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3.15早間(路安墨談):中共對美日韓建立亞聯盟徹底急瘋了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hone_modaosi(文強)、Amber仰望星空、蓉兒(文蓉)、熊嘟嘟、葉落知秋(文秋)、四十而立、Alice愛麗絲、面向未來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  3/15/2021 路德時評(路安墨談):中共對美日韓建立亞聯盟徹底急瘋了,語無倫次了,意味著什麼?潘石屹兒子“詆毀英烈”被北京警方追討意味著什麼?

摘要

  1. 中共意淫韓美日”2+2”會談是中美阿拉斯加“機場外交廁所對話”預備會。
  2. 去年6月中美夏威夷會面後,美國給中共自我澄清機會,特別時病毒來源疫情報告
  3. 美國籌建亞洲聯盟。亞洲北約建立後,美國將與中共脫鉤,中共將覆亡;韓國會選擇加入有公平規則的美國秩序,而不是靠假騙偷的中共
  4. 中共缺錢,開始割身在海內錢在海外的洋韭菜。攻擊潘石屹兒子詆毀英烈,目的是要搶有常委級靠山的白手套掌控的海外資產。只有覺醒,學習文貴先生爆料革命,創業成功者才能保財保命並利於民族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21)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安墨談,今天是2021年3月15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早上8:45。我們今天來看看,中共的社評社論,環球時報的社論,對美國布林肯以及國防部長訪韓日亞洲聯盟這塊著急,徹底急瘋了,可以說是語無倫次,這裡寫了很多社論。這些社論都很重要,可以體現中共現在的這種心態,我們待會來分析一下這幾個社論的著力點,戰狗外交;這是第一。接下來除此之外我們還有很多的關於這個國際新聞這塊。除此之外第2個我們來談談這個潘石屹,潘石屹的兒子叫什麼潘瑞在微博上,說現在發了一個什麼侮辱英烈的這種言論,然後被北京警方現在在追捕,因為潘瑞說不在中共國。因為這個傳遞很重要的信號,很重要的信號。

接下來我們來讓安紅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

安紅(00:01:42)

路德好墨博士好戰友們好。第一條消息呢來自香港前沿。香港呢,就是8個海外港人發起了《2021年香港約章》,聲稱要團結離散的港人,為光復香港鋪路。這個約章的部分內容談的是什麼呢?其實非常耳熟能詳,香港篇呢就是廢除國安法,改革警政系統,爭取民主制度;中國篇呢就是結束一黨專政,停止種族滅絕,尊重台灣民主自覺,呼籲中國國民反抗暴政;國際篇呢,是以跨越黨派的信念進行國際倡議,連接各地政府企業民間組織,還有最後一條就是監察及製衡中共政權擴張。我們可以大概裡看到的,真的是這個呼之欲出的一種感覺,就是他曾經跟一度的,當年中共其實允許港人治港有關聯;但是他有不同。所以呢,這8位人士呢,有一個名字竟然跟這個周永康啊叫周永康,羅冠聰,鄺頌晴,梁頌恆,黃台仰,徐智鋒,張崑陽和梁繼平,讓我們記住這8個人,讓我們繼續關注整個這個《2021香港約章》的後續發展。

第2條呢簡單說一下,如果那個有時間節目也可以在談,就是關於這個澳洲也參加這個美日印澳這個會談。那中共其實已經很著急了,曾經在這個大放厥詞說,這個澳洲是一個流氓國家,對吧,它用了很多其他的例子來侮辱和污衊澳洲,但是澳洲無論如何站在了整個追踪疫情根源,第2呢聲討中共的惡行,第三呢配合美國也承認這個這個,它沒有這個書面上,但是說也在一直繼續的在這做,就是說這個種族滅絕和這個反人類罪;還有一點呢,就是我從最近跟澳洲當地居民的這種接觸聊天中發現,其實人人心裡都已經知道了,他們在知道你的身份就是我的身份是華人,這一塊你從哪來,我說我從北京來;他說你怎麼看中國政府,我很吃驚,聽到歐洲的老人開始反問我,你怎麼看中國的政府,怎麼看中國的黨怎麼看疫情怎麼看疫苗?我真的就是實話實說,我是它們需要被take off。當我們說到這是要把中共解散,要把中共徹底推翻的時候,我從當地的澳洲人眼睛裡,看到了期冀希望和那種決絕與堅定。還有一種,他們對華人有了新的理解。所以這裡面一定要強調一些華人們在你身處的國家,你一定要理清楚是與非,大是大非。在這個關鍵節點上繼續與中共沆瀣一氣,只能葬送自己和自己的子孫。

好我先說到這兒,謝謝路德。

路德(00:04:12)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04:15)

路德先生安紅女士大家好。這裡是今天也有一條新聞比較關注,就是這個華為這個孟晚舟在加拿大法院的要求,需要聽證會接受華為員工的證詞,作為這個證供。其實我覺得這又是孟晚舟這個叫做以拖為守的一個計策,因為大家知道,你拿你父親的員工的證詞來作為呈堂證供,只要是公正的法律系統都不會接受,那麼自然會被駁回,而且也是會很快駁回了。那麼孟晚舟這個行動只是出來表個態,為自己的父親和家族在中共國能保一個護身符。實際上這一點真的是體現出了這個,孟晚舟和他父親在中共這個體系裡面比較聰明的一個辦法就是自黑,然後還有很聽話。但是我相信這個招數在不久將來中共也不會再去容忍了。因為很簡單,白手套最終會被中共搜刮。

還有一條就是今天很多地方被刷屏,就是這個北京的沙塵暴,然後中共官方的口氣是沙塵暴起源於蒙古國。大家奇怪嗎?蒙古國的沙塵暴沒有任何的消息,就突然降臨到了中共國的首都北京。難道我們這個習總加速師這幾年來的這個環境治理失效了?那個什麼金山銀山,青山綠水就是金山銀山,怎麼現在都變成荒地了?這說明什麼老天都看不下去了,習總加速師這個謊話連篇,也是老天都出來打臉。兩會一結束,而且大家知道這次沙塵暴的濃度是超高,整個北京都是前所未有。我想安紅女士作為北京人應該知道北京的沙塵暴很久以前其實是沒有的,只是中共執政特別是改革開放一段才出現的。好的,路德。

安紅(00:06:14)

路德我插一句。我同意啊,這個小時候戴過紗巾,在那個北京那兒長大的時候,那個時候呢它沒有說過是蒙古來的,它就說是有風沙,其實真正的原因就是整個植被被破壞,然後水土流失嚴重。那後來呢,我應該記得是這樣初中初中的一個階段,然後就開始說植樹造林多少多少造林,我那時候還組織過同學到什麼公園裡去摘松子,然後往這個西北去寄,一寄多少多少公斤,然後然後就號稱這個看人民日報或者是這個日人民報就說了啊,已經造林結束,多少多少什麼連上了,然後再也沒有沙塵暴,再也沒有什麼什麼。結果沒想到越長越大,沙塵暴越來越厲害。而且從來沒見過,不好意思,從來沒聽說蒙古國或者內蒙古那邊刮,但是為什麼呼啦啦全刮到北京。所以當時有一個危言聳聽的說,那時候還曾經被批駁,說這個這個植樹造林根本就沒有成什麼氣候,全是浪費人才,還在那做這種人工的宣傳打口炮,所以真正北京是多少多長時間,就可能整個會被黃沙覆蓋。那後來大家也不帶相信了。那現在呢,我記得曾經有一次很厲害,就說一夜之間整個都出不去,這個車窗放窗子上全都糊了,所以真正到現在它的厲害,根本就不應該是從內蒙來的,或者說蒙古來的。其實就是中共導致的,我是非常承認的。天災人禍,這就是老天爺應驗了。謝謝。

路德(00:07:38)

好的。我們來看這個中共徹底著急了。你看環球社論,說美國急於把韓日籌碼化。這些社論是它這個,你知道中共對社論很重視的,在人民日報,大家可以看到,這個無論是什麼從49年之後,美國是很少有什麼社論這一說;你看紐約時報什麼時候?一般什麼專欄作家,是吧?社論純粹是評論,這種社論一般都是最高級別的,它才可以批准一些刊登出來,代表了整個環球時報中共的觀點。這個現在這個對這個國防部長,還有包括布林肯,還有這個國安顧問,即將已經抵達韓國和日本的訪問。你看它怎麼怎麼說的?首先你看,第2段,第1段話不用說了,大家都知道。這個目的就是建立亞洲同盟,對中國和任何想與美國較量製造行動的威脅威懾。第二段你看它很搞笑,它說本週四布林肯和國安顧問蘇利文將與楊潔篪王毅在阿拉斯加會面,是吧?對話;華盛頓越是強調之前美日和美韓“2+2”會談很重要,越搞的兩場會談就像是以中國這場戰略對話的預備會談一樣。太搞笑了。這明顯是,我們說了這楊潔篪王毅追到阿拉斯加,跑機場這個加油站的這個廁所旁邊,追過去的。然後呢,他們現在“你看,先跟別人談再跟我們談,我們會比那個更重要,比韓日重要”,所以韓日的會是這個預備會談。你說這意淫到什麼程度了?是不是?別人是主動跑到別人家裡去談,拜訪,你這裡主動追,還不讓你到華盛頓去,半路停下,在這裡見一下就行了,機場外交。是吧?然後它現在說,是以中國這場戰略對話的預備會談。你說這真是,這種意淫到什麼地步?!。意思就是說,你看這個先跟別人談,再跟我們談,我們更重要,美韓“2+2”會談。中共多麼多麼可笑,多麼可笑。這其實就體現了中共現在一個心態,它老是把這個叫做戰略對話,因為美中之間已經很長時間沒有任何的正常對話了。

自從去年夏威夷,夏威夷那場是最後一次,最後一次,就是蓬佩奧給中共,實際上關於很多方面,拒絕中共的各種藍金黃;很多方面以及更重要的,就是讓中共必須得交代很多事情,給它有個時間,有個時間線。但是中共,在那以後就你不交東西我就不跟你談了。說白了比如說“安紅,這個咱們去投,這個甲方讓你必須得一年之內,你把所有東西給我搞清楚,你再來接我,不搞清楚你就別來見我。”就這個意思,中共都不好意思去見了。現在換了政府,所以這就是為什麼蓬佩奧說,見面第1個就是病毒,因為上次你承諾的事情,你必須得做到。中共承諾的,你必須得什麼什麼,是吧?他當時一定是在去年6月份,夏威夷會談一定是會談上,楊潔篪肯定忽悠他們,“放心,我們回去趕緊調查,到底怎麼回事”。因為當時6月份很多事情不能定調,不知道病毒怎麼來的;什麼什麼,到底是不是故意釋放或者到底是什麼?美國政府也沒有定調,但是給你一個機會你自我澄清。在澄清的機會裡頭,說白了這就是有一段時間,你看已經過經過了至少8個月了,對吧,8個多月。你第1面必須得把這個事情說清楚,你說不清楚後面就沒得談。所以這一次,是不是?中共由於半年多這麼長時間,美中之間沒有正式對話,沒有這種真正意義上的對話。

