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爾什:庫莫性騷擾醜是為了給他的更糟糕的醜聞打掩護

  • 翻譯:The-world
  • 發稿:Ranting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6日電/西喜社——據《每日連線》報道,媒體正在急切地報導涉及紐約州民主黨州長安德魯·庫莫(Andrew Cuomo)的性醜聞。這一位州長在2020年春季提出了一項政策,要求療養院接納COVID患者。數千名老人因為這項政策而喪生。所謂的掩蓋——據稱,庫莫的助手低估了官方的死亡人數,以輕描淡寫報道養老院的死亡,直到現在才完全暴露出來。毫無疑問,這是一個重大醜聞。但這不是媒體在其頭條新聞上所捏造的醜聞。這並不是促使民主黨同僚要求他辭職的原因。也並非醜聞迫使庫莫舉行新聞發布會並公開道歉。不,引發這種關註和強烈反對的是針對州長的性騷擾指控,而不是在療養院所發生的事情。

看來,我們暫時將成千上萬的人的死亡放在一邊,我們便可以集中精力處理“顯然”更嚴重的指控,即安德魯·庫莫對一些婦女發表了不當言論。 《華盛頓郵報》詳細介紹了這些指控:

前高級職員林賽·博伊蘭(Lindsey Boylan)…說她與庫莫的不愉快經歷可追溯到2016年。她說,那年12月,她的老板告訴她州長被她“傾倒”……她還說2017年10月,州長建議他們玩脫衣撲克。2018年,他給了她一個不必要的嘴唇上的吻。庫莫和他的成員否認了這些指控,但會配合調查。

第二位現場指控者是另一位前助手夏洛特·貝內特(Charlotte Bennett)。她說,六月份,庫莫(Cuomo)向她詢問了一些有關她個人生活的問題,包括她是否與年長的男人有親密關系。她說,他還談到對與20多歲的女性保持“開放性關系”的想法。

第三位原告…安娜·魯奇(Anna Ruch)說,她以前從未遇見庫莫,而當時他在2019年9月的婚禮上卻將他的手放在裸露的下背部上,然後在她移開後,將他的手放在她的臉頰上,詢問是否可以親吻她。

這些指控中有一些行為在不同程度上是不太合適的。其中一些——比如一個女人從第三方那裏聽說未婚的庫默對她有好感——不能合理地解釋為庫默本人的性騷擾。另外,不必要的接吻和撫摸當然是不適當的,但與拜登總統“著名”的“得心應手”某些行為(指拜登喜歡在鏡頭前用鼻子吸附女人的頭發)沒有什麽不同,或更糟的是,這一切都沒有達到與療養院醜聞相同的水平。

是的,不恰當的言行和殺死數千名老年人的政策都是不好的。但是,當您發現泰德·邦迪(Ted Bundy)不僅謀殺了17人,而且一次在沃爾瑪(Walmart)偷走了一個人的停車位時,說“兩個都不好”,就好像把這些罪行都歸為同一類一樣。 兩種情況都可能是不好的,但一件事情明顯要比另一件事情更重要,而且意義更重大,以致花大量時間討論較小的罪行似乎很愚蠢。如果把更大的事當作小事的補充,那就比愚蠢更糟糕了。

難以避免的結論是,左派緊緊抓住性騷擾醜聞不放,以此來轉移對更糟糕的療養院醜聞的註意力。另一個明顯的證據是,時間安排有一個很大的巧合。在過去11個月裏,庫莫(Cuomo)被媒體不斷的大聲贊揚後,媒體對庫莫對婦女的舉止突然間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如果我們對媒體了解到一件事,那就是分散註意力是他們最喜歡的策略之一。

新聞來源:每日連線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