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三)中共早期地下黨員梁慕嫻

蒐集/撰文:歲月如歌

據《維基百科》記載,梁慕嫻,1940年出生,香港政治人物。1976年林彪遇害(出逃墜機蒙古死後),梁慕嫻對中國失望移民加拿大。(有另一說法1939年出生,74年移民加拿大)1958年香島中學畢業,1962年開始擔任學友社主席。稱自己曾為中共地下黨員。梁在中學時就在老師關曼瑤的推薦介紹下,加入中共地下黨員,並舉行過入團儀式,黨員分身存檔在當時的廣州小北花圈地區,後來被派往參加一個名為“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當時學友社的外校團體主辦的聖誕晚會),因而加入學友社。

梁慕嫻自傳《我與香港地下黨》中描述,50年代的殖民地香港政府視中共地下黨為非法組織,當時香港總督葛量洪通過〈社團條例〉立法,拒絕社團註冊,取締社團活動,十人以上的聚會可成非法集會而入罪。除了“學友社”和”業餘音樂研究社“社團外,其他有中共背景的社團,全都被香港政府取諦。

圖片來自中央廣播電台

梁慕嫻曾聽她的老師關曼瑤提過,“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是如何來的。中共建國前,親共電影界人士廖一原和陳獨秀之子陳哲民合創過一份刊物《學生文叢》,司徒華加入成為股東, 並參與組織讀書會,半年後停刊,便註冊承合法的“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學友社是當時香港公共慈善機構及社會服務聯會機構會員,主要服務青年學生。1949年成立,前身是“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於1975年改稱“學友社”,創始人司徒華,文藝活動為主作掩護,由中共的領導運作。

圖片來自852郵報

中共內鬥一直存在,歷史上我們知道有“王明左傾路線”,且不談誰對誰錯,中共的明爭暗鬥是絕對存在的。據大紀元2013-12-25《【林輝】王明為何被毛澤東蓄意毒害?》一文披露,王明是中共早期領導人之一,曾任中共駐莫斯科的共產國際代表。按中共的評價就是在不同時期犯了左傾主義和右傾主義,不細表。王明晚年寫的《中共50年》一書,披露他與毛澤東關係。1941年10月4日,在接到蘇聯的電報後他與毛意見不一,發生了不同尋常的爭執。王主張在德國進攻蘇聯時,加強中國的抗日行動,使日本無法援助德國,從而支持蘇聯;而毛則表示反對。這段時間,王明幾乎每天在毛的住處吃一頓飯。幾天後,王明胃大出血,頭暈心臟虛弱。經診斷疑是中毒。10月10日,王明就病的起不來。

10月14日,王明送進了醫院,金茂岳為其主治大夫。在住院期間,金茂岳採取逐漸使用大劑量含汞毒物戕害他,虧得其妻孟慶樹發覺不對頭,偷偷把藥丟掉,其妻後來請其他醫生驗方證實金茂岳開出的藥方有劇毒,均毛指使。金茂岳坐牢5年後毛贖出成為其保健醫生。王明住院期間毛澤東趁機發動整風運動奪權。

梁慕嫻加入學友社後,也經歷一場“奪權”——奉命鬥走司徒華。黨組織在路線方針上,與學友社原領導層產生嚴重分歧。已經到了爭奪領導權的地步。1958年,學友社常務委員會決定增設贊助社員,贊助社員擁有選舉學友社常委的權利,並號召擴大招募贊助社員。黨組織藉此機會展開“奪權鬥爭”,為了將司徒華從精神領袖位置上拉下,中共不斷地從左派學校派出600個鐵票學生,加入學友社並獲取選舉權,在選舉中給領導列出的人員投票,成功擠走司徒華並逐漸掌握學友社領導權。這期間柯其毅親眼見證了共產黨如何打擊不聽話的地下黨員,如何歪曲民主選舉體制,卻不認為是錯的,因為堅信共產黨,也相信是為了學友社和中國未來。梁慕嫻等七人取代原領導層,成為學友社常務委員,攆走當時受學友社會員歡迎的司徒華,並安罪名”挾群眾自重,我行我素“等。1962年至1974年,梁慕嫻成為學友社主席,柯其毅成為學友社俱樂部秘書。

中共現在的內鬥和早期的明爭暗鬥,上百年不變,都是為權為利,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位子越高野心越大,也成為下面圍剿的對象。想滅掉誰,都會捏造個罪名給他,現在的內鬥也一樣,打老虎拍蒼蠅,不是貪污腐敗就是人墮落等,連生活作風不良,看境外禁書都能成為罪名,“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但是中共自己所犯的罪惡,例如領導為了延長壽命,注射從年輕人身上手血提取的血清;領導身上的零件壞了特別是腎,過度“雙休”提早報廢了,為了換腎,換肝,換心臟而“按需殺人”;倒賣人體器官殺了無數人。中共在新疆的種族滅絕罪,在西藏乃至全世界犯下的反人類罪,這些罪行,他們都不覺得是犯罪,反而為了爭權奪利給對手捏造罪名,不擇手段。

(未完待續)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連接:

維基百科

大紀元:王明為何被毛澤東蓄意毒害

審稿:卡西歐 \上傳:天網灰灰

導讀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一)權貴家族在香港的擴張

中共超限戰滅港計劃(二)香港地下黨員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