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抒己見】沒有正義、只有利益的凡爾賽條約

作者: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Porsche

《凡爾賽條約》(Treaty of Versailles),是結束一戰最重要的和平條約。雖然德國於1918年11月11日簽署了一戰的停戰協定,但由於勝利的協約國一方各國參戰動機不一,勝利後的訴求也各不相同,導致各國在巴黎和會上進行了長時間的討價還價,才於第二年的6月28日,在凡爾賽宮簽訂了和平條約。無論從條約的簽定,還是條約的執行,完全展示了西方各國的利益至上、白人優越和罔顧正義。

由於主導條約簽署的美英法意四國各懷鬼胎,該條約並沒有真正達成讓各方滿意的妥協,實際上條約也沒有得到有效執行,結果是德國沒有得到安撫、也沒有實現真正的和解、更沒有被永久削弱,意大利的訴求完全被忽視,導致了這兩國政客和民眾的巨大不滿,推動了希特勒和墨索裏尼的崛起,成為引發二戰的重要原因。

俄國人在戰爭未結束前,即與德國簽訂賣國條約、退出“一戰”,成為最早與魔鬼綏靖的國家,俄國也因此未參與條約的談判和簽署。以德國為首的同盟國在東線發動”福斯特拉格行動”後的1918年3月3日,俄國新蘇維埃政府與德國簽訂了《布列斯特-利托夫斯克條約》,結束了俄國與德國的戰爭,俄國的代價是失去約三分之一約340萬平方公裏的領土和三分之一約6200萬的人口、四分之三的煤和鐵、三分之一的工廠(共占全國工業能力的54%)和四分之一的鐵路。


图片来源

法國人既要巨額賠償還想稱霸歐洲

法國因為戰爭中的人員、物質損失比其他任何國家都大,因此希望在經濟上、軍事上、領土上削弱德國,並取代德國成為歐洲主要的鋼鐵生產國,以確保法國的安全,他們甚至希望在萊茵河上建立一個邊境,以保護法國不受德國入侵,但未被英美接受。
法國談判代表要求賠償,使德國為整個戰爭中誘發的破壞付出代價,1919年4月和5月,法國人和德國人分別舉行了會談,就賠償、重建和工業合作等問題達成了雙方都能接受的安排。

英國要維持德國的經濟地位以制衡法國,同時保證大英帝國的地位

不希望因賠償使德國經濟陷入癱瘓,卻主張英國的戰爭撫恤金和寡婦津貼應包括在德國的賠償金額中,以確保一大筆錢將歸大英帝國所有。同時也極力維持歐洲的力量平衡,以挫敗法國自立為歐洲霸主的企圖。他們希望復興後的德國是對法國的制衡,對布爾什維克俄國的威懾。英國還想使德國海軍中立化,以保持英國皇家海軍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海軍力量。英國欲瓦解德國的海外殖民地、並乘機搶來幾塊,其他領土則由國際聯盟委任統治,這一立場遭到多米尼加的反對。

美國要建立國際聯盟樹立自己的世界領導地位

美國民主黨的總統威爾遜打著“公正和土著居民人權”的旗號,阻止英法兩國吞並德國海外殖民地,主張建立強大的國際聯盟,為前德國殖民地建立適當的委任統治,在必要時修訂和平條約,並處理和平崛起新國家產生的問題。
美國堅決拒絕對德國進行苛刻的處理,要重建歐洲經濟,讓歐洲和中東各民族自決,促進自由貿易,讓英法德相互制衡。
但另一方面,為確保日本不拒絕加入自己主張的國際聯盟,居然同意將位於中國東部的前德國殖民地山東轉交給日本,而不是將該地區交還給中國控制。一邊喊著“公正、人權”,一邊與日本進行政治交易,出賣中國人利益。這就是美國民主黨總統的做法。

沒有人滿意的條約

普通英國人認為德國只得到了它應得的東西。《凡爾賽條約》下,英國領地,以自己的名義成為國際聯盟的創始國,而不僅僅是大英帝國的一部分。雖然法國批準了該條約,並積極參加國際聯盟,阿爾薩斯和洛林歸還給法國以及德國同意支付賠款,受到凡爾賽宮外人群的歡呼。但法國右翼認為該條約過於寬松,並認為它未能實現法國的所有要求。斐迪南-福煦元帥說:”這個(條約)不是和平。它只是個二十年的停戰協定。”這是對未能吞並萊茵蘭和為了美英的利益而損害法國安全的批評。而左翼政治家則攻擊條約對德國過於苛刻。

