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播報】中共放風馬雲必須出局!阿裏巴巴反壟斷只是表象

作者:紐約香草山  亂談秦

2021年3月12日《華爾街日報》報道,據內部知情人士透露,中共反壟斷監管機構正考慮對阿裏巴巴處以創紀錄的罰款,且只要它與馬雲撇清關系,與中共更緊密地站在一起,可受到溫和對待;此外,監管機構也在考慮是否要求其剝離與主要在線銷售業務無關的部分資産。

阿裏巴巴由馬雲帶領的團隊創立于1999年,其主營業務包括電商、雲計算、媒體和娛樂等。2007年11月在港交所首次上市,並于2012年6月私有化退市,2014年9月于紐交所上市(NYSE:BABA),2019年11月回香港二次上市(09988.HK)。年報顯示,其2020年人民幣營業收入5097.11億元,淨利潤1403.5億元。截至美東時間3月12日收盤,其美股(NYSE:BABA)市值約6286億美元,比2020年10月創下的最高值8656億美元下跌2370億美元,下跌幅度約27%。

先看看此次阿裏巴巴被反壟斷調查事件的來龍去脈。

2020年12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到“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12月18日中共新華社報道,16至18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將“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列爲2021年的重點工作任務之一。隨即,12月24日,中共國市場監管總局官網發布消息稱“根據舉報,依法對阿裏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實施‘二選一’等涉嫌壟斷行爲立案調查”,當日阿裏巴巴美股收盤大跌13.34%,盤中市值一度跌破5727億美元。12月27日,浙江省市場監管局表示,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調查組對阿裏巴巴的現場調查全部結束。有趣的是,之前的12月18日,阿裏巴巴發表聲明,“有關外媒報道中央聯合調查組進駐阿裏巴巴一事,純屬謠言”。

中共國于2008年8月1日施行《反壟斷法》。然而,過去12年多來,國內互聯網“巨頭”並購頻繁,包括阿裏巴巴、騰訊、滴滴等,我們未見到中共機構進行真正意義上的事先審查或者立案調查。中共國內輿論經常冒出“反壟斷風暴”字眼,卻只有打雷不見下雨。

曾出現的《反壟斷法》典型案例是京東與阿裏巴巴的“二選一”案。2015年11月3日京東官方微信號發表聲明稱,已向工商總局就“二選一”實名舉報阿裏巴巴擾亂電子商務市場秩序。2017年11月28日,京東起訴天貓及阿裏巴巴濫用市場支配地位,三年多來進展緩慢,2020年11月24日至11月26日,北京市高院對該案組織不公開質證,時至今日案件無進一步消息。

《反壟斷法》也有發揮“威力”的時候。2020年12月14日,也就是緊隨11日中共政治局會議之後,中共國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依據《反壟斷法》,就三起股權收購中“未依法申報違法實施的經營者集中” 案,對阿裏巴巴、閱文、豐巢分別處以50萬元人民幣罰款的行政處罰。此案一出,輿論嘩然,有記者質疑,但官方稱已是“頂格處罰”。至于《反壟斷法》中“責令停止實施集中、限期處分股份或者資産、限期轉讓營業以及采取其他必要措施恢複到集中前的狀態”的手段,官方辯稱“這三起案件不具有排除、限制競爭效果,因此,沒有要求經營者恢複到集中前的狀態”。也就是,50萬元“頂格處罰”我有交代,違法企業你想幹嘛幹嘛。針對年營收超5000億元人民幣的阿裏巴巴,50萬元人民幣,就是我們看到的《反壟斷法》的“威力”。

法律想怎麽解釋就怎麽解釋,繞不過就拖,拖不過就打壓,壓不過還可以修法,是中共的一貫作風,反正它想讓誰贏絕對不會讓你輸。辦案機構除了自身胡作非爲,攫取利益,似乎也有“難言之隱”。它們只是中共手中的強力工具和傀儡,黨領導一切,指哪打哪,奉旨辦案,以“黨性修養”定案,極盡忽悠公衆之能事。

2020年12月24日阿裏巴巴被反壟斷調查事件,表面上看是中共國反壟斷機構依法辦案,不知情者以爲反壟斷動真格了。但爲何2015年11月京東舉報阿裏巴巴“ 二選一”無果,2020年12月中共官方又對阿裏巴巴“二選一”立案調查?爲何京東與阿裏巴巴壟斷糾紛事件包括訴訟,可以五年拖而不決,如今突然放風馬雲必須出局?回顧下近兩年的馬雲,我們可以進一步一窺真相。