這種對話怎麼沒有的話,習總加速師在黨內的這種問題顯現。這就是我們後來說,賈慶林溫家寶寫了封信,說你的現在主動出擊,你的這個叫做病毒這種戰略,疫情經濟能否真正解決,是吧?讓中國共產黨走到,現在全世界喊打,過街老鼠的這種地步。是不是?你的就要主動出擊嘛,現在到底怎麼樣?這樣才有後來,習近平我們後來說21天沒出來。之前說什麼,黨內第一不得妄議中央。這老早說的。第二就是要有戰略戰略認識度戰略高度,就是說,這這個話他肯定不是跟底下人說的。底下人沒資格現在妄議中央,有資格的那肯定就是常委級別的,他說的就是給常委聽的,就給那些之前寫信的,問你這主動出擊到底會怎麼樣。你看現在我們贏了120之後嘛,是不是?哦,那不是120的,1月06之後,議院確定了之後,“你看贏了吧,你們啊,給我寫信的這麼老幫菜,落伍了吧,我的戰略是對的,就是這樣主動出擊”。是不是?為什麼這一系列的這個主動出擊讓中共進入到這個最這種地步,人人喊打的地步,就是和病毒有關係,和去年他看到了,這個美國政府對病毒不依不饒,說白了無法忽悠。他們那個時候6月份,因為閆博士還沒出來呢,懂嗎?這為什麼?閆博士是7月13號,記住,7月13號正式在福克斯。他們也在探口風,他們跟蓬佩奧一見面,發現之前忽悠的說什麼來自自然,皮特大扎克啊所有做的鋪墊,不管用啊。明白嗎?他(美國)一直在追問這些東西,他們知道這東西遲早會揭穿,所以一系列的動作往後,是吧?

那我們就看,待會我們要講的,這就跟潘石屹,潘石屹誰的人?知道吧?潘石屹的兒子在微博上就發了這個東西,2月份之前就發的,就不是昨天發的,安紅, 1月份就發的,中間潘石屹可以說已經運作了一個多月,不管用,昨天全面要抓人了,這東西都有聯繫的,這就是黨內鬥爭的顯現出來的一個信號。就這點事兒,你說潘石屹能罩不住?王岐山能罩不住嗎?所以這系列的這些所有的東西,它要凸顯這是一個戰略對話,凸顯這個高度,凸顯什麼?我們還在掌控中。所以昨天又發了一個說,眼下北京控制著比賽的節奏,啥意思?就是說習近平控制著,一切都在習近平控制範圍內,給黨內有所交代。我先說到這兒,安紅你怎麼看?

安紅(00:15:52)

第一個標題它說這是一個籌碼,它認為美國的聯袂日韓是一個逼迫中共就範,或者說給中共施壓,或者說震懾中共的籌碼。那籌碼我們一般很熟悉,在賭場上才有籌碼。也就是說中共是把這個當成一個賭局來賭的,這個賭得好的人,他會止損止盈;賭得不好,人是賭徒就可能是傾家蕩產,而且它很可能會把14億同胞押上這個賭場,押上這個籌碼,所以真正非常之恐怖。那麼人家2對2會談到底是否是呢?人家可是千里迢迢從美國到日本、韓國去來會談的,真的是並不是說千里迢迢從美國到北京來找你會談的。

那麼我突然想起以前的宮鬥劇,就是被皇帝冷落的不再被寵幸的妃子,或者說已經打入冷宮了,突然有一天得到點消息說,允許她去見一面,然後她就七例八叉地就跑到阿拉斯加那邊,去吃三文魚去了,所以真正整個中共的表現,一方面它意淫得有多嗨,有多高,反過來就說明它其實有多自卑,這種自卑引發的不可收拾這種殘局有多重,有多慘。所以當它意識到的時候,它的文章才會這麼寫,所以我們路德社這個用’急瘋了’,還真是!一看這標題就知道。

第3條想說的是什麼?就是說真正這種運作裡面,人家美國沒把你當一回事,但是中共已經把它上升到一個非常高的高度,那反面只能說明是習本人其實還是在黨內有岌岌可危,儘管他之前可能用他的這個主動出擊,然後以這個120美國大選之後,川普下台,拜登上台拿這個結果來安撫黨內和安撫那些所謂常委級、管著他的那些婆婆或者公公們。但是真正有一點,就像我們節目分析的是,恰恰拜登上台之後,這個情勢和微妙的變化一點都沒有影響前國務卿蓬佩奧先生把中共定性為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更何況布林肯再一、再二、再三板上釘釘,擲地有聲一直在堅持說這個種族滅絕是不可更改的,就是真正的事實。所以你可想而知它心裡有多麼得慌張。

最後一點想說的是挺有意思,就說當這個社論以這種方式寫出來的時候,當它一再強調這個美國如何如何,其實日本和韓國祇不過可能是小棋子兒的時候,日本、韓國可能會淪為美國手上的一個開路先鋒的時候,真正是恰恰說明中共沒有任何可以跟美國在平等對話的這種條件,儘管是楊潔篪、王毅。我們什麼時候看見楊潔篪、王毅兩個人一塊出去?很少,就是楊潔篪做楊潔篪的事情,王毅做王毅的事情。這一次看樣子真的是無可挽回的,一定要把兩個重磅的人全都派出,到底有沒有用?我們拭目以待。謝謝路德。

路德(00:18:52)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18:55)

我同意安紅女士的說法,就是這有點像小時候學到一個叫做酸葡萄心理,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是酸的,現在中共國看到日韓吃到美國送的葡萄,現在吃不到嘴裡就非常的酸。其實這體現了中共國里的一個特殊的心態,這種特殊心態可以感覺到什麼中共的內心非常不安,特別是習總加速師和中共外交部的內心非常得不安,他必須找一些理由找一些說詞來緩解自己的緊張情緒。大家知道嗎?它能說出這句話就表示它現在非常的不安跟緊張,它要緩解壓力,可見中共國內很多常委或其他的​​派係對習現在的外交狀態是不滿意的,而且周邊的形勢也是看到,四國聯盟已經開始,日韓在加入,這個對中共外交的打擊是非常非常巨大的。為了把這種叫什麼緊張的狀態裡面出來,不得不寫這個,一個是什麼?幫黨內的很多黨員和高層施壓。我相信這個消息出來後,很多黨內的人都會對習的政策表示什麼失望,特別是兩會以後,剛把習的馬屁拍好,就出這種事情,習的威望,肯定是跌得很厲害。這是一點。

還有就是說他們把美、日、韓從來沒有像現在看的這麼重,反倒說明了什麼?美國現在的政策這是讓中共非常的擔憂,為什麼?它的向外擴張的勢力被極度壓縮,它才會這個樣子,特別是日、韓在第1線。它說日韓是籌碼,但是不要忘記,中共最喜歡玩的籌碼就是朝鮮跟伊朗,這兩個才可以叫做籌碼,美國從來沒有拿日韓當籌碼。大家知道從來是盟友的狀態,人家是派自己的國務卿出來,而不像中共是開著飛機追著屁股後面去找人家,這一點,誰是想吃葡萄誰心裡清楚。好的,路德。

路德(00:21:17)

我們繼續看接下來他怎麼說,剛才說戰略,其實對美國來說根本就懶得跟它談,但對中共來說它覺得很重視,為什麼中共很重視?這是戰略,就跟當年的蘇中機場外交一樣,對中共來說就是最後一次求爺爺告奶奶,求求你別滅了我,我啥都願意給你。其實當時蘇聯就是要下狠心,下狠手的,但是那次機場外交對中共來說,就是救了它命,所以對中共它把這次會看得極其重要,但是對美國來說根本不看重,因為美國是鐵了心要跟你徹底脫得,知道嗎?徹底脫鉤的。中共心裡很清楚,就像當年那個機場外交,蘇聯是鐵了心要滅你中共的,徹底解決中共威險,中國威脅,但是當時我們說了,當時中共用各種手段把蘇聯給忽悠了,給蘇聯很多實際的利益,最後保住了它那一點,後來69年~72年,和美國搭到一起了,救了他一命。

所以現在他很看重這個,但美國不看重,美國的戰略方向是已經定的,因為前蘇聯和美國最大的區別就在這裡,前蘇聯也是人治,一個人說了算;美國是什麼?美國是一個體系,你解決不了,就是你現在再下跪解決不了,中共知道,但是他們中共就在這裡,這次去就是表面上說是美華盛頓向北京戰略要價的籌碼,是啥意思?意思就說,我們中共這次照樣能搞定什麼,我們給籌碼就行了,給華盛頓一些東西,肯定能忽悠得到。對,那個在69年的時候,因為沒有爆料革命,沒有互聯網,你北京跟怎麼前蘇聯怎麼勾兌沒人管,知道吧?沒人揭露,並且現在前蘇聯也不存在,有什麼反對派的媒體之間揭露前蘇聯所有的運作。現在美國不一樣,誰敢跟你去談,誰敢接你的籌碼?不可能。所以現在你看,它在社論裡主動提出了韓國,說韓國不會跟美國做圍堵中共的先鋒,讓韓國與中國脫鉤。這句話不就是驗證了我們之前說的,亞洲聯盟就是建立完以後就是跟中共脫鉤,他自己主動承認了。

這個說的,只有咱們說,第一中共肯定自己有情報,第二你說海外媒體有誰說,亞洲聯盟建完就是跟中共脫鉤,中共社論自己說了,承認了,中韓經濟合作壓倒了美國,所以在韓國與中國脫鉤無異於拿一個海棠交換韓國手裡的一個蘋果。首先這段話他說中韓合作大過美國,但是更重要的透露了,實際上亞洲聯盟就是跟中共國脫鉤的,這是我們之前在節目裡說的,中共再一次驗證了,意味著啥?就是跟你脫鉤,明白吧?它也承認了讓韓國就是與中國脫鉤。至於說能不能脫成,他的意思是說中韓經濟合作規模超過了美國,意思說脫不成,並且日本也是搞成零和模式,零和模式就是啥意思?要么就合作,要么就不合作,就是也是跟你脫鉤嘛!這一點,你說亞洲聯盟美、日、英、澳四國建立的時候那個對話,只有咱們第一個跟進,就是建立完後跟中共國脫鉤,安紅你說是不是?你說這個什麼時候乾了幾十年時間的什麼反共媒體,有誰能說出這個本質性的東西,沒人說,咱們說了,中共自己承認了,就是去脫鉤。

