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314VI家庭政治學關係學有一個原則就是不能越位

編輯整理:

康州盤古農場:Ara;華盛頓DC農場:YIMING(文鳴)

多倫多楓葉農場: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日本東京方舟農場:山川異域

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3月14日 農曆二月初二 文貴直播:回憶慈母;談新中國聯邦人如何重建家庭文化;如何孝敬老人直播中談到了每個人都在探討自己的人生讓自己的生命豐富多彩;談到了郭先生家庭中的兒女不能談論評價父母私人生活的家規和家庭經歷等問題,本系列將根據郭先生在直播中談到的不同側重點逐一上傳,以下為本系列的第六部分——家庭政治學關係學有一個原則就是不能越位

2021年3月14日 農曆二月初二 文貴直播:回憶慈母;談新中國聯邦人如何重建家庭文化;如何孝敬老人時間點1:55:53——

我們很多人在問我,七哥,那我家裡面如何如何、我爸爸怎麼怎麼樣、我爸爸怎麼樣,什麼孝順不對啦,孝敬、孝忠不對啦、孝敬不公平啦,然後是跟西方的如何如何比較啦。

我一會再給大家說這一條,我想問問大家有多少人真心地想過一個問題,爸媽是怎麼把你生出來的,爸媽是怎麼把你懷上來的,你是怎麼在爸媽的經濟和身體狀態情況下長大的,有沒有人認真地回顧過父母是怎麼把你養大的,現在的我們多少戰友有的是沒有孩子、有的是有孩子,你有沒有認真思考過,你帶孩子之苦你想過你爸媽有你的時候。

我們看了這麼多動物世界對待母親的恩情,一個牛撫養了一個豹子它吃了它的奶,這個豹子每天晚上從深山老林放生以後回來,回來要跟老牛睡在一起。一隻老鷹,一隻老鷹,老鷹經常回來來到這個人被它救過的人這裡來,經常來看望他。一隻長頸鹿經常回來看撫養救它的人,一隻海裡的鯊魚被人救過,經常回來然後看看這些人,一隻被領養的野狗經常要回來看老人、看看這個敬養過的人。

一隻狗在主人過世以後在當地待幾年甚至是七八個月最後哀鳴而死,貓和老鼠時間長了竟然貓和老鼠都成了一家人了。我就納了悶兒了,我們很多人跟爹媽的仇咋就這麼大呢?難道你的敵意比那個貓和老鼠還大嗎?難道你比那個豹子和牛之間這種天生的要吃和被吃的這種關係大嗎?那個獅子跟人之間的關係的仇恨那麼大嗎?

現在就在直播前我知道我們最起碼很多戰友跟我都在交流問題、都在直播、都在現場,我知道,我們有兩位戰友是前政治局委員的孩子,這兩位戰友的家人和他的一個是父親關係跟他極為不和,一個是母親關係跟她極為不和,他們都分別地告訴了我從小成長的經歷,一個是在奶奶家長大的,回來以後跟媽媽是極為不和,啊,不是,跟爸爸極為不和,就是他覺得這個爸爸簡直是混蛋至極,他說他看到了爸爸的偷情、偷看了爸爸的手機,他爸爸給那個女情人發的那些黃色的語言,他覺得他爸爸簡直是就是醜陋至極,啊,就不行了,所以他跟爸爸很少說話,在他爸爸被抓以前,他爸爸這麼大的權力管著一國之中國上下的這麼多官員,管組織的嘛,是吧?管組織的,多少人求他,他都覺得是羞辱,他活在極端之中,多次想自殺,就對他的爸爸,媽媽就好得不行了,覺得媽媽人忍受爸爸的背叛、承擔了家庭的痛苦,他覺得他媽太不容易了。

另外一個是跟娘不行,是在姥姥家長大的回來以後跟媽不行,而且是她本來吃飯慢,吃飯慢她在她家媽媽吃飯快,到時間了吃飯如果再吃打大嘴巴,啊,這這個媽是過分啊。媽媽是高等教育爸爸是高等教育,對孩子學不好——打,你說這真的是很誇張打大嘴巴,然後吃飯慢打大嘴巴,動不動就是羞辱他,我當年多優秀,你當年多優秀,所以頭兩天我去說上海的女性和官員的時候,她很有感觸,因為她媽媽就是上海人,就是上海初中的最優秀的,這位咱這位女戰友說的話我感同身受,因為我有太多這種經歷,她也問了我很多問題,我看了很多她給我發的資訊以後,我沒辦法一一地回復她,我一直在勸他們這倆人都去好好學佛經。

