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314XII:Q&A關於養老關於離婚率高關於郭媽媽的信仰……

編輯整理:

華盛頓DC農場:于人令(文一);紐約香草山農場:<文V>🦅

倫敦喜莊園:胖丁;七哥聽寫組:黑鬱金香(文鬱);

紐約香草山農場:文兮(我❤戰友);日本東京方舟農場:山川異域

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3月14日 農曆二月初二 文貴直播:回憶慈母;談新中國聯邦人如何重建家庭文化;如何孝敬老人直播中談到了每個人都在探討自己的人生讓自己的生命豐富多彩;談到了郭先生家庭中的兒女不能談論評價父母私人生活的家規和家庭經歷等問題,本系列將根據郭先生在直播中談到的不同側重點逐一上傳,以下為本系列的第十二部分——Q&A關於養老關於離婚率高關於郭媽媽的信仰……

注:此部分根據郭先生提到的問題編者加上數字編號和問題,並在數字編號和問題下邊的問題部分以“Q——”標記,在郭先生的回答部分以“A——”標記據2021年3月14日 農曆二月初二 文貴直播:回憶慈母;談新中國聯邦人如何重建家庭文化;如何孝敬老人時間點3:02:05——

謝謝兄弟姐妹們,咱現在回答問題。我看看在哪看回答問題這是,已經11點了我的天呐!太多問題啦,我是看誰的呢這是啊?木蘭你給我發過來一些吧。發一些過來吧。我別往上邊倒騰啦。咱這樣吧,我先從這個留言這塊看一看啊。

1、Q——紅頭鷹:很多孩子被老人帶大,跟父母關係不好。父母責怪老人沒教育好,孩子維護老人,對父母極差。結果三方打架,不可開交,家庭如同地獄。

A——現在一對年輕的夫妻要養8個老人,這就是我們要解決的問題呀,新中國聯邦要解決的問題。

2、Q——王岐山來挺郭:我親愛的文貴叔,高處不寒,離婚率大增。

A——這個離婚對養老真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啊,太可怕了。

3、Q——請郭先生講講母親信仰佛教是家傳嗎?和藏族血統有關係嗎?謝謝。

A——我想告訴兄弟姐妹們,我母親信的教啊,嚴格講叫歪門邪道教,哈哈。她老人家又拜菩薩,還拜佛祖,家裡供著到處是財神,我老家她還建了娘娘廟,泰山娘娘廟。然後我們家灶王爺那塊兒還貢著灶王神,然後呢還供著祖神。我娘基本上是道教和佛教。

經常是突然不知道她哪個孫女啊、孫媳婦冒出來也是耶穌上帝她也說。所以我娘是典型的萬神萬佛教。啥關係沒有,就是咱們山東人的家裡邊都是信神信佛的,相信、深信不疑。在我母親身上你能看到,中國人從骨子裡邊是敬奉上天的,是敬奉上天的。所以說共產黨這個王八蛋這個流氓來了以後就徹底把中國人一切都毀了。

4、Q—— 第二,這是誰寫的?七哥,在中國,人心已經被CCP污染太嚴重了。現在孝敬老人已經是比較稀有了。我想問的是,人心難移,咱們新中國聯邦以後如何建立……?

A——這個已經說過啦。

5、Q——郭先生請您講講父母不願意出國,應該如何應對?

A——孝順,孝順,啊!老人不願意出國基本上你要有一個科學的判斷,如果你的老人的年齡和身體狀態、適應能力和你經濟條件足夠的情況下。這說白了,就是連騙加哄得把他們弄到國外來。

到外國來,他老人家來了以後,就是連騙加哄也得把他們弄過來,這個不可能說服。我認為這個說服就是很無聊了,就像當時我爹我娘,我接到鄭州的時候,接到跟著我的時候。我爹我娘他們肯定不去,就在老家,對吧?

我記得我很小的時候,大概在我七八歲吧,也就是1977年毛澤東死的前一兩年的時候,就是我聽到我幾個哥哥在討論我爹我娘老了怎麼養。我從炕上直接就爬起來了,我說老了我養。我哥想輪流養,這幾個哥哥輪流養。我爹我娘還說看牆頭記,別把老爹老娘放牆頭上去,我說我養。結果讓我五哥把我指著頭說一頓,你個瞎話精,你學都上不好,他是考師範大學出來的,然後呢我考試,他一看我考試亂七八糟天天打架。指著我,你還養咱娘勒,你能把你自己養活都不錯了。

在那時候就嚴重地刺激了我的心靈。為啥我不能養我娘?不能養我爹?所以我當時接我爹我娘,二話不說,我說娘咱得準備一下,咱得搬走啊,跟我走。那時候我已經從看守所出來,我說老人你也不能再待在家了,你也不能再回東北。

