何對待中共的問題還不是太明朗,從以前民主黨的一貫作法,競爭共存論恐怕是一直推崇的,因為沼澤地都不希望中共完蛋,因為他們也需要14億中國奴隸來吸血。但是如郭先生所說,病毒的事情改變了全世界,也越發讓更多國家意識到,民主自由體制的國家與中共就是你死我活的零和選擇,再不行動滅掉中共,中共的滅白計劃就會得逞,所有西方自由世界最後都會成為中共的奴隸,人類將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報道鏈接:America Will Only Win When China’s Regime Fail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3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