意大利對該條約的反應極為消極。因為該國傷亡慘重,但在條約談判時卻沒有美英法的支持,無法實現其大部分的戰爭目標,特別是未能控制達爾馬提亞海岸和菲烏姆。總理和外長在談判策略上的分歧進一步削弱了意大利在會議上的談判份量。憤怒的總理一度精神崩潰,走出會議(盡管他後來又回來了)。就在條約預定簽署前一周,他失去了總理的職位,有效地結束了他活躍的政治生涯。條約給國內民眾帶來的憤怒和失望情緒,為三年後貝尼托-墨索裏尼獨裁統治的建立鋪平了道路。

葡萄牙為了確保其非洲殖民地的安全而加入戰爭,以8000名本土士兵和10萬民殖民地士兵死亡的代價,換來戰後條約對其殖民地主張的確認,僅此而已。未獲得其他任何賠償,在新的國際聯盟執行理事會中的一個席位也被西班牙所取代——西班牙在戰爭中保持中立。

美國牽頭成立了國際聯盟和國際勞工組織,但美國共和黨卻阻止了威爾遜總統正式簽署該條約,但這不影響美國從此開始成為世界政治的領導者。國會隨後通過了《諾克斯-波特決議案》,正式結束了美國與戰敗國之間的敵對關系,1921年8月25日在柏林簽署了《美德和約》。德國享受的哪裏是戰敗國的待遇,只是朋友之間打了一場架而已。

中國被美國出賣,青島從德國殖民地變成日本殖民地,中國代表顧維鈞拒絕在條約上簽字。參加巴黎和會的中國代表團是唯一沒有在簽字儀式上簽署《凡爾賽條約》的國家,中國與西方關系惡化。段祺瑞政府成為背鍋俠,民眾的不滿引發了五四運動。

德國並沒有戰敗國的感覺,但他們極力誇大自己所受的傷害,德國外交部長說:”我們可以感覺到我們在這裏面臨的仇恨的全部力量……你們要求我們承認我們是唯一的戰爭罪人,這樣的承認在我嘴裏就是謊言。”因為沒有被允許參加談判,德國政府對它認為不公平的要求和 “違反榮譽 “的行為提出了抗議,不久就退出了和會的程序。各種政治派別的德國人都譴責該條約,特別是其中責備德國發動戰爭的條款,說這是對國家榮譽的侮辱。德國第一位民選政府首腦菲利普-謝德曼(Philipp Scheidemann)沒有簽署該條約,而是辭職了,因為他認為該條約是不可接受的。新政府,知道軍隊無法抵抗盟軍的重新開戰,最終簽署了條約。但德國人心裏從未認輸,從簽署條約那一刻起,他們就在想如何東山再起。

日本人為維持和擴大其亞洲殖民地的戰爭目的,獲得條約承認。但他們與中國使者顧維鈞一道爭取亞洲黃皮膚人與白人種族平等的訴求,被美國、英國和澳大利拒絕。他們以為自己不斷增長的工業實力、對德國遠東屬地的征服、以及對協約國的忠誠,將使他們最終能夠在戰勝國中獲得應有的地位,但白人的傲慢,讓他們深受打擊。


图片来源

凡爾賽條約的執行,更像是對德國的扶持

經濟賠償淺嘗輒止

協約國提出的314億美元賠償只是一個挽回公眾面子的數字,德國實際賠償能力只有125億美元,實際最終賠款並無準確記載,預計不到60億美元。
並且德國可以用現金或實物支付:煤炭、木材、化學染料、藥品、牲畜、農機、建築材料和工廠機械,甚至德國協助修復1914年8月25日被德軍毀壞的魯汶大學圖書館的費用也被記入這筆款項中。