因為在我被關起來的時候,我父母又,我母親回到了東北,在東北那塊住了一段時間,在我哥那裡。那麼我娘願意獨立相處,是我哥租了一個房子讓我娘住在那。我回來以後我說,娘,你得跟我走。那我娘肯定不走,我娘她就喜歡在老家和我爹,那簡直是不行了。我這一點就是我很強橫的,二話不說,我叫你七嫂車開好,我說老娘上車住兩天去,立馬就走啦。

到那以後,過一段就要回家,一直到我老娘過世前,跟我老娘談條件最多的是老人過一段就想回家,過一段就想回家,幾乎是哄我爹我娘最好的一個利器——讓你回老家,這個沒有問題的。就要她必須適應,她回老家待一段時間,她自己都想回來。她也受不了這個借錢呐,那個什麼孩子安排工作呐,那個什麼要出國呐,那個什麼要換外匯呐,煩都煩死了。她就回來了,人性它永遠是這樣的。關鍵是你得給他尊嚴、得給他空間、得給他溫暖,是吧?

6、Q——七哥,可否講講你母親在看到你一步步成長壯大,走上巨額財富,過上人上人的生活後,老人家對您的態度和看法或者支援方式等方面,是否有什麼變化和軌跡嗎?我知道母親對子女的愛都不是受物質影響的。只是想體會一下你母親看到你如此成功時,理解一下她老人家一直以來以你為傲的心情。可以想像您母親有可能像大觀園裡賈母一樣,是一個大家庭的主心骨。謝謝你七哥。

 A——這位戰友問的問題呀,實際很容易回答。自從我過上,我從小就不是個省油的燈。我從十幾歲就是,已經是完全不一樣,我母親,我給大家說過說,自從我會說起,老郭家的命運就變了,我母親看到我這個物質生活,車啊,我買一台車我娘就嚇的哆嗦好幾天恨不得,天天說,咋又買車了,小兒吶,又買車啦。這哪個來的錢呐? 咱一個車不夠用呢? 咱別犯法呀。啊,這錢哪來的,這一個車不行嗎這,這花那些錢。

 就你買個車能把她嚇的幾天過不來勁,你看我又我搬家房子。咋這又搬家了? 這是這哪來的錢呐? 我娘是永遠,她這一輩子就是窮起來的,你買兩西瓜,她問你為啥不買一個西瓜,是吧。你看你穿新衣裳,給她買衣裳,哎喲,這多少錢啊? 我所有的衣裳衣服買回去,我說:娘,20塊錢這件衣服,這件衣服,送的。哎呀,高興了。那也不要買那麼多嘛。從來沒敢說過百的衣服,後來有些她兒媳婦跟她說,這一套衣服一件衣服好幾千,哎呀老人家受不了,但是買得多了她就嘟囔嘟囔就過去了。

就是所有我的財富和我的成功,給她帶來的沒有一分驕傲感,全是恐懼,全是壓力,這就是中國人的悲哀,因為她從小長大的環境裡面, 所有她看到的有錢的人,包括她的家人是地主,全都被共產黨殺的殺、抓的抓。所以她掛在嘴邊,永遠說一句話,孩子啊夠吃夠喝就行了,咱要這些錢幹啥呢?

她覺得,你住大房子、你有錢、你有車,你早晚就被抓和被殺。就她這個思想是嚴重的影響了我的,我跟她多次交流過,我說,娘為什麼你老是這麼想問題,我說兒子的錢乾乾淨淨,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我說咱們這稅的問題,我給你保證娘我說,咱這交稅是第一重要。

我娘永遠告訴我說,這個國家這個共產黨,殺了那麼多地主、抓了那麼多人,誰把它咋的啦? 這個國家是槍打出頭鳥,你有這麼多錢你有這些東西人家不妒忌你嗎? 你這個脾氣又不好,這哪有地方說理去啊孩子? 沒說理的地方,咱夠吃夠喝就行了吧。所以,只要聽說我幹什麼大事了,老娘就會嚇得哭,第一時間,我娘上香去了,所以我你發現只要聽說我有錢了,或者哎呀聽說這個文貴現在買了個什麼公司,現在買了哪塊地了,哎呀哇老娘馬上上香去了,哎呀,這保佑我孩子吧,什麼什麼,安全。就是所有我的財富和成長帶給她都是恐懼。

