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哥在看著你—中共旨在實現全面監控

  • 编辑:Victor Torres
  • 作者:喜妹
  • 发稿:神奇四侠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4日电/西喜社——

2013年,中國平邑縣地方政府開始在城鄉安裝成千上萬個監控攝像頭—到2016年,總數已超過28,500。根據官方媒體的報導,即使是最小的村莊也至少安裝了六個監控攝像頭 。

這些監控攝像頭不僅僅是在被警察利用以及自動面部識別算法。通過安裝在家裡的特殊電視盒,當地居民可以觀看現場監控錄像並按下按鈕以召喚警察,如果他們發現有任何不妥之處的話。監控錄像也可以在智能手機上查看。

2015年,中共國政府宣布將在全國范圍內推出類似的計劃,特別側重於偏遠和農村城鎮。它被稱為“雪亮工程”,即“銳眼”,它指的是中國共產黨前革命領導人毛澤東的一句話,他曾經寫道,“有著銳利眼光的人民”,即在尋找有悖於共產主義價值觀的鄰居。

“銳眼”是中共國政府在​​過去二十年中建立的許多相互交疊的技術監視項目之一。諸如“金盾工程”,“安全城市”,“天網”,“智能城市”和“銳眼”之類的項目意味著,在中國安裝了超過2億個公共和私人監控攝像機。

中共國政府每五年發布一次計劃,概述下一個五年計劃的目標。中共國2016年的五年計劃為銳眼計劃,設定了到2020年實現100%覆蓋中國公共空間的目標。儘管公開報導並未表明該計劃是否實現了這一目標—但已經表明中共國離此目標非常接近。

喬治敦大學安全與新興技術中心的研究分析師達利婭·彼得森(Dahlia Peterson)表示,中共國的現代監控計劃始於2003年,並創建了“金盾工程”。

由國安部運營的“金盾工程”部分負責該國嚴格的互聯網審查。但是該程序還包括物理監控。國安部創建了包括96%的中國公民的數據庫,其中一個名為“國家基本人口信息數據庫”。根據加拿大移民和難民局的一份報告,該數據庫包括稱為“戶口”的戶籍信息,以及過去的旅行和犯罪記錄。

根據《美國政治科學雜誌》上發表的一篇論文所述,中共國還創建了本地人口數據庫。這些本地數據庫允許使用黑名單,從而可以禁止黑名單上的人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如果被列入黑名單的人試圖預訂公共汽車,火車或飛機票,警察就會介入。

繼“金盾工程”之後,中共國又啟動了另外兩個針對攝像機安裝的監控項目。 “安全城市”起始於2003年,專注於災難預警,交通管理和公共安全。 “天網”致力於安裝與面部識別算法連接的攝像機。

彼得森寫道:“中共國官方媒體聲稱天網可以在一秒內掃描整個中國人口,準確率高達99.8%,但這種說法忽略了明顯的技術局限性。”

觀察者對這些數字持懷疑態度:關於中共國監控計劃準確的最新信息並不容易獲得,而眾所周知的主要是由學者和新聞工作者提供的,他們有一定的機會接觸到政府官員或監控設備製造商。還不清楚的是,哪些攝相機由村,市和省政府專門查看,哪些數據反饋給中央政府。

就像“金盾工程”一樣,“天網”計劃今天仍然存在,並且受益於16年的AI研究以及科技行業的繁榮。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天網”數據用於建築群,這些建築群使用面部識別來打開安全門。然後,將來自那些安全門的照片與當地警察共享,以建立當地居民的數據庫。

然而,這些監控計劃大多針對城市,因為城市的資金和人口密度使集中監控更加容易。而 “銳眼 “的重點是農村地區,目的是將可能人手不足的警察部門的工作分流出來。

例如,中共國官方媒體撰寫的一篇關於在“平邑”實施“銳眼”的文章指出,該縣有100萬人,但是只有大約300名警察。

“銳眼”計劃向警方提供的信息並不只限於犯罪。一位平邑居民在官方媒體的文章中談到,舉報了一個倒塌的窨井蓋,而另一位居民則提到,他們懷疑附近的一棟樓裡在搞多層級傳銷組織。該傳銷組織被舉報給警方,據稱警方以警告和罰款的方式將其摧垮。

