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7)五區公投的前因與後果

蒐集/撰文:歲月如歌

五區公投的出現並非偶然,也並非只因功能組別議席問題。是香港人自大英殖民地準備回歸中國時期就開始了的。香港回歸是件大事,香港人認為他們應該可以參與,至少可以提提意見什麼的。但是他們被撇在一邊,彷彿與他們無關,他們只不過是附屬品,是這塊土地上的附屬品,連同土地一起歸還罷了。

港人自治是一道防火牆,圖片來自世代懺悔錄

港人自治並沒有按照承諾寫在《中英聯合聲明》裡,而是準備在後來的《基本法》再提。此時英港府改革,在立法局增加了間接選舉團,還有按產業及專業劃分的功能組別兩個團體。並鼓勵專業力量多貢獻大眾,而這專業板塊都是有錢人利益集團背景,這安排親共人士和中共非常喜歡,這為後來的港人自治埋下了禍根。基本法起草時,小圈子(普通人)立法會議席在不少人建議保留至少半數下得以存在。中共不停施壓,港人上街遊行訴求1988年直選也被港府漠視了。

圖片來自世代懺悔錄

1985年,立法局開始間接選舉,英表示香港代議政制可以由港人自己決定,結果惹來中共不滿,許家屯電視放話,有些人不按本子辦事,我們不能不注意這問題。港人治港承諾受到第一次衝擊。中共催促協調,查良鏞(草委政制小組港方召集人):建議希望徵得香港人意見後,集中讓步討論以求結果。華叔回應:「任何放棄民主原則的協調,就是背叛。直選是潮流,反對是落後!」

圖片來自世代懺悔錄

八九六四大屠殺,港人親見北京政權殘暴,對“一國兩制”失去信心。政商界卻大肆引進中國投資,為爭取最惠國待遇和加入世貿營造氛圍。有錢人精英趁機賺大錢,基本法初成,港人被迫接受小圈子一席維持到2007年。時任立法局首席議員李鵬飛提出“兩局共識政制方案。回歸後,首屆立法會議席半數由直選產生,第二屆開始直選行政長官”,英首相叫他們別奢望,中英雙方同意有直通車,但《基本法》在1990年4月拍板時,規定要在2007年後有立法會三分二議員通過再由人大批准,才能直選產生行政長官。《中英聯合聲明》的港人治港承諾,又一次受衝擊。這過程我們可以看到港人自治是如何一步步被忽悠掉。

圖片來自世代懺悔錄

1991年,英港府引入有限直選議席,讓港人抗共意志用選票表達,依然未能解決問題。末代港督彭定康推行政改,惹來中共不滿。中共在媒體大肆抹黑彭定康。魯平(港澳辦主任):「彭定康不顧中英關係的大局,不顧香港幾百萬同胞的利益,在中英雙方為香港政制問題上,談判進行磋商準備的最後時刻,悍然將其政改方案,刊發在憲報上,這說明英方對中英談判毫無誠意,並蓄意破壞談判。彭定康先生將來歷史上要成為香港的千古罪人」,中共對他國不滿從來都是抹黑當事人攻擊當事人,以公對私進行人身攻擊,這兩年我們都見證班農先生,彭培澳先生等美國政要是如何被中共辱罵抹黑的。

圖片來自世代懺悔錄

罵了彭定康還不算,中共另起爐灶組建臨時立法會,半年不到取代立法局。1994年人大常委會通過終止“香港三級議會過渡九七”的決議,所有此屆立法局議員的任期全部由4年改21個月,到1997年6月30日全部都要下車。人大常委會隨後任命56名內地委員和94名香港委員組成特區籌委會,安排主權交接。臨立會60名議員,由400人推選委員會選舉產生。臨立會成立,意味著香港民主政制倒退十年回到1985年。在這情況下,香港人並沒有棄纍,李柱銘:「我們是愛國愛港的中國人,我們一定會繼續為大家爭取民主。」,「我們是中華的兒女,我們要開創新時代,緊記著前人犧牲的過去…」

圖片來自東網

港督彭定康在1994年取消區議會委任制,董建華上任後,恢復委任制,委任102名區議員。回歸後第二年舉行首屆立法會選舉,港府通過合併選區、還原功能組別和比例代表制等措施削掉民權,瓦解反對勢力,增設“官員問責”,把權力集中到高層手中。郭文貴先生爆料說過董建華是中共推出的傀儡,他上台替中共幹了不少壞事。回歸前,隨著時間的推移,港人在不斷的爭取自己的權利,一個個事件的發生都是港人努力,我們可以看到港人與中共的撕裂越來越大。看今天香港被中共紅魔完全掌控,港人與中共的撕裂程度達到空前,我們相信香港人不會就此放棄。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審稿:卡西歐 /上傳:天網灰灰

參考連接:
世代懺悔錄

導讀: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一)權貴家族在香港的擴張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二)香港地下黨員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三)中共早期地下黨員梁慕嫻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四)香港早期活躍人物司徒華的前半生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五)司徒華的下半生

共超限戰滅港計劃(六)五區公投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