當時奧林,我覺得特別有意思2001年奧運會,當天晚上走在天安門大街第一個就是我,我在國貿飯店就是香格里拉大飯店1樓,大**大電視,在一樓大堂,就我們這些人旁邊都滾一邊去,我們看直播,奧運會申請成功。我當時是在醫院輸液,拔了吊針,在現場,我這到現場給我輸液去,我就開著車,寶馬L7 加長版,唱著我就喊,拉笛兒,我說你們咋就不高興啊奧運會,(其他人)啊就高興,我那塊地就漲了大家知道就漲了上千倍啊,是吧,哎喲壞了我接我娘電話,孩呢,聽說了,咱這個你這個地值錢了,你還在醫院裡面,你這個麻煩大了,誰不想搶走你的地啊? 你就趕快賣了吧。你說我正高興著呢,老太太給我來一個這個。我說:娘,你別這樣行不行啊? 唉那個幾頭掰撓的。但是現在你想想老娘說的對不對啊, 沒多少天王岐山劉志華這王八蛋就給弄走了,就她的預感是對的,是吧。現在你看我老娘的擔心,都發生了。

有時後我帶朋友回家,回家以後,我說,娘你看這誰誰誰,朋友啊。(郭母)哪國的? 我說:這是香港的。(郭母)啊,這不錯,哎呀好好好。(朋友)問老人好。 我說,(郭母)這是哪的?廣東的老闆。(郭母)哎喲,你可得小心啊孩呢,趕快弄點錢,在外國,把孩子弄外面去吧,可別呆在這。她就害怕,她就認為在中國有錢是災難,有錢是錯誤。她見任何當官的,我娘從來沒有一個對,我娘就永遠說:千萬別當官,千萬別當官。因為她老家裡面那些,她親身看到當官的人,被整死,我娘親身多次看到日本人殺中國人,她幾次差點被日本人給提溜出來,她的親姥姥就被日本人拿著刺刀給找出來,但是沒殺她也沒奸她,把她姥姥的一個妹妹,給輪奸、強姦,最後從陰道裡面拿刺刀給挑了,她親眼看見,她說我就幾次差點逃不過這個劫,臉上抹著灰,但是日本人也沒那共產黨這麼害怕啊。她說共產黨搞土改的時候那人死的、抓的,她說它鬥的,她說那脖子、胳膊擰斷,所以她恐懼。

所以戰友你問這問題很好,所以我就大不孝嘛。沒給父母帶來任何安全,我父母從來沒享受過所謂的財富和成功,包括到盤古到裕達吃飯,我們過那麼大的壽,你能感受到老人的眼神一直在恐懼中,現在我想想是很無知的,我是給她過了大壽了,但是老人家接受不了,她是在恐懼中,嚴格講她是個被愚弄者,她不想讓你孩子過這個壽,我現在我特別能理解,她坐在那個舞臺上,享受著這個所謂的超級大壽,結果我娘過完大壽了,中紀委把我給抓了。有人告狀說我,說鄭州市王有傑,給我送了兩袋黃金,一袋60公斤,你說這王八蛋你說有多不要臉。六十公斤你咋拎的? 還有人說親自看見,結果中紀委抓我的時候,把我弄出來你們都知道那個故事,最後都成了我的朋友了,當時抓我的就是那個孟會清,呵,後來都成為了朋友,包括中紀委的很多人。他們對我的孝敬他們都是很佩服很感激,我從來不認為我孝敬啊。

 那麼另外一個就這個大壽也給我惹了禍。我娘也預言對了,我娘當時就說,小兒嘞,你給我過這麼大的壽,這些這人家看見就不查你嗎? 我說,咱過壽他查我幹啥啊? 她說,人家這些人不想辦法利用你嗎? 你看都讓她說對了,所以說這老人呐,她信奉了神,她天天的念叨是恐懼的結果。

剛才我回答戰友,我爹我娘的所謂的信仰是恐懼的結果。她沒有什麼邏輯上系統化的信仰,不存在。中國人所信奉的土地神什麼神,是祈福、恐懼、貧窮,就是不安全的結果,真沒那麼高尚。

7、Q——梅州小高:文貴先生的母親是怎麼在你們還小的時候解決生存問題,那個實在太難了。

A——欸,那真的是太難太難,這沒法想啊。哎我昨天晚上躺那想,一想呢我就撲楞一下起來了,就就就不行了,就受不了。你想想我爹啊,是個膽小如鼠,守,那真叫守法公民,我記得很小的時候,在毛澤東死之前啊,我大概六七歲,記事的時候,我們家是沒吃的,那時候那玉米地啊,那是生產隊的嘛還,後面那山上的玉米地,我娘呢是病了,我娘呢就說我爹,那時候玉米還沒熟完啊,就是剛剛的半熟的時候,我娘說孩子沒啥吃的,你借面也借不著,說你去上那山上去掰幾個玉米穗給孩子煮煮吃。

