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1年2月19日文貴先生直播視頻

1
尊敬的戰友們好,聲音可以吧?視頻音響怎麽樣?尊敬的戰友們好,2月19號、2月19號、2月19號,文貴亂聊直播。

我本來是6點多才開始睡覺的,睡醒以後…對不起,我這敏感可厲害了。睡醒以後看各種信息、處理文件,今天也不知道咋了,看到了咱國內很多戰友給我發的信息,我真是太多太多了,最讓我驚訝的是我幾個老同學。這老同學,今天七哥是專門臨時為妳直播的,妳們知道。這真的是有十幾年沒有跟妳們聯系上,所以看到妳們這信息我非常的驚訝、非常的驚訝。特別是妳說這東北的那時候,這同學還記得跟我打架的時候,上紅旗嶺、紅旗嶺我們打架的時候,那事我真的忘了、真抱歉啊。所以說妳們的信息因為是在壹個叫“不在通訊錄”裏邊的名單裏,所以說我基本上我就不看。我今天是壹點開,突然聽到咱們那個小丫這麽壹說:我是小丫,然後怎麽著。讓我嚇壹大跳,這壹出溜壹大串。但是老同學說實在話,我不能說妳們的名字,說了把妳們牽涉進去了。

但是聽到妳們的信息,七哥是非常非常的激動、非常激動,壹下子嗓子就熱了、就頂住了。哎呀我的媽呀,壹下子就把我帶回到小時候了。真抱歉,那時候天天跟妳們打架了,我跟小丁談戀愛的事情妳們還記得。那時候才多大呀,寫情書都寫得那麽專業,我現在都寫不出來了。但是聽到妳們說妳們的慘狀,生活的慘狀,七哥是可以預料之中的。因為整個東北三省說句實在話,中國東北三省就是農奴、農奴啊,就是農村以耕地給地主家弄糧食的農奴。頭兩天我介紹印度《白虎》電影,那就是地主、那是農場主,那叫農場主、叫地主。妳們那兒連地主都不是,妳們的地主是省委書記,那當然要剝削妳了。包括妳說這些孩子現在都出去賣身、賣身生存,說在那兒塊已經是不見不怪了、常見不怪了,包括大家都已經都用壹個麻醉劑——“笑貧不笑娼”。

所以說這中國人哲學、歷史,妳有權力的時候就要講啥?“寧可站著死,也不跪著生”,然後“寧可為玉碎,絕不為瓦全”。但是壹到了窮人家的孩子賣身的時候,就說了——“笑貧不笑娼”。所以這幫王八蛋的這種哲學邏輯吧,咋說它咋有理。這就是現在共產黨妳說這壹說中國人窮、中國孩子上不起學,到現在中國人的上大學、中國的大學跟中國人口的比例,是全人類上最低的、連非洲都不如。我去過津巴布韋、尼日利亞,平均的大學都比中國高,結果中國還給人家去贊助。不要臉,可憐之極!就是中國共產黨壓根沒想讓窮人的孩子上過學,想讓妳上學,妳是萬裏挑壹、百萬分挑壹。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那哪是妳老百姓上的學啊,是吧?所以說共產黨它壓根就是:愚民,就是讓妳變成笨蛋;弱民,讓妳非常的窮;苦民,讓妳生活非常苦:如果妳這幾樣都不是很強大了,那就把妳殺了、送進監獄去。這就是“馭民五術”,它怎麽能讓妳聰明呢?所以他讓妳:妳還得去賣娼。那叫什麽?“笑貧不笑娼”、應該。妳孩子不賣不嫖、不賣身,我上哪兒去買身去啊?是吧。那麽他們的孩子那就是什麽——寧可到美國去當狗,也不在中國當常委的孩子。

2
中國老百姓就沒想想,妳們家旁邊那鎮長、縣長、副縣長、局長的孩子,哪有不出國的?到不了美國到加拿大,到不了加拿大到澳大利亞,到不了澳大利亞弄個英國,弄不了英國弄個法國,法國再不行西班牙,西班牙不行再弄個德國,實在歐美都不行了,亞洲就弄個日本,這是基本的常識吧。那為啥妳們不問問吶,妳們那麽愛妳的國,共產黨、中南坑、黨員領導,妳把妳孩子送到外國去、送到敵人手裏幹嘛去啊?所以共產黨的孩子只要是被外國人、特別是他們恨的、叫做“滅白政策”的,只要有白人能跟他孩子睡覺,他爹、他娘、他爺爺奶奶就巴不得全世界知道。妳看我孫女兒、我閨女兒跟壹個白人睡覺了,嫁給壹白人了。中南坑裏邊兒,當年黃菊的女兒嫁給那外國人以後,包括那原來的那賈慶林的女婿李伯覃,他女兒賈薔非常好的人啊。人家那孩子就說,他孫女兒、外甥女兒到美國、嫁給壹個白人才是對的。為啥妳們那麽恨美國、那麽恨白人,恨不得自己的閨女兒、孫女兒、外甥女兒都讓白人去睡壹下去呢?那東北的某副省長閨女到了外國,嫁了壹個比自己大20歲的白人,領著回國以後比她爹都大,是吧。然後到過年滿地張揚,各廳局領導來拜年說、介紹:這是我女婿、哪國人哪國人。還是教授是吧,專門教他女兒在床上如何當野獸的,就叫教獸。那妳們就不問他,為啥妳們這些領導的孩子都要跟外國人睡壹下子;這麽恨美帝國主義,都移民到美帝國、歐洲去——妳最恨的;最恨的,把妳家閨女、外甥女都送去跟人上床去,這符合邏輯嘛?

