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共如何通過藥品集中帶量採購常態化「完美搶劫」醫保基金

作者:墨爾本雅典娜農場 人民公敵

圖片來源網絡

近日,人民網發文宣告(醫保)藥品集中帶量采購已邁向常態化[1],中共國家醫保局于2月3日在上海完成了第4批全國藥品集中帶量采購,成功采購45種藥品,“擬中選藥品平均降價52%”。這標志著醫院已失去曾經獨霸醫保基金的權力,醫保基金這塊香饽饽將由擁有更高權力者更集中化地分而食之。

醫保基金利益輸送的重新分配

據人民網評論稱[2],藥品集中帶量采購是一套量價挂鈎、招采合一的藥品采購運行機制,由國家力量組織。自2018年底在11個城市試點以來,截止2020年,“實際采購量已經達到協議采購量的2.4倍,節約費用總體上超過了1000億元”。僅僅在試點期間,平均每年就可節約費用超500億元,足見以往醫保基金在使用過程中被濫用、被腐蝕得多麽嚴重!

那麽,實現藥品集中帶量采購常態化就真能保證醫保基金不被腐蝕掉嗎?看看中共爲常態化此工作所定的制度就可以知道答案。

今年1月28日,中共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推動藥品集中帶量采購工作常態化制度化開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3],要求各省級政府及國務院各部委和各直屬機構,將此工作常態化和制度化。

《意見》第二(五)條,要求所有公立醫療機構,包括軍隊醫療機構,均在此意見的覆蓋範圍內;第四(十二)條,要求臨床“確保優先使用”中選集中帶量采購的藥品,並“將醫療機構采購和使用中選藥品情況納入公立醫療機構績效考核、醫療機構負責人目標責任考核範圍,並作爲醫保總額指標制定的重要依據”。

以上兩條“意見”表明,中共國所有的公立醫療機構的臨床醫師已失去自主選擇藥品的權力。即便同類藥品中,有質量和藥效更好的藥品,在績效考核的壓力下,醫師也會選擇使用中選藥品,因爲這不僅關系到所在醫院的績效考核、領導的責任考核,還關系到未來該院能獲得多少醫保總額指標。醫保總額指標太少,自然會影響到該院的病人流量。

這表明,在此之前,臨床醫師的處方權由醫、藥勾連的利益所主導。而現在,這個權力由中共制定的制度主導,但仍然擺脫不了與利益挂鈎的導向。

再看第五(十五)條,要求鼓勵醫療機構優先使用中選産品,並以此“完善內部考核辦法和薪酬機制”,對因使用中選産品節約的醫保基金,需給予醫療機構結余留用激勵。將此條意見與前兩條結合起來看,《意見》在以制度剝奪臨床醫師的自主處方權、逼迫醫師爲養家糊口而屈服于如此績效考核的薪酬制度時,也不忘以搶奪過來的醫保基金安慰一下被剝奪者。

如此,該制度從上至下以績效考核和醫保總額指標爲要挾,將醫院、醫院負責人、臨床醫師緊緊地捆綁在了另外一個更爲隱蔽的醫保基金腐化生態圈裏,而這個生態圈的話語權由從前的醫療機構主導換成了如今的中共政府主導。世界醫學大會日內瓦宣言精神——“病人的健康必須是我們首先考慮的事”早已被中共的極權獨裁統治踐踏于腳下。

以價換量、量價挂鈎,既損藥企又傷病患

此外,《意見》第一(二)和第三(八)條分別提到了“以量換價”、“量價挂鈎”的招標原則,明確要求中選産品質優價廉。這對以質量求勝的藥企來說,即是薄利多銷的意思。但是高質量産品必然包含了更多的智力成本、原料成本、時間成本,不可能廉價,這是客觀的市場價格規律。

《意見》第五(十四)條規定,“對同通用名下的原研藥、參比制劑、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制藥,實行同一醫保支付標准”。參比制劑“指用于仿制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的對照藥品,通常爲被仿制的對象,如原研藥或國際公認的同種藥”[4]。通常來說,由于生産工藝及藥品輔料等因素影響,仿制藥和非原研藥的參比制劑在藥效上稍次于原研藥,價格也比原研藥低[5]。既然通用名下各類藥品的醫保支付標准相同,沒有多少原研藥廠家願意做苦哈哈的薄利多銷的生意。可以想見,成本更低、藥效也相對低的仿制藥將成爲主要的醫保支付藥品。