我爹就是不去,最後是我爹是不知道讓我娘給罵了多少遍,去了,偷了六七穗玉米回來,偷完以後煮了半熟,我爹當時是真嚇拉褲子裡邊了,最後我爹煮到半熟的時候,罵著我娘沖出去,到當地的生產隊長家檢舉去了。這個生產隊長是我們山東老鄉,也就是那個玩這個我們旁鄰居邊婦女那個,哈,老是去看望婦女,最後就是在人家孩子面前幹人家那個,那個傢伙,我記得很清楚他姓劉,就跑他家去了。說這個,我我我,說文義他娘,就是我母親,我大哥叫文義,文義他娘讓我,孩子沒吃了,我偷了幾穗玉米。

結果人家隊長家裡面吃著饅頭呢、喝著小酒呢,說:哎呀,算了算了回去吧。說偷幾個玉米就偷了吧,算了算了回去吧。把我爹嚇住了,你得給我記下來。那時後還靠工分呢,說你扣我工分吧。這就是我爹。我娘當時我記得很清楚,我一說到這我娘就罵我,你這個小八糊塗七,你別說我了!

我記得有一次我們家特,餓得特別狠的時候,是一個狼把生產隊的一個牛給給吃了,剩下那塊硬骨頭,我娘竟然把那個骨頭拿回家裡邊,撿回來熬湯讓我們喝,你想想東北那地方是要靠燒柴禾,你得累積一些柴禾你才能燒。我爹那時候就不怎麼管家裡的事兒,我爹就是一回家就害怕就跑,一段時間,後來就承擔責任了。那麼我娘就有時候就沒辦法就上山上砍點濕樹回來去做飯吃。燎得屋裡全都是煙,那都熏死你了,我爹從來不敢上山上去砍樹去,就是我娘或者我哥上去砍那濕樹回來,這叫偷伐樹,來做飯吃。那個慘境就太慘了,太慘了。

這是我小的時候,你看一個我爹我娘,我娘一個人撐著全家,八個孩子加上兩個男人吃飯。我大伯當時還去住過一段時間,我大伯和我父親,你想想這得吃多少飯?我娘有多難,那就沒法形容了,但是確實我看到人家那些幹部孩子們照樣吃尖椒幹豆腐,煮大米飯,呵呵,太難了。

8、Q—— 郭班兒:七哥,你家弟兄八個,只有媽媽一個女人,吃的穿的 

A——是啊,我小時候,我記得我跟你們說過嘛,我冬天的衣服,棉襖是拿鐵絲擰上的。棉鞋東北那個所謂的兩隻鞋還不一樣,大小不一樣,就那個所謂的軍用鞋,也是拿鐵絲擰的,是冬天是拿那個玉米芯塞上去,那玉米芯被弄得稀弄叭茬的在雪裡化了以後,真的是全身都是皴。所有到開春的時候我娘買點紅布縫的紅褲衩子給大家一人一個,幸福得不得了,基本上都是破爛衣裳,補丁加補丁,補丁加補丁。

9、Q—— 我體驗了兩極

A——是的,我體驗了兩極。

保暖靠抖,呵呵,戰友,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也是啊。

10、Q——第一樓陽光:七哥你好,請問什麼時候CCP倒臺,可以安全地回國看著父母?

 A——這個滅共沒你不行呵,你不能光指望我,咱大家一起努力。 

田園的生活:七哥每次回憶小時候的苦難經歷我感同身受,母親不知道受了多少苦難讓我們沒餓死、凍死。 

11、Q——七嫂的湯:七哥,你們是啥時候去東北的? 

 A——哎呀,肯定是六幾年了,因為你看看我是70年是在東北出生,我大哥、二哥是在山東,大哥在山東出生,二哥,三哥是福建出生,四哥就是東北出生了。

為了美好的未來:七哥說的以前的農村情況我歷歷在目,悲慘啊,共產的悲劇,

我想給大家說一說,你看現在說到母親的時候,今天想講一講就是很多女性啊,真的你們要知道,你們現在幸福的日子。我給大家說你們可能不相信啊,因為東北那時候啊,你想想女性來例假,是吧?咱不懂那時候啥叫例假,你像我們家就一個女性就是我母親。

那個廁所是在室外的,拿著那個破玉米秸擋一擋,四個棍一撐,下麵擱兩塊板,那真的一不小心就掉進去了,下面全都是屎,是吧?就是室外的廁所。那麼當時咱不知道哇,就是不懂啊。我還問過我娘,我說,娘,咋有棉花?棉花咋有血呀?我娘說小孩不要問這事情。是老娘來例假,例假用的是棉花,有時候是報紙。

