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 2020年1月23日文貴直播今天法治基金會議的花絮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1084591

戰友之家聽寫組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是1月23號文貴報平安直播。剛剛我在下面,今天早上是5點起床,今天你們知道是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的第一次的年會,特別特別感動。今天是大家很難想像這種感受,一大早5點鐘,共產黨就派來了間諜、三台車,在喜馬拉雅大使館的正對面。我們的保鏢打電話給我說:“我們發現了3台車,中國人戴著一個大帽子,然後大早晨起來戴著墨鏡。” 然後他們一查,有的是從法拉盛來的、有的是從中國駐紐約領事館。

不是,咱們中國同胞能不能不丟人吶。你說你來這監視我們,你大早晨起來5點鐘、你戴個墨鏡,然後再戴個帽子坐在那、跟個拾棉花似的,你丟不丟人啊?你拍007電影拍那麼爛。結果是我們保鏢打電話給我說: “老闆,我們不用管了。警察便裝、還有那些調查部門也來了。”人家在樓下,大家可以看那個搞裝修的車。美國的情報部門都是用的什麼裝修的車呀、皮卡呀、還有什麼熱線電話啊,也來了。他說他已經盯住他們了。我說那咱甭管了,讓他們隨便去吧。

所以你看今天喜馬拉雅的召開的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的會,引來了共產黨的間諜,還幫助美國抓特務。你們害怕啥呀?你去幫助雞腿潘的法治基金嗎,我們的法治基金又不重要。你關心他什麼?你怕他什麼?對不對呀,但是他們就是怕。你說咋弄嘞、咋弄嘞。

結果剛出來,我就來到大使館。我們準備了豐盛的西式的早餐、咖啡,在一樓,非常好。今天第一次啊,今天這個錢是由法治基金和法治社會出,各分50,不是我付錢。但是我沾便宜,我吃了。我是免費吃法治基金、法治社會飯了,但是很多貴重東西是我付錢,便宜的是法治基金、法治社會付。

我們在喝咖啡,路德先生也到了,Sara到了,班農先生到了,卡爾巴斯到了,然后凱琳到了,然後工作人員、董事也到了,然後JDF律師也到了,十幾個人。我們今天想想:班農先生現在是,因為他每天做兩期war room戰斗室的節目。他是開車來、四個小時到紐約的,有時候塞車要五個小時。然後來了以後。卡爾巴斯是從昨天從達沃斯飛過來的,Sara是從圖桑飛過來的,路德先生一大早坐火車來這裡的。其他另外兩位美國朋友,像比爾蓋茨先生從華盛頓來的。這個所有來的這個人都是、真是來自不同的地方,就是一個目標,就是滅共。這些人沒有一個人拿工資,沒有一個人是有利益的。

剛才班農先生送給了我一本書《平民主義》。我跟他開玩笑說“認識他以來兩次免費的東西,一次在他blank bar喝了一杯免費的咖啡,還有這次免費的書。” 從來沒有給我過免費的東西啊。那麼大家要看到,這麼多人、萬水千山到這來,就是一個目標:拯救我們中國人。比爾蓋茨先生昨天還跟我見面、吃的午餐。還有你今天可以看到。因為昨天吃午餐說的話,很多媒體在打他電話,在跟我吃飯的時候、關於武漢疫情。而且大家知道,在美國報導美國軍方情報最多的就是比爾蓋茨先生。

就是很多人認為,這是中國解放軍PLA的在武漢試驗室試驗出來的所謂冠狀病毒,也就是咱們說的標準性非典。那麼大家知道,剛剛的自由亞洲報導出來了,有人懷疑這是共產黨搞的。那麼同時,昨天大概二十幾個世界上最高端的媒體和記者都在採訪我,我們都拒絕了評判。

那麼路德先生他現在已經是坐在了風口浪尖、坐在了火山上去了。但這件事情意味著什麼?就是這個世界已不是你共產黨,你用防火牆你就能控制的。就是人類上,他真是有命運共同體。你家搞傳染、你拿著傳染病殺死孩子,或者你想殺死孩子,也許是你家,也許不是你家的。但是你可能把這些人都殺了。這是為什麼從昨天到今天共產黨最高層、中南坑的人給我打電話,誇獎了文貴有民族情懷、國家情感,說“你可以滅共,但是咱們可以合作。”這真的是胡扯的,我愛民族、愛國家,但我絕不愛共產黨。