至於說能不能脫成,中共肯定說,我給韓國會很多籌碼就脫不成,但是你要知道一點中共又在這兒意淫。這個亞洲的同盟一旦建立,大家建立一個攻守合約的話,說不定在經濟上你的市場規模遠大於中國,韓國高興得不得了。這個同盟,現在四個國家韓國加進來,接下來台灣、印尼、馬來西亞這全加進來,市場規模比你中共國大多了,人口也不比你中共國少,並且更重要的GDP現在的四國加起來已經超過了中攻國兩倍,核心是GDP總量,更重要的能解決就業,能解決勞動力,印度、馬來西亞這地方都可以,還可以解決市場問題。美國祇要在這裡的承諾說給你們國家下單子,我之前給中攻國的單子全部不給了,全部給你們這些國家,誰何樂而不為。這個世界上都是為了賺美元,沒人去賺你人民幣,因為美元是硬通貨。現在之所以韓國要所謂的中韓經濟合作,之所以有這個合作,因為美國現在給生意給大陸,如果把生意徹底關掉,把所有的訂單給到比如或者馬來西亞,或者他們亞盟的這個圈子裡頭去的話,韓國自然而然就設廠設到別的地方,因為韓國在中國設得廠,有多少是在大陸賣的?大多數都是賣到美國的,賣到全世界的。這最基本的邏輯它都搞不懂,就是脫鉤,你看到這才是中共著急的地方,它太著急,它知道這就是脫鉤。

這是我們節目提前說的,它現在意識到了這個亞盟,前幾天它沒意識到沒有社論,今天徹底意識到了,這就是跑到日本,估計打探到了消息,有情報告訴它,老佛爺這個不好,真的要脫鉤啊,看樣子又被他們說對了。你說這個機場外交能有啥效果?安紅。

安紅(00:28:42)

我們以前只知道被洗腦說李鴻章賣國,其實我們真得知道楊潔篪和王毅賣國賣得更厲害,堂堂的外交部和這個專職外交人員叫人家最後跑過那去,給人家跪舔,真得是讓人家很無語。所以如果我是王楊這兩位啊,我趁病吃點巴豆,直接洩了,我就躺床上,別起來了,太丟臉了。那他們自己所謂的認為自己這個名聲疑似搞外交的和搞外交部部長,真的我自己覺得太丟臉了。這第1條想說的話。

第2條就是說,這樣的社論能寫出來,就不用往下看了,看了就很搞怪,也很搞笑,其實就是說明中共已經大亂陣腳,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已經惶惶不可終日。它其實深深地知道這個路德社,本身我們節目也有一定的預見性,同時就是既在創造歷史,同時在解釋和闡述演繹它。其實我們說的早就可以得到應驗,只不過中共目前為止它還不願意承認,但從美方這邊的種種顯示,沒有任何一點可以猶豫退卻的地方,尤其是這個老奸巨猾的這個拜登他根本就沒有說任何話。但是布林肯在做的事情,其實在某種程度上就是他的一個意思表示,因為畢竟他是這個拜登政府的這個國務卿,對不對?所以這麼重要的一個會談,2+2面對面對等會談,面對面,不要忘了,那麼肯定給中攻的震懾是超乎其想像的。而且他們心底里再也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已經註定了,我嚴重懷疑有那麼一幫的人,不是把這種真相報告給習天線寶寶,所以習天線接收到信號呢,是這個差的,本身他做完手術這個信號就沒有完全恢復,那同時在接收了這個人為的這個錯誤信息,所以就會導致他的判斷和這個決策都會有失誤。這麼一篇社論出來語無倫次,其實你就看到了這些精神病狀態,有點狂躁或者抑鬱狂躁都有一點,那麼其實就說明了這個楊王或者叫王楊此行,真的可以說絕對的兇多吉少。謝謝路德。

路德(00:30:58)

墨博士,怎麼看這個亞盟脫鉤的事?

墨博士(00:31:02)

這個亞盟脫鉤的話我覺得實際上勢在必行,而且美國這次給的這個準備和方案,實際上這什麼四國,包括這兩個國家,基本上其實大部分的意向已經定了,剩下的我相信相談的只是什麼具體的細節和宣布。這個事情就像什麼外交從來不是什麼當時談的,除了中共這種挽救的這種形式以外,基本上都是按原有有計劃推行的,中共國這次有點急病亂投醫的狀況,為什麼?就像說的以前蘇聯是一人專政,你可以買通或者說通一個人得到這種釋放和緩解,關鍵問題是美國最有權力的也不是國務卿,也不是拜登,你就是這次這個布林肯同意了,要給你弄,我相信,即使同意完,布林肯回到美國敢張開這個嘴,他的國務卿馬上也就當不下去了,對吧?所以說即使連他也沒有能力幫你這個東西,這個時候中攻國的這個差就差,但是它又不得不做。為什麼?這說明拜登包括副總統的幾根線中共全部斷了,它只剩下布林肯這一根線,可見中美之間的關係到達一個什麼地步。而且這裡面大家知道沒有?他直奔的是布林肯,但是對日韓兩國它不會放手的,它一定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這個方面,他隻字未提,說明日韓內地裡應該是拒絕了中共,所以說中共沒有辦法,只好什麼另闢蹊徑。如果日韓只要有一方給他們鬆口的話,他們現在說出的話絕對不是這個樣子。一定是什麼我們聯合起來,我們要共同繁榮,這個中共是最強有力的。好的,路德。

路德(00:33:01)