所以老同學們妳們看透了,七哥是真高興的。其中壹個同學原來是在哈爾濱闖出點名堂,被關了7、8年出來。然後被教育的在裏邊兒出來以後說:黨太偉大了,黨如何如何偉大。出來那幾年弄傻個球的了,現在明白過來了:他進去那幾年是冤枉的,壞人遠比他多的多。當年所謂的他弄了個罪名,給他叫什麽?叫煽顛罪、煽顛罪,現在發現他七哥天天煽顛、天天煽顛。煽顛是正常的,妳不煽不顛妳才真是奴才,所以說妳看到東北的那些老家的、叫農奴。請問東北的老鄉,我在老家待過的地方,妳們有沒有想過?妳打壹輩子、妳糧食年年豐收,妳活到80歲,東北的年齡平均是65歲。妳幹40年的活、從15年開始幹,妳壹年妳按照妳現在糧食收入,妳壹年5萬塊錢、5萬人民幣,牛叉吧?10年50萬,妳幹40年妳幹200萬到300萬人民幣,妳不夠妳們當地的壹個副省長、壹個省長家的壹件家具錢,妳不夠他們到外國買壹個洗手間的房子錢;妳到北京去,妳買都買不了壹個洗手間,連個臥室壹半妳都買不了,而且妳這壹輩子就不能吃、不能喝。

我給妳舉個最簡單的例子。這些老同學,妳剛才就是給我說的那個:七哥,七哥妳要直播,不直播我們幾個睡不著。好,我今天就為妳們直播的!我這話再說壹遍,人家美國就像現在這幾個公司裏邊兒的,工資就6萬美元、7萬5千美元和12萬美元、15萬美元,也都是120萬-130萬人民幣和50萬人民幣。也就是人家壹年幹的錢、賺的工資,就是中國老百姓十年。兄弟姐妹們,人家到超市買東西去,買的東西是最便宜的、世界的物價最便宜的。當然不代表七哥的帽子啊,妳七哥的帽子大家猜這帽子多少錢,猜這個帽子多少錢?猜猜這個帽子多少錢?這個帽子市場上就有賣的,這是G-Fashion的樣板、G-Fashion的樣板,妳們想想這個帽子值多少錢?

3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我告訴妳們,例如在美國買糧食、買面包吃的東西壹年下來,就咱們東北天天吃白面、天天吃面包、天天吃油炸的、天天吃牛肉、天天吃豬肉,花不掉妳工資的百分之二十。但是妳要是在中國,妳要想天天吃牛肉、天天吃豬排、天天吃牛排、天天吃面包、天天吃油炸的,老同學啊妳工資得十倍。這就是把妳變成奴才的根本原因,就中國是世界上最低的工資、最高的物價。美國、加拿大、妳在加拿大但凡妳不懶,基本物價就白給差不多。有時候幾塊錢就買壹天吃的東西。妳在美國工作、在加拿大、歐洲工作壹小時,這壹天的飯全有了,而且吃最好的。妳在中國能嗎?所以妳當農奴嘛。

另外壹個孩子上不起學、賣身,現在賣身已經不以為恥了、賣身為榮了。聽老同學說兩外甥女在海南,壹個冬天這幾個月弄了百八十萬。這孩子過年回來了說:姥姥,我在海南、三亞幹了壹百多萬回來,說就是屁股有點疼,然後身上被人撓青幾個、遇上幾個變態的,還有人送幾個金項鏈子。妳說當姥姥的這也敢跟我說,我真是——妳說這中國成了啥了?外甥女出去賣身、賣淫回來賺壹百多萬,還給姥姥說哪破了、遇上幾個變態的,這國家、這人民還有法弄嗎?所以東北三省妳就是農奴!所謂的中央的中南坑的老雜毛去了,看看妳們種地種的咋樣啊,掀掀鍋啊、摸摸被子啊,然後問候兩句啊、再看看妳廁所啊。咱東北啥時候都知道,現在都還是亂拉亂尿,基本上是那農村哪有幾個屋裏有廁所的啊?哪有幾個有廁所的?電費交得起嗎?妳有自動廁所嗎?中國整個東北的農村和西北和西南的農村,活在壹個原始的時代、人畜不分,人和畜生、家裏養的牛養的羊晚上還得弄屋去。人畜不分、人狗不分、人屎和畜生屎不分,這就到了壹個這就中國所謂的脫貧。

這幫王八蛋從第壹天、七八十年前,就推翻地主了、許給妳土地了。現在是往上看,上天無壹瓦;往下看,下無壹分地;中間妳想生存,只能靠妳的和妳孩子的生殖器。這就是中國現在的現狀嘛,東北、西北的絕大多數。養活的是誰啊?養活的是中南坑幾個老雜毛,養活的是妳當地的幾個大地主、省長、省委書記、還當地的縣委書記,就這幾個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養活那零點零壹的人,中國人的悲哀啊!所以說老同學的家人,妳們被賣淫、以賣淫為榮,就是沒覺醒。結果是最近看七哥的老山癟、老山癟,看視頻、覺醒了,是吧?