為什麼這樣?我想今天在鏡頭前我拿這兩個真實的故事,這兩位戰友就在我們鏡頭前,我相信啊,別給我發資訊啊,不說你隱私放心啊。我想告訴大家的事情,這位戰友說跟父親不和的,所有跟父親不和的原因就是他忘了他自己的角色,他是孩子,他不是他父親的道德老師,他也不是他父親的經師,他也不是他父親的父親。在一個家庭裡邊家庭政治學家庭關係學裡面一個核心的原則就像踢足球像我們郝海東兄弟和葉釗穎妹妹一樣,它有一個原則,就你不能越位,就是當兒女的你不能越位。

就像我們一個這麼普通的窮人家庭、草根家庭,父母在家庭裡邊的核心相處的關心絕對不能越位,當你越位的時候這已經不是父子關係和父女關係、母子關係和母女關係,它已經變成了最最複雜的就是女兒成了爸爸的情人、兒子成了媽媽的情人,兒子成了爸爸的敵人、女兒成了媽媽的敵人,這種關係一旦是搞不好,實際上已經失去了倫理。

中國的孝敬裡邊第一條的核心精神並不是談得對父母的孝和敬、孝和順,講的是倫理,它叫綱常,就是人和畜生動物不一樣,甚至動物都比人做得好,它有綱常,這個綱常就是我們的原則。就是你當兒子你再牛你也不能去指揮你爹,你當兒子的再牛你也不能把你娘當丫鬟,你當爹再厲害你不能把你兒子當奴才,你也不能把你兒子當成你所謂的員工,你兒子再孝敬你也不能把你兒子當成賺錢的工具,他是你兒子,他不是你員工,就像娘跟兒子一樣,她再好的兒子,你不能把兒子當成賺錢工具,再好的閨女你不能把你的閨女當成你沒有實現理想的工具,你沒找一個好男人讓你女兒去找去,你沒考上學讓你女兒去考去。而且一個女性之間互相的爭風吃醋,那種陰暗的心理出來它就變成了個咱倆是平等關係,你漂亮我不舒服,我沒做到你得幫我做到,你不敬我我在別人面前得不到的尊嚴我在你身上體現,它的本質是什麼?它是失去了綱常倫理。

我一個郭文貴親身長大的,我跟我父母的關係它沒有失綱常,我想給大家講一個最基本的道理,我大概是七八歲時在我進玉米地之前,我大概十歲到十一歲,在東北是跟我母親是睡一個炕上的,我父親我母親然後是我三哥、我四哥到後來還有我五哥、我六哥和我還有我八弟,後來我五哥過繼給我大伯回老家了,我三哥長大了就到西屋一個炕上睡去了,這個屋裡邊就是我爹、我娘、我六哥、我、我八弟一個炕上睡,在東北那個地方你睡覺都得脫衣服,我沒有見我娘脫過一次說光溜溜地睡過覺,沒有過,為什麼,她是一個她是個女性,她不可能當著你的面脫得光光的,我也沒見過我爹脫得光光的就睡覺,我現在有時候就在想當時怎麼睡覺的這一個炕上?是吧?父母他得有性生活呀,是不是啊?他得有隱私啊,在東北那地方到今天它是沒有隱私權的,他是大了把孩子就給你到別的屋找個炕上睡去,是吧?

我跟我母親之間我大概是十歲多一點的時候,我母親在家裡邊拿的、在屋裡邊幹完活回來拿一盆水在擦背,我進來了,哎喲我娘火了,我這一推門進來,我娘趕快披上身把我罵一頓,說以後不允許啊,我這是擦身你也不敲個門你就進來,哎,我就想我娘我怕啥嘞,你說這個我母親是接受不了的,就這問題我母親指責我、很嚴肅跟我說過這不行,我從那以後真的沒見過我娘光過腳,我也沒見過我母親就是任何情況下,我母親洗洗什麼的都是偷著洗而且把門都插上,在那種惡劣環境下,是每天晚上把雞和羊都牽進去的情況下首先男女有分,對吧?男女有分,考慮到孩子的一切。