好,這個,然後他們這個中間這一段忽悠什麼日本韓國,意思說這個美國不會給他們送什麼資源和籌碼,這就是中共的這種思維,別人要的是秩序,要的是規則,明白嗎?這就是它現在還停在這個什麼什麼秦始皇,大秦賦,那個情婦,那說難聽點就是淫婦,大淫婦那個時代,明白不?還停留在那時代,六國合縱聯盟就是為了給你資源那個,胡扯,別人(要的是)秩序,永遠記住。之所以美國之所以英國他可以幾百年,英美現在建立這種秩序,這是靠的秩序去建立聯盟,而不是靠我什麼給你什麼,是不是?你給我啥?根本不是,就是秩序,中共自己知道它破壞規則。它說美國給中國編造了很多罪名,指責中國的很多做法都是破壞規則的,這句話說得對,這就是我們昨天說的,昨天我們做節目說了,中共在前蘇聯時代,在蘇聯的這個規則裡頭,它是破壞規則者,是不是?幹不了,你看這樣,就這個49年到69年20年,整整20年,現在加入WTO到現在2021,到現在,2001到現在也是20年,又是一個破壞規則者。中共不管你哪個規則,它都是破壞規則者,無論什麼所謂的共產主義共產國際規則,無論是什麼專制,以前都是什麼計劃經濟,是吧?你是破壞規則者,你在這裡頭中間就是什麼投機耍滑,它之前在那個體系裡也是投機耍滑,互相之間就說白了就是挑事,當時共產國際開會,毛澤東要體現自己牛,是不是?要拉著這個打那個,在共產國際規則裡搞鬥爭,是不是?打亂仗,什麼阿爾巴尼亞,什麼又跟這個結合起來搞前蘇聯。是不是?現在又一樣的,加入美國這個規則,美國讓你好不容易進入WTO,就是美國的規則,是不是?國際規則,你也是在這裡搞事。它就一直都是破壞規則者,中共一直以來,是不是?之前,這就是中共,之前說你看前蘇聯體系,我破壞規則,照樣我忽悠了前蘇聯,是不是?我現在馬上投奔到美國,然後美國你看我又忽悠了,我現在就起來了。前蘇聯幫中共建立了,首先打下天下,這絕對的,第一時間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這個邪惡政權,第一時間,是不是?把國民黨給滅掉。當時國民黨打不贏,就是因為前蘇聯給的武器,是不是?榴彈砲這些,前蘇聯把東北整個(從)日本 接收了,接收完以後,然後交給中共。當時你中共是稱臣的,對前蘇聯,是吧?然後呢,美國,然後說白了當時因為前蘇聯的斡旋,包括前蘇聯給美國施壓,讓美國不敢幫蔣介石。國共內戰它就輸了嘛,你後面沒有人支撐,它肯定乾不過前蘇聯嘛,你想想,是不是?武器裝備都比不上,說實話,當時前蘇聯那個整個的工業化的裝備,你想想那個日本都傻眼了。我看那個電影,日本當時說,中共在二戰就是在抗日的時候都是用的最好的砲就是迫擊砲,後來到東北去,榴彈砲,榴彈砲就那種,從來沒見過,榴彈砲,日本都沒有榴彈砲,安紅,日本是沒有,榴彈砲都是前蘇聯給他們的,他從日本手上接的都是一些啥炮?也都是一些這個排擊砲為主,因為當時整個東北關東軍的主力全部調到東南亞去了,日本的關於所謂的在東北的日軍都是一些丙級部隊,甲乙丙丁,就是老弱病殘,老弱病殘,我告訴大家。全部調到當時最頂級的,甲集團全部調到那個太平洋島上去了,調到哪裡?調到這個東南亞,緬甸戰場,所以好的東西全往那邊調了,剩下的,所以在東北戰場是沒有榴彈砲,所以前蘇聯榴彈砲以來,整個嚇傻了。你美國你當時國民黨有榴彈砲嗎?所以當時還包括火箭炮啊,那種叫做什麼卡秋莎那種,一連發的那種,那玩意,你說國民黨不嚇傻嘛,所以當時中共國共內戰,第1輪都是榴彈砲轟,國民黨對中共的這個炮嚇死了,為什麼?都是前蘇聯留下的,如果沒有這個炮,你想國民黨能輸嗎?後來希望美國支持,美國不支持。所以這裡頭有這個故事,中共之前是忽悠前蘇聯讓他執政,篡取了這個14億這個中共的這個江山,中國咱們這個國土的這個統治權,接下來,然後又忽悠前蘇聯給它搞什麼工業化建設,給它搞重工業,忽悠那裡給它搞原子彈。當然了,後來原子彈,前蘇聯趕緊撤,但是它至少,就是現在一樣的體系嘛,藍金黃這種方式,然後把這個圖紙給騙到了,是吧,然後在這裡頭。現在又忽悠美國,前蘇聯,你看我們當時把前蘇聯忽悠,忽悠得就前蘇聯倒了。國不敢幫蔣介石。國共內戰它就輸了嘛,你後面沒有人支撐,它肯定乾不過前蘇聯嘛,你想想,是不是?武器裝備都比不上,說實話,當時前蘇聯那個整個的工業化的裝備,你想想那個日本都傻眼了。我看那個電影,日本當時說,中共在二戰就是在抗日的時候都是用的最好的砲就是迫擊砲,後來到東北去,榴彈砲,榴彈砲就那種,從來沒見過,榴彈砲,日本都沒有榴彈砲,安紅,日本是沒有,榴彈砲都是前蘇聯給他們的,他從日本手上接的都是一些啥炮?也都是一些這個排擊砲為主,因為當時整個東北關東軍的主力全部調到東南亞去了,日本的關於所謂的在東北的日軍都是一些丙級部隊,甲乙丙丁,就是老弱病殘,老弱病殘,我告訴大家。全部調到當時最頂級的,甲集團全部調到那個太平洋島上去了,調到哪裡?調到這個東南亞,緬甸戰場,所以好的東西全往那邊調了,剩下的,所以在東北戰場是沒有榴彈砲,所以前蘇聯榴彈砲以來,整個嚇傻了。你美國你當時國民黨有榴彈砲嗎?所以當時還包括火箭炮啊,那種叫做什麼卡秋莎那種,一連發的那種,那玩意,你說國民黨不嚇傻嘛,所以當時中共國共內戰,第1輪都是榴彈砲轟,國民黨對中共的這個炮嚇死了,為什麼?都是前蘇聯留下的,如果沒有這個炮,你想國民黨能輸嗎?後來希望美國支持,美國不支持。所以這裡頭有這個故事,中共之前是忽悠前蘇聯讓他執政,篡取了這個14億這個中共的這個江山,中國咱們這個國土的這個統治權,接下來,然後又忽悠前蘇聯給它搞什麼工業化建設,給它搞重工業,忽悠那裡給它搞原子彈。當然了,後來原子彈,前蘇聯趕緊撤,但是它至少,就是現在一樣的體系嘛,藍金黃這種方式,然後把這個圖紙給騙到了,是吧,然後在這裡頭。現在又忽悠美國,前蘇聯,你看我們當時把前蘇聯忽悠,忽悠得就前蘇聯倒了。國不敢幫蔣介石。國共內戰它就輸了嘛,你後面沒有人支撐,它肯定乾不過前蘇聯嘛,你想想,是不是?武器裝備都比不上,說實話,當時前蘇聯那個整個的工業化的裝備,你想想那個日本都傻眼了。我看那個電影,日本當時說,中共在二戰就是在抗日的時候都是用的最好的砲就是迫擊砲,後來到東北去,榴彈砲,榴彈砲就那種,從來沒見過,榴彈砲,日本都沒有榴彈砲,安紅,日本是沒有,榴彈砲都是前蘇聯給他們的,他從日本手上接的都是一些啥炮?也都是一些這個排擊砲為主,因為當時整個東北關東軍的主力全部調到東南亞去了,日本的關於所謂的在東北的日軍都是一些丙級部隊,甲乙丙丁,就是老弱病殘,老弱病殘,我告訴大家。全部調到當時最頂級的,甲集團全部調到那個太平洋島上去了,調到哪裡?調到這個東南亞,緬甸戰場,所以好的東西全往那邊調了,剩下的,所以在東北戰場是沒有榴彈砲,所以前蘇聯榴彈砲以來,整個嚇傻了。你美國你當時國民黨有榴彈砲嗎?所以當時還包括火箭炮啊,那種叫做什麼卡秋莎那種,一連發的那種,那玩意,你說國民黨不嚇傻嘛,所以當時中共國共內戰,第1輪都是榴彈砲轟,國民黨對中共的這個炮嚇死了,為什麼?都是前蘇聯留下的,如果沒有這個炮,你想國民黨能輸嗎?後來希望美國支持,美國不支持。所以這裡頭有這個故事,中共之前是忽悠前蘇聯讓他執政,篡取了這個14億這個中共的這個江山,中國咱們這個國土的這個統治權,接下來,然後又忽悠前蘇聯給它搞什麼工業化建設,給它搞重工業,忽悠那裡給它搞原子彈。當然了,後來原子彈,前蘇聯趕緊撤,但是它至少,就是現在一樣的體系嘛,藍金黃這種方式,然後把這個圖紙給騙到了,是吧,然後在這裡頭。現在又忽悠美國,前蘇聯,你看我們當時把前蘇聯忽悠,忽悠得就前蘇聯倒了。就那種,從來沒見過,榴彈砲,日本都沒有榴彈砲,安紅,日本是沒有,榴彈砲都是前蘇聯給他們的,他從日本手上接的都是一些啥炮?也都是一些這個排擊砲為主,因為當時整個東北關東軍的主力全部調到東南亞去了,日本的關於所謂的在東北的日軍都是一些丙級部隊,甲乙丙丁,就是老弱病殘,老弱病殘,我告訴大家。全部調到當時最頂級的,甲集團全部調到那個太平洋島上去了,調到哪裡?調到這個東南亞,緬甸戰場,所以好的東西全往那邊調了,剩下的,所以在東北戰場是沒有榴彈砲,所以前蘇聯榴彈砲以來,整個嚇傻了。你美國你當時國民黨有榴彈砲嗎?所以當時還包括火箭炮啊,那種叫做什麼卡秋莎那種,一連發的那種,那玩意,你說國民黨不嚇傻嘛,所以當時中共國共內戰,第1輪都是榴彈砲轟,國民黨對中共的這個炮嚇死了,為什麼?都是前蘇聯留下的,如果沒有這個炮,你想國民黨能輸嗎?後來希望美國支持,美國不支持。所以這裡頭有這個故事,中共之前是忽悠前蘇聯讓他執政,篡取了這個14億這個中共的這個江山,中國咱們這個國土的這個統治權,接下來,然後又忽悠前蘇聯給它搞什麼工業化建設,給它搞重工業,忽悠那裡給它搞原子彈。當然了,後來原子彈,前蘇聯趕緊撤,但是它至少,就是現在一樣的體系嘛,藍金黃這種方式,然後把這個圖紙給騙到了,是吧,然後在這裡頭。現在又忽悠美國,前蘇聯,你看我們當時把前蘇聯忽悠,忽悠得就前蘇聯倒了。就那種,從來沒見過,榴彈砲,日本都沒有榴彈砲,安紅,日本是沒有,榴彈砲都是前蘇聯給他們的,他從日本手上接的都是一些啥炮?也都是一些這個排擊砲為主,因為當時整個東北關東軍的主力全部調到東南亞去了,日本的關於所謂的在東北的日軍都是一些丙級部隊,甲乙丙丁,就是老弱病殘,老弱病殘,我告訴大家。全部調到當時最頂級的,甲集團全部調到那個太平洋島上去了,調到哪裡?調到這個東南亞,緬甸戰場,所以好的東西全往那邊調了,剩下的,所以在東北戰場是沒有榴彈砲,所以前蘇聯榴彈砲以來,整個嚇傻了。你美國你當時國民黨有榴彈砲嗎?所以當時還包括火箭炮啊,那種叫做什麼卡秋莎那種,一連發的那種,那玩意,你說國民黨不嚇傻嘛,所以當時中共國共內戰,第1輪都是榴彈砲轟,國民黨對中共的這個炮嚇死了,為什麼?都是前蘇聯留下的,如果沒有這個炮,你想國民黨能輸嗎?後來希望美國支持,美國不支持。所以這裡頭有這個故事,中共之前是忽悠前蘇聯讓他執政,篡取了這個14億這個中共的這個江山,中國咱們這個國土的這個統治權,接下來,然後又忽悠前蘇聯給它搞什麼工業化建設,給它搞重工業,忽悠那裡給它搞原子彈。當然了,後來原子彈,前蘇聯趕緊撤,但是它至少,就是現在一樣的體系嘛,藍金黃這種方式,然後把這個圖紙給騙到了,是吧,然後在這裡頭。現在又忽悠美國,前蘇聯,你看我們當時把前蘇聯忽悠,忽悠得就前蘇聯倒了。玩意,你說國民黨不嚇傻嘛,所以當時中共國共內戰,第1輪都是榴彈砲轟,國民黨對中共的這個炮嚇死了,為什麼?都是前蘇聯留下的,如果沒有這個炮,你想國民黨能輸嗎?後來希望美國支持,美國不支持。所以這裡頭有這個故事,中共之前是忽悠前蘇聯讓他執政,篡取了這個14億這個中共的這個江山,中國咱們這個國土的這個統治權,接下來,然後又忽悠前蘇聯給它搞什麼工業化建設,給它搞重工業,忽悠那裡給它搞原子彈。當然了,後來原子彈,前蘇聯趕緊撤,但是它至少,就是現在一樣的體系嘛,藍金黃這種方式,然後把這個圖紙給騙到了,是吧,然後在這裡頭。現在又忽悠美國,前蘇聯,你看我們當時把前蘇聯忽悠,忽悠得就前蘇聯倒了。玩意,你說國民黨不嚇傻嘛,所以當時中共國共內戰,第1輪都是榴彈砲轟,國民黨對中共的這個炮嚇死了,為什麼?都是前蘇聯留下的,如果沒有這個炮,你想國民黨能輸嗎?後來希望美國支持,美國不支持。所以這裡頭有這個故事,中共之前是忽悠前蘇聯讓他執政,篡取了這個14億這個中共的這個江山,中國咱們這個國土的這個統治權,接下來,然後又忽悠前蘇聯給它搞什麼工業化建設,給它搞重工業,忽悠那裡給它搞原子彈。當然了,後來原子彈,前蘇聯趕緊撤,但是它至少,就是現在一樣的體系嘛,藍金黃這種方式,然後把這個圖紙給騙到了,是吧,然後在這裡頭。現在又忽悠美國,前蘇聯,你看我們當時把前蘇聯忽悠,忽悠得就前蘇聯倒了。

現在就意淫,意思說沒有我中共國,你美國也搞不下去。這就是說你看,說美國的全球化的競爭力下降了。意思就說,說美國就沒有中共國勞動力整體是變了,就沒有中共國,你美國也搞不下去,所以這裡頭你看,說這個抄襲冷戰時期的策略匯總根本的錯誤,就是拿幾十年前暢銷叫座的部件非要裝到今天同牌子的汽車上一樣不得要領。它就說,中共國現在想,它承認了現在就是要和中共搞冷戰,就是徹底脫鉤。我告訴你中共你還真沒這個資格跟美國搞冷戰,知道嗎?為什麼?因為前蘇聯至少還有個華沙條約組織,那叫冷戰鐵幕,兩邊對峙;你現在中共就假擀麵杖子,根本對你都不需要搞冷戰,說白了,直接聯合起來脫鉤,你就死定了。墨博士,先說一下。

墨博士(00:40:44)