領土如數歸還

原德語區的領土歸屬,在進行公民投票後,都回歸德國。而原來德國占領的阿爾薩斯和洛林則歸還給法國。

條約中根本沒有戰爭罪犯一說,戰後重新軍事化幾無障礙

可以說,從條約簽訂後,盟國對條約中軍事限制條款的執行就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1920年,帝國國防軍秘密地重新設立了總參謀部,擴大了部隊辦公室。德國官員有計劃地密謀規避條約條款,不遵守裁軍期限,拒絕盟軍官員進入軍事設施,維持和隱藏武器生產。

由於條約沒有禁止德國公司在德國以外生產戰爭物資,德國公司將戰爭物資生產轉移到荷蘭、瑞士和瑞典。1921年,德軍被派往瑞典試驗武器。為規避《凡爾賽條約》,俄國通過熱那亞會議和拉帕洛條約與蘇聯建立外交關系,在貿易和經濟合作中包含了秘密的軍事條款,允許德國在蘇聯境內發展武器,並建立航空戰、化學戰和坦克戰三個訓練區。

魏瑪政府還將占軍事預算10%的資金被偽裝在 “X預算 “中,資助國內的重新武裝計劃。除了軍工生產的違規行為,德國還在軍中推行”誌願兵”,使之成為訓練有素的後備力量,準軍事組織與非法軍事化的警察一起受到鼓勵。大力擴招不受條約限制的士官規模,使其大大超過了帝國國防軍所需的數量。

1931年12月,帝國國防軍敲定了第二項重整軍備計劃,在5年內花費4.8億帝國馬克使德國能建立一支由21個師組成的防禦部隊,並配備了飛機、大炮和坦克。1932年11月7日,帝國國防部長庫爾特-馮-施萊歇爾授權了非法的 “烏姆瑙計劃”,即以14.7萬名職業軍人和大批民兵為基礎,建立一支由21個師組成的常備軍。

同年晚些時候,在世界裁軍會議上,德國退出,以迫使法國和英國接受德國的平等地位,獲得成功。英國人以所有國家在軍備和安全方面保持平等的承諾讓德國返回,提出並同意將帝國國防軍增加到20萬人,讓德國擁有一支相當於法國人一半規模的空軍,同時卻商議裁減法國陸軍。

1933年10月,隨著阿道夫-希特勒的崛起和納粹政權的建立,德國徹底退出了國際聯盟和世界裁軍會議。
1935年3月,希特勒宣布重軍事化宣言,並決定在萊茵蘭重新駐軍。並在全國重新實行征兵制,隨後實施公開的重整軍備計劃,正式組建德國空軍。同時與英國簽署了《英德海軍協定》,獲準組建一支相當於英國皇家海軍35%規模的水面艦隊。
次年3月7日,納粹德國的軍隊正式進入萊茵蘭,這個在凡爾賽條約規定的非軍事區。此時,世界一片寂靜,英國首相拉姆斯-麥克唐納甚至對(萊茵蘭重新軍事化後)條約的 “消失”感到”高興”,希望法國人得到”嚴厲的教訓”。而盟國的默許,是對希特勒的莫大獎賞,世界從此,再度走入黑暗。

希特勒和習特勒的殊途同歸之猜想

凡爾賽條約簽訂及執行過程中的多方博弈,我們看到的只有利益的爭奪和交換,公平正義只是為了賦予各自交易手段的正當性。從一戰結束前俄國布爾什維克與德國的私下條約,與停戰後,美、英、法各自與德國的條約,核心都是為了各自利益的最大化。1936年希特勒撕毀凡爾賽條約進入萊茵蘭,與習特勒公然撕毀中英聯合聲明踏平香港時,西方國家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性沈默,也都是源於對眼前利益的權衡。面對邪惡撒旦的瘋狂,西方政客並不比普通人高明多少,不逼到走投無路,是不會真正反擊的。只要還有一絲的機會攫取利益,他們都會繼續綏靖、甚至助紂為虐。推翻中共,真的只有靠我們中國人自己的力量。

希特勒進軍萊茵蘭到二戰爆發,德國經過了3年半的準備期。此次習特勒踏平香港到三戰的熱戰爆發,需要多久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參考引用

免責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校對: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東洋武士
責任編輯: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文小白
發布: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煙火1095

0307C047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