“質優價廉”的理想産品只有在中共的社會主義制度下才會存在,因爲中共的獨裁極權統治思維自大到可以無視産品價格規律,僅靠一紙行政命令就可獲得“質優價廉”的産品,至于産品最終是否達到“質優”的目標,則與行政無關。但中共成功地讓老百姓看到了自己“爲人民服務”的樣子,最終若東窗事發需要有人對此負責時,自然是藥品生産企業背鍋。至此,中共已完成對醫保基金使用權的“完美搶劫”,而讓老百姓看不出一絲其犯罪的痕迹。

從以上來看,這樣的制度是在爲病人考慮嗎?顯然不是。那麽,制定這樣的制度到底是在爲誰考慮呢?

“完美搶劫”醫保基金只爲協助中共病毒疫苗的“完美犯罪”

《意見》第一(一)條提到,要“發揮醫保基金戰略性購買作用”。什麽是“戰略性購買”?難道13.6億人參保基本醫保的費用被中共用以“戰略”之需?這不得不讓人聯想到,此前中共政府以“免費”爲噱頭,忽悠民衆自掏腰包做中共病毒疫苗臨床人體試驗“小白鼠 ”不成[6],而後又稱全民免費疫苗所需費用將從醫保基金曆年的結余裏支出等一連串的無恥行徑[7]

衆所周知,中共病毒處于不斷變異狀態中,號稱中共抗疫“英雄”兼中共病毒基因疫苗“權威”的陳薇已在兩會發言時預警“未雨綢缪,開展針對重要變異毒株的疫苗、核酸和抗體診斷試劑的預研,必要時更新換代”[8]

陳薇的預警基本上等于宣布目前的疫苗根本不能遏制疫情。但中共爲了推行其疫苗戰略的邪惡計劃,不但逼迫國內民衆接種疫苗,還爲其他國家提供免費疫苗。據中共媒體稱[9],到2021年年底,中共國內中共病毒疫苗産能“有望實現每年15億劑次以上”。

疫苗的研發、生産均會産生費用不低的成本。那麽,每年15億劑次的成本是多少?加上企業應有的利潤,每年15億劑次的總費用又是多少?在中共的“免費”疫苗戰略下,巨額的疫苗費用從何而來?中共已宣稱醫保基金和財政將會爲此買單。那麽,中共提出“戰略性購買”醫保藥品的指導思想,其意是爲“免費”疫苗籌措資金嗎?

看清楚了嗎?中共以所謂的集中帶量采購藥品制度解決虛高藥價、杜絕腐敗的做法,不過是利用其獨裁專制的統治手段,將醫保基金這快香饽饽從醫、藥勾連的生態圈裏剝離出來據爲己有,用老百姓看病、救命的錢替自己邪惡的“疫苗戰略”買單。

每年醫保結余數額巨大,但卻讓參保者每次報銷時都得自掏腰包一部分。在這個“完美搶劫”的制度裏,只有13.6億參保人員是受害者!各位參保者從不斷增加的參保金額和實際報銷情況的對比中就可體會一二。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GNews無關)

參考鏈接:
[1] 藥品集中帶量采購邁向常態化
[2] 人民時評:把藥品集中帶量采購這件實事辦好
[3]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推動藥品集中帶量采購工作常態化制度化開展的意見
[4] 百度百科 參比制劑
[5] 原研藥和仿制藥有啥區別?看完你就懂了!
[6] 中共批准國內首個新冠疫苗附條件上市,意味著變相進行的臨床Ⅲ期試驗即將開始
[7] 揭穿中共用醫保“結余”負擔全民“免費”疫苗的謊言
[8] 陳薇:未雨綢缪 開展對變異病毒的相關預研
[9] 新冠疫苗質量如何把控、産能如何……詳情→

責任編輯:華盛頓DC農場 光之子(沙加)
編輯/校對:首爾喜韓農場 文迹~見證神迹
發布:巴黎七星農場 文月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