但是中國人、中國人,就像剛才有位老同學說的壹樣,說“我們都快土埋半截的人了,啥也幹不成了,只能寄希望於孩子了。” 這就是中國人!就是共產黨把妳的意誌已經徹底給妳磨滅了,把妳的整個鬥誌徹底磨滅了。妳說我的老同學大多數比我大個七八歲,也就是五十七八、六十多歲左右,平均比我大五歲以上。在外國剛剛開始啊、男人的好日子, 基本上外國離婚率百分之七十、百分之六十八,二婚三婚的好多,就是人生的成熟階段。中國人的男人壹到六十歲,當官的叫腐敗的階層、腐敗的年齡,叫抓住人生的尾巴使勁腐敗、使勁去搞女人,所以說就腐敗了、撈錢。在外國,妳看昨天我去看我們GTV的董事,別忘了GTV的董事是我們摩根先生,是真正的沼澤地的爹。

4
昨天王雁平跟我坐在那、看著人家那個船擱在那,王雁平問人家說這船什麽船啊?叫做Cruise、1920年人家家裏的大船,遊艇四個、四個,叫JP Morgan。我說妳爺爺叫啥名啊,妳跟雁平說說?JP Morgan、哈哈JP Morgan——大清朝的時候JP Morgan。美國的貨幣、金融系統、包括當年的布雷頓森林系統的所有的核心系統,都是人家建的,然後在那擱著。我說人家1920年,我說不是我沒出生,我爹還沒出生呢。大船還在那擱著,四個、當年,中國還紮著大辮子,女的還裹著小腳呢。這就是咱們G-TV的董事,這是真正的沼澤地吧,這是真正的沼澤地吧,兄弟姐妹們?王雁平在那傻眼了,是吧。老人家坐在那對著大海哢嚓,是吧。妳看人家家,老人家現在是人家女兒才20來歲,90多歲老人家(女兒才)20多歲。所以老同學壹聽妳說不到60歲都已經土埋半截了,妳還有半輩子沒過完呢!這就是中國人的可悲呀!妳們可以過的很久很久,不要那麽早的放棄。妳們這孩子賣身,妳不以此為恥,已經震驚了七哥;不到60歲就放棄人生,妳再次震驚了七哥;聽說妳們東北現在整個這種情況,更加震驚了七哥。唯壹聽到好的消息——在看七哥直播,還有現在知道旁邊有些人胡扯八道了,知道這病毒共產黨造、叫made in CCP, 哈哈。

這個帽子(黑色的)大家沒猜出多少錢啊?沒猜出多少錢啊?牛吧!這個帽子(另壹頂白色的)800美金到1500美金,大家妳們可以到愛馬仕網站上看去。但是妳知道在咱們G-TV會多少錢嗎?G-TV壹摸壹樣的,不會超過300美金,咱們G-Club壹摸壹樣、壹個廠子出來的啊。所以妳這差距多大?啥叫剝削?這就叫剝削,呵呵呵這就叫剝削。這太有型了我噻,這質量擱手摸,那不是壹個檔次的了。壞了,我咋跟海東兄學的呀,老愛摸人家釗穎皮膚的感覺,這是不是又得編輯壹個視頻出來呀?哈哈,這幫孫子!

所以說,說到這的時候今天我再說壹下子其他的正事啊。老同學的亂聊完了,希望老同學們不要繼續讓自己的孩子、家人去當農奴、當性奴,和把青春被剝奪以後的等待死亡的生命之奴。當年七哥表現給妳們過,方圓五百裏內聽說誰牛,咱就上他家敲他門去、挑戰去,跟他幹壹仗。七哥從來沒輸過吧,這不是吹牛吧?在我老家、在東北啊,方圓五百裏聽說牛人必須上去登門挑戰去,還沒見壹個人在我前面站著過。七哥現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嗎?現在挑戰全世界最大的魔鬼,是吧?哈哈。當年在東北可以這麽說吧,老同學們妳們加在壹起的財富,加在壹起幹的事和享的福,加在壹起受的罪都沒有七哥的百億分之壹多,對吧?所以人生得奮鬥、人生得挑戰,還有以後妳們在國內安全情況下看七哥的直播,不安全別看。再壹個能出來的,只要能出國來的到七哥這,保證妳美國的正常人的生活七哥全包,全包、全包啊。再個孩子只要不再去海南賣淫的、孩子來找到我的,叫我姥爺也好、叫我爺爺也好、七爺也好,全力支持。但是妳想過比爾蓋茨家孩子的生活沒有,美國普通老百姓普通生活、有尊嚴的生活,那七哥全包。今天在視頻中向妳們承諾啊!這中南坑的這瓷器喝著,這是跟老雜毛喝的、壹摸壹樣瓷器,當年中南坑送給我的。

5
好,咱今天說說這個以毒滅共。臺灣某位社科院、臺灣社會科學院的專家昨天跟我聊天,他舉了幾個例子。他說文貴呀,他說這個閆博士在網站上放出的論文,閱讀量百萬之多、下載量六七十萬。他說按照全世界科學界、知識界壹比七十,就是說我這個所我下來這個文件分給七十個人的話,他說它達到千萬。閱讀量他說也會超過千萬,這是毋庸置疑的。他說妳想想臺灣的搞芯片的不會閱讀閆博士的這個所謂的這個共產黨的病毒論文去,特別是他講的核心,商人也不會閱讀,官員也不會閱讀,都是知識界。他說我告訴妳在臺灣,臺灣這篇作文只要在臺大、還有臺灣社科院的,他說妳不敢想象,只要帶點教授、有點腦子的,幾乎都跟他談這個問題。