是的,這個我覺得路德先生說那個破壞規則其實很有意思,就是感覺中共國的就像三國時期諸葛亮批魏延一樣,腦後生有反骨,他日必反。也就是中共現在給世界的一個概念,其實這裡面自己說的很清楚,他到任何機構一定是什麼,過不久必搞事必反必叛亂,你看到了嗎?中共國到了WHO, WHO變成了什麼?中共國到了WTO ,WTO變成什麼了?中共國進哪裡就壞哪裡,簡直就是不光是什麼一顆老鼠屎,這簡直就是一坨老鼠屎,走到哪裡把哪裡弄臭,現在全世界國家看出中共這個問題了,就想跟它脫鉤。中共就像什麼像焦糖不想脫鉤,也說明中共國真的是假擀麵杖子,你看它說的那些詞裡面其實還有一個意思,就是什麼它是綁定中國人在跟世界談判,你說創新能力勞動力市場跟中共一毛錢沒有關係,中共倒了,中國人的創新能力我絕對是大幅上升,勞動力的質量肯定還在,而且中國力的市場肯定比現在還要好,那沒有了你中共,這些反都變成優勢了,那為什麼還要中共呢,對吧?全世界只要看得到中國的這些好處,沒了中共能變得更好,那麼中共的意義就徹底沒有了,中共你還拿什麼來跟世界談判?好的,路德。

路德(00:42:24)

這個安紅再點評一下,剛才我說的這個部分。

安紅(00:42:28)

毛當年之所以能篡奪在所謂的中央領導權,就是因為他利用這個通信發報的這個信息有節點,這個所謂的遠東總局收不到,還有很多花招,大家真想了解的看一下這個張榮那本書,這個“毛鮮為人知故事”,最重要的就是這個皖南事變他也摻和了一把,很多情況下都是他這個可以說打時間差,最終做下這個,先把事情做完了以後,再讓遠東局去批。最後前蘇那邊也無奈,斯大林也無奈,最後沒辦法就默認他。

第2條所謂的兒皇帝,斯大林53年死的時候,這個毛澤東可是把他叫做親愛的父親的。我們活了這麼多年,華夏子女,炎黃子孫,誰把一個異族人外來人或者說當成自己的父親,整個在天安門廣場這個全體紀念。沒有,因為我也家裡有老人們,小時候聽他們講的當時整個天安門就是一個這個祭奠的一個現場,然後這個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把這個斯大林叫做偉大的父親,你就可想而知,中共膜拜前甦的心態是什麼?

第三,恰恰是他這個父親最終要害他,那麼剛才路德感謝給我講一下,就是為什麼林彪能四野揮師直接南下,他拿的輜重有前蘇聯的啊,中間還有這個繳獲國民黨的,還有一部分是日本的,所以整個的他的所謂的土槍土炮,什麼小米加步槍那都是扯,真的拿小米加步槍的人讓你看有幾個人打下過天下,所以全是騙人的。

第四條我想說的是什麼呢?這一次可能這個日韓,不排除日韓,在美國沒有實際行動和妥善處理,給它做嚴守這個嚴密防守大後方和護盾的時候,日韓有可能真的為了某些利益私下要跟中共拋繡球,甚至像比如說那個日本花了多少萬億的日元,要把它的企業從中共撤出來,非常不容易。那這個情況下呢,它還願意,無奈中還願意跟中共去談一談,但是現在說白了,用中共的話說真的是有了這個真正的擀麵杖撐腰了,所以才可以這個痛下決心就是要你跟中共國脫鉤。而且為什麼,我們看一下歷史那個美國對日本的扶持,儘管美國是投了兩顆原子彈在日本,但是日本真正能夠飛起來,一樣是因為這個民族本身願意學先進技術,第二有美國的扶持。那個韓國就更不用說了吧,那個韓國跟北朝鮮到底是什麼樣的歷史淵源,美國在這裡起過什麼樣的作用,其實我們可以有目共睹。但是這一次因為美國正式的意識到了中共的邪惡之極,所以一定是要把它take down,一定是要把它掃平的,那麼聯合日韓就已經成了很順理成章的事情。這個時候中共國妄想再去勾兌的話,就算是日韓很弱,我現在家里馬上要來美國這樣的客人的話,你中攻國本身是理虧在先,所以真正不會跟你有任何眉來眼去。那這時候它的社論如此這樣寫,恰恰說明日韓本身就是已經妥妥地定下這個原則方針。那換言之,我個人很不看好阿拉斯加廁所外,吃完三文魚漢堡之後廁所外的這個握手,那頂多是一個禮節性的問候,能定出什麼樣的這個會談?當然也得看這兩天中共可能還要這個極盡其所能,要使盡一切這個解數可能要干點什麼事情。可是掐指而數就三天的時間,且看我們可以拭目以待,看中共還能在這上面做出什麼樣的花活。我倒寧肯相信社論寫得如此之強硬,它的下面下半身一定是非常的疲軟。謝謝路德。

路德(00:45:56)

你看這個中共,在這裡頭它明白現在它知道,這個日韓2+2這個對話實際上所有的都已經剛才說的,就是已經安排好了,最終可能說白了可能就是去簽協議的,簽協議,所以要親自過去,是吧,過去一下簽協議的,然後具體的後面就是直接推進落實;再過幾天可能別的這個亞洲的又會增加。然後更重要的在這裡頭,中共知道,這幾個國家就是最核心、最關鍵的,這幾個國家一旦定了,那基本上亞洲就相當於歐盟,主要這三個國家,英法德為首。就這幾個國家只要一定,定下來,你這個中共在亞洲,在經濟上你就徹底流不動,流動不了了。

就這些,這就是什麼,這就是他們的契約精神,就這個規則制定者,美國就是製定規則的,然後你在這個規則在這個體系裡頭,因為美國之所以讓大家認可你的這個,就是你的規則公平,這是很關鍵的。前蘇聯,之所以他的體系,但他也有規則,知道吧,但是他的規則不公平,有問題,所以他崩潰。你中共現在規則都沒有,你谁愿意跟著你幹啊?你說是不是?就像打球呀,是吧,這裡這個三分線就是三分,但你中攻國關係好,你拿到這個籃下也叫三分。這個郝董經常說的,一個頭球算啥,這規則經常改,這誰跟你玩,是不是?明白不,規則經常改,頭球一個算兩個,這是中共。就是沒規則,懂嗎?這種沒規則是沒人跟你玩的,你要記住這點。你中共現在就是因為在美國的這個規則底下你偷雞耍滑,所以搞了一點錢說白了,偷的、騙的、蒙的,是不是?別人守規則你不守規則,你就這點本事。說白了,踢球的時候,你買通裁判,買通了對方的,你覺得你厲害,真以為自己少林足球,實際上你真正的按規則,你根本就搞不過。別人要的是規則,記住,這就是這個中共現在知道徹底的…..。

這個所謂的什麼砲艦政策能獲得利益大為減少,其實這所有的東西都中共在偷姦耍滑,知道吧?最終它也知道,它也知道這個砲艦政策,什麼叫砲艦政策?砲艦政策實際上就是真正叫實力,明白吧,它知道自己沒實力,懂嗎,只適合去偷騙。你自己也可以去搞砲艦,你為什麼搞?大清朝慈禧為什麼,是不是?你就比英軍要弱這麼多,因為你自己沒…..,大清朝也沒建規則,上戰場不像英軍走得方陣,走得這麼整齊,不管怎麼樣,不到最後一刻絕對不會潰爛、潰散。當時在那個時代,你這排隊槍斃那很講究,這就講訓練。這一系列的,你是一個體系之爭,雖然你這裡也拿著槍,但是一看旁邊跑、倒了,趕緊跑;旁邊死人了,快呀,趕緊跑,那你肯定就潰散麼。這就是巨大的區別,你砲艦政策本身是沒有錯的。砲艦是什麼?就是你,就相當於那你不能說警察有問題,就是中國老是抨擊警察,那美國的警察,美國警察拿槍,那就是什麼,你遵守規則那行,你不尊重規則,那就用槍對待你,是不是?這就是。所以你自己為什麼不能讓自己強大,你因為老是在偷著耍滑,是不是?因為就是它現在是雞和蛋搞不明白,它真正的,它不知道哪個東西到底是核心,是不是?它根本不知道這個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到底要怎麼做才是真正的。他老覺得就是我們之前說用奢侈替代文明,這一個菜用中國的這個什麼,這個宮廷菜係來代替比你麥當勞牛,是不是?你麥當勞漢堡堡,這麼…..。別人麥當勞可是一個體系,比你再怎麼比你強多少倍。我告訴你說,這是一種文化,別人形成了一種文化,說可口可樂是垃圾食品,麥當勞垃圾,別人怎麼滴,他是一種文化,形成了一個產業鏈,自己創新出來的一種快餐文化。你中共,你就算你雕花雕得好,你的雕得再雕龙画鳳,這盤菜做得好,你也只是一個人,你永遠成不了一個體系,你不可能開分店開個幾萬家,開不了。這就是中共的思維的巨大的問題,知道嗎?所以說,這就是他們著急,著急的點就是日韓不可能跟著中共的無規則去走,知道嗎?

這就是一個東方文化,我們叫東方文化都稱不了文明,東方文化的儒家或者是中共的這一貫的和西方文明最大區別;這就是日本為什麼他脫亞入歐,脫亞,脫的就是中共的,中國的那一套無規則,用什麼人之禮儀性這方面去管人;入歐,歐就是啥,就是有規則、有契約,講的約定,核心是這一點。明治維新最核心的,當然了三權分立這些,更中喲的,中共國現在或者毛澤東也說三權分立麼,也是也有司法,但是核心的是什麼?日本對規則的遵守,這是最可行的。明治維新,只改了這個,第2次徹底,那就是當時這個叫啥,美國的那個麥克阿瑟給他們的再造,所以他們對麥克阿瑟…..。第1次是當時林肯時期,那個叫啥,那個砲艦把日本打開、國門打開,他們看清楚了;第2次就麥克阿瑟,規則的完善,他明白了。就人,這一個國家他都會吃幾次虧,就剛開始,你注重規則,但你規則不完善,他就有問題,就出現了軍國主義;後來麥克阿瑟規則完善,完善完以後就你基石,你這個規則到底基於什麼?當時的明治維新也是基於天皇,一切向天皇效忠,最終導致了軍國主義,民族主義大和,是不是?後來麥克斯把他的憲法徹底改,以自由為規則、為基石,哎,他就創造了現在日本的這種,韓國也是一樣,所以他不可能跟你中共走到一起。美國啥都不用給他們,只要說按規則走,別人絕對…..。你像我中國人做生意都願意把貨都願意簽什麼訂單,美國的,歐洲的,日本的,韓國的,絕對不願意簽中國自己人的訂單​​,哪怕是中國國內的,一定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如果是那個,知道吧啊?你說開個什麼期票或者開個什麼,這個到付的那種,什麼那個叫啥,承兌匯票;別人都不信,懂不懂,一定要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這就是知道你中攻國搞得就無規則。墨博士,這一點分享一下。

墨博士(00:54:33)

