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北京新一輪整頓線下培訓機構的布局設計

作者:紐約香草山 文帝

三月初,北京的朝陽區、昌平區、通州區等,相繼出台紅頭文件,整治“校外培訓機構”,開始針對教育培訓機構進行新一輪治理。此次停課是無限期停課,據悉最少持續約半年。

教育産業化的20多年間,誕生了無數的校外培訓機構。從2020年疫情開始,已有大批培訓機構倒閉。進入2021年,各行各業都在“恢複營業”,教育培訓業卻又迎來了新一波的“不確定性”。這新一輪的治理要幹什麽呢,根據各區的公告信息,不難發現:其核心是控制錢、管理人

本次整治不涉及線上,宣傳口中提到的那些線下機構的問題(如:教師資質參差不齊、教學內容朝綱、交費後跑路),在線上機構也同樣存在。但是,爲何再次針對線下培訓專門打擊呢?總體而言,教育行業的人員流動性極大,而不同的科目教授的內容又有極大的“發散性”,尤其是語言類科目極容易涉及“制度的比較”與“思想的解放”。因此,管理流動的課外補習教師,掌握教師信息、授課內容及其所教學生,把“校外的教師”編成冊登記下來至關重要。

事實上,各個大型培訓機構,爲了配合國家的進一步檢查要求,不僅上傳了所有老師的數據信息,且早已經開始在各個教室安裝攝像頭,實時記錄和上傳教師的課堂。並且也明確在各版“教師手冊”上,明確要求禁止“講政治”,禁止“亂說話”,爲何還是得不到“國家的肯定”?因爲中共覺得,這還遠遠不夠。把線下培訓老師趕到學校或線上,明顯是更容易監控的。

更進一步,在本輪的整治中,要求建立公共的銀行賬戶,美其名曰爲了家長預防機構“跑路”,將機構的資金統一管理起來,上完課後定期解凍資金。這一舉措,不僅可以成功清退流動資金差的中小公司,也可以把錢握在“中共”的手裏。那麽,中共國幾十年的教育産業化帶來的各項利潤,都可以盡收“中共”腰包,而無論你機構的後台是誰。

如果在全國全面實行,通過這樣的方式,將國家的手,伸進“教育行業大小公司”的包,控制住他們的錢,用家長的學費、機構的自費管理,將教育行業的錢“國有化”,將這部分教育資源進行“國有化管理”。用這種模式,最終可以迅速實現教育産業回歸“社會主義”道路。

中共隨時可以推廣這種模式,到任何“預售/集資”模式運營的公司,到任何市場化的公司與行業。以“監管”的名義,行“國有化”之實。筆者愚見,這也許是郭先生多次提到的,“中共國接下來會加速開始國有化”的過程。

(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