據彼得森介紹,”銳眼“項目根據每個城市或城鎮的需求不同,實施方式也不盡相同,但總的前提是相同的:城市或城鎮被劃分成一個個網格,網格中的每個方塊都作為自己的行政單位。市民在自己的網格內觀看監控錄像,讓他們對周圍的環境有一種主人翁的感覺。然後,可以根據網格內每個廣場的報告匯總市政數據。

各城市還可以根據情況添加新技術。雖然該系統主要依靠人臉識別和本地播放的閉路電視,但以哈爾濱市為例,該市發佈公告稱,正在尋找預測性警務技術,以掃視一個人的銀行交易數據、歷史位置和社會關係,並對其是否是恐怖分子或暴力分子做出判斷。

這些不同的監控計劃的大部分資金來自中央政府,但各地區的市政當局和城市也為當地的攝像頭網絡埋單。有時,各縣的監控支出遠遠超過其他市政服務。 ChinaFile(中國檔案)對7.6萬多份政府採購公告的分析顯示,監控支出已經成為許多城市預算的重要組成部分。 2018年,周口市的合同顯示,官員們在監控上的花費與教育上的花費一樣多,在監控上的花費是環保項目的兩倍多。

在某些情況下,中國公民甚至為這些監控措施進行眾籌。在山東省,小城臨沂的居民籌集了1300萬元人民幣(合200萬美元),以幫助支持視頻監控攝像頭的全面覆蓋。

這種全國范圍內對監控技術的需求,給開發和銷售監控技術的公司帶來了淘金熱。許多銷售攝像頭硬件和視頻管理軟件的公司,尤其是針對本地流媒體 “銳眼 “錄像的公司,在中國之外並不知名。

在CSET的彼得森翻譯的一份名單中,提供這項技術的頂級公司有監控攝像頭製造商VisionVera和UniView,以及大數據公司東軟。東軟在其網站上特別聲明,它管理著一個13億人口的數據庫,並整合了20多個政府部門的數據,還分析了數千萬的社交視頻。

Sensetime,梅格維(Megvii),海康威視和大華股份等國際知名的中國公司在有關迫害少數民族的話題中更為普遍。這些公司都因參與新疆的侵犯人權行為而受到美國政府的製裁。在新疆,中國政府被指控對維吾爾族進行種族滅絕。新疆集中營的報導令人震驚,記錄有強姦,絕育或強迫勞動的案例。

梅格維(Megvii)開發了面部識別系統,該系統被投放到新疆的沙灣地區以監測宗教少數群體,但該公司否認參與了該項目。然而,ChinaFile發現的合同和國家媒體的報導顯示,大部分的人臉識別系統都是由該公司開發的。

《洛杉磯時報》和監控行業監督機構IPVM最近的一份報告也顯示,大華還開發了面部識別,專門用於監測維吾爾族,這是中國新疆廣受迫害的少數民族。 IPVM的另一份報告顯示,2018年,華為和梅格維(Megvii)是如何合作開發維吾爾族監測系統的。

中共國的下一個五年計劃涵蓋2021年至2025年,特別強調通過網格系統對地方市政進行社會治理,並建設更多的安防工程,”加強公共安全防控體系建設”。

這意味著中共國監控設備的未來可能看起來很像 “銳眼”:給地方政府更多的權力和社會控制權,鄰居監視鄰居。

政府還強調了對那些它所維護的敵對分子和分裂分子的迫害。

該計劃說:”我們還將嚴密防範和打擊敵對勢力的滲透、破壞、顛覆和分裂活動。”

新聞來源:OneZero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