但是對班農先生、對卡爾巴斯先生、對比爾蓋茨先生,他明確地說出來“希望你不要在英文世界擴展。”特別害怕GNEWS。說“GNEWS就是因為有新聞版,你不要這樣。” 這事實上大家要看到GNEWS影響力就是因為共產黨的惡。如果共產黨自己不搞一個防火牆,GNEWS哪有那麼大影響力呀?你自己說真話不就行了嗎?你不撒謊、你不造假、你不製造放火牆,我沒有機會這麼牛的,也沒有機會讓路德先生和老江、安紅、Sara的講話、戰友之聲的講話會影響全世界的,這不可能的。是因為你的謊言成就了我們的偉大。哈,這事沒辦法了,你撒謊太多了。

現在西方媒體全在找我們,我們很摟著了。這在西方整個政治公共關係學裡邊有一個很嚴肅的問題,不管你什麼正義的名義,在公共災難和公共醫療事件面前,你必須要以疏導、引導和不能煽風點火。西方也有擾亂社會秩序罪呀。這也是很可怕的。路德先生和老安,這個安紅女士還有這老江談,這一不小心就進去了。說實在話這在美國也是很了不得的。

我今天穿的是全新的絲的白襯衣、絲的領帶。現在武漢、鄂州、黃岡、赤壁都封鎖了。武昌起義、天滅中共。

剛剛,就剛剛,我先給大家匯報一下啊,我今天有優先了。今天曝料先曝曝咱自己的料吧。毛主席語錄啊,這是班農語錄。今天啊,剛才是、程序是個什麼情況呢,大家從七點鐘到、到九點鐘到一樓早餐,大家都站著聊聊天。早餐到了以後,大家下去到封閉室的、免干擾的那個地方,到那個B2轟炸機桌子上,大家全坐下來。那佈置的非常漂亮,就是安靜、高雅、漂亮,我真希望路德先生和Sara吧,還有我們的木蘭女士,他們參加那會。木蘭是在線參加那會。希望他們把這會的正式和標準全傳達出去。這像一個中國人開會的。你不要像那些欺民賊、那幫王八蛋,打腿抻著、睡著覺,一個個傻乎乎的,羽絨服到處都是。桌子上亂七八糟,連個像樣的筆和紙都沒有。別丟中國人。就是看上去很乾淨、很標準。議事日程前面放一個計時器,你講三分鐘、你講五分鐘,多講一秒都不行,必須在時間範圍內。

那麼今天是一到九點半,人家律師叫JDF說“大家希望你們能下去準時開會為好。”所以大家趕快劈裡啪啦趕快下去,然後把衣服脫了,然後大家都正式坐下來,然後班農先生提議由文貴開始,大家為中國人、為所有人祈禱。然後我就開始祈禱,沒有我的椅子。人家都有椅子,我沒有椅子。然後祈禱完以後,班農先生先講話。

班農先生先講了滅共的重要性,還有他在之前告訴我的昨天美國的幾個大佬把他找去,說以後咱能不能不提滅共的事啊。他說“我的一生就是一樣,就是滅共。” 然後他說“現在共產黨已經成了西方的整個的威脅,成為民主、自由人士的威脅。我們正在啟迪全世界和世界人民了解這些真相。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現在已經在西方有重大影響。我們看到這些議案多麼的感動、多麼的了不起。我們一定無所畏懼、不惜代價,聽從上天的使命、拯救中國人民。然後今天我們要把這個會開好,一定要讓他實現。而且一直說要action、action、行動。”

他講完以後就是卡爾巴斯先生講。卡爾巴斯先生講的就是整個世界的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很多的核心原因就是來自中共。然後看到這麼多人在這塊這麼認真的開會、準備這麼多文件,他很感動。然後他說共產黨現在不僅僅是美國的威脅、中國人的威脅,也是全世界的威脅。在經濟上我們要做什麼、做什麼、香港。

他講話完以後就是比爾蓋茨先生講。比爾蓋茨先生講現在整個從任何事情來看,共產黨遠遠超出我們想像的破壞力強,危險如何如何。然後輪到我了,我是作為一個捐助者,我說我是作為一個捐助者。班農先生給我說,說我是一個重要的決策者。我說不是不是,我是個捐助者。