什麼時候?我後來我懂事之後知道這個母親啊,女人每月都要來例假,我真的是很晚才知道。我大概是在,是你,是我老娘回到山東老家,我老娘這時候回到老家就是身上不乾淨的時候,我老娘才疼。當然了,那個時候我娘還有還來例假呢還,我老娘那個時候回到老家才用衛生紙。

我兒子郭強在老家出生,我兒子郭強還用過老家的沙土。孩子生下來用沙土,沒有那麼多紙啊。尿不濕?七哥從來不知道啥叫尿不濕那時候,是吧?我都不知道啥叫尿不濕,郭強是還都沒有用尿不濕呢,是郭美生了以後才有尿不濕,咱們家就那麼窮,那個沙土啊,咱老家沙土放在沙土裡。我老娘是回到山東老家以後才開始用衛生紙。

中國的女性現在有多少人用得起衛生紙?而且我老娘用的衛生紙是那種黑黑的衛生紙,就這不捨得買。咱不懂啊,都是男孩子咱不懂這事。後來是,我,你七嫂子到我們家以後,你七嫂子最早就給我娘買最好的衛生紙。我才明白過來老人這個衛生紙多重要。你去想想中國的女人有多可憐。

我兒子當年用的是沙土,所以我現在有時候說我兒子,我說你知道咱們小時候,我一現在給孩子,給他給閨女說這個,兒子閨女都受不了。他都受不了,我說當時兒子生下來是爺爺奶奶,我娘還給縫的棉褲。我買了很多衣服啊,後來就是我兒子閨女都穿最好的。

但是在老家的時候,你想想我兒子生下來是沙土,我後來就被抓了。22個月回來的時候兒子那麼大了,兒子根本不認識我了。我們老家裡邊就是吃那個鹹菜,你嫂子,我回來的時候你嫂子身上大概幾十塊錢,幾十塊錢人民幣。我走的時候你嫂子,到那個時候我有汽車我有摩托車,混得很好了。

我回來都沒了,啥都沒了。你嫂子穿得一套那個藍色的衣服,就是象那個軍裝的衣服,穿著我走時候給她買的那種牛仔褲。你嫂子就傻了,跟我就跟不認識似的,我騎著自行車帶著她,我在,她坐在我自行車後面,我那時候摩托車也沒了,哎呀,那個感覺你們都不知道,那種淒涼,回到家,我那個老院子那個土牆,是我爺爺奶奶結婚的那個房子,我又回從當時從濮陽又回老家了嘛,是吧?回到那個房子裡邊,兒子也不認識了,你七嫂變成了一個完全的就整個人就像一個現在你看到那很多現在網路上傳的就是那個農村的那個媳婦一樣,非常非常慘。然後我娘還是用柴禾在院裡邊給我當時做飯吃,我舅舅去了還弄的肉,當時那我從看完所回來時很慘很慘的。

最後是大家知道我很快地我就去離開找到北京、鄭州找了獄友、找的戰友,馬上東山再起嘛。那個生活是很苦的,我回家的時候我看到我母親那個白麵放在那裡面。我,當時你七嫂跟我說,她說在你回來前,咱們家還剩一袋多面,現在家裡這個面吃完都沒有了。我說這是哪一年知道嗎戰友們?1991年,1991年戰友們,不是你想像的六幾年、七幾年、八幾年。我進去之前的汽車、摩托車,還有那所有好東西一切歸零。不但這個,還欠人家錢,你想想那個時候我回來什麼感受?能從那個時候迅速地在幾個月開始建立了裕達、建立大老闆傢俱廠、建立裕達,幾十個國家的投資,我還得再上香,抱歉戰友們~~

播放視頻——嗩呐:百鳥朝鳳

哎呀!這說起來真是感慨萬千呐,感慨萬千呐!

12、Q——文隨“七哥……”這文隨啊,文隨是我們G系列諮服群的,幹得非常好。“我也是東北農村的,您說的我都聽懂了,每個母親都是愛自己兒子的如果您母親還在世知道您在做滅共的事業,會為您感到自豪大於對您的擔憂嗎?為老人家偉大的母親祈禱!”

A——一定會的她一定是恐懼啊,恐懼,非常恐懼!“自豪”我相信,這話咋說呢?這老人對,咱們對“自豪”,老娘沒有文化她對“自豪”的理解和我們是不一樣的,是不一樣的。我想說的事情,當你決定滅共的時候兄弟姐妹們,你一定要問自己你為什麼要滅共?它滅共真的不是娛樂,滅共真的不是那麼簡單,它太大的風險了!

