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是時候解決BNO「雙重國籍」(一)「政治中誠」與「國籍」沒有關係

蒐集:Po \ 編撰:西西

2019年反修例風波後,中央在香港推行《港區國安法》,促使部份港人萌生移民念頭,引發自1997年回歸後的另一波移民潮。英國政府預料至年底將有超過73萬人港人持有BNO護照。

2019年6月9日:民陣發起反修例遊行,遊行完結後政府宣布立法會如期恢復二讀,示威者衝擊立法會,衝破警方鐵馬防線

據左媒【香港01】報導,這波移民潮確實反映了不少港人對國家的責任意識和政治忠誠相當薄弱。特區政府至今未曾正視港人身份的尷尬,明顯失責。當年中央願為香港平穩過渡而以「居民」簡化「公民」,如今香港斷不能再「和稀泥」,必須建立專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中國香港公民」制度,首要解決「雙重國籍」。

「一國」強調香港的「依附性」,而「兩制」強調香港的「自主性」,當天秤傾向任何一邊都會令「一國兩制」偏離正軌,而以往所強調的「制度區隔」也難免導致「香港居民」無法在《憲法》當中享有明確的主體地位,其所擁有的《憲法》權利也就難以完整。

1984年12月19日,中國總理趙紫陽和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共同簽署《中英聯合聲明》

凡具有中國血統的香港居民,只要在中國領土(包括香港)出生,就是中國公民。香港人正式享有「雙重國籍」的特別待遇,但過去也不時因而引發爭議。最普遍的質疑是,「雙重國籍」人士未必擁有「本土忠誠感」,甚至產生「香港疏離感」。

【香港01】倡議香港政府必須正視港人身份的尷尬,必須建立專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中國香港公民」制度,首要解決「雙重國籍」。

在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的時候,鄧小平基於權宜之策,為了回歸成功,當時中方在作出少許的限制下,默許並接受雙重國籍

戰友觀點:

根據【基本法】101條,香港警務處處長、入境處處長和海關關長,這些公務員編制的職務必須由沒有外國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香港永久居民的中國公民擔任。換句話說,除了以上三個職位,【基本法】並沒有要求公務員不能持有外國居留權。不單如次,還規定某些職位可以由外籍人士來擔任。

志豪在【志森與志豪】的節目里分析,現在大家擔心的是,到底以後會否要求公務員在宣誓的同時必須聲明自己是否擁有雙重國籍呢?會否用這方法來杜絕公務員擁有第二個國籍?這件事直接挑戰了香港人一直以來的生活方式。

為什麼港人對雙重國籍習以為常?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

那麼,為什麼現在要搬出這件事,志豪認為這明顯是「店大欺客 」,【香港01】把政治忠誠與國籍掛鉤。實際上兩者毫無關係。

(一)屬人原則和屬地原則

先普及一下關於國籍與忠誠的問題。取得國籍與政治忠誠一點關係都沒有。在世界上所有國家,如果你要入籍,只有兩個原則:

1)屬人原則:屬人原則指父母在哪個國家出生,你是他們的子女,例如中國/美國,你就自動成為該國的公民;

2)屬地原則:你在該國出生,你就自動擁有該國的國籍。

無論是屬人還是屬地,都不能被剝奪。也就是說,你在當地出生,你就是當地的居民。

父母是當地的公民,你是他們的下一代,你就自動擁有當地的國籍。

在這兩種情況下,政治忠誠是完全不包括在裡面的。換句話說,例如你在英國出生,你完全不認同英國的政治制度,也不會因此被剝奪你英國國籍的身份。反過來說,不會因為你認同英國的政治制度,如果你不符合入籍申請原則,也無法取得英國國籍。

這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國家有雙重國籍的允許?根據志豪所蒐集的資料顯示,起碼有50個國家。歐美有芬蘭、法國德國、希臘、冰島、愛爾蘭、以色列、墨西哥、新西蘭、菲利賓、瑞典、瑞士、英國、美國、韓國南非和西班牙等等。以上舉例的國家都是允許雙重國籍的。當中尤其是以美國為例,除了總統與副總統,其他各層官員都沒有限制;加拿大曾經有一屆的總理有雙重國籍。

志豪指出,以上純粹資料分析,這些國家的政治開放度相對很高 。以上所提到的歐美國家,他們還有一個現象,他們本來由不允許雙重國籍變成開放接納。例如芬蘭,2003年前不允許雙重國籍;2003年開始,開放讓國民擁有雙重國籍。德國2007年開始,允許國民擁有歐盟或瑞士的國籍;2014年8月開始,德國的內閣還允許父母是外國籍的青年繼承父母國籍的同時保留德國國籍;冰島也是逐漸開放,以色列也是。

(二)在世界潮流裡 收緊不是潮流 放寬是大勢所趨 尤其是全球化

為什麼要開放多國籍?有些國家更是直接告訴你為什要開放多國籍,例如阿魯阿吐,2012年,配合政府投資移民政策;葡萄牙的黃金簽證歡迎別國公民保留自己國籍加入葡萄牙;有的國家為了擴大自己的實力,譬如以色列,政府為了增加以色列公民的人數,希望給更多的猶太人取得以色列護照,允許一個寬鬆的規矩:只要能證明有猶太血統就可以取得入籍資格,意大利也是,只要證明有意大利血統,就能成為公民。很明顯這些國家,透過放寬政策,以充實國家的實力。

雙重國籍是香港自九七後一直存在的問題。 (資料圖片)

總結以上各點,「政治忠誠」與「國籍」沒有關係;各國的大勢都是開放,歡迎擁有多國籍,只要你能充實國家的實力,不論是經濟還是政治的影響力,以及公民的數量都是抱著開放歡迎的態度,這些國家似乎都沒有「政治忠誠」的擔憂,為什麼中共國卻如此不安?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

資料來源:

香港01、

自媒體(志森與志豪)

審核:卡西歐 \上傳:文粵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