是的,就是日韓雖然對中國很親近,但是如果你去過韓國和日本,其實你可以看到韓國跟日本對中國應該是文化的這個親近感實際是以宋唐文化為主的,其實跟中共和清代文化是沒有什麼關係的。也就說整個清代以後,明清以後的文化中,這兩個國家基本上是比較排斥,特別是中共的。他們對共產主義,特別是韓國,只要韓國人你看看北朝鮮,他還會習​​慣跟這個共產主義做生意嗎?只是中共這幾年把自己偽裝得很好,這幾十年;同時因為什麼,手裡有槍桿子讓這些國家,就是什麼讓文明的人有了這種壓迫感,他這樣。現在美國出來以後只要日韓看到了文明的這個希望,就是可以看到跟這個流氓可以言語和製裁的可能性的時候,他不會在跟流氓在一起了。而且美國在這裡這麼多年,日韓跟著美國,其實很多時候大家從很早看到中共黑美國就是什麼,美國騙日本的錢,打壓日本的經濟,把日本的經濟給弄垮,把日本的這個科技弄垮,然後搜刮日本的錢,可是你看到嗎?日本人的生活水平,日本人的文明程度不但沒有降低而增加了,這個事奇怪嗎?那時候就很奇怪,為什麼美國人越打,說美國不好的,現在越來越好了呢,他們也沒有反美啊,而且日子越過越好,科技越來越發達;而看看中國的天天要說什麼美帝、日帝,現在最終呢還是要站到這一邊,可見中共就是嘴上一套手裡一套。

但是大家想過沒有,為什麼日韓這兩個國家對中共影響很大;還有一點就是日韓其實對中共骨子裡的很多東西是非常清楚。它的文化根源是太相似了,很可能日韓靠過去以後,美國那邊得到的信息和情報能力會大大增強,對中共的打擊也可能會大幅提升。好的,路德。

路德(00:57:00)

是的,接下來我們看,更重要的,大家看這個潘石屹之子,今天很多人都在轉這個,很多人讓我們來點評一下,說一下到底怎麼看這個事情。首先潘石屹之子這是在你看2月25號叫西陸網,西陸絕對的是這個極端的愛國,這個一幫神經病的網,說“潘石屹兒子詆毀英烈,至今無人管,背後到底有什麼”,2月25號就已經那個了。他的在微博,很多人應該都知道了,他在微博上發的,這是哪個,這是很多天前的,就在2月25號之前都很早了,他說,聽說至少一個營地被印度活埋,好像沒機會天葬。這個是在什麼,是很早以前了,這是2月21號發的:解放軍自己惹事該打得好,印度人殺得好,死得該。好,這是西陸在2月25號給它爆出來的,是吧,西陸,看見沒有?所以說昨天這裡3月15號微博,人民日報說,人民日報直接那個,看見沒有?網友潘某造謠詆毀英雄烈士,對其刑拘追逃,這就是通緝。所謂的刑拘追逃,開展追逃,盡快回國接受處理;他於2月2號離境,出境後一直在境外。新浪微博用戶於6月23號在他人微博評論區發表,6月23號發的,還不是2月21號,比這更早,西陸在2月21號說2月25號至今無人管。天,安紅。這事很大,大家想想,6月23號發的東西,3月15號現在人民日報開始把它搞出來。6月23號到現在,這麼長時間,我相信潘石屹一定是有個運作,一定是運作,並且中間你看6月22、23號,他是2020年2月2日離京,中間9個月運作,一直運作運作,估計都基本上快沒事了,因為這麼長時間了,是不是?突然西陸弄出來,馬上就變成頭版頭條,你看頭條,北京警方頭條。這裡頭,你可見,你覺得這是打潘兒子嗎?不就是打潘石屹嘛。說白了很明顯的事情。安紅你怎麼看這個事?

安紅(01:00:14)

我們已經聽說馬雲的事了,我們也知道馬化騰,那麼潘石屹又來了,就是說可能他早就被盯上了,就是欲加以罪何患無辭,找了半天沒找出茬。或者說呢,潘本人有一個非常好的這個圈子和平台,他的運作可以保全自己,也可以保家人,那麼這麼長時間9個月了,9個月的時間還是把這個茬給找出來了,而且這個緊抓不放,還以這種方式繼續曝光,那說白了根本就不是打兒子,就是要直接打老子。那潘石屹,之前文貴先生也說過嘛,這些人最終會很慘很慘,為什麼呢?你給中共去做白手套,你給中共去做洩洪閘,你給中共去沆瀣一氣,你為中共去抬轎子,最終的感覺很慘,說白了風光的時候呢,你說這個很好的,可能跟中共一起坐轎子;這個不風光的時候,就是杜月笙說的那個,那就是夜壺,需要你的時候拿起來用用,不需要你的時候扔在那個地下那個牆角旮旯裡去,你愛哪呆著哪呆著去,而且本身還混得一身騷臭。

第2條呢想說一下,詆毀英烈的事,它想說你詆毀英烈就詆毀英烈,它真正想去懲罰的時候,那它已經早就備好案了,但真正的哪些英烈,我們不再贅述啊,是不是值得詆毀咱們姑且不論,但是中共想要這個欲加於罪永遠是何患無辭,更何況找到一個殺手不容易,或者說潘石屹在運作。

第3條潘石屹運作了半天都不管用,那就說明他那個後台也是不怎麼管用了,那可見他們各自後台,其實在對決或者在角逐,在這個刀光劍影中在搏殺。那換言之這篇文章出來,哪裡是對著潘石屹的兒子,哪裡是對著潘石屹,其實對這是潘石屹身後的他的那個擀麵杖子,那是個真的還是假的,是現在還能硬還是已經軟了?還是真正的這個幕後的真正動力,那任何一個娛樂新聞,以這種方式廣泛轉載的話,其實一下子就把這個兒子和他的老子,和老子後面的的那個擀麵杖子,直接全都給一鍋給端出來了。謝謝路德。

路德(01:02:36)

