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恐怖組織中共正在借毒殺人

此文發布出來,應該是正月初七了。打開老婆的微信,把武漢的群挨個逛一遍,感覺疫情有了明顯好轉。大家都不說話了,躲在屋裡吃喝拉撒,晚上推開窗吼兩嗓子國歌,疫情就好轉了。倘若今天不是武漢,而是中共國別的地方,相信一樣會好轉。哪兒備受國際關注,哪兒就該具備好轉的前提,這是中共大腦的責任;讓百姓對發聲的恐懼勝過病毒本身,則是槍桿子的責任;至於唱著國歌等著死,喉舌的政績當之無愧。只要中共一忙活開,情況總能好轉。

由於國際的關注,眼下全湖北都在好轉。就我所知,沿武漢一路向北,直到武勝關,孝感、雲夢、安陸、隨州、廣水、馬坪和長嶺慘得一塌糊塗。雖然沒唱國歌,但聽著CCTV搖旗吶喊,看著公安和防控指揮部忙得滴溜轉時,大家都闃然無聲,自覺地配合著好轉。他們的意思很明確,聽政府的話,老實呆著,不給國家添亂!在我看來,中共的槍桿子不僅能讓局勢好轉,還能建立起平等的環境,把百姓都罩在裡面,一語不發的乖乖等死。

說起平等,想起博博士的一句話。他說病毒面前一律平等,我認為這個觀點很對,不過忽略了雙方的得失。事實上飢荒、洪水、地震和病毒都很平等,可每次平等後,為啥偉大英明正確的老是中共?外面拼命捐物資,裡面一個沒有;百姓不添亂,結果進了焚屍爐。鎮關西有沒有殺人我不知道,只知道他沒逼迫人家愛他,拿來跟中共一比,反倒讓我對這流氓的死有了點同情。死了都要愛,這些死和愛除了讓盜國賊賬戶後添零,我看不出有何價值。那些零也沒價值,某種意義上,這也是一種平等,除了能揭示中共體制的荒誕,也看不出有何價值。

自然法則下,病毒很平等,一旦擱到中共法則裡,不僅不平等,還荒誕不經。得失的比例失衡到極致,結果就會超出現實領域,跨越到超現實領域的範疇。在無差別的畫框中,中共被畫成了佛祖,拿出一隻籤筒,說阿彌陀佛,感謝施主的捐助,抽吧。有人抽到了吉,回去就中肺炎死掉了,變成一盒骨灰;抽到中吉的成了瘋子,手裡捧著一盒骨灰;另一些人運氣好抽到大吉,遠離了骨灰,卻成了人屍。就在人們紛紛質疑為何沒兇時,中共立馬擺出一副浩然正氣的姿態,說阿彌陀佛!我們這只有正能量!沒有兇!聽到此答复,大夥慌忙下跪,並齊聲高呼阿彌陀佛,感謝佛祖!這幅畫很長,起碼得用上十帧的分鏡,拼起來掛在牆上,懂的人一看,就知道作者想說啥。

除了無差別畫框,還有精準的畫框。比方說前幾天財新網的率先報導,說武漢的哪個官員死於肺炎。由於是財新網,我就敢推斷是精準,準確說叫精準式的借毒殺人。關於這一點,最確切的證據是香港。至今我還沒聽到封關的消息,明擺著是想借內地的毒幹掉港人。問題是依自然法則,病毒又不認識誰不是香港人,如此看來,出於中共留港不留人的陰謀,實際在香港的人,包括黑警都得被幹掉。我的初中校友裡有一位學霸,去華為工作了幾年,後來被派遣到海外。於他不幸的是,爆料革命讓華為受了重創,他被迫回到深圳,跑到了香港。他長得很帥,但據說近幾年老得很快,假如我有微信且能聯繫上他,估計會讓他老得更快。

昨天文貴先生直播後,我才意識到中共想故伎重施,把精準式的借毒殺人用在新疆人身上。當然,對戰友來說,也沒什麼深奧可言。精準也好,無差別也好,中共為消滅證據,不惜毀屍滅跡。只要此動機不滅,當“恐怖組織”的頭銜掛到中共脖子上時,就意味著潘多拉盒子打開了一半。另一半來自經濟,我不懂經濟,好在文貴先生有點明。滬、深、港交易所休市,人民幣和港幣停止交易後,中共自然就跟美國脫了鉤。

老實說,在滅共之路上,我幫不了什麼忙,靠幾篇文章就能滅共,只能說是武俠小說看多了。梁羽生寫過一部武俠小說,後來被徐克拍成了電影。裡面有把劍叫“天瀑”,兩端都是劍刃,可以靈活在空心劍柄中兩頭游動。由於奇妙的構造,這把劍不容易聽主人的話,情勢不對勁時,不但敵人殺不死,還得來自己一下。戰友發來一張圖片,不知怎的就想到了“天瀑”。再仔細想想,其中應有共同之處。中共自己躲著,卻叫醫生去送死,借毒殺完人就朝焚屍爐裡一扔,照我看這就叫情勢不對勁。國難當頭,中共的頭頭理應身先士卒。當年希波克拉底在醫誓中漏了這條,因為沒有中共,我也不能怪他,要那時就有中共,恐怕連怪他的機會都沒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9

1月 3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