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文獻的背後——“武漢病毒”來自哪?

作者:文喜

2018-9-12:位于南京的第三軍醫大學流行病系在線發表論文(右圖),證實 2015-2017 年采集自舟山的蝙蝠體內檢測出新型冠狀病毒(注:病毒野生型),其在蝙蝠群體(n=334)中的感染率是26.65%。新型病毒與 SARS 病毒基因組相似度爲81%(基因組長度約 30000 個堿基)。作者繼而通過病原學實驗發現這一新型病毒可以感染大白鼠的幼崽並引起疾病,研究還找到能夠感染實驗大鼠的關鍵基因片段N蛋白(病毒殼蛋白)編碼基因(下圖),因此建立了感染冠狀病毒的大鼠模型。

文喜解讀:這種不同于 SARS 的新型病毒的分離、基因組測序以及建立能感染實驗大鼠的動物模型必須在文章發表之前完成。考慮論文審稿周期,推測在2018 上半年之前已擁有成熟的大白鼠感染技術。

全文鏈接: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135831/

2018-4-5: CCTV新聞頻道報道“新型冠狀病毒”的發現。節目采訪了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周鵬研究員。報道介紹一年多之前(注: 2016-10-28開始 ,參考周鵬發表的 Nature論文)在廣東(清遠)有大量飼養豬死于急性腹瀉,且5 日齡以下的仔豬死亡率是 90%,經研究是感染了一種新型病毒,病毒的天然宿主是菊頭蝠,命名爲 SADS-related(SADSr豬急性腹瀉綜合征相關冠狀病毒)。這種新型病毒與 SARS 不同但致病性關鍵部分有高度相似的結構(Spike 蛋白,簡稱 S 蛋白)。周鵬還介紹:已經研制出相應的疫苗可以控制這種病毒蔓延,彼時還沒有檢測到有人能感染這種病毒。

文喜解讀:一年多時間研究了豬的腸道微生物組、測序新病毒基因組、建立基因組三維結構、找到天然宿主,發表論文到頂級學術期刊Nature,最後還研發了豬疫苗,對于一個國家或許不難,但對于一個研究團隊實在是高效。

文喜解讀:爲何叫SADSr,因爲2007 年香港學者Lau在另一種蝙蝠——馬蹄蝠體內發現了 SADS 病毒(豬急性腹瀉綜合征相關冠狀病毒),而這個所謂新病毒跟SADS比較相似(竟高達96-98%,周鵬Nature 論文)。右圖顯示的蛋白三維結構看不出是 SARS還是 SADS,但周鵬在提供給 CCTV 播放的這張圖片無意泄露了一點——他們很清楚SADS 致病性(結合哺乳動物細胞,感染後導致腹瀉死亡)——S 蛋白。因此,截至 2018 年 4 月,可以感染大白鼠和感染豬的兩個動物模型都試驗成功了!

Zhou P et al. Fatal swine acute diarrhoea syndrome caused by an HKU2-related coronavirus of bat origin. Nature. 2018 Apr 4. doi: 10.1038/s41586-018-0010-9.

全文鏈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18-0010-9

那麽我們有個疑問,能感染大鼠和豬的冠狀病毒可以感染人嗎?有改造的技術嗎?文喜的答案是可以,而且武漢病毒所以及和武漢病毒所合作的軍方研究所應該都已近掌握!

2013-10-30:石正麗團隊找到了 SARS-like 冠狀病毒感染的關鍵開關
全文鏈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12711

2015-11-9:Nature Medicine即自然-醫學雜志報道了實現了改造重組的冠狀病毒 S 蛋白的技術。研究以小鼠(mouse) 爲模型,指出經過改造 S 蛋白的 SARS 病毒可達到很強感染性。有兩位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的兩位關鍵研究人員這篇論文的共同作者。
全文鏈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我們梳理一下所有的時間線:

2015 年 11 月,成熟的S 蛋白改造技術出現並被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學習掌握—>

2015-2017 年第三軍醫大在舟山的菊頭蝠身上得到新型冠狀病毒(即“武漢病毒”的野生型)—>

2016底至2018 年4 月,武漢病毒所周鵬研究團隊利用廣東豬的急性腹瀉發現所謂“新型病毒”SADr,掌握了冠狀病毒在豬體內的感染情況,並研發疫苗—>

與此同時,2018年上半年第三軍醫大研究人員爲新型病毒(即“武漢病毒”的野生型)測序,並用大白鼠(rat)做實驗動物檢驗感染性、建立模型—>

至 2018 年 9 月,實驗室冠狀病毒已經成功建立了小鼠、大鼠和豬三種實驗動物模型

2019 年9 月之前,可能已經在小規模試用人可感染的“武漢病毒”

2019 年 10 月,首個感染者出現(根據同行大牛Andrew Rambaut的推算,結合Science 雜志關于“華南海鮮市場可能並非病毒發源地”的報道;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1/wuhan-seafood-market-may-not-be-source-novel-virus-spreading-globally

此後的重要時刻我們已經屢次在路德社的節目中獲得了震撼全球的播報

文喜的一點腦洞聯想:最近北京中醫醫院院長劉清泉去武漢金銀潭醫院問診,發現與 SARS 感染症狀不太一樣,武漢病毒感染者在中醫臨床上顯示爲濕症顯著。有中醫養生常識的人們知道,濕症的典型特征就是容易腹瀉。這跟在廣東豬的冠狀病毒感染症狀有相似點。從基因組的序列相似度上看,武漢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高達 96%。結合感染症狀和基因組相似度比較,文喜猜測“武漢病毒”(制造武漢疫情的病毒)是否是舟山蝙蝠病毒、廣東豬急性腹瀉綜合征相關冠狀病毒的結合體,而且順便改了一下 S 蛋白編碼基因使其能夠實現人傳人?實現這一點很簡單,只需分別比較 S 蛋白編碼基因在 SARS,SADS,SADSr(豬模型病毒),舟山蝙蝠病毒(大鼠模型病毒)和最初建立改造技術使用的小鼠模型病毒這幾者之間的相似度。唯真不破!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來源:http://www.xinhuanet.com/health/2020-01/25/c_1125502180.htm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52922 more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96311/ […]

0
trackback
8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96311/ […]

0
trackback
kid
8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96311/ […]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3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