同時這兩天這個路波切、路德訪談、非典非自然這本書,現在在臺灣都在下載、都在看。他說文貴現在臺灣可以說從上到下,他見到的沒有壹個人說過“這事是自然的”,從沒有壹個。他去了我們共同的幾個和尚廟,我就不說了啊、親共的和尚廟啊。廟裏面我估計很多尼姑啊,都來自共產黨的那些什麽燕子啊、什麽蛇呀,但願他別碰到蜈蚣啊,這蜈蚣還帶個崽、叫令狐,九指妖、九指妖、啊九指妖,然後還帶個崽、令狐。這家夥、這雙修,本來是放蛇、放燕子,結果碰到蜈蚣了,蜈蚣還帶個崽,厲害了啊。他說這個去了這幾個大和尚那,大和尚都跟他說。他說春節前他們見面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跟他說,甚至絕對他說這是人造的,他說沒有任何疑問的。當然所有的佛教人必須給妳加上壹個神秘感——上天的眼告訴妳的。這叫宗教的最好答案,妳找不著的答案的答案,就是他說的算——上天。就象九指妖壹樣,動不動就上帝呀、信仰啊,是吧?就這個,呵呵~~這玩意!嗯,這東北老同學這剛才看了,這老同學還在看七哥直播呢,不說妳們了,回頭再說。

所以這個宗教界在臺灣早就發現了,捷克大主教出來了,漢堡的納米專家出來了,拜登的前支持者出來了。大家看到了嗎?包括種族大屠殺,這個新疆拜登說出所謂的文化標準之後,得到了全世界的譴責。那麽,毒、非典非自然還沒有壹個人敢顛覆,拜登現在最想的就是顛覆這個說法。

(接電話)Hey, Maria. Yes, I’m good now, I’m in the broadcast, how are you? No problem, you can tell them the speech. Ok. Yes, ok, I miss you too. I think we Saturday we can meet you together, dinner? Oh, With Rudi? Ok, Rudi, you, and me, and in the, in the my apartment we together, ok, five o’clock, we together dinner. ok, we smoke Soga, Whiskey, I like to meet you. Meet you and Rudi. Ok, thank you Maria, Doctor. Ok bye bye.

哎呀,我們的Doctor,Doctor,Doctor,Doctor。(回復語音訊息)看那個4322可以的,BACRA那個不行,不要不要不要。好的,然後那個20也沒問題,20也沒問題啊。

6
好消息是今天早上好幾個戰友逃出了墻國,到達了我們的自由之地。人家綠卡給人家扣著不讓人家出來,現在出來了。高興的心情啊、難以掩蓋!七哥就這真性情。那麽剛才說到捷克、還是漢堡、還是梵蒂岡,包括幾個大主教——英國大主教、法國大主教、開普敦大主教,所有這些人大家千萬別忘了,這些人的信息絕對不是自發的。以毒滅共我們有兩條路要走,第壹條壹定從宗教、文化、知識界,千萬記住,不包括新聞界啊!宗教、文化、知識界,兄弟姐妹們。這個東西它影響的人是社會的中上層和高層人士,它是說話是有權威的。就像我們科學家,我講病毒人家信嗎?人家不信,Dr.閆小指頭在那壹晃,人家就信啊。妳路德再能,妳講妳是壹個傳話筒,妳是壹個八哥,人家最後還是相信博士那個手指頭,是不是?倆壹上,嚓嚓嚓,人家是專家!所以這個專家是知識界、科學界、宗教教,這些人有說服力、有更高的信用、更加信服,影響更多的人群。這才是核心!

第二條路,兄弟姐妹們,我們要讓全世界人看到。全世界人都知道,就是軍界!最後壹錘定音說這玩意兒是不是生化武器啊?是不是共產黨病毒啊?是不是來自實驗室啊?就是軍界!這不是政客能決定的,能最後讓人類相信和臣服的、依靠的,那只有只有軍界。這兩條路走完,以毒滅共大事兒告心。(郭先生把帽子右轉90度,露出信仰之星)欸,這信仰之星好看啊,是吧?那麽在這種情況下,兄弟姐妹們,我們要怎麽達到這壹個目標呢、那兩界呢?兄弟姐妹們這就是啊,兄弟姐妹們,我們要走另外壹條路,跟沼澤地的人得勾兌勾兌。只有沼澤地的人才能廣泛地影響這幾個界、特別是宗教界。梵蒂岡是沼澤地的大本營,那裏有朋友也有敵人,全世界各地的宗教、宗教領袖也有朋友也有敵人。

妳看看咱們新中國聯邦未來會在什麽情況下,會給妳們帶來什麽成績。大家千萬不要忘了,我們是唯壹壹個在世界上傳播,是第壹個定義為這是共產黨生化武器病毒的;我們是唯壹壹個向世界提供了專業的,閆博士科學家、我們的天使、英雄的權威的兩個報告的;我們是唯壹壹個講羥氯喹和鋅管用的;我們是唯壹壹個給世界上、軍方提供過專業情報,還沒有公開的。所以世界上想聽到真實的第三方聲音,妳們看到的過去的無奈,就是我們的價值。那只有新中國聯邦,就是我們幹的。大家妳們走著看以毒滅共這個意義,我那天給科學家說,我說妳們沒有意識到我說以毒滅共意味著什麽,很多戰友沒有意味到什麽,都是看熱鬧。以毒滅共是我們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真正的,大的、巨大的、可以說是第壹的利器!