這裡都要深入去看,這裡的很多很多問題。首先第一,這你要知道這個微博賬號,控制在微博的手上,是不是你發的?安紅,還不一定呢,這是第一。要搞你的罪太簡單了,通過程序提前半年給你寫一段,然後拿來定罪。你看這就是現在新的一套新的方式。之前我相信潘石屹對他兒子一定會說,你的微博不要說的過激,甚至他不是自己發的都有可能,就說你夾著尾巴做人,現在咱們後台有影響。因為我們去年,你記不記得我們在去年幾月份做節目,說潘石屹要賣他的北京的產業,幾十億美金,年初的時候2020年初,記不記得?然後要賣掉北京產業,後來沒賣成功。這裡頭我們當時說習王鬥,當時潘石屹就是絕對是替罪羊,加上馬雲,馬雲的事那一定就是對著江家去的。等於說現在要搞你,我直接查你10年的所有的微博都可以,如果一個都沒有,就給你插一個名字,改一下就行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太簡單了,明白嗎?就這麼簡單,就是詆毀造謠英烈。他就這句話說天葬不合適,他說沒機會天葬,一個營地被印度活埋,好像沒機會天葬,聽說至少一個營地被印度活埋,好像沒機會天葬。這是回复,你看這是6月23號的,他也可以說如果在美國有言論法庭自由,我可以說在西藏天葬是最好的,他覺得這個天葬是侮辱了,侮辱了這個烈士,天葬是啥?被老鷹叼走。就被那個他覺得,那你的意思就是說,所有的西藏的人覺得天葬都是很丟人的,但西藏人認為那個很神聖的,土葬就是你不能登天堂,不能上西方極樂世界的,有罪的就是禿鷲都不吃的才叫最差最差的,才是土葬。水葬,天葬之下,水葬是餵魚,布施給魚,叫做生布施,肉布施,然後火葬,火葬然後才是土葬,中間還有一個塔葬,就是把它做成靈堂。塔葬是最高的,第二是天葬。並且天葬是專門來檢驗,如果禿鷲吃乾淨了,那就是這個人修行的好,如果禿鷲都不吃,這個人就不行,修行很差。所以他們一輩子修行的目的就是為了天葬,當然高僧大佛那才叫塔葬,靈塔。所以說天葬就侮辱了英雄烈士,我的天,你中共…再牛你比潘石屹後台硬嗎?不可能!文貴先生2017年爆料,就是說潘石屹你一定會死的很慘,因為你跟這幫人,永遠你在火中取栗,一定 被火燒!你火中取栗,你覺得中共而被你玩弄於鼓掌之中,你有中共各種關係,你後面有一棵大樹,現在你看,你處理了這麼久,9個月搞不定,不就是對著潘石屹去的嗎?你到底讓兒子回不回去?回去你肯定死的很慘,絕對的,100%。不讓你兒子回去,對抗中央,因為這個事已經蓋不住了,讓全社會把這個當做一個惡劣社會影響的,說白了就是潘石屹之前各方面的關係,估計花了不少錢,肯定甚至不少疏通費,最終都沒搞定。說白了你覺得你花了不少錢,花了幾個億,別人不是想要你幾個億,是想要你所有的身家。傻呀你,這就是文貴先生,我覺得他當時最牛的地方,當時他知道他的事情花幾個億,表面上我相信6月23號之後,可能有一段時間他花了錢。文貴先生知道,就算你是給了幾個億,後面別人給你半條被子,一定要別人盯著是你所有的全部身家,性命都要了。文貴先生很清楚,所以幾個億都不給,直接在美國跟你開幹,死磕到底!潘石屹傻乎乎的覺得自己聰明透頂啊,他老婆叫張什麼也覺得自己玩轉於那個,現在知道了兒子都守不住,當然這個兒子是不是那個張什麼的,可能是跟他前妻的。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在中攻國的所有的所謂的“富豪”,就是要打兩個引號,你們都是代孕者,你別跑,你以為你人到美國,你潘石屹人到美國,你就可以逃掉,我照樣追逃,刑事拘留並對其開展追逃,就是判罰刑事拘留,開展追逃。就是人不在國內,照樣給你追回來,因為你潘石屹所有資產都在國內,說白了就讓你2選1,如果你不回來的話,那就對潘石屹進行各方面的刑事調查,發現什麼什麼。就是做材料嘛,太簡單了,中共做材料,馬路邊上隨便找個人他都可以做,要搞你太簡單了,發現這裡違規,那裡違法,這裡偷稅,那裡挪用資金,這裡行賄受賄。欲加之罪,潘石屹死定了,他不可能把兒子直接送回去,並且這個已經擺不平了,他能擺平早就擺平了。我告訴大家,是不是?墨博士。的,100%。不讓你兒子回去,對抗中央,因為這個事已經蓋不住了,讓全社會把這個當做一個惡劣社會影響的,說白了就是潘石屹之前各方面的關係,估計花了不少錢,肯定甚至不少疏通費,最終都沒搞定。說白了你覺得你花了不少錢,花了幾個億,別人不是想要你幾個億,是想要你所有的身家。傻呀你,這就是文貴先生,我覺得他當時最牛的地方,當時他知道他的事情花幾個億,表面上我相信6月23號之後,可能有一段時間他花了錢。文貴先生知道,就算你是給了幾個億,後面別人給你半條被子,一定要別人盯著是你所有的全部身家,性命都要了。文貴先生很清楚,所以幾個億都不給,直接在美國跟你開幹,死磕到底!潘石屹傻乎乎的覺得自己聰明透頂啊,他老婆叫張什麼也覺得自己玩轉於那個,現在知道了兒子都守不住,當然這個兒子是不是那個張什麼的,可能是跟他前妻的。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在中攻國的所有的所謂的“富豪”,就是要打兩個引號,你們都是代孕者,你別跑,你以為你人到美國,你潘石屹人到美國,你就可以逃掉,我照樣追逃,刑事拘留並對其開展追逃,就是判罰刑事拘留,開展追逃。就是人不在國內,照樣給你追回來,因為你潘石屹所有資產都在國內,說白了就讓你2選1,如果你不回來的話,那就對潘石屹進行各方面的刑事調查,發現什麼什麼。就是做材料嘛,太簡單了,中共做材料,馬路邊上隨便找個人他都可以做,要搞你太簡單了,發現這裡違規,那裡違法,這裡偷稅,那裡挪用資金,這裡行賄受賄。欲加之罪,潘石屹死定了,他不可能把兒子直接送回去,並且這個已經擺不平了,他能擺平早就擺平了。我告訴大家,是不是?墨博士。的,100%。不讓你兒子回去,對抗中央,因為這個事已經蓋不住了,讓全社會把這個當做一個惡劣社會影響的,說白了就是潘石屹之前各方面的關係,估計花了不少錢,肯定甚至不少疏通費,最終都沒搞定。說白了你覺得你花了不少錢,花了幾個億,別人不是想要你幾個億,是想要你所有的身家。傻呀你,這就是文貴先生,我覺得他當時最牛的地方,當時他知道他的事情花幾個億,表面上我相信6月23號之後,可能有一段時間他花了錢。文貴先生知道,就算你是給了幾個億,後面別人給你半條被子,一定要別人盯著是你所有的全部身家,性命都要了。文貴先生很清楚,所以幾個億都不給,直接在美國跟你開幹,死磕到底!潘石屹傻乎乎的覺得自己聰明透頂啊,他老婆叫張什麼也覺得自己玩轉於那個,現在知道了兒子都守不住,當然這個兒子是不是那個張什麼的,可能是跟他前妻的。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在中攻國的所有的所謂的“富豪”,就是要打兩個引號,你們都是代孕者,你別跑,你以為你人到美國,你潘石屹人到美國,你就可以逃掉,我照樣追逃,刑事拘留並對其開展追逃,就是判罰刑事拘留,開展追逃。就是人不在國內,照樣給你追回來,因為你潘石屹所有資產都在國內,說白了就讓你2選1,如果你不回來的話,那就對潘石屹進行各方面的刑事調查,發現什麼什麼。就是做材料嘛,太簡單了,中共做材料,馬路邊上隨便找個人他都可以做,要搞你太簡單了,發現這裡違規,那裡違法,這裡偷稅,那裡挪用資金,這裡行賄受賄。欲加之罪,潘石屹死定了,他不可能把兒子直接送回去,並且這個已經擺不平了,他能擺平早就擺平了。我告訴大家,是不是?墨博士。貴先生知道,就算你是給了幾個億,後面別人給你半條被子,一定要別人盯著是你所有的全部身家,性命都要了。文貴先生很清楚,所以幾個億都不給,直接在美國跟你開幹,死磕到底!潘石屹傻乎乎的覺得自己聰明透頂啊,他老婆叫張什麼也覺得自己玩轉於那個,現在知道了兒子都守不住,當然這個兒子是不是那個張什麼的,可能是跟他前妻的。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在中攻國的所有的所謂的“富豪”,就是要打兩個引號,你們都是代孕者,你別跑,你以為你人到美國,你潘石屹人到美國,你就可以逃掉,我照樣追逃,刑事拘留並對其開展追逃,就是判罰刑事拘留,開展追逃。就是人不在國內,照樣給你追回來,因為你潘石屹所有資產都在國內,說白了就讓你2選1,如果你不回來的話,那就對潘石屹進行各方面的刑事調查,發現什麼什麼。就是做材料嘛,太簡單了,中共做材料,馬路邊上隨便找個人他都可以做,要搞你太簡單了,發現這裡違規,那裡違法,這裡偷稅,那裡挪用資金,這裡行賄受賄。欲加之罪,潘石屹死定了,他不可能把兒子直接送回去,並且這個已經擺不平了,他能擺平早就擺平了。我告訴大家,是不是?墨博士。貴先生知道,就算你是給了幾個億,後面別人給你半條被子,一定要別人盯著是你所有的全部身家,性命都要了。文貴先生很清楚,所以幾個億都不給,直接在美國跟你開幹,死磕到底!潘石屹傻乎乎的覺得自己聰明透頂啊,他老婆叫張什麼也覺得自己玩轉於那個,現在知道了兒子都守不住,當然這個兒子是不是那個張什麼的,可能是跟他前妻的。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在中攻國的所有的所謂的“富豪”,就是要打兩個引號,你們都是代孕者,你別跑,你以為你人到美國,你潘石屹人到美國,你就可以逃掉,我照樣追逃,刑事拘留並對其開展追逃,就是判罰刑事拘留,開展追逃。就是人不在國內,照樣給你追回來,因為你潘石屹所有資產都在國內,說白了就讓你2選1,如果你不回來的話,那就對潘石屹進行各方面的刑事調查,發現什麼什麼。就是做材料嘛,太簡單了,中共做材料,馬路邊上隨便找個人他都可以做,要搞你太簡單了,發現這裡違規,那裡違法,這裡偷稅,那裡挪用資金,這裡行賄受賄。欲加之罪,潘石屹死定了,他不可能把兒子直接送回去,並且這個已經擺不平了,他能擺平早就擺平了。我告訴大家,是不是?墨博士。,這裡行賄受賄。欲加之罪,潘石屹死定了,他不可能把兒子直接送回去,並且這個已經擺不平了,他能擺平早就擺平了。我告訴大家,是不是?墨博士。,這裡行賄受賄。欲加之罪,潘石屹死定了,他不可能把兒子直接送回去,並且這個已經擺不平了,他能擺平早就擺平了。我告訴大家,是不是?墨博士。

墨博士(01:10:43)

對的,首先我同意就是,我覺得這個潘瑞發的這條微博他實際上到現在大家只是看到了截圖並沒有這個微博的數據,所以說,只是說的潘瑞賬號要發文,並不可以直接引用這個,說白了就是一個故意的,還有他說營地活埋沒有機會天葬,就像路德先生和安紅女士說的,這是一個中性詞,如果直接領悟的話,是為死去的解放軍鳴不冤,對吧?他其實是好意,並沒有說是褻瀆,這個就是一個最大的問題,但是這個上面顯示出來,中共給任何人安罪名的時候是非常容易,甚至證據都不需要,為什麼?證據隨時隨便一張截圖,你只要說個話,有一個人說,某某說你以前說過一句,什麼話你都會記罪。大家知道以前像潘石屹的兒子這種富二代在中共別說說話,真正就是殺人犯姦都當事兒都沒有,很多地方不要說這種級別了,很多地區的那種地區首富的孩子做了多大的罪都能掩過去,不要說我發言了,就是骨子裡面反共產黨都很多沒事的,這個事情都是小事,問題是現在就說白了,包括潘石屹這一個階層,所有的人會面臨一個問題,我覺得不光是反習的,甚至跟習一起的都會遇到一個問題,就是你們所有的富二代、官二代都有人,包括私生子都有人在海外,那麼意味著你們所有人在海外的資產和親屬都是中共掌控的。很明白,就是說白了,你們以為你們是裸官,你以為你能把錢藏出去,你以為把家里人都送出去就安全了,中共告訴你我全部掌握著,我隨時可以把這些人抓回來,把你的錢要回來,你們天涯海角都跑不了。其實是對所有在中共利益裡面逃出來的人的一個恐嚇和警告,你賺了幾百億幾千億我都能拿過來,你的私生子出去,你的情人出去,甚至是你老婆孩子出去,我一樣拿一張圖就給你抓回來。道理太簡單了,這是什麼?比如說你今天說,習總加速師身體健康,他都可以說你是造反,為什麼你怎麼知道習總加速師今天身體健康,我今天稍微咳嗽了一下,我身體不健康了,造謠污衊,抓起來!這種事情中共最拿手的。問題就是現在這種官二代,包括富二代,都面臨一個,所有的中共要斬草除根,這是中共做的最黑的,也是最恐怖的一點,從來沒有一個政權對下面所有的人居然是這樣的。所以不過也看的出來,中國現在絕對是

路德(01:14:02)

我們再看,你看這是我們在一年前說,王岐山為何保潘石屹,搜狐八大核心資產變賣背後的真相是什麼?2009年11月4號,潘石屹發微,頓悟只有光明才能驅散黑暗,這是暗示,還是呼應路德節目?我跟你說絕對是當時2019年我們做完節目,你去看看潘瑞2月2號離京,為什麼?2月2號那是什麼重要日子,我們119節目之後,2月4號美國要封關,2月2號絕對是看了咱們的節目說的病毒很厲害,所以趕緊跑,一定是看了咱節目,他2月2號離京的,所有的這一切大家看明白沒有?2月2號跑,那一定是跟這個病毒這個東西有關係。

第2個我們在2019年就說潘石屹已經那個了,很多人說路德節目怎麼這個爆料革命說的怎麼好多都還沒那個,沒有驗證,只是時機時間還不到,知道吧,我們如果把時間具體哪一天哪一刻哪一秒都說出來,天機是不可洩露的,是不是?現在驗證了吧,潘石屹早就已經,當時變賣資產這就已經這個嗅覺聞到了風聲,已經知道王岐山保不了他了,知道吧?2月2號離境,他也知道病毒有多嚴重,那肯定是第一時間,美國都封禁了你趕緊來,是不是?這病毒很危險,那個他自己心裡清楚。剛才說的很對啊,說這個造謠,那以後就沒法說話了。現在是通過微博,還不知道是不是你發的就可以定罪,就一張圖就可以,是不是?接下來我舉報他吃飯的時候說過,習近平萬壽無疆,造謠明顯不可能萬壽無疆,對領導人的這個造謠污衊造謠,造謠。是吧?然後接下來說咱們這個偉大,你也回頭也可以,反正要滅人太容易了。就這一個徹底開啟了所有的這個就把所有的啊這幫以前跟中共搞在一起,他覺得自己…

