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證據顯示美國政府和科研機構參與掩蓋新冠起源

新聞來源:《Gateway pundit》| 作者:勞倫斯·塞林博士| 發佈時間:2021年3月1日

翻譯/簡評:Yayaliu | 校對:SilverSpurs7 | 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簡評:

最新消息稱,美國政府和科學界故意掩蓋冠狀病毒的真實來源,為的是他們的利益。這些屍位素餐的官僚一直和中國共產黨合作,不顧人民的死活,讓冠狀病毒散佈全球。如果沒有閆麗夢博士勇敢站出來爆料,告訴人們冠狀病毒會大爆發,全世界將墮入黑暗。

疫苗和封城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病毒的問題,只有滅掉中共,疫情才有可能被控制。希望更多的人認清冠狀病毒的真相,加入到滅共的陣營中。否則,留給人類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原文翻譯:

獨家新聞:新證據顯示美國政府和科研機構參與掩蓋新冠病毒的起源

國際金融利益集團和全球科研機構從未想要揭露COVID-19病毒的真正來源,儘管在大流行開始的早期,病毒被懷疑來自實驗室。

現在有證據表明,美國政府內部的一些人與美國科學界的一些特定成員進行了協調,毫無疑問是在國際商界和媒體的支持下,以保護中共國免受責任的影響,同時也保護了他們自己的利益。

2020年1月13日,網上已經有評論說COVID-19病毒在中共國的實驗室製造出來,而且美國科學家可能幫助中共國科學家獲得了知識做到這一點,特別指出石正麗博士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獲得了北卡羅來納大學的拉爾夫·巴里克博士(Dr. Ralph Baric)的幫助。

2020年1月26日,受人尊敬的調查記者和國防專家比爾·格茨(Bill Gertz)在《華盛頓時報》的文章中寫道:“全球傳播的致命動物傳播的冠狀病毒,可能起源於武漢的某個實驗室,該實驗室與中共國的秘密生物武器項目有關。”

2020年2月3日,共和黨建制派的產物、時任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OSTP)主任的凱爾文·德羅格邁爾(Kelvin Droegemeier)給美國國家科學院院長馬西婭·麥克納特博士( Marcia McNutt)寫了一封信,請求:“美國國家科學、工程和醫學院(NASEM)快速調查信息並確定有助於確定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來源的數據要求,特別是從進化/結構生物學的角度。”

奇怪的是,他的擔憂是由一項晦澀的、未經同行評審並且已經撤回的印度研究引起的,該研究名為“2019-nCoV刺突蛋白中獨特插入物與HIV-1 gp120和Hag的獨特相似性”。

回想起來,該文章似乎是科學的稻草人,暗示其他政府動機也參與其中,但尚不清楚。然而,根據應邀對OSTP的要求做出回應的科學家的意見,德羅格邁爾的調查結果是預定的,即完全免除了中共國的責任。

這些科學家包括,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G. Andersen,斯克里普斯研究所)、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北卡羅來納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特雷弗·貝德福德(Trevor Bedford,弗雷德·哈金森癌症研究所)、阿拉維達·查克拉瓦蒂(Aravinda Chakravarti,紐約大學醫學院)、彼得·達扎克(Peter Daszak,生態健康聯盟)、吉吉·格隆瓦爾(Gigi K. Gronvall,約翰霍普金斯彭博公共衛生學院)、湯姆·英格斯比(Tom Inglesby,約翰霍普金斯衛生安全中心)和史丹利·珀爾曼(Stanley Perlman,愛荷華大學)。

引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一篇科學文章,說明了疾病的爆發“從當地的海鮮市場開始”,國家科學院的信中寫道,OSTP明確支持中國共產黨政府的論點,即大流行是一種自然發生的從動物到人類的傳播。

此外,國家科學院、工程學和醫學院的三位院長建議美國繼續與中共國密切合作,特別是中國科學院和武漢病毒學研究所。

為國家科學院諮詢做出相應的絕大多數科學家與中共國有長期合作的歷史,並且/或者後來與大力支持中共國以及支持COVID-19是自然發生的事件這種理論相關聯。

在一些重要的方面,國家科學院2020年2月6日最後的回應與2020年2月4日的原始草案幾乎沒有相似之處。(見“OSTP NAS電郵2”PDF)

根據美國國家科學院與顧問科學家之間的電子郵件往來,科學家似乎做出了明顯的努力支持病毒自然發生的理論,並消除或輕描淡寫關於COVID-19病毒是經過工程改造,具有獨特的人類結合特性,可能會突變為更高的感染力,並具有在任何相關冠狀病毒中均未發現的弗林蛋白酶多價切割位點。

隨後,向美國國家科學院提供諮詢的科學家響應了他們自己的公關活動,以支持中共國,並提出了COVID-19病毒是從動物自然傳播給人類的理論。

2020年3月7日,彼得·達扎克和斯坦利·帕爾曼發表在英國醫學雜誌《柳葉刀》(Lancet)上的一篇文章指出:“我們站在一起,強烈譴責COVID-19並非自然起源的陰謀論。”

2020年3月17日,克里斯蒂安·安德森作為《SARS-CoV-2的近端起源》一文的高級作者發表文章,聲稱COVID-19病毒“不是一種故意被操縱的病毒”。

2020年9月21日,吉吉·格隆瓦爾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團隊的成員之一,該團隊撰寫了一篇對中國吹哨人閆麗夢博士的批評,閆博士提供了證據證明COVID -19病毒是在實驗室中產生的。

眾所周知,拉爾夫·巴里克與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蝙蝠女”石正麗長期合作,包括進行非常危險的“功能增強”研究的實驗。

正如尼爾·帕特爾(Neil Patel)最近在《每日信號》中所描述的那樣,世界衛生組織研究COVID-19病毒起源的唯一美國代表彼得·達扎克也是石正麗的親密夥伴,並且是用美國納稅人的錢資助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關鍵人物。

達扎克甚至組織了一場公共關係運動,在進行任何徹底調查之前將實驗室洩漏假說描繪為“陰謀”。他的發言人後來表示,此舉是為了保護實驗室的科學家,但最終,也許是有意的,受益者是中共國、國際金融利益集團和全球科研機構。

待續。

勞倫斯·塞林(Lawrence Sellin)博士從商業和醫學研究的國際職業生涯中退休,在美國陸軍預備役中服務了29年,是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退伍軍人。

他的電子郵箱是[email protected]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