7
第二個過去是我們的香港運動,現在這香港運動還排第二。那麽我們另外壹個、以錢滅共,就跟我們的老同學我說的壹樣,妳記住妳七哥說的話。就像我小的時候,在我聽說的範圍之內不能有任何人敢挑戰我們。只要挑戰我們紅旗嶺的,咱們就上他門、敲他門、揍他去,直到把所有的惡霸臣服於此、不能欺負老百姓,咱都做到了。我告訴妳老同學,七哥的以錢滅共,不是七哥拿著錢砸誰去。七哥的以錢滅共是最根本的,讓中國黨內、還有海外出現百萬個百萬富翁、千萬富翁、億萬富翁、甚至百億富翁,這就是七哥的以錢滅共。

只有中國體制內有影響的人和中國有真正有信仰的人,不再為錢彎腰、跳脫五行之外。我說的五行不是佛教的五行,共產黨的愚民、弱民、苦民、還有就是被威脅的恐懼之民,最後跳出墻外、中國墻之外。把這個五行都跳出來了,他就精神上解脫了,他才知道他壹生中唯壹的目標,就像馬洛斯那個防線壹樣,吃、性、生存、安全、尊嚴、信仰,我得把下面這壹塊都給解決了。七哥爆料的戰略,就是先從最老百姓開始講、三角線——老百姓的吃、性。所以七哥老講黃故事嘛,妳不講性是不可能的。妳不能像共產黨壹樣,他自己天天玩性,跟別人不講,這是最本能的東西。人們是食也、性也嘛,三角線我要講,然後建著上面的、三角線上面的。百萬個壹百億富豪,這些人會徹底的摧垮共產黨在中國建的壹個叫什麽?無形當中、壹個叫經濟之墻。就所有的中國人都覺得,黨內的中南坑也好、還是農村我們的老家也好、還是到東北的坑裏也好,除了養雞、借錢沒有任何機會發財致富,永遠不可能。那所有的財富只能是靠黨給、腐敗。誰都恨腐敗,每個人都想腐敗。共產黨壟斷了所有人中國人富裕、強大、體面生活的所有機會。我們要讓所有的黨內人知道,新中國聯邦可以讓妳獲得跟中南坑老雜毛的私生子女,和他壹樣的體面生活。體面的生活不再是共產黨的專利,這個行吧?我們做到以後,讓妳心服口服。

我們前天講了上海,咱有三、四個戰友都是上海來的。某常委的孩子說:郭叔妳講得太對了,我們家裏這兩個上海我媽媽和我那老婆婆,天天比較就是上海哪個學校畢業的。在上海這個地方,妳要是上海人壹見面,說沒有個上海媳婦、上海官員,妳都不好意思坐桌上說話。上了桌以後,妳是不是上海的、真正純上海人?取決於妳是中學還是小學是不是在上海上的,還要是上海上的哪個學校。再不講幾句英文,妳都不好意思在桌上呆著。這上海的男官員要不娶個上海的媳婦,中學小學不在上海上,妳就沒臉。另外壹個男戰友他親娘親爹,他爹不是上海人、她媽是上海人。現在爹被抓了,媽到現在都是以上海大姑娘自居,看不起她爹,而且還擺著上海人那女孩範,她說七哥妳太懂上海了。

8
我說我其實懂得更多,因為我講的時候吧,很多人很多戰友不了解,這就是上海、中國官場的文化。江浙這壹帶這種優越感和這種崇洋媚外這種國際化、洋文化、洋灘文化,是統治中國的沼澤地。而這種東西在中南坑,那都是象楊潔篪楊娘娘、江澤民、像當年的唐家璇。所有的人驕傲的,就是鼻子妳看他們鼻子永遠都是往上看的——too young too naive,呵呵,too young too naive,永遠是這樣啊。妳看所有在上海的、開公交車的唐家璇,就是出來就是那鼻子永遠都朝上的,壹說話就是哼哧憋肚的,那就驕傲得不行了。他看東北人、看山東人、看湖南人、看四川人,妳就是個傻叉。但是我真服,我寧可要上海人來管咱們100年,也別讓咱們東北人啊、山東人,管中國壹天。這山東人就是瞎球官迷,東北人就是傻吃傻喝,沒有任何腦子的、沒有任何用的、沒任何領導能力、胡球懟。我不相信任何人,湖南人更不行了,湖南人就是殺人越貨,這個毛澤東、還湖南幫出來那些老革命,那就是爭得權力,他控制不了權力,管不了國家。我寧肯讓江浙人管中國人多少年也不,未來新中國聯邦江浙人還是優先。壹說江浙人您先、您先,部長妳先選、主席妳先當。如果讓我表態選舉的時候,上海人優先,我還是這樣。但是,要在壹人壹票、民主自由、法律監督情況下,我覺得江浙人要優先,這是肯定的。上海人、香港人要參與選舉,臺灣人要參與選舉,臺灣、香港、上海優先,哈哈。山東人東北人,妳往後排排吧,這真不中。這是七哥發自內心,當然了到那時候,七哥已經隱居山林了,都是妳們這些人的事了,是吧。

那麽我們百萬級的富豪、百萬個富豪打造出來以後,以錢滅共的核心就是打破了共產黨致富、體面生活的壟斷,這叫真正的以錢滅共。在海外,我們也能讓象我這幾天見面的、沼澤地的人,人家真心跟咱站在壹起。大家看到這兩天G-Coin,全世界所有人都呼籲。記得我說的話,比特幣現在漲到五萬了,漲到五萬的原因是共產黨的內部的、所謂的要搞共產黨虛擬貨幣的,最主要原因——往外逃。它把這個東西往上漲的時候,外國人就跟上來了,最後往下跌下來的時候,壹定也是共產黨的很多錢移到別的地方去了。

