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8)23條之戰與五區公投後果

蒐集/撰文:歲月如歌

2003年金融風暴和病毒沙士爆發,董建華推出《基本法》23條立法,即:『《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簡稱《國安條例草案》)是一項被擱置的草案,旨在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所委予的責任,修訂《刑事罪行條例》、《官方機密條例》及《社團條例》,以及為相關、附帶及相應修訂訂定條文』。引起極大的爭議,最終造成7月1日50萬港人上街抗議,董建華被迫將23條暫時擱置。23條初稿與1988年完成,內容簡單含糊,”香港特別行政區須立法禁止任何破壞國家統一或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行為“,1989年修改,去掉”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字眼,“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或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七一大遊行促使田北俊因提議修改23條被迫辭職下台,董建華和葉劉淑儀也間接因23條下台。親共勢力區選大敗,香港人強烈要求在基本法框架下實行2007/2008年雙普選。

圖片來自香港01

2010年8月21日港區人大代表表示國際形勢危急,23條需再立法。2011年5月25日,范徐麗泰表示支持港府立法23條,並說23條不是洪水猛獸市民不必擔心。葉劉淑儀在2002年也忽悠港人,「你要相信葉局長沒有騙你們的,你們不要竊笑啊,這些真要放長雙眼看,我也做過學生。」2012年11月22日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香港須在適當時間立法23條,以防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國民黨和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批評張的言論,指其企圖洗腦香港人。時任特首梁振英肩負著23條立法任務。2017年6月20日全國港澳會會長陳佐洱批香港回歸20週年還沒落實23條,面對港獨中央要落實全面管制香港。2020年5月29日林鄭月娥指香港回歸23週年尚未有23條令人失望。港區人大代表陳曼琪『建議中共按照《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基本法23條)的全國性法律,並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不需通過香港立法會審議就可以在港實施。隨後在公布的全國人大會議議程中,包括了審議《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的議案。2020年5月28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在督促香港儘快就二十三條完成立法的同時,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可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制定相關法律,並列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三,而這部法律就是被民間稱為「港版國安法」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

圖片來自香港01

至此我們看到自1988年23條初稿到現在,每一屆特首都有任務推動23條,中共的國務院港澳辦等中共駐港機構也都有任務督促港府推動23條。在上幾屆特首推23條立法屢屢失敗後,2019年林鄭月娥推出一條比《基本法》23條更陰毒的《逃犯條例》是回歸後香港人與中共港府最大的撕裂。也是中共變相推行23條企圖扼殺香港人爭取權利運動。直至今天,香港因《逃犯條例》造成的後果是香港回歸後24年來最慘重的代價。中共一刻也沒停止過從要對23條立法,一直在想方設法要把23條弄成法律。中共不斷加緊統戰香港親共力量一步一步改變對港策略,“一國兩制”逐漸被“一國一制”化,“港人治港”自鄧小平於1985年提出開始,香港人就不斷地為這個爭取權利努力,時隔24年,“港人治港”成為一句空話。

圖片來自DailyView

2019年6月8日香港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梁家傑接受香港01採訪時表示,被稱為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12日殺到立法會恢復二讀,港府自推出《逃法條例》多次“呃”(欺騙)香港人。若惡法得以通過,香港人隨意被送回大陸受審,等同於共產黨正式收復香港一國一制。他形容《逃犯條例》比23條還要對港人傷害更深。『《逃犯條例》修訂比《基本法》23條立法更嚴重,23條就算立咗,都有香港刑事程序保障,香港係簽咗《國際人權公約》,坐監都係香港坐,但(逃犯條例)就係內地審內地坐監』。他呼籲2003年7月1日上街反對23條的市民全部上街,用腳步和汗水向中共表示不滿,自己的香港自己救。

圖片來自蘋果日報

五區公投發生後,對中共是一個很大的衝擊,中共知道任由香港人這樣下去是不可以的,它必須要牢牢掌握香港的主導權、領導權,在政治上寸步不讓。至於香港政派之間的的競爭中共不在意,但是加強統戰力度和擴大統戰範圍。而五區公投產生的正面後果也是非常大的,具有里程碑的意義,但是公投過程中的分歧也產生負面影響。公投之後是四年一度的區議會是選舉,2011年11月6日區議會選舉結果是建制派的民建聯成大贏家,泛民派受到嚴重打擊失去選民。公民黨和社民連參選人數62人只得一人勝選。2012年立法會選舉,民主黨等繼續受人民力量和建制派狙擊,選票只得57%,打破六四黃金定律。我們不難發現,五區公投之後,泛民派失去了勢力,建制派上位,香港的社會力量發生變化。這裡面有沒有中共的黑手原因呢,答案是肯定的。

圖片來自今周刊

2015年,黃毓民就修改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提出議案,引用「全民制憲學會」綱領,“爭取普選,捍衛人權,全民制憲,維護法治”。全民制憲最終未得以發展起來,屢屢被反對者諷刺,戴耀廷認為:全民制憲以落實民主憲政的原則,是防止專制復辟和幫助民主憲政生根結果。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連接:

1、世代懺悔錄

2、維基百科

3、蘋果新聞

審稿:卡西歐 / 上傳:天網灰灰

導讀: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一)權貴家族在香港的擴張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二)香港地下黨員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三)中共早期地下黨員梁慕嫻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四)香港早期活躍人物司徒華的前半生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五)司徒華的下半生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六)五區公投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7)五區公投的前因與後果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