我這個滅共積累了我一生中一切的一切!我的恐懼、我的怨恨、我的家庭、我的父母、我的姥爺、我的爺爺、我的兄弟、我的嫂子、我的侄子、我的一切一切,想一想,我的成長的任何跟共產黨好處半點沒有,我們一家人家一生都在受共產黨的害,而且我們家是最簡單的最好的一個例子,就是受共產黨奴役的受害的那麼一個家庭。我是僥倖的倖存下來的沒被他們害死的萬萬千之一,沒被他計劃生育掉的萬萬千之一。

我是幸運的中國人,而且我是感謝上天讓我很早的在清豐看守所感受到了上天給我的力量,開了我的智慧,開了我的眼,開了我的心,所有我的一切在1989年到91年是我人生一切的改變,我今天身上你們看到如果像點人樣的東西全部來自於89到91,所有你們看到我有一點點優點的話是父親、母親守法,不管任何情況下我父親我母親都讓我守法,再一個就是有良心別害人,最簡單的道理別害人!還有個要有上天。

她那個上天不是大家想像的,她就認為上天有神、上天有佛、上天有老天爺,最樸實的中國文化的傳承,然後她那個倫理綱常、家庭觀念她影響了我,這些是基礎但這些基礎在中國很容易就被摧毀。我之所以成長最關鍵的是89年,89年5月26號到1991年3月幾號我忘了了啊出來,這是我人生的一切的改變,沒有人能懂得一個人在一個看守所,一般看守所在中國關的像這些清豐這些地方,小偷、小摸、強姦犯、殺人犯哪有什麼高級知識份子啊?很少的。

我就是趕上了個89年5月底秘密抓捕的一些上街抗議遊行的民主人士和宗教人士,你想都想不到你在外面你也很難把這些大專院校的教授和助教們和大學生們已經提早開智的人還有宗教人士關到一個房間去了,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這些人叫我更加瞭解了宗教、信仰、民主、法治、歷史包括人倫,這一切你是很難想像一個看守所裡面押了這麼多高級的犯人,如果這些人不是秘密羈押在清豐看守所,就現在像新疆人一樣押到全國各地的人你很難見到新疆人,但是你要有一天被抓了真撞到都關新疆人的裡面,那你認識的都是新疆人,這是共產黨的這個叫“黑獄”,當時山東、河南、河北,你看當時是石家莊的,你看我那號裡面槍斃好幾個都是石家莊的,石家莊的、正定的、保定的、天津的、北京的七八個,河南的、山東的就不用提了山東好幾個,還有安徽的,都是那些所謂宗教的教育界人士都被抓進去了。

所以大家記住任何談6.4的時候一說天安門我就想吐你知道嗎?我真的就想吐一說天安門!最多被殺害的人,最多的是提前被抓和6.4之後秋後算帳的人,太多人被消失了!任何吃6.4血饅頭的人王八蛋都要進地獄!那些被槍斃的人真是勇士啊!我沒看見一個人因為6.4被抓給共產黨跪下來,沒見過一個,我現在說實在話“新中國聯邦”咱“爆料革命”到今天了,我真的相當程度懷疑新中國聯邦人有多少能做到像他們那樣視死如歸!絕對不屈服!你甭說那是錢啦利益啦完全是,我見過我跟你說過那小孩從進去到死就說那幾句話“中國人民就像乾柴烈火一樣需要我們去點燃,中國人必須覺醒,一定要幹掉共產黨。”

到臨死就這樣,絕對是,中間有一兩天痛哭過、嚎啕大哭過,哭完以後啥事沒有臉色蒼白,後來搓火捲煙抽,我這其他號裡面喊一嗓子,“弄點草兒”看守所的煙叫“草兒”啊,“兄弟們弄點草兒來”人家有出去受審的、接見的帶著煙進來扔過來,抽點“草兒”給他送行。那裡面的宗教人士,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還有那個還有當時中國叫什麼教?還有練那個氣功的,還有練氣功的也給抓進來,你想想這麼多人教我,天天教我24小時你想不學都不行,這麼近距離我完成了我一生中我認為最重要的一課!

在生死威逼情況下,而且那時候我就是被關在死刑犯號那就沒想過活著出來,你看我還學你說這不是天意嗎?它最後就真讓我出來了!就關於孝敬父母這個問題上,你看到我剛才講那些,戰友們,我真的是在看守所裡面認真想過關於孝敬、孝道的問題,包括堯舜包括後來就是西周,包括孔子《孝經》,包括整個儒家之學,他們是否定的,但是對《孝經》裡面孝道這個事情很多是很客觀的,有些事可取的不都是,不要一杆子否定,不要徹底的那麼極端化,有些是糟粕但有些是好東西。

那麼我在這個過程當中是我人生最重要的,所以今天我給大家談父親母親的時候我特別想希望戰友們要記住,如果你連父母的關係都處理不好的話你基本上在人世間我不相信你能處理好任何人的關係,因為你去想想“根本”一切的根本,你的“根”你的“本”是來自爹和媽,“根”是你爹,“本”是你媽,加在一起你的生命叫“根本”,你連“根”和“本”都搞不好的話我不相信你能搞什麼未來呀、信仰啊、希望啊、利他呀,我不相信你。