比特幣有兩個最牛的地方,第壹它是最早的、然後時間最長,它是這些國家情報、還有沼澤地藏錢洗錢的地方。同時它很牛的壹點,它沒有壹個公司。它就是這比特幣就是美國SEC,SEC就是想罰它、天天想罰想滅了它。它沒有公司、它沒組織,它全球分散的、找不到人、沒地方罰。它真的是去中心化的,它牛了!所以現在妳是明知它是暗網、洗錢、避稅、偷稅的工具,妳罰不著人。我再說壹下啥叫SEC,?就是中國的證券委員會,就是中國證券委員會。就美國證券委員會管得特別寬,動不動就是查這個查那個,就是騙錢、敲詐勒索。用中國人形容美國的證監會,知道是啥嗎?就是中國的城管,美國的證監會SEC就是中國的城管,而且專門是管那些窮人的。妳看它老去對那,它專門管那些弱民,它不敢管那些有權的有錢的人,這叫SEC、叫美國證券委員會。就是美國金融界的城管,妳就知道啥意思了,妳看城管的這所有的美國的城管,金融界城管就幹這個的,就城管想罰比特幣、罰不著。

9
另外壹個,比特幣它牛在哪兒呢?兄弟姐妹們妳們沒有意識到,比特幣就兩千七百萬個,它永遠形不成流通、交流,形成對某個國家的主權貨幣造成威脅。它沒有這個能力,它太少了,它如果當時做20億或200億個那它不會到今天。因為這200億個的時候壹下出來,全世界它壹聚在壹起它能把壹個國家的貨幣給妳摧毀。就是國家的量它能夠裝進去,它的容量足夠。它現在的量太小、就那麽壹點,某個國家的1%的錢來就把它摧垮了,不可能,它再也不能漲到…

未來的比特幣它不是5萬,它有可能達到20萬、100萬的可能性都有,但它不可能超過100萬。因為百萬的時候,2700萬個比特幣它就成了壹個危機了嘛!百萬是它的上限,下面回到3000、5000也是非常可能的、上上下下,它就是洗錢、偷稅的。咱們有個戰友在我們秘密翻譯組,昨天發信息說“我當年有94個還是900多個,最後都賣了,如果不賣的話現在都5000多萬了。”我告訴他“妳永遠都沒有機會賣掉妳90多個、還是900多個。因為比特幣的50%到60%、70%是這些情報機關和洗錢的人控制的。妳賣50、10個20個可以,妳想賣50、100個,妳想拿走5000萬美元——永遠不可能。”這就像共產黨的搟面杖子上海股市、香港股市壹樣,妳永遠沒有機會把妳手裏的清倉,然後賺個幾倍回來,永遠不可能。因為妳是永遠待宰的羔羊。

所以比特幣現在漲了,比特幣漲是因為美國SEC的蓋瑞是第壹個支持美國允許使用虛擬貨幣,還有他是紮克伯格的哥們,他會通過紮克伯格那個虛擬貨幣法律。所有人都想搭這個順風車,所以說任何虛擬貨幣都厲害了。美國壹通過那等於把美元放掉了,那得多少錢吶!兄弟姐妹們?可以這麽說,共產黨只要有風吹草動、或者港幣崩塌、人民幣出問題的時候,壹夜之間中國會5000億到1萬億美元迅速流出。它去哪兒?它都會去虛擬貨幣。外國的銀行不讓妳不能開戶、對妳的盡職調查和錢的來源、給妳封掉,妳根本錢、妳抱著錢。就像國民黨鬥爭時期很多有錢的老人家跟我說,我跟他們說當時妳們最難是啥?除了想活著,第二個就是拎著把家裏存著的金條、銀條怎麽到國外來。未來我跟大家講講很多我親身經歷的這些故事,很多是妳們想象不到的。就是人類上很多是妳賺錢是壹回事,賺完錢怎麽讓妳錢安全、和在哪兒安全,這永遠是另外壹回事。

這個虛擬貨幣要成為市場、全人類新的數字貨幣到來的時代,這個時候G-COIN、G-DOLLAR來了,很多戰友著急、趕快上市、趕快上市。因為這幫王八蛋不跟我聯系,據說G-COIN、G-DOLLAR他們是批了1000億,但是是100年。100年,壹年只能發10億個。戰友們妳千萬別忘了,他上市、他上市那壹刻起,任何人無法再控制它的價格。就是每年它漲成100萬壹個、10萬塊壹個,它也只能發行10億個,任何人不能改。100年發1000億個,100年那咱們都嗝屁了,咱都沒了,但是二三十年我估計咱可以享受。二三十年是多少呢?200億個。200億個的G-COIN對待中國人來講,壹塊錢壹個就200億美元,十塊錢壹個就2000億美元,100塊錢壹個2萬億美元。這是20年,算個毛啊!未來二十年中國的GDP三十萬億、四十萬億,誰也擋不住的。沒有共產黨以後可能是更高,對那個時候講中國人需要數字貨幣在海外,那它根本不算什麽錢。但是妳說五年內有多少?只有50億個G-COIN,就壹年只能發行10億個。

10億個貨幣發出去,據我所知戰友們估計得占超過50%——也就是5億個。壹塊錢壹個的時候5億美元,十塊錢壹個的時候50億美元,100塊錢的時候才500億美元。就是漲到1000倍的時候才500億美元,它沒有這個量。如果說10億個都漲成100塊錢的時候,大家要記住中國流出1000億美元,咱們壹個GTV當時要投資進來都要460億美元。算算賬吧,未來2年、咱不要說5年,兩年內咱就到2024年把共產黨給滅了、2025年滅了,還有4年的時間。4年的時間就是40億G-COIN的市場流通,這40億GCOIN在市場流通的時候,我請問大家它能值多少錢?100塊錢壹個的時候、就是漲了1000倍的時候,它多少錢?才幾千億美元。現在比特幣多少錢?妳告訴我,比特幣多少錢?比特幣沒有壹分黃金作儲備,它只有升和降,沒有任何實體像G-FASHION壹樣可以消費,更沒有穩定貨幣G-DOLLAR在背後,絕對沒有。妳告訴我G-COIN得值多少錢吧!兄弟姐妹們,妳說它得值多少錢吧!

