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毒滅共】閆麗夢「女神節」的兩則推特

撰稿人:wenwu

圖片來自推特

爆料革命的戰友瑪麗亞·瑞安(Maria Ryan)博士在「女神節」於推特上發佈推文,其內容為《一個肩負使命、活潑、聰明和有遠見的領導者——瑪麗亞·瑞安博士》的來自大亨媒體的鏈接。閆麗夢女科學家隨後帶評論的轉推道:

女神節快樂!每日金句:「不要害怕批判性地審視你的長處和劣勢。堅定而持久的打磨和擴展你擁有的天賦——瑪麗亞·瑞安博士」。

在該鏈接中,介紹了瑪麗亞·瑞安的奮鬥史和其作為領導人給新人的建議,值得一看。

圖片來自推特

簡評

如果美國左翼政客這樣說,你知道新聞披露正在改變:武漢病毒研究所「至少自2017年以來就代表中共國解放軍從事分類研究,包括實驗室動物實驗。」這是來自新冠病毒專家勞倫斯·塞林(Lawrence Sellin)博士今日在推特上帶新聞鏈接的發佈。閆麗夢女科學家帶評論轉推道:

塞林博士,你在揭示中共病毒COVID19的真相方面做出了很大貢獻,沒有人可以獲得「美國左翼/右翼政客豁免權」來阻止中共的「超限生物武器」(UnrestrictedBioweapon)的定性,對嗎?當政治傾向不對這場歷史性流行病本質造成障礙時,中國共產黨將承擔責任!

另外一個威脅人類生存的商業機構是來自「比爾和梅林達·蓋茨基金會」與「華大基因基因組學公司」。據2021年3月5日娜塔莉·溫特斯在《國家脈動》的報道,這兩個商業機構與中共政府和美國影子政府有資金流通,也就是說應該他們是蛇鼠一窩!他們的存在都不斷威脅人類自由和生命。

原文翻譯

在參觀了一個危險的實驗室後,他們給華盛頓寫了一條電報警告。但它被忽視了

新聞來源:《政治報》(Politico)|作者:喬什·羅金(Josh Rogin)|發佈時間:2021年3月8日

1月15日,美國川普總統的國務院在最後幾天發表聲明,嚴重聲明中共病毒大流行的起源。聲明稱,美國情報界有證據表明,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的幾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秋季感染了類似中共病毒的症狀——這意味著中共國政府幾個月來一直隱瞞有關疫情的關鍵信息——儘管WIV實驗室「自稱是民用機構」,但正在與中共國解放軍進行秘密研究項目。美國國務院指控中共國政府掩蓋了這一秘密,並聲稱「北京今天繼續隱瞞科學家保護世界免受這種致命病毒感染和下一個病毒所需的重要信息。」

中共病毒確切起源至今仍是個謎,但尋找答案不僅僅是指責。除非找到源頭,否則無法追蹤病毒的真實路徑,科學家也無法正確研究防止未來爆發的最佳方法。

中共國政府最初的說法,即中共疫情從武漢的海鮮市場傳播,是第一個也是最被廣泛接受的理論。但該理論的裂縫在整個2020年冬末和春季慢慢浮出水面。2月份披露已知武漢首例中共病毒病例與市場無關。中共國政府於 1 月關閉了市場,並在採集適當樣品之前對其進行了消毒。直到5月,中共國疾病控制中心才否認市場理論,承認它不知道疫情是如何開始的,但它已在中國和國際有了說謊記錄。

2020年春天,在美國政府內部,一些官員開始看到和收集一種不同,也許更令人不安的理論的證據——疫情與武漢的一個實驗室有關,其中包括世界領先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中心——WIV。

對政府內部的一些人來說,實驗室的名字很熟悉。2017年底,它對蝙蝠病毒的研究已經引起了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外交官和官員的注意,促使他們提醒華盛頓,實驗室自己的科學家報告說,「嚴重缺乏訓練有素的技術人員和調查人員能夠安全地操作這高級別控制實驗室。」

但他們給華盛頓的電報被忽視了。

當我在2020年4月發佈這些電報的警告時,它們為已經從一個科學和法醫問題變成了熱點政治問題的辯論增添了燃料,因為此前美國政府內部關於實驗室可能聯繫的辯論洩露到公眾視野。第二天,川普表示正在「調查」,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呼籲中共政府「澄清」疫情的起源。兩周後,蓬佩奧說,有「大量證據」指向實驗室,但他沒有提供任何上述證據。隨著川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關係破裂,政府官員公開指責武漢實驗室,美中關係只會進一步走下坡路。

隨著疫情在全球爆發,危機的公開報道中,病毒起源披露在很大程度上被擱置一邊。但政府內部的辯論仍在繼續,現在關於美國是否應該發佈更多關於其對該實驗室及其可能與疫情聯繫的信息。1月15日的聲明被情報界澄清,但基本數據仍然保密。它可能不會改變人們的想法,但它意味著一個信號——表明間接證據確實存在,並且該理論值得進一步研究。