所以我到了玉米地時我才整明白男女之間的這些關係,沒到玉米地我真不知道,男女地完了我回來跟我娘說了,結果我娘不願意人家還找人家去,是吧?後來我娘就是對我多次提醒你要幹什麼不幹什麼,而且非常恐怖地告訴我你再幹這事會如何如何,當然我沒有全聽啊,呵,這是什麼?它男女有分。

老少——我們家吃飯從來沒見過我們家誰主動上去就一筷子先吃的——我爹先吃,永遠我就沒見我娘有一次是提前吃過飯,永遠是我娘最後一個來吃,這是山東規矩。同樣我們孩子也從來沒有說把這一桌子飯誰不要臉到誰全吃了完,永遠要考慮到爹娘吃了沒有、其他兄弟吃了沒有,都是互讓,我們兄弟之間從來沒有之間從來沒有紅過臉、罵過互相打過架從來沒有,因為我們家強調的是長幼要有序,兄弟之間要互敬,不准口出狂言,一次都不可以,一次開始了你下一次你就停不住了,對父親母親永遠很清楚的父母的事情再吵架你不要問你不要管,你不能管大人的事兒,你也不准問,在人權上在隱私上充分地考慮、在生活上充分地考慮,所以它首先孝敬是在綱常之上、對人的人權的尊重。

哦,我天,一百萬,凡事要協調,那麼我說到這的時候請兄弟姐妹們剛才那兩位戰友那個看了他爸爸手機這個,第一你爸爸跟誰什麼事兒那真的是你沒有權力管,你不應該管,你也不應該去看你爸的手機,最重要的事情你不能代替你媽媽的職務,現在你當了媽了,你來監督你爸爸的道德水準去了,那你這不是亂了輩兒了嗎?

我爹那時候我都曾經見我爹跟別的女的在大街走過路,哇噻,就當時我就驚呆了,我爹這樣在東北很冷就這樣抄著手然後背著東北那個工人的那個兜兜——紮那個兜兜、戴著個棉帽子,但是也不確定有什麼不正常關係啊,在街上走,旁邊那個女的跟他很近,我在後邊跟著,我跟了很長時間,咯吱吱、咯吱吱在那冰上雪上,最後我就使勁咳嗽,我爹才發現我在後面了,然後那個女的就哧溜就走了,反正他倆不正常,啊,我覺得不正常。我啥也沒說,回家也沒跟我娘說,我就是咳嗽兩聲,是吧?然後我爹還給我買倆糖三角,估計想堵我嘴,是吧?買兩糖三角,然後我爹在我吃到最後一個的時候,那一半還讓我爹拿走給吃了給,就是永遠我沒跟我娘說。

你不能扮演一個父母之間的裁判,你不能越這個位。這是個最基本的常識,這個戰友就越位了。另外一位咱們戰友,就她媽媽老打她那個,確實我聽了以後她媽媽是過分的,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她已經不是父母關係了或母女關係了,她是一個人的法律問題了,她母親已經犯法了。就這麼打自己的孩子,孩子吃得慢你打嘴巴,孩子考不好你打嘴巴,然後動不動就羞辱她,這是精神疾病。這個時候她爸爸是最大的有問題,因為什麼?在家裡面要讓母親不去打這個孩子是你父親的責任,如果母親打孩子第一次開始,第二次還開始,父親沒制止,最大犯罪人是父親,這個就是綱常裡面最根本的子不教父之過,還有一個子女受害父之責,你必須得承擔責任。

我就納悶了她為啥這個閨女被那麼長時間(挨打),她爸爸是這麼高的高官就不制止自己的妻子來虐待自己的女兒,完全是違法的。是父親對母親的恐懼,聽說她父親很怕她媽媽,結果這閨女成了犧牲品。她是真的無辜的,如果她說的是事實的情況下啊。但是她有沒有錯?她有了個最大的錯誤,這個時候她把孝敬、孝順和效忠、和疾病、和家常倫理完全顛倒了。這個時候她是要告訴姥姥、她要告訴父親的我這個被打是接受不了的。

你知道嗎,所有壞人的膨脹都是懦弱者的縱容的結果。如果她這個媽媽第一次打她、第二次打她,告訴爸爸和告訴姥姥和自己反抗的話,一定不會繼續到她跟我說這麼恐懼的程度。到現在她母親對她還是精神折磨,爸爸被關在裡面,媽媽從來沒給打過一個電話,這個母親真的是夠過分了。