昨天我找它們律師,我說我有壹個戰友想買1700萬美元的。律師說妳必須把這個電話給掛了,妳沒有資格跟我說這個話,給我玩法律呢,“妳找基金去” ,這王八蛋就翻臉不認人!他現在聽到要買它的東西他害怕,為啥呢?當初承諾賣給咱的事,他不想說,他說了不算了嘛,這幫孫子!資本家沒有壹個好東西,我跟妳說!政治家、資本家沒有壹個好東西,千萬別相信他!資本家永遠只相信錢,政治家永遠只相信權,這倆家夥在壹起的時候就是人類的末日,真的太可怕了!妳看他不要臉到什麽程度,他壹看這時代來了,當初他還吭哧癟肚的、欲要還羞的感覺,現在這家夥就給妳玩黑的了。因為七哥名下不能有壹分錢、也沒有壹個賬號,七哥連信用卡都沒有,我也沒有辦法持有任何股權。這幫孫子咱指望他呢,指望他,現在他就想黑咱吶!但是只要戰友們強大,就回到我剛才“以錢滅共”,只要能讓戰友能擁有10萬、百萬、千萬、億萬富豪。我就壹個目標:讓我們真的爆料革命的、像GTV的1300把椅子這些人壹樣,未來從1300把椅子能出來1000個10億、百億富豪,新中國聯邦就成功了。這1000把椅子的億萬、十億、百億富豪,我就希望妳們幹壹個有良心的事——滅共。拿出妳1%的錢滅共就行,七哥不要錢,但七哥希望妳有了錢的人,妳真的站出來滅共。為全世界尋找出回正義,為全世界建築我們美好的未來,為中國人建設壹個“壹人壹票”、有信仰、自由、獨立、法治的新中國聯邦,這就叫“以錢滅共”。

七哥的野心,公平吧,不大吧?這就叫無私。我拿到錢幹啥去啊,給我兒子、女兒?給他存上10億美元、20億美元?存上幾百億美元?等著別人坑他、害他?他幹啥,憑啥要拿這錢?不可能的!其他的人、家人、妳說國內的人,給都給不了他錢。七哥能吃啥、喝啥,是不是!我還沒有小三、也沒有私生子女,想給誰都沒有(人可以給)。最親、最近的現在就是戰友了。戰友們只要妳們都成了億萬、妳們也過了七哥曾經過過的豪華生活,妳們別把錢想著留給自己子女,那就是該死了。留給他們幾百萬、幾千萬就夠了,剩下錢就要是滅共了,這就是七哥希望的。所以G-FASHION、G-CLUB、G-COIN、G-DOLLAR,未來妳想誰能擋住它成功,那是不可能的。遇到挫折那是必然的。

10
因為妳看這幾天,連那共產黨的標簽——多維,都編輯七哥在什麽銀行有多少存款。妳看看他們黑七哥:七哥沒錢、七哥是騙子、七哥完了,郭沒錢、郭騙子、郭騙子、郭沒錢。看了七哥過去這四年,壹會兒駕著私人飛機逃跑啦,壹會兒躲到船上去啦,壹會兒公寓被拍賣,已經壹百回了,這造謠造的壹百回也不止了。壹會兒意大利殺人啦,壹會兒殺日本人啦,壹會兒沒錢啦,壹會兒完啦,然後被攆出公寓啦,等等等等這四年。反正七哥沒錢是最大的錯誤,七哥沒錢、郭文貴沒錢,就是郭騙,沒錢就是騙子。中國人十四億人沒幾個有錢的,都成了騙子了?唉結果七哥有錢了,七哥有錢也不對,妳有錢也不行,妳有錢也是騙子。全世界美國有錢,又都成了騙子了。就是七哥沒錢,這個人是騙子;有錢也是郭騙子。結果在“多維”響應PAG太平聯盟,太平聯盟所謂贏了官司,法官判它,要給它壹點壹六億七哥的個人擔保費,要拍賣這個現在的公寓。現在還打官司呢,這公寓不是我的,妳拍賣個屁呀,對不對呀,完全胡扯了。合同都是假的,整個案子都是假的。然後“多維”、共產黨配合他,說郭文貴在銀行裏面兒有幾億還是幾千萬。竟然太平聯盟、就是PAG太平洋公司,在英國有五百億市值的上市公司,在造了假合同、假案子之後,收買了很多人、辦了黑案子之後,竟然把那個假的“說的我在銀行有多少錢”放到了法庭去了。戰友們,荒唐吧!