2018年9月10日,馬雲發出公開信宣布,一年後他不再擔任阿裏巴巴董事局主席。2019年9月10日馬雲正式卸任,張勇就任。2020年9月30晚,阿裏巴巴(09988.HK)在港交所發布的公告顯示,馬雲自即日起不再擔任阿裏巴巴集團董事。有觀點認爲馬雲正式退休,也有媒體稱馬雲只是通過其合夥人機制,“退居幕後仍掌控決策權”,並“爲螞蟻集團上市鋪路”。

螞蟻集團,前身螞蟻金服,阿裏巴巴的關聯公司,持有螞蟻32.6470%的股份。馬雲通過合夥企業間接控制螞蟻集團50.5177%的股份,表面上爲螞蟻集團的實際控制人。2020年8月25日,螞蟻集團發布IPO的初步招股書,正式啓動A+H上市計劃,後根據進度擬于11月5日挂牌上市。然而風雲突變,11月2日,也就是公布中簽結果日,該公司三大核心人物馬雲及董事長、總裁遭中共監管機構監管約談。11月3日,上交所以該公司被監管約談爲理由,發布暫緩螞蟻集團A股科創板上市的決定;隨後,螞蟻集團于港交所公告暫緩H股上市。

螞蟻集團上市籌備多年,卻在上市前的最後幾十個小時被緊急叫停,看得人目瞪口呆。如果“監管約談”的理由成立,也不應在這個關鍵時刻才出現。金融是中共高度壟斷和控制的領域,螞蟻集團能迅速壯大,馬雲“獨步天下”,並不是馬雲所稱的“夢想”能實現的,其背後的力量不一般。如今馬雲反倒被“掀桌子”,說翻臉就翻臉,誰有這個實力?不得不提的是,2020年10月24日馬雲公開演講中直言,當下中國“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而是仍缺乏健康金融系統的風險”。而螞蟻集團暫緩上市第二天即11月4日,中共《人民日報》就發文《爲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提供制度保障》。2021年1月20日,消失近三個月的馬雲視頻連線露臉,鏡頭前馬雲疲態盡顯。2月10號港媒消息稱,馬雲位于香港山頂的15億港元豪宅疑似拖欠3000萬港元工程費,令人唏噓。

回到《華爾街日報》報道,刊出後多個海外媒體緊跟傳播,而該消息被中共媒體如鳳凰網、微信公衆號轉載後,又立即被下架。該文所稱的與中共“站在一起”也意味深長,令人浮想聯翩。我們知道,中共經常借被其藍金黃或其控制的海外媒體爆出所謂消息,然後出口轉內銷試探引導輿論,或者本身就是中共內鬥各派玩的伎倆或籌碼。此報道直指馬雲需要出局,阿裏巴巴需要“與中共更緊密地站在一起”,警告意味頗濃。

從意氣風發的馬雲逐步隱退阿裏巴巴,到其公開慷慨陳詞的演說,螞蟻集團的暫緩上市,阿裏巴巴被反壟斷立案調查,再到馬雲消失後再露臉的一臉疲憊,以及爆出拖欠工程款,這一切都發生在兩年間。“世界上沒有巧合,只有巧合的假象”。中共國的怪事,背後總是有一只無形的手。中共國的法律,包括《反壟斷法》,只是繡花枕頭。真相就是,阿裏巴巴反壟斷事件只是表象,中共盜國賊內鬥才是事態急劇變化的動力源。只是,“悔創阿裏”的馬雲現在作何感想,是不是真的後悔了?

此次中共通過外媒放風,是意味著各方已就阿裏巴巴事件達成妥協, 還是中共內鬥依然處于白熱化,尚未可知。馬雲今天的苦果,起于何因?後續我們再具體探究下馬雲背後的力量,並跟隨郭文貴先生的精准“預告”,看看馬雲今日困境的必然性和他的最終結局,也“欣賞”下中共極權的邪惡之術。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GNews立場)

新聞來源:

1. China Lays Plans to Tame Tech Giant Alibaba

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regulators-plan-to-tame-tech-giant-alibaba-jack-ma-11615475344?mod=searchresults_pos4&page=1

2.罰款50萬太少?市場監管總局這樣解釋阿裏、閱文等企業被罰

http://news.southcn.com/nfplus/nfh/content/2020-12/14/content_191841100.htm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