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死難者巴比特的法律團隊首次作了公開報告

新聞來源:《大衛·哈里斯》(DavidHarrisJr)|作者:史蒂夫·阿勒(Steven Ahle)|發佈時間:2021年3月6日
撰稿人:西班牙巴塞喜悅農場 wenwu

圖片來自推特

簡評

《大衛·哈里斯》推特號於2021年3月6日發佈推文,其大意如下:1月6日國會死難者阿什利·巴比特的家人採取了行動。並附上律師聲明內容的鏈接。其直指國會警察故意謀殺一位白人女孩。

在該聲明表示,這位名叫阿什利的白人女孩在對任何人無威脅的情況下,在美國國會的警察所槍殺。在被槍殺過程里,在場任何警員並沒有想要逮捕她的動作或者意圖,而且警員們有指導抗議者如何安全前進的行為。另外,開槍射殺她的警員並不在死難者的視野中,也就是說該名警員是躲在暗處故意無辜的槍殺了阿什利。讓人震驚的是,兩個月後仍然得不到槍殺白人女孩的警員的名字。甚至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是一名警員!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為什麼在這次槍殺案中,死的不是黑人而是白人呢。目前,好消息是,警員故意槍殺案正在進展中。也許該案件和布倫伯格與中共的勾兌有關係,但仍需考證!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

原文翻譯

黑命貴(BLM)和華盛頓的民主黨人聲稱,如果黑人暴動,警察會開槍打死他們。但在BLM在華盛頓的暴動中沒有黑命貴成員被槍殺,在這一場只有三個小時的暴動里,一名年輕的白人女孩她並沒有像黑命貴或者安提反一樣攻擊警察,但是卻被名國會警察謀殺了。國會警察仍然對公眾隱瞞了該警官的名字。

現在,巴比特(Babbit)家人第一次通過他們的律師發表聲明,很明顯,一旦名字被透露,他們計劃起訴。這家人還要通知當日的國會警察交出任何擁有「故意襲擊」的證據或視頻。更糟糕的是,政府沒有發佈任何關於槍擊事件的信息。換成黑人女孩被殺的新聞就會在多少夜晚、多少城市裡持續發酵。阿什利·巴比特(Ashley Babbit)沒有暴亂。

以下是部分聲明

2021年1月6日,一名身份不明的美國國會警員槍擊了阿什利·巴比特,執法人員對她使用致命武力的不當行為是侵犯了她的憲法權利。從錄像片段中可以明顯看出,阿什利在被槍擊時沒有對警官或任何其他人構成威脅。阿什利手無寸鐵。她沒有襲擊任何人。她沒有威脅要傷害任何人。沒有理由奪走她的生命。

一位警察應該不得使用超過合法範圍內的武力,這是一項普遍的執法標準。阿什利身高5英尺2英吋,體重110磅,逮捕阿什利本可以由一名訓練有素的軍官戴一套手銬完成。槍擊發生時,阿什利站著的議長門附近有超過六名警察。其中一些警察剛剛指揮抗議者靠邊走,進入門口。

其他全副武裝的警察站在門後幾英尺的抗議者中間。還有一些警察隨意地站在反方向議長大廳的正門入口,對阿什利和她周圍的抗議者的活動漠不關心。如有必要,所有這些警察都能夠協助逮捕阿什利。鑒於阿什利是在空軍服役14年,她可能會服從簡單的口頭命令,因此沒有必要使用任何武力。

然而,槍殺阿什利的警官從未試圖逮捕她。他也沒有要求他的同事逮捕她。相反,他朝她的胸部開了一槍。目擊者證實,該警官在開槍前沒有向阿什利發出任何口頭警告。事實上,阿什利甚至不知道這位警官在場,因為其位於她視野外的一個房間的門口。

到目前為止,槍殺阿什利的警官名字尚未確定。無論是國會警察或任何其他政府機構都沒有給出槍擊案的事實。對於使用致命武力的問題上,官方至今未給予任何答復。

這種缺乏透明度阻礙了公眾監督,這是在自由社會中追究政府官員責任所必需的。它還干擾了阿什利的家人為他們的損失伸張正義的能力。

我和我的律師事務所代表阿什利的丈夫和家人。我們將繼續調查此事。我們打算在調查完成後採取適當的法律行動。我們呼籲國會警察和美國國會公開阿什利槍擊案的事實和情況。

如果您有有關此事的信息,您可以在推特號 Justice for Ashli Babbitt @ForAshli上聯繫我們和接受回復。電郵也可以單獨發送到這個地址。

特雷爾·N.羅伯茨三世
羅伯茨&伍德

🔗原文鏈接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唯一盖特:https://getome.com/user/wenwu 3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