這我想說的事情,我們提倡孝敬、我們絕對遵從孝,孝不一定順啊,我是孝順是零,是零,孝順是在有條件下的。這已經是孝、順、變態過了頭,跟孝沒關係。這是疾病,這是犯罪。首先她過了綱,她失去了倫常。她已經不是媽媽了,她是變態。那個是父親,他變了態他對她父親,最後他父親被抓以後,他發現她父親幫了很多很多人,而且他父親最後查完所謂的八百萬,八百萬的錢你去想想他這麼大的官兒八百萬,而且我真知道他真沒錢,他父親真不是個貪官,好色是肯定的!你反正當官的不好色就好錢,或者好色加好錢,甚至再加變態搞雙修。

我們那位女戰友,她真實的告訴我,我相信她爸爸我認識,她父親我知道這個人。她唯一的閨女,閨女有一個孩子上學,她爸爸完全可以辦,從來沒幫過她忙。但他爸爸,只要是找她爸批條子上學,真的是幾百幾千沒有一個不給辦的,最後她女兒知道那個能幫助她孩子上學的那個人,她跟她爸說了那個名字,她爸嚇了一大跳,因為她爸爸說你怎麼知道他的名字?那就說明她爸爸知道那個人可以幫他的外孫來讀這個學,她爸爸沒幫。真的是她爸想當官,她爸想維護自己的道德和羽毛,她爸想當官,犧牲了自己閨女和自己的外孫。

這是她爸爸是很小人的個人,她爸爸現在呆在監獄裡。他回來以後我第一眼就告訴他,我說你是個極為自私懦弱的人。從任何角度講你幫你外孫批學都沒有問題的,你為了維護你那個黨的尊嚴、規則和紀律,你幫別人不幫自己,這是個很卑鄙的事。但是對不起啊,這個今天直播說了,希望這位戰友聽了不要,但是,我想給兄弟姐妹說的事情,這兩個家庭是我們親身經歷的戰友,我有無數個這樣的家庭。

我再說單親母親,我們很多單身母親,單身母親很多人真的是各種原因被迫的選擇,在這種單身母親的家庭裡面再講孝和敬、孝和順的時候,這裡太複雜了。這裡面一旦搞不好就變成了一個最大的倫理、倫理失常。最可怕的是單身母親對孩子說的一句話——都是因為你,我才怎麼著怎麼著,這是最可怕的一句話。

我可以告訴你這句話是對單身孩子最大的傷害。任何角度來講他不屬於孝敬、孝順裡面,他就不屬於僅僅屬於倫理了,屬於一個人的道德方面,家庭政治學的第一個,倫常道德。人家孩子如果有機會敢跟你說的話,第一個我沒有選擇讓你這麼做,如果你讓我選擇,我還不選擇當你單身的孩子呢。

你不能把你的壓力和把你曾經孩子沒有選擇權你的選擇當成了你的資本來威脅孩子。這已經不是母子關係或母女關係或者父子父女關係,你一定要記住,這個時候要記住,這個孩子是你的選擇不是他的選擇。這個時候咱們要想什麼?戰友們!我看這多少人了?很多戰友給我發資訊,是單身母親或單身父親,這個時候大家要想到的事情啊,當你有這種情況發生的時候,兄弟姐妹們,特別是單身孩子,我有很多很多朋友是單身孩子,最大的壓力就是如何回饋自己的母親。

我說到這的時候,我想談談孝敬和孝順和效忠的問題。大家記住,我是最不孝順的人,我可以做到了孝敬,還不錯,孝順是絕對沒有的。我跟我娘吵架那多了去了,非常,你們無法想想,現在想起來就自殺一萬回我都無法謝罪啊!還有一個就是效忠,我對我父母這個忠啊那是百分之百的,但是沒到愚忠。順——沒有,幾乎是零。另外一個就是孝敬,我對我父母的敬,我覺得給我自己打50分或者50分以下,因為我們這個成長和文化,現在想想過去做的一些事兒和說的話,對母親和父親是極大的不敬。

接上文——

郭先生0314I每個人都在探討自己的人生讓自己的生命豐富多彩

郭先生0314II兒女不能談論評價父母私生活的家規和家族經歷

郭先生0314III百善孝為先幾乎是中國歷史文化中所有的核心

郭先生0314IV一胎政策是最大的大屠殺改變了無數中國家庭

郭先生0314V中共宣導人民對它孝和忠,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