母親是大地父親是天,你把大地和天都搞不明白你能搞明白啥呢?我認為沒有任何情況下,咱把那極端事件像剛才戰友說那個,她爸爸自私,她爸剛才給我發信息了,咱的戰友給我發信息說她給她爸爸說她媽媽打她的時候她爸爸也哭了,結果她爸爸你說這麼大個官說:“我媽媽小時候也比我的還嚴。”你媽媽嚴你就讓你閨女挨打呀!這不是變態嗎?這已經是不正常了,咱說是正常的情況下,是吧?我們要記住你連父母關係都處理不好你幾乎沒有可能處理好任何社會關係,這裡面是需要奉獻、是需要包容、是需要真正的你要有善良的心,如果對任何關係你都以噁心、惡意來理解的話沒有任何關係是你可以接受的,當你用陽光和用善心和包容的時候很多事情都很小很小了,當你在“根本”面前來看待父母關係的時候絕大多數父母關係你都能解決,因為這是你的“根本”。

想想母親在肚子裡面懷你到你生下來,現在我看到我身邊的人都有孩子,從懷孕到生孩子,你們都經常聽到我們在直播中有孩子的鬧聲,看著從懷孕,我看著長大的,這孩子現在都那麼高了。為什麼抱兒才知孝母恩呢?結果兒子一大又忘了母親恩了,我們應該一輩子,不用抱兒抱女就知孝母恩。

百善孝為先,萬惡淫為首。我覺著萬惡也是不孝為首,百善孝為先,你萬惡你也是不孝為首,“淫”第二去吧。現在是萬惡不滅共為首了,是吧?所以兄弟姐妹們,真的是父母的關係是最重要的,你信不?特別我看到戰友們這些單身母親,我剛才說那麼多,我最心疼的之一就是單身母親,我太多朋友是單身母親了。

原來LV的一個亞洲區的經理是單身母親,那個孩子長得個漂亮。他是一個法國人,所以他法國的父親跟中國的女的生了一個孩子單身了,法國人走了,她當時很喜歡找了一個法國浪漫的男人生個孩子,那孩子懂事規矩的別提了,又文明、彈鋼琴,會說普通話還說粵語,英文、法文好得不得了,天才、又帥、又有規矩、又有法國那種浪漫、性感啊聲音什麼的。哎喲太讓人驕傲了,就是跟母親不好。

因為他母親跟我,她當著我面說她孩子說,要不是你,我就怎麼怎麼著。哎呀,我說我終於知道什麼原因了。後來我跟那孩子成了朋友,我問那孩子,她孩子就跟我說。他說,你看看我媽,我最接受不了我媽的是什麼?我媽動不動就當著人指責我,要不是你我會怎麼樣怎麼樣。他說我也沒選擇啊,我也沒讓你這樣。這句話當時對我很刺痛的,這孩子就這句話刺到心裡了。我說你一定忘掉你媽這句話,這是口頭語,我來說服他。第二個他受不了他媽一件事情,就是他媽永遠告訴他給他說,你必須掙錢,你掙錢你要挽回我面子,你要證明給你爸看你有多厲害。他受不了,他說我幹嘛你倆的恩怨讓我去恨我爸去?就你幹嘛讓他去恨一個爸爸,他還沒開始呢,你就把他的精力轉到一個恨上去了,恨恨恨。然後就是壓力,這是很不好的。

後來這個孩子我影響以後變化很大,最後我說我建議你讓孩子離開你。讓他這孩子我說去美國去,他這孩子在美國很成功。後來他這個母子關係特別特別好,我希望今天,我相信他也在這個直播前。因為昨天晚上他給我發資訊還感謝我,非常非常好的關係,他的兒子的孩子都很大了現在。非常非常棒,有時間可以讓他上直播。哇塞,那個現在是長髮披肩這個創意很成功,也是我們爆料革命的支持者。

我有過這種經歷,兄弟姐妹們,千萬不要讓你的孩子,單身母親就帶著恨和帶著你的責備和壓力成長,這絕對不健康。這不是父母幹的事,你這是在犯罪,這叫心理犯罪,心理暗示的犯罪。這已經是,這就真的是侵犯人權了。但是我要告訴戰友,你在問人權和孝敬之間關係你先問問,你來自哪裡?是人權來自你的根本,父母是你的根本。在你人權之前,我人權,我認為父母養育之恩應該在前,人權在第二。