現在,拜登政府正在走鋼絲,呼籲北京發佈更多數據,同時拒絕支持或質疑川普政府的爭議性主張。病毒起源披露仍然糾纏著國內政治和美中關係。上個月,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發表聲明,對世界衛生組織召集的團隊即將發佈的報告表示「深切關注」,該團隊訪問了武漢,甚至參觀了實驗室,但被中國當局否認了關鍵數據。

但四年多前,早在這個問題爆發成中美之間的國際緊張局勢之前,病毒襲擊就以一個簡單的警告開始。

2017年底,美國高級衛生和科學官員。駐北京大使館出席中國首都會議在那裡,他們看到了一群中共國科學家與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聯合提出的一項新研究,包括武漢實驗室的幾位科學家。

自2002年SARS(一種由蝙蝠在中國傳播的中共病毒引起的致命疾病)爆發以來,世界各地的科學家一直在尋找預測和限制類似疾病未來爆發的方法。為了幫助這項工作,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資助了許多涉及WIV科學家的項目,包括武漢實驗室與蝙蝠冠狀病毒的大部分工作。這項新研究的標題是「蝙蝠SARS類冠狀病毒基因庫的發現為SARS冠狀病毒的起源提供了新的見解。」

美國官員獲悉,這些研究人員從雲南省的洞穴中發現了一群蝙蝠,這讓他們深入瞭解了SARS冠狀病毒是如何起源和傳播的。研究人員自豪說,他們可能已經發現了SARS冠狀病毒起源的洞穴。但美國外交官關心的只是,這些科學家發現了三種具有獨特特徵的新病毒:它們含有一種「刺突蛋白」,特別擅長抓住人類肺細胞中被稱為ACE2受體的特定受體。這意味著這些病毒對人類具有潛在的非常危險——這些病毒現在在一個美國外交官基本上不熟悉實驗室里。

美國知道武漢病毒學家發現的意義,並知道WIV的頂級生物安全實驗室(BSL-4)相對較新。駐京使館衛生和科學官員決定去武漢檢查。大使館總共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派出了三個專家小組,會見了WIV科學家,其中包括石正麗,她經常被稱為「蝙蝠女」,因為她在蝙蝠中發現的冠狀病毒有著廣泛的研究經驗。

當美國外交官與科學家在WIV坐下來時,他們被聽到的東西所震驚了。中國研究人員告訴他們,他們沒有足夠的訓練有素的技術人員來安全地操作他們的BSL-4實驗室。武漢科學家要求提供更多支持,使實驗室達到最高標準。

外交官們給華盛頓寫了兩封電報,報告了他們對武漢實驗室的訪問。他們說,應該做更多工作來幫助實驗室達到最高安全標準,並敦促華盛頓採取行動。他們還警告說,WIV研究人員發現新的蝙蝠冠狀病毒很容易感染人類細胞,並使用與原始SARS冠狀病毒相同的細胞途徑。

一位有線電視撰稿人告訴我,這兩點加起來——一個實驗室正在研究的具有真正安全問題的特別危險的病毒群——是一種潛在公共健康危機的警告。據有線電視撰稿人稱,他們之所以不把這些電報列為機密,是因為他們希望更多人能夠在家裡閱讀和分享它們。但美國國務院總部沒有做出回應,也從未公開。隨著2018年美中緊張局勢的加劇,美國外交官失去了進入WIV實驗室的機會。

一位美國官員說:「電報是警告信號。」「他們懇求人們注意正在發生的事情。」世界很快就會對此關注——但到那時,已經太晚了。

這些電報沒有像許多媒體錯誤地認為的那樣被任何川普政府政治官員洩露給我。事實上,國務卿蓬佩奧發現洩密後很生氣。他需要保持與中共國良好關係的外表,這些披露將使這項工作更加困難。川普和習近平主席在3月26日的電話中同意停止病毒起源的口水戰,當時一名中共國外交官在推特上聲稱疫情可能是美國軍隊造成的。這促使特朗普開始稱其為「中共國病毒」,故意以種族主義方式指責中共政府。習近平在電話中警告川普,中共國在美國最黑暗的時刻釋放關鍵設備的合作水平將受到持續口水戰的損害。

在收到消息來源的電報後,我四處打電話,以獲得我信任的其他美國官員的反應。我發現,在疫情爆發幾個月後,一大群政府已經相信病毒是來自WIV實驗室,而不是像中共國政府聲稱的那樣,在武漢海鮮市場或其他一些隨機的自然環境中從動物傳染到人。

任何關於該流行病起源的理論都必須解釋這樣一個事實,即中共病毒的爆發——或其正式名稱為SARS-CoV-2——首次出現在武漢,是來自一個實驗室收藏世界上最大的蝙蝠冠狀病毒,並擁有SARS-CoV-2最接近的親屬,這是一種被稱為RaTG13的病毒,石正麗在她的實驗室中證實。

🔗原文鏈接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3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