我前幾天我才知道,這個你去查一個叫高天國,他是和叫什麼安信,和之前明天系一樣級別的,知道吧,萬億資產,巴哈馬投資50億美金就是他們自已搞的,我認識一個人。他說是裡面的那個,當時也天天看我們文貴先生爆料,然後對文貴先生也很佩服,但是呢覺得自己玩得轉。去年9月份被抓了,高天國絕對上海很牛的人,絕對的,覺得自己玩得轉,被抓了,很慘。說白了就是把資本資產全部送走了,現在說可以回家養老,不至於在監獄裡會被消失,也就不會被心髒病。告訴大家,就是呆在監獄裡死的,就是你的錢沒掏乾淨了,才會在監獄裡死;錢掏的干乾淨淨的回家,還可以,過的長一點,讓你回家。明白吧?這個潘石屹…可多了,別說這一點了。

那接下來你想潘石屹這種級別的,這種影響力的,之前的任志強,現在潘石屹,那接下來很多人有僥倖心理,中共現在包括什麼什麼,這之前什麼馬化騰,怎麼李彥宏,或者是還有包括什麼那個許家印這些,他們覺得自己是不是甚至有一些渠道可以跟彭麗媛,跟習天線寶寶能搭上線,覺得自己安全。中共這個體制就這樣,說不定你今天跟他搭上線,明天又是成為最危險的。潘石屹他死活也不會想到,原來他跟王岐山的這個關係成為他今天的罪狀,他一定在5年前,都覺得我覺得王岐山你看是不是都已經到常委了,這直接習近平基本上就是傀儡,就王岐山說了算;他沒有想到,就是因為跟王岐山這關係,最終給兒子發個這玩意,就搞成死罪。這絕對是死罪,我跟大家講,你千萬別以為它只是什麼刑事拘留什麼依法,這個在網上做起的這種搞法,這叫討伐,我告訴大家,比就說給他定罪還要厲害。中共那種討伐比定罪要厲害,我跟你說,說白了他現在人在美國,人在美國。接下來,你想想,潘石屹你自己的資產你怎麼處理?因為你要知道潘石屹肯定很多,那麼這個公司都是他兒子在這裡面讓你持股,或者什麼什麼東西,知道吧,一定把他資產扣了,現在說白了就是在這過程中潘石屹不可能讓他兒子回國,那邊已經把他的資產已經扣留了,至少凍結了讓你無法交易。接下來,那就是對潘石屹的討伐,就像前幾天對趙本山一樣,是不是?為什麼趙本山被那個,不就左手6右手7嘛,是不是?左肩高右肩低,是不是?那東西被人抓出來了。也是一樣,你10年前搞的我現在的那個,明白嗎?然後又看你趙本山有錢,搞你所有的一切。說白了大家中共國現在到了真正的這個啥時機?二次文革。看清楚了吧,安紅?

安紅(01:21:28)

我記得當時我們做節目還說,說他那個西服太晃蕩減肥很成功,起碼瘦了20公斤,(路德:那是王健林)哦搞錯了,那是王健林。

說這個普通的韭菜割完了,就開始割洋韭菜了,這種洋韭菜呢就是說這個一方面呢,他們有海外資產和海外私生子,有海外的這種企業,同時他們在國內的能通天,這種韭菜屬於這個洋韭菜,那真正中共發現割了14億的韭菜,這個地太薄就是太少,而且還不好吃。那真正要割的呢,說白了呢那這一波財富呢,那你從側面也可以看的,這個中共得有多缺錢,中共的這個資金鍊條斷掉的話得有多恐怖,那麼這些人手握這種重金,曾經也手握重權,最起碼身後曾經有一個傍著一棵參天大樹哈,結果沒想到這些樹都到了。那麼潘石屹這件事情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在那個國家裡頭你以為自己玩得轉,你以為自己活得有靠山,你以為可以在這兒苟延殘喘,或者你曾經以為你曾經的輝煌,能夠幫你躲掉以後的任何危難或者是一種罪責;真的沒有人能保證。文貴先生一罰就是130個億美金,可想而知會是怎麼樣,那位文貴先生逃離的快,潘石屹最起碼有作為把兒子放出來,但是這個不兒子不回去,恐怕老子在裡面沒有,所以這一點呢,不知道潘石屹的兒子有沒有這種勇氣啊,完全可以做污點證人,在美國政府開始做,這樣也可能像孟晚舟那樣,起碼能保住他父親的一條命。好,謝謝路德。

路德(01:23:17)

然後再說一點,我告訴大家潘石屹一定是已經把國內的資產不要了,但是中共讓他把所有轉到海外的錢全部要轉回來,不轉回來就是這個結局。潘石屹一定轉了很多錢出去,通過金融套現通過金融各方面抵押,然後在外面做基金一定至少幾十億。中共現在就說國內的不要也不行,你得把海外的拿回來,這潘石屹絕對不願意,那就絕對猴精猴精的,知道不?

第一你兒子回不回來?不回來。對吧?那這邊交代案件,是不是?幾個億不夠,國內資產還不夠,海外的全部轉回來,你自己想辦法,是不是?就這個概念,我告訴大家,唯一能救他就只有爆料革命,我告訴大家,絕對的。為什麼,這就文貴先生說這早幹啥去了。是吧?我告訴你,潘石屹他現在肯定還在這裡,還在這裡意淫,知道吧,有這幫人他都是這樣,不到最後不到黃河不死心,懂不懂?他一定覺得,一定有人是這樣跟他忽悠的好吧,我給你搞定了,本來就不是刑事拘留是要直接要那個呢,是不是?要這個要司法這個,各方面要有紅通的,我幫你搞定了,只是刑事拘留;現在所謂的你看本來是公安部發文的,現在只是海淀公安分局;本來是不是?怎麼怎麼這個只是什麼,現在我給你全部搞定了,這只是做做樣子,過了這段風就沒事了,沒事的,我告訴你百分之百。這就跟當時那個叫啥,吳征給文貴先生打電話也是這樣忽悠我,是不是?你只要主動配合相向而行,就跟那個那個孫立軍打電話也是相向而行,老哥老兄啥啥的,你只要不那個就咋滴,我告訴你,一定是潘石屹一定現在還是被他們忽悠,對吧,本來紅通的,我們還有他說你現在只搞你個微博賬號,你也知道你兒子發了多少,你也知道你現在在北京有多少,是不是行賄受賄?跟誰誰送了多少錢我們都知道,這些事都不說,平復一下民憤,讓你兒子過了這風口就沒事。他屁顛屁顛太感激了,送錢過去了,這中間一定有很多人就乾這一行,我跟你說太了解了。哪怕說白了明天上吊,我就說你看我給你選了一個好日子,是不是?你得感激我明天上到給你選了一個這個愛馬仕的繩子,我天哪,給別人留給你留個全屍。我看你絕對的,中共那些人一定是這樣,還感恩感恩給我留了個全屍,你看別人誰誰直接砍頭, 是不是?你留全屍,別人誰誰日子不好,死的那個你看最後沒有延留後代我天哪,這都可以編,我告訴你中共絕對上就算到了黃河,他的心都不死,他也覺得你看,我人生很成功,我最後是有個愛馬仕的繩子讓我上吊的,絕對。就這潘石屹都一定是感恩戴德,你看居然只是一個行事拘留,過兩天就沒事了,一定是這樣,我告訴大家,人就是這樣醒不了,我告你,你一刀捅了他,他也說,你看是不是?這個你還幫他數錢,絕對幫他數錢,是不是?

墨博士你怎麼看?

墨博士(01:27:32)

是的,這個就是中共更黑暗的,就是殺人也不用快刀,用動刀殺人讓你一點一點的刮肉,這一點是最痛苦的,而且這一點就很具有這個麻痺性,這些有錢人很可能覺得還有什麼,會留一點還會讓你這個逃出生天,實際上真的很難。大家知道潘石屹這樣級別的他抓他一個人,相當於割多少老百姓韭菜,而且他跑出去的錢全部是外匯啊,可見中共現在是多麼缺錢。一個潘石屹能拿回幾十億美金或上百,而其他呢?抓一個多少億美金回來,這對中國來說是最好的摟錢的盤子。就像想當年那個和珅被抓的時候,貪了一輩子的國庫,最終還回到了皇帝的口袋,雖然是什麼讓你持有了幾十年,最終自己一分錢沒想享到,就要給你一個三尺白綾,一輩子結束了,錢又回去了。這個就是中共碗裡對白手套最大的好處,讓你看著錢玩兩天,剩下的最後全部要交回來。好的路德。

路德(01:28:50)

中共一定是你對潘石屹說,你看王健怎麼死的?是不是?跟王健家人說你看,直接說黨對你好,沒有把他搞臭,什麼什麼拍照死,是不是?所以爆料革命文貴先生最偉大就是讓人醒悟,覺醒這是最關鍵的,沒有覺醒我告訴你一刀,給你一個愛馬仕繩子上吊,他也感恩戴德,沒讓我像這個叫做徐明那樣死,黨對我太好了。是不是?沒有像那個叫啥?這個別的那種死法,沒有像劉少奇這種死法,黨對我太好了。是不是?沒有像彭德懷的那樣死,黨對我太好了。你知道不,真的太可悲,中共真的一個個都這樣被洗腦成他一定現在是這種,我相信他是一定會看咱們節目百分之百,根據他2月2號離京去了,潘瑞他一定也會看。覺醒是最核心的,你不覺醒我跟你就說過兩天,一定是個金鍊子給你套上去,我就說你看給你是一個鑽石的,是不是?別人說這個愛馬仕過時了,我給你搞個鑽石的,是不是一個絞鏈給你絞死,對吧?你還感恩戴德。安紅。

安紅(01:30:30)

這件事情本身讓我們看到了中共的邪惡之極,他對內對外對外是謊言瞞天欺世,從來不講規則,對內是下手狠毒無比,沒有一個人真正為他說鞍前馬後的效勞之後,他還能真給你一個善始善終的,為什麼呢?因為他始終把你沒把你當自己人,倒是你倒是把他當做自己人,所以這件事情我們真的是不可小覷。那麼我想跟潘石屹一類的人在他的圈子平台上的人,這時候恐怕應該可以醒悟了吧。那麼就是說這個,這個二小子過年是吧,傻小子,過年看借比兒,北方話說,就說別人,咱們家那其實說白了就是對你的印象,如果你說你還沒有潘石屹這樣的背景的話,那你可能下場就會更慘。所以這個牽一發動全身一個潘石屹其實等於引出了一大批類似潘石屹這樣的人。好謝謝路德。

路德(01:31:29)

好,咱們的網友high了,說擇日而亡。是不是?

好,謝謝安紅謝謝墨博士,謝謝諸位觀眾,別忘了點贊分享,點贊,一定要點贊。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發布:GL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3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