你不能把人權淩駕在父母的根本之恩之上。剛才我說那個對你的人格的安全造成影響,或者說對你造成了犯罪影響,包括打戰友的臉,這是絕對是另外一回事,這是犯罪了。但是你要講人權的時候,你要講講你有沒有回報你父母的恩。如果連父母的恩都不會回報的話,你看看那個動物世界,你連個畜生都不如,你談何人權?一個連畜生不如的人,你就不是人,你就不能談人權。你首先得比畜生,你跟畜生比你是人了。是人的前提就懂得感恩,你懂得感恩了才談人權,你連感恩都不會都沒有,你就不是人你是畜生。你連畜生都不如,剛才看的這些小片裡面是吧?那你就不要談人權,因為你不是人。我認為談人權以前一定要談父母養育之恩。

因為這太,這個恩情是無法形容的,是人類天下萬物之中最最偉大的。特別是母親,父親排第二。我完全完全的明白戰友說這話是因為你的成長環境,你沒經受過生死的考驗。我在清豐看守所的時候,我想著我如果被槍斃在裡邊兒,我最擔心的是什麼?我最擔心的是我娘,第二是擔心的我孩子,我這兒女咋辦呢?擔心然後又擔心你七嫂,你嫂子排第三位。沒辦法,你嫂子還問我,回來:你在裡面都惦記啥呀?我就直接說,你嫂子說這對啊很正常,很正常。因為作為我來講,我覺得還沒盡孝呢,是吧?我就嘎嘣了,那不就太對不起我父母了嘛。

我認為首先要永遠牢記在心,這是一根秤,這是一個定心丸,這是一個定海神針。你走到哪去你要有心中有父母的時候你運氣就好,你就會安全,你心就會靜下來,你處理事情的時候絕對和常人不一樣。因為當人你回到你母胎想的時候,是你在你父親的精子裡邊幾百萬上千萬的精子,你沖上去你是唯一的贏家。到了你母親的卵子裡邊是多少個卵子排出來要跟你父親這個精子結合,你已經是大贏家。這是多少百萬、千萬分之一的贏家。然後在母親裡邊吸養了母親所有生命的精華,母親的皮膚、母親的衰老都是因為你吸走了他的精華,還要冒著生命危險,然後每天餵奶24小時照顧你。否則你就是磕磕碰碰不是腿瘸就是眼瞎的,把你養大。如果你把這個根,你永遠hold住。七哥真有這感覺,把這個hold住的話,你運好、你能量大,甚至你會得到上天對你的更多賜予的能量。你看我給今天大家說一個事,就過去這兩周我簡直是,你別提了,我今天給大家說一說,我發生的事啊這兩三周,說不說呢?哎呀,這兩三周發生了很多很多事情。

13、Q——阿阿小蘋果: 七哥,我從小父母因為重男輕女離異。我20多年沒見過我母親,沒去找她也不知道該不該找她,聽說她也是信佛。

A——說實話我特別不想具體回答這個問題,如果我是你的話我百分之百的找她。我認為這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我一定找到她,而且我一句話都不會問她,你為什麼你信佛啊?你為什麼離異呀?你為什麼重男輕女?一句話(都不會問)。因為她回答你任何問題答案都是當下的答案,背後的真相你是不知道的。對待父母的決定,你不要去問,你沒辦法去問。你摻乎那事你摻乎得完嗎?你就找到你的母親,你喜歡了多呆點時間,不喜歡了你就離開。用真心地感受一下母親就夠了,她是你來的,送到你這個世界來的人根本,就是渡你之人那是你的父母。把你渡到這世界上來了,過去你是到底是在地獄,你還是說六道輪回是哪一道,畜生道咱不知道。但這一道是人道,是你父母把你渡過來的。你為啥不去見見她?如果她老人家不在了,你想見你都見不著了。幹嘛留這麼大遺憾呢,是吧?阿阿小蘋果。

接上文——

郭先生0314I每個人都在探討自己的人生讓自己的生命豐富多彩

郭先生0314II兒女不能談論評價父母私生活的家規和家族經歷

郭先生0314III百善孝為先幾乎是中國歷史文化中所有的核心

郭先生0314IV一胎政策是最大的大屠殺改變了無數中國家庭

郭先生0314V中共宣導人民對它孝和忠,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郭先生0314VI家庭政治學關係學有一個原則就是不能越位

郭先生0314VII西方的老人在養老院有安全和尊嚴但沒有人情

郭先生0314VIII中國的養老院對老人打罵、雞奸、強姦沒人管

郭先生0314IX中共切斷了整個社會的基因和人類存續的根本和根基

郭先生0314X新中國聯邦該如何構建中國的尊老養老體系

郭先生0314XI中國人已走到地獄邊緣,若認不清你就是下一個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