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反共產主義洗腦之(一)——美國學校的“多元,平等和包容”課程

作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正義的小新

“從小在國內上思想品德、政治教育課,好不容易來到自由的美國了,沒想到美國也開始搞這一套!”

這是我在私立學校教書的老師朋友無奈地憤慨。美國教育系統現在提倡“多元,平等和包容”(Diversity, Equality and Inclusion,簡稱DEI)。私立學校,所有的老師都需要參加培訓,而培訓的主要內容是關於美國的種族主義。一個所謂專業的DEI培訓教練會鼓勵每個老師分享自己被歧視的經歷,並討論什麼是種族歧視,以及該說什麼話、做什麼事才能避免種族歧視。培訓時,他們還會拿出幾個案例分析,讓你討論這時候說什麼話才是正確的。

Coffee Gathering: 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vity (DEI) Groups in  Academic Museums | Recording and Resources – RAAMP
圖源網路

舉個經典的案例,一個黑人孩子在課堂上畫寫實自畫像,想要用淺的顏色來畫自己的皮膚——因為他覺得更好看。這時候,身為老師的你,對這個的看法是什麼?你會做什麼、說什麼?標準答案是,“這個說明瞭種族主義的存在:因為孩子自己是黑色的皮膚,卻覺得白色的皮膚更好看,而不是以他的黑色皮膚為榮。這樣是不對的,認為‘白色皮膚是好看的’就是不對的。”如果你是老師,你應該:1. 告訴孩子他的皮膚很好看,他應該為自己的皮膚驕傲;2. 給他鏡子,讓他找到和他皮膚更相似的顏色來塗自己的皮膚——畢竟這個活動是自畫像,要真實。

有沒有覺得這個很熟悉?是不是很像我們在中共國學校里上過的“思想教育課”?每道題都有一個標準答案,你只能按照一個思路去想, 按照一個方法去做,其他的都是錯的。反觀美國,學校現在正在進行的“多元,平等和包容”又與“思想政治課”有什麼區別?可怕的是,所有的老師都認為這是正確的,沒有人來反對這個強制性的洗腦。而對此有異議的人,根本不敢發言,表明自己的真實立場。每個老師也都開始了自我的言論審查:因為說錯了,你就會被定義為種族主義者。

這個美國的“思想品德課”對孩子的影響又是怎樣的呢?本來孩子們都是天真無邪的,他們眼裡根本看不到各個種族的不同。在他們眼裡,大家都是平等的,大家都是朋友。而美國的“DEI 思想品德課”教給孩子們的是,“種族歧視的存在”,或是“黑人及其他少數族裔受到奴役及不公平對待”。所有的思想品德課從孩子3歲就開始,孩子們讀的書也都是和種族鬥爭有關——說美國是如何的不平等,對少數族裔是多麼的不公正,我們要為美國感到羞恥,我們要為所有人平權。

那這樣被洗腦後的教育結果是什麼呢?分享一個在我的老師朋友的課堂中的真實案例。四年級的課堂,每個孩子在做他們的課堂展示。當天時間很緊,沒時間給每個孩子足夠的時間做展示。最後剩下一個孩子,老師告訴他可以第二天做展示。這個沒做成展示的孩子是黑人。這個孩子十分沮喪和生氣,回去告訴他的媽媽“我沒做展示,老師只讓我一個明天才能做,是因為老師覺得我是黑人。”可想而之,如果上課的時候他舉手了,但老師沒點他回答問題,他也會認為老師是歧視他。更甚者,如果數學就他一個人沒考好,他會不會和他媽媽說,是因為老師歧視他,所以給他不會的題?就這樣,在“思想教育課”的影響下,原本看不見皮膚顏色,原本單純的孩子,變成了一個把自己所有的不如意都怪罪成別人的種族歧視上,變成了永遠的“受害者”。

這是多麼可怕啊。10歲的孩子,不能愉快享受童年,盡自己的努力好好學習,而是把自己的能力不足和所有的偶然因素歸結於自己皮膚的顏色。何等的荒唐,何等的可悲!然而,身為私立學校的老師,在這樣的自我審查的大環境里,也只有做無力的辯解,最終無奈的閉嘴。

郭先生說的對啊,美國人好日子過的太久了,沒有嘗過共產主義的鐵拳,不知道其愁滋味。在自由的美國,當每個人都害怕因為失言而失去工作,當每個人都開始自我審查且習慣於自我審查,當每個人都習慣只有一個聲音,並站在道德制高點指責所有反對他們的人時,那“自由”也形同虛設,不復存在。到那時候,單純無知的美國人才會真正嘗到共產主義“紅毒”的滋味。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