就是共產黨現在造假造得,能把“多維”編出來我銀行有多少錢,從郭騙、郭沒錢,到變成了郭有錢,然後就到了法庭了。妳看這個王八蛋有多壞,就他們當需要妳說妳沒錢的時候,妳再有錢說妳沒錢;當他覺得需要說妳有錢、好讓法官收拾我的時候,馬上編出來我有錢,結果給了法庭。這幫了七哥了。七哥今天當著視頻說,那百分之壹萬是假的。我要在那個銀行有壹個賬號、有壹毛錢,妳們槍斃我郭文貴壹萬回。這個假造得,好了,這個南區法院,我跟他官司打早了呢。妳們看那個芝加哥七人審判真相了嗎?最後那個前司法部長離開法庭、作證被攆出去的時候,告訴他們妳要上訴、準備上訴吧,這個法官妳贏不了。上訴最後就贏了,上訴最後徹底打回、贏了。雖然後來司法部長不讓審,但是他們是贏了。當時要判他們每個人十年,就是把那七君子判十年,最後判了五年,有些人提早出獄。就是這是美國還是有法律的。就是現在這個法院對我們的黑,完全罔顧事實,采取虛假證據、虛假擔保、虛假合同,共產黨完全配合。太平洋在他給我們提供的文件當中,北京市公安親自找他說,我幫妳解決問題,他拒絕了。所以說他找七哥要個人擔保,這是個王八蛋流氓。當他需要的時候,他編造了壹堆假合同,竟然冒充我的簽字去到法庭去告我。法官竟然判他贏了。這個我的簽字是真是假,這個美國還是能鑒定出來吧。我要說假了,我得承擔什麽責任啊?妳去想想。

現在九指妖、還有PJ潘天天搞假文件,天天搞假簽字。過兩天,我們要有重大信息公告,九指妖、PJ潘、還有龜頭羊,幹了多假的事兒。她(他)每天都在飛快的速度,往美國的監獄跑。記住七哥今天說的話,這幾個人要是進不了監獄,七哥在妳們面前就是個郭騙子、郭狗屎。記住我說的話。今天我現在懶得說她(他)們,太看得起她(他)們了。所以說,這個“多維”為了配合太平聯盟在法官(庭)上黑七哥,編造出了了壹堆銀行賬號:這小子有錢。法官,又勾兌到法官那兒去了,妳們懂得我說啥。

這些事情想說明什麽呢?七哥真的沒錢。在G系列裏面兒,我沒有壹分股、壹個賬號,我沒有壹毛錢。我要有壹分錢、壹毛錢,都被他們給公布出來了,在美國妳是藏不住的。所以,七哥要想讓戰友,只有能讓······七哥在沒有任何私人賬號、信用卡,擁有任何股權和財富的情況下,我讓誰致富啊?我讓誰致富?我閨女對錢,買的衣服都是淘寶的,人家只想當導演,啥也不感興趣。我兒子更是絕對不沾我的事兒,離得遠遠的。人家自己獨立賺錢,幾年前人家賺錢都比我厲害了,人家在英國長大的。英國長大的還自己賺錢、自己生存,早就跟我這完全脫離關系的。給誰去?妳七嫂就更不用提了,妳七嫂連英文也不會讀,她怎麽有錢呢,也不可能有錢。所以說,只有讓戰友們和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戰友們富裕。妳們手裏的錢,未來只要是能去滅共,還有讓七哥有得吃、有得喝、有得住就行了。這就是為什麽要打造壹個壹百萬個絕對滅共的超級富豪群體,是我們以錢滅共的核心中的核心!聽懂了嗎,兄弟姐妹們?第二個記住,就是把全世界的宗教、知識、科學、教育界和軍界認清、公開承認,共產黨是這次冠狀病毒的生物武器的制造者。以毒滅共、以錢滅共、內部崩裂。啪、啪、啪!郭三秒又來了。這就給妳們講清楚了。很多戰友們,妳們給我發的信息、留的言:什麽叫以錢滅共、以毒滅共?妳們就明白了。

現在的美國不管拜登怎麽說,妳記住他的敵人都是超過百分之五十的;妳不管川普總統怎麽折騰,他們怎麽收拾、怎麽欺負他、怎麽對付他,川普總統的支持率都是超過百分之五十的。怎麽著?有什麽疑問嗎?沒疑問吧,兄弟姐妹們。就是滅共的大業沒有人可以改變,沒有人可以把冠狀病毒這件事兒蓋到任何人身上去!它(中共)壹會兒兔子,壹會兒烏龜的,壹會兒穿山甲的,東北話扯王八犢子呢,不可能!另外壹個,任何情況下它在新疆的種族大屠殺,它(中共)能推掉嗎?連南希佩洛西都得認為說,“川普總統定義為種族大屠殺是對的“,是吧,能改嗎?改不了!TAKE DOWN THE CCP!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等全世界在以毒滅共,大家妳們會看見。我說過今年不說重磅中的重磅、不提前報(爆),因為去年在這方面輸太多了、吃太大虧了。今年不這麽幹,妳們會看到什麽事情發生。我們現在直取沼澤地,與沼澤地直接勾兌,把這幾屆、達到以毒滅共。第二,我們要培養我們自己的百萬個超級富豪,形成未來可以跟沼澤地講述,和讓共產黨內部知道跟著新中國聯邦也能發大財,還能發財比他多,還是光明的、陽光的、合法的在全世界流通的錢。行嗎,兄弟姐妹們?可以吧!現在壹起為七十五億全世界的人民、十四億新中國聯邦的同胞們、香港同胞、臺灣同胞、西藏同胞、和爆料革命的戰友們及家人,壹起祈福!

阿彌陀佛!唔該曬啦!

G-news編輯部
(文琪、沈默大媽、Ara 、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胖丁、黎明之前、杯酒漸濃、笑笑、阿娜意大利 、清泉石上流、清泉石上流、文顧、shangshang、SCELF (文正))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