我就講了講法治基金為什麼在一年前、11月20日,沒有人會相信我們能做到今天,也沒相信我們能活到今天。然後我說你看看背後那個,背後那個像是在倫敦、我第一次直播的時候,我做的背景像。當時是2016年農曆最後的一天、春節前,我以那個像為背景直播,那是我女兒送給我的禮物,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直播。我專門從倫敦運過來、掛到那個B2桌子最後面的中間。

我說你看這個很酷、戴著個眼鏡、抽著煙、穿著共產黨的軍服,但是你看著很酷、甚至很帥,但是它是一個畜生。這就是共產黨,你看著他很厲害、很有權力,他說著人話、好話說盡,但他就是一個畜生。我們要幹的事情就是一定不能讓這個畜生領導我們人類。

我說坐在對面的班農先生、世界上政治大師,卡爾巴斯是世界上最牛的經濟大師,然後比爾蓋茨是美國幾十年軍情專家,所以黨、政治、經濟、軍事全有了。然後這面我們有,我不能說名字啊,還有N個大專家、大牛人物。然後有我們的Sara、路德、還有在線的木蘭女士,還有這麼多工作者、美國各個領域的工作者。我不能說哪個部門都在參與這個會。我說“希望這個會開的成功。” 我說“不管你們信不信,今年一定能把共產黨給滅了。然後我希望今天所有的法案都能通過。”然後大家都給我鼓掌。班農說“停、停、停、停,文貴先生,我送給你一個禮物。”送給了我這本《班農語錄》,哈哈哈《平民運動》,然後我就離開了。門一關開始閉門開會,不准錄像、不准錄音。然後就開始開會了。

所以說我現在就離開了。我離開以後,我現在剛上樓,現在是要跟在這裡等待給我開會的人,準備明天24號、就是紐約時間24號上午7點鐘,大陸時間大年三十晚上8點鐘,開始直播。然後我上來為什麼要給大家趕快報平安直播呢,因為很多很多戰友給我發了太多、太多信息了“今天文貴先生你無論如何在二十九了,你給我們說幾句。”而且很多人都知道法治基金的會、法治社會的會,都在說、都在關心。所以我趕快上來,你看我現在在我辦公室直播,因為下邊的直播室被所有的超級團隊、包括安保部門,人家來了都給控制了。人家說準備下午的法治社會、法治基金直播,然後我就上來、用手機直播的。

那麼很多戰友給我發的信息呀,我現在給大家報告一下,你發的信息我很多不能回。沒有時間了,我得全部準備,而且很多的明天資料、今天資料,我得一個字、一個字的審。你比如說昨天、咱們準備的明天的大年三十的視頻當中,你比如說,昨天的視頻當中,有人做出了就那個《騙子都是一個模樣》的視頻,其中就包含了盛雪和霧婷女士。我就告訴戰友,咱不能包含盛雪和霧婷。我答應過霧婷,我不攻擊霧婷,因為霧婷沒有攻擊我們。盛雪沒有直接攻擊我們,我們也不能攻擊盛雪。這是起碼的,這兩個必須拿掉。我說我必須要看。

大家記住,你看看爆料革命以來,任何人只要不主動攻擊咱爆料革命、攻擊咱們戰友,我們決不攻擊他。傅西秋,我讓了他十招。我讓你攻擊我十次,你在那個郭寶勝、你派來那個牧師王導、郭寶勝,付錢在華盛頓造謠,十次以上我才還擊;雞腿潘,我已經做了幾個月,我讓了他一百招以上;任何一個人,我讓你十招以上,你不攻擊爆料革命、不攻擊文貴,絕對我不攻擊你。盛雪和霧婷沒有直接攻擊我們,我們不能攻擊他們,這就是原則。

但是,只要他是來攻擊我們戰友了、攻擊我們爆料革命了,或者俱有危險性動作,對戰友們或對爆料革命的時候,我們必須還擊。這就是我們的原則。

所以我還得繼續把這些資料看完。然後還有很多事情要定,真的是太忙。太忙了。我現在的直播就到這,我現在和大家一起為十四億中國人民、全世界人民、香港、台灣、新疆、西藏同胞祈福。

再見,戰友。下午紐約時間3點半、大陸時間4點半,全面開始直播。大家該睡覺的睡覺。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39

1月 28日, 2020