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寄語】香港大學生退學潮引起的反思

蒐集:文燕 / 撰文:歲月如歌

香港《大紀元時報》今日報導:「大學資助教育委員會(教資會)發表最新年報,2019/20學年八大院校有2,121名大專生退學,當中有1,804人正修讀學士學位課程,整體學士生退學比例為2.1%,兩者均為16年來最高。其中,理工大學總體有505人退學。教資會最新的數字顯示,在2019/20學年有1,804名修讀學士學位的學生退學,修讀副學位、研究院修課課程的退學的分別有280及37人,合共有2,121名大專生退學,較2018/19增加15%,是教資會公佈自2003/04學年數據以來的16年新高。」

圖片來自中央社

隨著香港人移民潮不斷增加,香港大學學生退學潮也勢不可擋,這是連鎖反應。一家人移民,學生不可能一個人留在動蕩不安的地方讀書,為了個人安全和免去家人擔心,退學移民是必然。另一方面,大學校園也不是安全的港灣了。誰也忘不了2019年發生在港大和理大的兩場血雨腥風的“戰役”。中共黑警火攻港大的場面是何等的慘烈,港大學生被圍困在校園,缺衣少食,受傷無法就醫,面對手無寸鐵的學生,香港黑警早已不是警察,而是被中共喂了藥,殺人興奮到無法控制的惡魔。港大淪陷不久,理大也淪陷,標誌著香港大學生奮力抵抗中共掠奪的兩大校區在黑警火力猛攻,圍困下淪陷了,部份學生被中共抓捕後秘密送到內地監獄。在中國這塊土地上,大學生,中學生一直都是推動社會進步的生力軍,代表著新時代,新觀念和新動力,是時代變革的最主要的力量。中國近代史上的兩場大的遊行示威就是大學生中學生們譜寫的,第三場由香港大學生年輕人中學生譜寫。

圖片來自新頭殼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侵略中國嚴重侵犯中國餓主權,激起人民反日情緒。1919年巴黎和會中國外交上的失敗成了這場運動的直接導火索。5月4日在北京發生了以青年大學生為主,廣大群眾,等各行各業階層共同參與,隨後擴展到全國各地,以遊行示威、請願、罷工等方式的愛國運動。這場運動是青年學生不妥協,反帝國主義反封建主義的愛國運動。

1989年6月4日,同樣是首先發生在北京發生,然後全國各地各行各業都參與的,青年學生在天安門靜坐、絕食請願,要求中共民主改革的一場民運。這是一場單純幼稚的民主願望運動,最後被中共利用反策成為中共內鬥的犧牲品。中共對待手無寸鐵的學生殘忍到令人髮指,對自己的子民毫無憐憫之心,派部隊連夜機關槍掃射,坦克碾壓,連夜消滅在天安門廣場靜坐絕食的學生。當時情景可謂血流成河,慘叫聲一片,生命瞬間就沒了。共匪就這樣對待和平請願的學生。連夜清場,天一亮天安門恢復平靜好想什麼都沒有發生,這場慘絕人寰的“六四民運”中共用機關槍坦克回答學生和社會各界。至今中共對外利用欺騙和藍金黃手段哄騙了世界,對內禁止提起,永不得翻身的高壓統治禁止人民對身邊不知道的人說和禁止對世界說。30多年過去了,殺人狂魔中共依然逍遙法外,並不斷擴大其獨裁範圍,要掌控全世界。這筆血債中國人一定要討回!

圖片來自網路

2019年中共撕破毀《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實施變相掠奪,在香港欲實施《送中條例》,香港大學生等各界年輕人奮起反抗,要求停止惡法。但得不到港府的答應,反而被黑警和中共的瘋狂鎮壓。這場歷時快一年的運動,由香港大學生和年輕人為主,到中學生,到所有各行各業市民,婦女,老人等參與捍衛香港的抗爭運動。香港人提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表達自己的訴求,中共依舊和八九六四一樣武力鎮壓,中共不提倡民主自由,崇尚“槍桿子裏出政權”一切武力解決。香港年輕人領導的捍衛香港家園的運動最終也是被中共武力壓了下去。

圖片來自gtv

中共用武力和病毒壓住了香港人的反抗,現在如火如荼進行文革式的清算。年輕人大學生中學生都是清算的主要對象,不少學生被捕捕抓,身陷囹圄。這情況下能逃出去的趕緊遠走高飛,盡早逃脫中共的魔爪保住肉身。移民潮也是在這凶多吉少的動盪中產生。能離開的都選擇離開,不管任何人。大學生隨家人移民是主要部分之一,另一原因,校園已不再是幸福求學,有自己想學的東西的地方。學校領導教師要麼成了中共的幫兇要麼被威脅,成為中共洗腦的工具。中共已經全面掌控香港並全面輸入紅色政權萬萬歲。從幼兒開始輸入紅色教育洗腦,不再是大英帝國殖民主義統治下的先進思潮,以人為本的教育。大學生們面對這情況不願接受中共紅色洗腦選擇離開也是原因之一。

香港人面對這樣的教育環境,為了下一代的教育有能力的都選擇移民,讓孩子在自由民主的國度自由呼吸,自由成長。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審稿:卡西歐 / 上傳:天網灰灰

參考連結

1、維基百科

2、大紀元時報香港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